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88、就是不离婚
    父亲跟秦书凯谈完后,就该刘丹丹上场了,秦书凯听了父亲的话,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抽烟,父亲却腿脚麻利的走进厨房向两个女人汇报了一下刚才谈话的情况,又让刘丹丹出来,跟秦书凯认错。..

    刘丹丹心情有些忐忑的走到秦书凯身边,主动开口为自己辩解说,秦书凯,有些事情的确是莫须有的,何必要为了莫须有的事情,两人之间弄的不愉快呢,一家人和和气气不是很好。

    秦书凯听了这话,转脸看着她,质问她,刘丹丹,你跟王子谦的事情是莫须有的吗?你答应跟我安心过日子又去跟他见面是莫须有的吗?你能骗得了我父母,可是你骗不了我,刘丹丹,你别想在我面前演戏,你这样的货色,我见的多了,明白吗?你要是聪明,就别费这些心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大家夫妻一场,好聚好散,别尽想些歪主意。

    刘丹丹见秦书凯这么说,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溢满了眼圈,她哀求一样的口气说,秦书凯,我承认,我是曾经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起初我并不是这样的,你一会弄个老秦人出来,一会连孩子都整出来了,我也是个女人,你是我的丈夫啊,你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你让我怎么想?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真是恨的牙都快咬碎了。

    不错,我想报复你,让你脸上很难看,现在,我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可是我已经回头了,我只犯了这一次错而已,对你而言,就这么难以释怀,你将心比心,你犯错的时候,我又该怎么开解自己呢?

    因为我的事情,我的父母都变相的在跟你低头,我妈主动跟你道歉,我爸主动帮你提拔,而我为了保住这个家,竭尽所能,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吗?秦书凯,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原谅我?你说出来,只要我刘丹丹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啊,哪怕让我去杀人。

    秦书凯听着刘丹丹的话,不由一惊,难道顾大海和自己说提拔的事情和季云涛有关系,想到季云涛和自己当时的较量,于是他问刘丹丹,你说,你爸帮我提拔?

    刘丹丹含泪点头说,是啊,我的父母心里觉的,是我对不起你,所以都想要从各方面尽量的补偿你,我也是一样啊,难道,你就不能看在我对孩子,对老人,真心一片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吗?

    秦书凯此时才明白,为什么顾大海突然改变了主意,原来是季云涛起的作用。他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现在这种情形下,他是宁愿不调整位置,也不想接受刘丹丹父亲给自己的恩惠。

    秦书凯冷着一张脸说,刘丹丹,这件事并不能成为你跟我谈话的筹码,你父亲两次把我的县长位置给搅合了,这一次,算是他补偿我而已,我秦书凯不亏欠你家什么,就算是你父亲给我再大的恩惠,这些事,跟咱们俩之间的关系没什么牵连,我秦书凯绝对不要一个给我戴绿帽子的女人,我看,你还是别想什么心思了,这几天咱们就去把离婚证领了,咱们之间的事情也该做个了断了。

    刘丹丹见自己如此声泪俱下,竟然还是不能打动秦书凯的心意,她忍不住把求援的目光看向厨房门口,厨房门口,秦书凯的父母正屏息倾听两人的谈话,眼见儿子跟媳妇的谈话陷入僵局,老两口不由着急起来。

    老两口推着孙子一起走出来,孙子按照爷爷奶奶教好的话,奶声奶气的对秦书凯说,爸爸,我不能没有妈妈,要是你给我找了个后妈,我会吃苦头的,你就别跟妈妈离婚了。

    孙子说完,转头看向爷爷奶奶,秦书凯的父亲赶紧说,是啊,儿子,这一家人在一块多不容易啊,丹丹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这一回吧,我们老两口跟丹丹相处也这么长时间了,这心里头真是觉的她比亲闺女还亲啊,你看这左邻右舍的邻居,谁不夸丹丹对我们俩孝顺呢,你就别犟脾气了。

    母亲也说,是啊,儿子,你总是不在家,家里的事情都是丹丹一个人在撑着,她一个女人家又要带孩子,又要各方面人情来往的都得招呼着,很不容易的,丹丹到咱们家几年了,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想着你爸你妈这辈子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想要个跟闺女一样贴心的儿媳妇的份上,你就原谅了丹丹,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看着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秦书凯一时无话可说,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想要走回自己的房间,只感觉后背被一家人的眼光盯的有些发烫,只好又回转身说了一句,先吃饭吧。

    就这四个字,一家人的情绪立即高涨起来,秦书凯进屋休息,老人和孩子赶紧拿桌子摆凳子,刘丹丹则赶紧盛饭盛菜,一会儿的功夫,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已经端上了桌。

    儿子作为一家人的代表被指派着进屋叫爸爸吃饭,秦书凯牵着儿子的手,走了出来。父母和刘丹丹都竭力的想要让饭桌上保持一种欢乐祥和的气氛,年幼的孩子不懂事,只顾着自己挑好吃的,一桌子人,独有秦书凯不苟言笑的样子,显得跟一屋子的其乐融融气氛格格不入。

    晚饭后,各自回房间,刘丹丹收拾好碗筷后,进房间见秦书凯正一个人躺在那边,静静的发呆模样,她不敢轻易的打扰他,小心翼翼的从闯尾转了一圈,这才到秦书凯身边的位置躺下。

    秦书凯见刘丹丹一副小心模样,忍不住说了一句,刘丹丹,你这又是何苦呢?婚姻不是其他,是需要有爱,有感情支撑才可以幸福的,你这样做,就算是不离婚,又有什么意思?

    刘丹丹抿了一下嘴唇说,秦书凯,经过很多的事情,我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无论你说什么,除非你把我打死,否则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离婚的,当时我决定嫁给你的时候,虽然很多人不同意,但是我到现在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我的心里还是有你的。

    秦书凯听了这话,闭着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坐起来,对刘丹丹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既然心里有别人,又何必要睡在我身边,大家各自放对方一马,寻找各自的幸福不是很好吗?

    刘丹丹固执的口气说,你不要我也可以,你要是认为我不好,可以到外面陪着别的女人,我以后的的幸福就是陪着儿子一起长大,现在除了这个念头,我别无他求,我说过了,除非你打死我,否则我不会放弃。

    刘丹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轻轻的上了闯盖上自己的被褥,准备休息。

    看着刘丹丹盖在被下略显单薄的身体,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进了秦书凯的脑袋里,他有些恶作剧的口气对刘丹丹说,刘丹丹,你是怎么伺候你的小秦人的,你也伺候我一把试试看,我倒是要看看,你跟他在一块,和跟我在一块有什么不同。

    屈辱的泪顺着脸颊淌下来,刘丹丹知道,秦书凯这是再用另一张方式逼迫自己离开,她含着泪,却一声不吭。

    秦书凯见自己的挑衅像是碰到了一堆棉花上,没有任何的反应,索性伸手拉开刘丹丹的被褥,自己也钻了进去,一下子骑到刘丹丹身上说,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跟你的小秦人在一起也是这副表情吗?我看,你是把所有的欢笑都留给了别人,回来之后,就只剩下悲伤了,是吗?

    刘丹丹依旧是一动不动,任人宰割的模样。

    他狠狠的拽下女人的内啊衣,没有任何前奏的进。

    刘丹丹目光有些呆滞地躺在那边,四肢仿佛象散了架一样,浑身无力。她蜷缩起身子,肉体的疼痛和心里的痛苦使她不由痛哭失声。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刘丹丹对秦书凯说,秦书凯,我想不到你现在的心里是如此的恨我,如果想不过,大家就不要过了,也就不要这个家了,自己会到市纪委举报秦书凯的很多事情,以及外面有着儿子女儿的事情。

    秦书凯其实昨晚对刘丹丹如此,听到刘丹丹呜呜的哭声,心理也很不是滋味,难道自己这么做真的错的,可是自己已经谅解了刘丹丹,她为什么还要和王子谦来往,于是说,刘丹丹,你要告就告吧,不过你要是这么做,我会把你一家的事情抖出来,那个时候季云涛也就不要做什么大官了。

    刘丹丹说,秦书凯,你到底怎么能够不继续报复自己,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让儿子健康的成长。

    秦书凯不知道如何回答。

    早饭后,家里的事情暂时没法处理妥当,秦书凯只好班师回了普水开发区,既然心里对自己的去向已经有数,秦书凯现在想的更多是做好各项善后事宜,千万不要人走了,被人举报。

    现在很多干部刚离开一个地方就被人举报,甚至进去,那就是因为这个人在任职的时候没有处理好很多的事情,要走的时候更不知道如何把屁股擦干净,到最后被人举报也是理所当然。

    本书来自:bkhl2323006inex.hl

    <igbrer="0"sr="s.jpg"ih="468"heigh="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