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038186、为领导服务
    为了配合秦老的家乡情怀,晚宴上大部分菜肴都是家乡特色菜,不管是八宝辣酱,百斩鸡还是红烧狮子头,水晶河虾仁,都是地道的当地烹饪方法做成的,本地的乡村烧老鹅和灌蟹金圆今天也上了大雅之堂,尤其是那老鹅特意请了当地有经验的老厨师经小灶土锅烹饪,再加上自配调料和乡村烧法,摆到桌上鹅香诱啊人,肉质嫩滑有弹性,上桌很受欢迎,秦老竟然一下子主动伸出筷子接连夹了好几口放在嘴里,频频点头称,味道的确正宗。

    宴请用酒自然是家乡的特色酒,普安市自古便被誉为名酒之乡,家乡特产缘沟酒,创始于明代,清雍正以后,日益发展至今。

    民间有个传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偷吃王母娘娘的御酒,在豪饮时不慎将仙酒洒落在普水这块土地上,以后这里便酿出了优质美酒,早在民国四年1915,缘沟酒就以“无色透明,窖香浓郁,入口绵顺,回味悠长,尾净”的独特风格,获得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大奖。

    至今仍旧因其独特口味畅销全国各省、市、自治区,远销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俗话说的好:“水为酒之血,曲为酒之骨”,酒好,水土是重要的因素,自古以来就有:“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之说,淮河流域水美、土壤肥沃,不仅是鱼米之乡,地下多储藏矿泉水,是盛产美酒的良好条件。

    席间不知是谁提及了普安市计划建造飞机场的事情,有溜须之辈谄媚的对秦老说,秦老下次再回家乡,从省城到普安机场也就一个小时不到的行程,也省了车马劳顿之苦了。

    唐小平看了一眼顾国海,顺着这个话题说,这八字还没见一撇的事情,怎么就当着秦老的面随便说出来了,要是秦老下次回来的时候,飞机场还没有建成,岂不是要让秦老失望了。

    秦老看了常崇德一眼,常崇德立即会意过来,主动对顾国海说,这建飞机场的事情,可是一件大事,上头的程序都走完了吗?

    见省委秘书长主动提及,顾国海赶紧笑着说,这么大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就办下来,到时候只怕遇到怎么困难,还要麻烦秘书长多费心了。

    常崇德笑笑,并不接话,而是端起酒杯,陪着秦老,又喝了一杯。顾国海会意,立即使眼色,指挥着底下一帮人,一个个的陪着秦老喝酒,今晚这酒桌上,只要把秦老服侍的高兴了,谈什么事情才方便些。

    轮到秦书凯给秦老敬酒的时候,秦书凯说喝酒之前,要讲一个故事给秦老听。秦老一听秦书凯要说故事,心知他必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却也笑着点头说,既然秦书记有心讲故事,咱们就边喝边听听吧。

    秦书凯于是讲起,在普安市官场流传甚广的关于前任普安市委书记去北京跑飞机场批示的事情。

    前任普安市委书记为了普安市要建飞机场的事情,曾经亲自到北京跑过几趟,首先自然是要到国啊务院相关部委去办手续,以便手续办完后,送到国啊务啊院审批,市委书记去之前,倒也想到了,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到了偌大的北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只怕办事会没有那么顺利,于是临走之前,嘱咐下属在自己的车子后备箱里准备了一箱箱的家乡好酒,意图是求人办事的时候,送点特产给人家,办事也方便些。

    简单的准备妥当后,前任市委书记领着筹划飞机场建设的一干负责人去了北京某部委,好不容易进大门后,却被安排在接待室里等候。前任市委书记一看,这接待室里乌压压的一片都是人,于是心里有点着急,在北京多呆一天,这就意味着多浪费一天的时间,他心想着,最好是抓紧时间把事情办好了,赶紧趁早回去,市委书记的秘书整天跟市委书记形影不离的,最了解市委书记的心思,于是转身走出接待室,去找负责接待的工作人会员。

    秘书到了负责接待的前台面前,问这位某部委领导的前台接待,到底什么时候市委书记才能见到批项目的负责人。

    前台接待眼皮抬也不抬的回答说,你没看见接待室里这么多人等着吗,这总有个先来后到,你们今天刚来,就这么着急,有的人都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了,还没排上见面呢,有什么好着急的,你们先慢慢等着吧。

    原市委书记秘书见前台接待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有些生气的拍着桌子说,咱们这次来的可是普安市的一把手市委书记,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还要等三天五天,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

    前台接待见秘书说这话,忍不住露出蔑视的目光,似乎是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才没有笑出声,他对秘书说,你们市里的市委书记,也就是个厅级干部,到了这里来办事的人,省部级干部都不少,也没有说不想等的,更何况你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至于这么牛逼哄哄。

    秘书被前台接待这句话噎的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附近有些正在等待接见的其他各地领导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却都忍不住露出鄙夷的神色,那种眼神看的前任市委书记秘书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

    秦书凯对秦老说,秦老,您老也是从基层上来的,知道这市委书记的秘书在市里那是多少人捧着,那就是大干部了,现在到了北京,被一个前台接待这么作贱,这心里是什么滋味就可想而知了。

    秦老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秦书凯又接着讲他的故事。

    秘书和前台接待的讲话内容被前任市委书记一字不漏的听在眼里,考虑到过两天市里还有重要会议要召开,因此市委书记决定,还是先打道回府再说吧,省得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说,到时候,究竟能不能见上批项目的领导还很难说呢。于是,在前任普安市委书记手里,这普安市建设飞机场的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

    秦书凯对秦老说,现在咱们顾书记为首的新一届市委班子,一心想要接手把这件事给办成了,可是您也知道,这北京那头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全都希望都寄托在省里这边能够帮助把相关的手续批下来,事情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秦老听了半天,听到这里,听出了点意味,他笑着对秦书凯说,你小子说了半天,这是想要帮你们市委书记把飞机场的事情给落实到人,是吧?我看,你跟我讲这个故事倒是没多大用处,要是你真的诚心要帮你们市委书记想办法,我可以给你指条路,你现在陪着常秘书长多喝几杯,他认识的人很多,只要把酒和好了,说不定,这事还能有指望。

    秦老这话一说出口,一桌人的眼神都亮了起来,尤其是市委书记顾国海,两眼直溜溜的盯着秦书凯,秦书凯心知秦老话里的意思,赶紧端起酒杯来到常秘书长位置旁说,常秘书长,秦老都交代了,想要请您办事,必须先陪你把酒喝足了,今天我就先干为敬,您一杯,我四杯,喝到您满意为止,怎么样?

    常崇德笑着说,难怪秦老提到你这个小秦的时候,总是笑眯眯的,我看你倒真是个处处懂得替别人着想的年轻人,好吧,既然你说一比四喝酒,那就要看你能够喝多少,酒量也是工作能力的一部分啊。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知有戏,于是让服务员到了五大玻璃杯得救,站在那儿,连续端起四杯,全都一饮而尽。让很多人看的惊讶,***,这个秦书凯这么喝酒似乎是喝水啊。

    秦书凯喝下去了,常崇德被逼的没办法,把酒喝了下去,只好答应说,好了,诚意我已经看到了,既是秦老家乡要修建机场,我又哪里能不出力呢,这件事稍后再议吧。

    一桌子人听了这话,都忍不住兴奋起来,这多么难办的一件事,秦书凯几杯酒就这么搞定了,以后办手续就容易多了,尤其是顾国海,心里对秦书凯的满意从眼神里全都表露出来。一桌子的人,除了唐小平和张富贵相互看了一眼没出声之外,大家都在心里暗暗佩服秦书凯的精明,识时务。

    晚宴结束后,秦书凯送秦老上楼,顾国海和唐小平围在常崇德左右,也送其上楼休息。快要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秦书凯轻声对秦老说,秦老,秦云飞的工作已经妥善安排好了,现在他已经到了县残联上班,虽然说单位差点,但是工资福利却很好,相信他一家在普水县城也能过上中上条件的日子。

    秦老闻言,不由有些吃惊的回头看了秦书凯一眼说,这件事怎么事先你也没跟我说一声?

    秦书凯笑着说,按理说,秦云飞本身就是残疾,政府原本就该有一些政策上的照顾的,我知道秦老您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即便是秦云飞符合一些安排条件,您都不一定点头同意,所以我就悄悄的自作主张,把这事情先斩后奏了,你要是生气,就怪罪到我的头上,千万别迁怒到别人。

    眼看着已经走到房间门口,秦老想要说什么,看了秦书凯一眼,终是没有说出口。秦书凯见秦老表情很是复杂,心知这件事对他的思想震动不小,于是亲自帮秦老打开啊房门后,恭敬的说,秦老,你先休息,明天一早我来接您到开发区好好转转,现在的普水开发区可是比以前大变样了。

    秦老听了这话,勉强笑着说,是吗?真是难为你有这份心了。

    秦书凯明白,秦老这句话是回复自己前面说的那句话,于是用一种饱含深情的语气对秦老说,秦老为了家乡人民做了这么的事情,我秦书凯能为秦老稍稍的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