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20、找到根源
    刘云若有些不信的口气说,秦书记,大家不是万人,你说周德东有这样的本事,你秦书记办不好的事情,他倒是有能力处理好?我认为普水很少有人有秦书记的控制能力了。请大家看最全!

    秦书凯说,刘总,这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跟老百姓打交道,是周德东的长项,就算是十个我,在这方面也抵不上周德东呢。这就是所谓的用人用到合适处。

    在这种时候,秦书凯自然是要把周德东不住的往前推,原本他们商量的计划中,到了这一步,就该是这样实行才对。

    刘云若心里倒是有数,当初周德东想要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位置,自己却没有给他想要的,现在听说,他已经称病不上班了,自己这个时候,把这件事交到他的手里,他会替自己尽心尽力吗?如果这个人随意的想办法整自己一把,那么就更加的不好玩了。

    刘云若有些心虚的口气说,秦书记,周德东毕竟是你的下属,既然你觉的周德东有能力把这件事处理好,就请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把这件事赶紧处理干净,省的拖时间长了,会有更多的不利影响。本来没有事情,但是就怕很多人要弄出事情,你看关国将已经被赵喜海弄进去了。

    秦书凯心想,这个时候,你想起什么不利影响了,早干嘛去了,你要是早帮了周德东的忙,哪里还需要咱们费这么多的周折,说起来,这些损失也是你刘云若自找的。

    秦书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口气说,刘总,真是不好意思,我倒是忘了,周德东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不是很好,到省城治病去了,恐怕不一定能帮得了刘总这个忙了。

    刘云若心里一直很不满周德东,这个时候不在普水,一语双关的说,周德东病的倒是时候,既然早就到省城去治病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好的差不多了吧,也该回来干点正事了。

    秦书凯见刘云若倒也不笨,至少她能看出周德东这次是因为心情郁闷,所以躲到省城去偷偷闲。尽管心里清楚,这话却不能说出来,于是秦书凯用为难的口气说,刘总,您是知道的,既然周主任身体不好,我这个当领导的,总不能逼着他回来上班,否则的话,就算是把人给逼回来了,心不在焉的,也干不成什么事情来。

    秦书凯就是要逼着刘云若自己出面找周德东谈话。

    刘云若见秦书凯话里的意思是要逼着自己亲自请周德东回来处理此事,心里一阵烦躁,她对秦书凯说,秦书记,周德东的事情,既然他生病,咱们以后再说,毕竟很多事情的处理要个过程,但是,负责我二期工程的洪老板可是你推荐给我的,现在他已经停工好几天了,你总要帮我跟他说说,赶紧把工期给我赶出来,你跟他说,要是耽误了工期,可别怪我到时候不给面子。

    秦书凯见刘云若又提出一个要求,心里想,人家不做,你也有什么办法,于是回应说,刘总请放心,只要工地上施工的工人安全能够得到保证,我相信洪老板必定比你还急着复工呢,毕竟这停工的损失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很多工人要他养活啊。

    刘云若心里不由暗暗叫苦,施工的前提是要保证工地建筑工人的安全,按理说,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可是自己却没有把握说出硬话来,说白了,事情想要彻底解决,还是需要周德东把老百姓闹事的事情给解决掉。

    刘云若只好说,秦书记,你先和洪老板打个招呼,到时候工地一没人闹事就立即复工,毕竟一天的延误就是一天的损失啊。

    秦书凯说,刘总,我马上就给洪老板打电话。请他帮忙,如果工地安全的话,让他们加班加点,保证工期。

    刘云若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挂了电话,秦书凯已经给她推荐了最好的人选,说明秦书凯也不想参与此事,或者说,秦书凯也没有本事控制事态的发展,那么自己该如何做呢?

    普水县纪委书记赵喜海把关国将双啊规后,组织了一个规模很大的调查行动,对于关国将涉及的种种问题实行了走访调查,希望能从外围的调查中,获得更多的信息,给里面的关国将施加压力。

    赵喜海如此大张旗鼓的对关国将的事情进行调查,搞的当地干部人人自危,尤其是以前跟关国将有过交往的人,纷纷主动撇清关系,有些人甚至主动向县纪委的同志聚报有关关国将的种种违纪行为,一时间,关国将倒是成了过街老鼠,机关干部中,只要是提到了关国将这三个字,纷纷一副忌讳模样。

    尽管刘云若暗地里吩咐赵正扬,除了周德东之外,悄悄的帮自己找更合适的当地干部接手此事,争取把这件事情早点解决好,可是无论赵正扬找哪位干部,大家的态度都是摆手表示推辞。

    有些干部甚至当着赵正扬的面直言,赵县长,你可不能把我往火坑里头引啊,这河下村的事情都闹到市里了,我们这些基层的小干部哪里有这个本事解决问题,再说了,钱保国就是前车之鉴,什么都没得到,还惹了一身骚,这样亏本的买卖,谁愿意干?

    面对无将可用的局面,赵正扬也感觉甚是头疼,只不过,即便是再怎么着急,他也绝对不会引火烧身,对他来说,不管谁进去了,谁损失了,自己的平安是第一位的。

    赵正扬可以不急,刘云若却不行,这次的事情不仅是损失些金钱的问题,还有可能撼动顾大海苦心经营至今的根本,不管怎么说,他们夫妻两人都要同心协力共度难关。

    刘云若把普水出师不利的局面跟顾大海说完后,顾大海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作为一个在官场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老领导,他已经感觉到了此事背后有可能掀起的狂风骤雨。

    顾大海吩咐刘云若说,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们多考虑,你必须做两件事,第一,去找周德东,只当是瞎子象,试试看周德东是不是的确像秦书凯说的那样,有排除万难的本事。

    第二,工地上的事情,你绕过秦书凯,直接找洪老板谈谈,他想要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关键是要立即恢复施工,要知道,只要工地上的施工正常了,很多流言蜚语自然而然就飞灰湮灭了。

    刘云若想到上次和周德东的谈话,表明不愿意帮助周德东做开发区书记,现在让自己去吧求他,有些不情愿的说,周德东还在省城的医院住院呢,我就是去了,他能跟我回来?

    顾大海似乎是看透了刘云若的心思,叹了口气说,这都什么时候了,就别顾忌什么面子问题了,现在赵正扬不肯出头,张富贵不使坏就不错了,秦书凯既然推荐了周德东,我倒是相信他的眼光,目前情况下,市纪委的那帮人盯的那么紧,周德东要是肯出头,就不错了,你倒是有些不情愿,现在这形势,多少人都在坐壁上观,你以为,别人愿意插手这件事,你不找周德东帮忙,总不能让我这个市委书记亲自到河流乡去,亲自到河下村去找老百姓,谈要求,谈条件?

    刘云若被顾大海这么一抢白,心里也有些不痛快,却又不得不承认顾大海说的的确是很有道理。现在心里就怨恨这个贾珍园,狗日的,以前话说的好好的,关键时候没鸟用,让自己去丢人。

    刘云若不是一个愿意受气的人,于是打电话给了马成龙,很是兴师问罪的说,马市长,最近河流乡出事了,你不能如乌龟一样的躲着,普水可是你的老地盘,你也要想办法帮助一下。

    马成龙听到这儿,很是无奈,说,刘总,我很想帮助河流乡那见事情,可是确实没有办法,人走茶凉,再也没有人能够听我的。

    刘云若很不客气的说,你当时推荐贾珍园和关国将的时候,不是说这两人能够控制一切吗,现在怎么都是乌龟了,特别是关国将,做事不行,惹事很有一套,被纪委带走也是活该。

    马成龙不说话。

    刘云若说,还有那个贾珍园,真不是个东西,出事后本来可以控制的,听说就是脸上被人扔了香蕉皮,就他妈的如泼妇一样的发火,指挥公安抓人,现在出事了,怎么都不见了,难道这样的人能做开发区书记?

    马成龙说,刘总,各人的处理事情的能力不一样,但是贾珍园这个人还是有能力的,我想会和她联系,继续关注河流乡的事情的。

    刘云若很不满的挂了电话。

    第二天,刘云若联准备去省城拜见周德东,去之前,联系了洪老板,跟洪老板商量,说,那个工程是不是可以继续建设,有什么条件,大家可以坐下来商量。洪老板倒是个爽快人,他直截了当的对刘云若说,刘总,这几天秦书记也一直在劝自己复工,可是自己手下受伤的工人还在医院里头没出来,这工地上,他也每天派人去看看,是否能够复工,可是都发现有老百姓守在工地上,只怕一旦开工,又要出什么意外

    本书来自:bkhl2323006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