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87、打亲情牌
    顾大海是什么人,秦书凯这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心理,他是琢磨的透透的,于是笑着劝他,小秦,做什么事情不一定要一步到位,先有了位置,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调整也方便些。..

    秦书凯听顾大海的意思,给自己的位置也是暂时调整而已,也就是说,只要时机合适,顾大海还是愿意帮自己调整一个更加合适的位置的。顾大海这样一说,秦书凯自然接受度就增强了不少,没有更多的寒暄,他答应了顾大海提出的调整建议。

    放下电话,秦书凯信手拿起自己刚刚写出的一幅字,上面的字迹已干,只是字里行间投出的烦躁和不安,却掩盖不住的跳跃出来,其实,他的内心是想要一个位置的,哪怕是这个稍稍有些不满意的位置,总比呆在开发区里碍眼要好些。

    他心里琢磨,这件事来的蹊跷,自己这两周并没有做任何动作,顾大海却主动帮自己调整了位置,如果如上自己所考虑的那样,只是顾大海做个顺水人情,这全市的干部调整框架都在顾大海的脑袋里头揣着,上次跟自己见面的时候,他应该跟自己提及这个位置才对。

    既然当时没说,必定是这一两周之内,他才会突然改变主意,想出了这样的调整意见来,难道是刘云若在背后帮自己说好话?还是贾仁达?

    想想,又觉的都不应该,这世道,哪有人做好事不留名的,官场中更是不可能有人无缘无故的做活雷锋,如果真是刘云若或者是其他人在背后帮了自己一把,使顾大海改变主意,决定调整自己的位置,他们不可能不主动到自己面前来邀功请赏的,可是,如果不是刘云若或者是贾仁达,又会是谁呢?

    不管怎么样,自己总算是要离开普水县到新的工作单位去任领导了,位置说起来,也并不差,秦书凯想着,工作上的事情,也算是上了一个台阶,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回市区一趟,趁着调整工作这段时间差,赶紧把生活上的事情解决好,以后,自己到了新的工作单位,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秦书凯没想到,刘丹丹竟然又住回了家里,而且,父母并没有像自己叮嘱的那样,防备着她,跟她相处的倒是显得很融洽。秦书凯推门进来的时候,一家人正热热闹闹的陪着孩子做游戏,孩子高兴的笑声,一直传到楼下,起初,秦书凯以为家里来了什么小客人,陪着儿子玩,没想到,却是刘丹丹在客厅里,陪着儿子装出各种小动物的样子,跟儿子嬉戏。

    一家人玩的正开心,并没有注意到房门的动静,看到秦书凯推开进来,大家才抬起头一下子愣住了,可能是没想到,不是星期天秦书凯也回来了,母亲两只手放在前搓了搓说,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父亲倒是会来事,赶紧嘱咐说,赶紧的,老太婆去弄点饭,丹丹,你帮你妈忙会去,宝宝看会动画片先,一天,咱们爷俩坐会,说会话吧,你也不经常回来,说话都不容易啊。

    秦书凯心里也是满腹的疑虑,见父亲这么说,沉着一张脸,走到客厅里,坐在父亲的身边,他想要听听,父亲到底怎么跟自己解释,重新让刘丹丹回家这件事。

    父亲的声音压的低低的,仿佛是担心厨房里做饭的刘丹丹听见自己的讲话,原来,二位老人同意刘丹丹回家来住,也是有原因的。

    那天早晨,刘丹丹和母亲来看过孩子后,回去的路上,母亲就劝刘丹丹说,这次,恐怕是真的要离婚了,秦书凯的态度似乎强硬的很,这件事看起来,很难有转机了,要女儿心理提前有个准备。

    刘丹丹的心理跟母亲的感觉是一样的,可是她更明白一点,绝对不能放弃了这段婚姻。这件事情发生后,王子谦到现在都没有给刘丹丹打一个电话,这让刘丹丹对弈王子谦这个后路已经彻底的断了,自己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无论如何,要想办法保住现在的婚姻。

    刘丹丹甚至想,只要秦书凯不提出离婚,以后,即便是秦书凯在外头沾花惹草,或者是回家对她动手,她都可以忍了,只要秦书凯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让她还可以做儿子的母亲。

    这一年多来,刘丹丹经历了这么多,她实在是太累了,再也不愿意折腾,也没有心劲去折腾了,她心里明白,真的跟秦书凯离婚后,秦书凯这样的地位,找个黄花大闺女都是有可能的,可是自己却不行。

    如果自己离婚后,找个没结过婚的男人,必定要面临着再次生孩子的问题,都三十多的人了,她真的不想再十月怀胎,辛苦一次。如果找个结过婚的,却又面临着当后妈的难处,不管怎么样,以后自己面临的婚姻都是不圆满的,既然如此,至少眼下的这段婚姻里,自己还有个亲生儿子是个指望。

    刘丹丹下定决心,要打一场婚姻保卫战,她知道秦书凯是个孝子,只要能争取到公婆的同情,她就有了一半的胜算。刘校长见刘丹丹心意已决,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只好随她,并把季部长可以适当的帮忙,给秦书凯好处的事情,跟刘丹丹交代了一下。

    有了父母的支持,刘丹丹更加信心百倍,她先是趁着秦书凯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整天泡在家里,处处顺着老人的心意,即便是秦书凯的父母给个冷脸,她也不介意,依旧是笑呵呵的伺候着。

    老人家都是没有什么心机的人,见刘丹丹这样的热脸贴着冷屁股,心里也有些看不下去,于是秦书凯的父亲对她说,丹丹,你是个好孩子,可是,你跟我儿子之间的事情,我们老两口说了不算,我看,你就别再费心思在我们身上了,没用的。

    刘丹丹听了这话,当即跪在了两位老人的面前,她演戏一般的向两位老人诉说着,自己是被秦书凯冤枉了,自己当天是跟秦人见面,当时的确是想要跟以前的事情做个了断,并没有干出什么对不起秦书凯的事情,再说了,在那样的公共场合,两人又能怎么样呢?自己撒谎也是为了怕引起家里人的误会,心里想着,反正这件事算是了结了,又何必说出来,惹的大家都不开心呢。

    秦书凯的父母见刘丹丹跪下了,心里的震动是可想而知的,他们原本跟刘丹丹关系不错,眼见刘丹丹使出这样的苦肉计,心里的天平立即偏向了刘丹丹这一方。

    刘丹丹又说了自己的身世,她告诉两位老人,自己是单亲出身,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生长在单亲家庭,其实自己的父亲就是省委宣传部的季部长,这次,父亲听说了自己的事情,相当的愤怒,他也感觉女儿有些亏欠女婿,所以打电话给普安市委书记顾大海,很快要把秦书凯调动工作到市人事局来,这样离家里近些,小夫妻两人经常在一起,感情上自然要好些。

    看着刘丹丹眼泪像是滂沱大雨不停的往下落,善良的老人,早就心软了,又见刘丹丹连心里最私啊密的事情,都坦白的告诉自己,两位老人更是被完全俘虏了。

    秦书凯的父亲甚至主动出主意说,大家先不着急,等到秦书凯周日回家的时候,自己先跟秦书凯谈谈,把事情说清楚了,刘丹丹再亲自跟秦书凯解释一下,低头认个错,两位老人,加上孩子,到时候一起帮刘丹丹求情,相信,儿子必定会心软。

    秦书凯的母亲听着老头子的话,频频点头表示同意说,儿子的脾气自己了解,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能让他改变主意。

    一家人像是酝酿好了一个阴谋一样,就等着秦书凯回来,开始彼此合作着,把这件事给办妥了。现在,秦书凯突然回来了,尽管大家思想上并没有准备好,但是在秦书凯父亲的安排下,一切却还是按原先说好的在进行。

    秦书凯的父亲说,你的事情我是不想过问很多,不过我作为老人,那是那句话,做任何事情要为孩子考虑,孩子是无辜的,不能因为你个人的所谓面子舒服,害了孩子。

    秦书凯知道父亲话里的意思,就说,老爸,很多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关键是她控制不了自己,所以现在唯一的路就是分开。

    父亲就说,你也不要把很多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你想一想你做的什么事情,和别的女人孩子都有了,你说那个女人能否承受,现在即使你的女人对不起你,那也是你过错在先,这个世道没有白赚的便宜,你媳妇那么做,你也要宽容。

    秦书凯说,我已经给过机会了,但是她不珍惜。

    父亲说,如果不珍惜,它能够这么精心的服侍儿子,你看过那个女人能够对你的儿子那么好,不要看以前的过错,要向后看,我虽然没有什么知识,但是做人还是懂的。

    秦书凯不说话。

    父亲继续说,如何做,那是你自己决定的。

    本书来自bkhl2323006inex.hl

    <igbrer="0"sr="s.jpg"ih="468"heigh="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