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33.133、谋划
    胡一佳哪里知道后面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在那些所谓的弟兄王子军等人的极力鼓动下,一如既往的经常到秦书凯的办公室里要个说法,解释说虽然没有到一个月的期限,但是自己很想了解事情的进展,毕竟那是女儿以后一生的事情。其实,他就是一心想要把秦书凯逼到一个难堪的境地。

    秦书凯看到胡一佳是如此的不讲究诚信,自己说了一个月告诉他编委会研究的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又来了,看来这个人是故意和自己为难啊,秦书凯的心里也就有了有机会一定要让这个人付出代价的想法,于是也就很官话地说:

    “胡局长,关于编制清理这件事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信任我就在一个月后再来找我,如果不信任,对不起,这件事以后来我也不会给你任何解释,因为张富贵县长是编委会的一把手,有什么事情你找张县长吧!”

    “我听说,这件事可是秦部长一直负责的,所以就来找你!”胡一佳根本没有理会秦书凯的不满。

    “胡一佳,你也是领导干部,知道什么是首长负责制,知道民阿主和集中是什么意思,张县长负责的事,你现在一定要说是我负责的,是不是政府这边有你一个科级干部说什么就什么,再说,你有那个能力吗?如果你明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说这句话我就要考虑你的用心,是不是来挑拨我和张县长之间的关系,达到你个人的什么目的,若果真是这样,可要让纪委好好的查查,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真的是用心不端,编制这件事我是不会给你解释了。”

    胡一佳知道,假如秦书凯真的就不理了,这件事再找别人又是从头开始又是很多环节,再说,如果真让纪委查自己,还是有点怕的,于是就说,秦部长,不是我不信任你,确实是顺便路过,就过来问问。

    心里却说,狗日的秦书凯,我现在就是无事就过来打扰你,你有什么办法,纪委那个王耀中是你他妈的一条狗,查我,你以为那么容易吗。

    秦书凯就说,胡一佳,信任我,希望这段时间不想因为编制核查这件事看到你,当然,如果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向上反应。秦书凯因为和马成龙的较量后,就知道这件事如果想推卸,也是有办法,但是秦书凯不是那种怕事的人,所以就在想如何解决问题,现在胡一佳如此的闹,心里就有了一股火气。

    胡一佳被秦书凯如此的一弄,心里也很生气,出了秦书凯的办公室后,就到了马成龙的办公室,发泄心里对秦书凯的不满,说,如果秦书凯不解决,那么继续闹下去,但是马书记一定要支持。

    马成龙刚刚接了顾市长的电话,现在听胡一佳如此的说,就有点不高兴地说,胡一佳,任何事情要学会自己解决,不能把任何事情都寄托在领导人的身上,领导是干什么的,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给你去跑腿闹事的,如果什么事都是我出面,那么要你们这些局长有什么用?干脆都回家抱老婆算了。

    胡一佳不知道马成龙为何说话的语气变为这样,就说,马书记,关键是秦书凯不理会我,刚才在他的办公室,被秦书凯教训了一顿,说这件事如果再去麻烦,他就不问了,没有办法才来向书记寻求支持啊。

    马成龙就说,如果被秦书凯的几句话就糊弄到了,你也不要在局长的位置上干了,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要有自己的主见,如果秦书凯不问了,你是不是就不想你女儿上班了,如果想,那你就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不要被别人指挥如何做。

    胡一佳心里想,马成龙今天吃逼吃多了,语气严重的不正常,自己可不想在这里做出气筒,于是就说,马书记,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你是我的老大,有事情也肯定要先想你汇报啊。当然,这件事我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走下去,在秦书凯说的一个月内不解决,我就会写信到中编办,到中组部,反应秦书凯这个人以权谋私。

    马成龙就说,这都是你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事你可以出去忙吧,我要处理别的事情了。

    胡一佳听到这儿,只好告辞走出马成龙的办公室,心里想还是到贾珍园哪儿去坐坐吧,贾珍园是马成龙晚上的工具,一定知道马成龙为什么神经不正常的乱发脾气。

    马成龙因为顾市长的电话,想了一整天,晚上到了贾珍园那儿,心里有很多的话要对人说,这个时候就想到了贾珍园。

    满足后的马成龙轻柔地搂着贾珍园,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自己和秦书凯在班上大吵的事情,已经被人捅到了市委市政府领导人那儿,看来这个秦书凯真的很危险啊,自己不能不小心啊。

    贾珍园就说,很多事情要留有余地,对秦书凯不要赶尽杀绝,狗急了还跳墙,何况秦书凯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闹到最后谁都得不到好处,而秦书凯是个毛头小伙子,你也不能和他一般见识,该给他面子还是要给他面子的。

    贾珍园知道马成龙和秦书凯斗的根源那就是编制清理的问题,马成龙想干涉想利用此事打击秦书凯,秦书凯肯定不会接受,何况秦书凯是一个不轻易被人打击屈服的人。

    马成龙就说,现在只能采取这个胡一佳在上面和秦书凯正面闹,自己就在背后运转调整秦书凯的岗位,只要他不做组织部长或者走出普水,看他牛什么逼,再说牛逼也牛逼不到自己了。

    贾珍园就说,如此的结果闹到最后,很有可能就是有人如鲁萧白一样被弄进去,所以这件事你也许不用过问很多,如何处理那就是秦书凯和张富贵的事情了,让他们给省市的批示部门作出解释的。

    贾珍园意思很清楚,这件事让秦书凯慢慢地处理吧,这样对很多人都有好处,对马成龙也有好处。贾珍园有种预感,那就是胡一佳这个人一定会出事,他根本不是秦书凯等人的对手。

    马成龙不理会贾珍园的意思,继续很牛逼地说,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利用这件事作为抓手,不管事情处理的如何,但是有人举报,那就是事情,利用此,好好的打压秦书凯这个家伙,让他乖乖的如张富贵一样服从我的领导,如狗一样听话

    马成龙如此地说,贾珍园就不说话了,知道说什么马成龙也不会听的,他已经把和秦书凯斗作为头等大事了,马成龙嘴上说要顾全大局,维护稳定,为提拔做准备,其实还是钻在小打小闹的小圈子里。

    第二天,马成龙心满意足的从贾珍园那儿出来,叫上何家安,直接到了市委大院,进市委大院的时候人们也都是刚上班,来来往往的人从大门进去,随后如大树的枝条分开到不同的大楼。

    马成龙来的路上和常委组织部长已经联系过了,说有点事向常委部长汇报,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和时间。马成龙来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为调整秦书凯的岗位再次努力。

    进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办公室,两个人客套一番后,马成龙把张富贵给他的四条烟给了常委部长后,说了关于调整秦书凯位置的事情,不知道现在操作的怎么样了?

    市委组织部长看了马成龙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很正常的就把那四条烟放进办公桌下面的抽屉里,说,调整一个处级干部的事情,不是大事,但也不是小事,一个人说了算的,那是要经过书记办公会议研究,常委会议通过后才能够生效,上次调整秦书凯的事情之所以黄了,主要是因为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或者说理由不是很充分啊,现在普水县委组织部内部再次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再次提出调整,应该会简单很多。

    马成龙心急的问,部长,你不知道这个秦书凯简直就是目无领导,昨天因为编制清理的事情出了问题,我就问问如何处理,结果就在办公室和我吵了起来,没有办法啊,不调整秦书凯的位置,普水的很多事情就很难开展啊,部长,这件事估计还有多长时间,正式的调整文件能下发到县里?

    市委组织部长想了想,笑着说,这种事情已经给书记办公会议的几个领导看了,暂时都没有人提出意见,那么只要书记办公会议研究一下,市委常委会一召开,事情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市委组织部长问马成龙,假如秦书凯下来后,普水县委组织部长的位置就是空着了,按照常规县区组织部长一般是市委组织部内部的干部提拔,到底由谁来担任我还在考虑,你有什么好的人选推荐吗?

    马成龙说,这个位置还是你来决定吧,不管是谁到普水当组织部长,都一定比那个秦书凯强,希望部长还是抓紧时间操着比较好,把秦书凯调整了,大家也安心些。

    市委组织部长就答应说,行,这事我一定会放在心上的,争取在这次人员调整的时候,把秦书凯调整到位,让他坐几天冷板凳尝尝是什么滋味,那个时候他也就不会狂妄了。

    大家都是顾市长圈子里的人,附在一个大树上,说话的时候相对方便些,用不着拐弯抹角,有什么要求和想法,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大家心里都有数,都知道目的和动机。

    马成龙就说,部长,秦书凯职位调整这件事就麻烦你了,自从他和王耀中两个家伙到了普水,那是正事做的不多,歪事和不符合常规的事情做了不少,整天就如翻毛公鸡看到谁都想斗。

    如此的作风,说实在话,马成龙现在的心里还是怕这种什么都不怕的个性的人,和这种人斗,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住他,否则,那就是被他所控制。

    部长就说,那是没有吃过亏,如果吃过亏,也就不会如此张狂了,也就听话了。

    再说,马成龙去市里活动关于秦书凯职位调整的事情的时候,秦书凯也对于这次的职位调整很没有底,于是给洪书记打了个电话,打听关于自己职位有可能变动的几率。

    洪书记知道秦书凯的担心,于是就在在电话里安慰秦书凯说,调整职位的方案组织部已经拿出,这个方案已经到了市委书记的桌头,过两天就要开书记办公会研究一批干部,秦书凯的名字当然也包括在内。

    秦书凯就不说话。

    洪书记继续劝秦书凯道,秦书凯,这件事先不要着急,干部调整也不是市委组织部报什么名单上来就按照什么名单来操作的,事情没有到最后的时候,那么就会有有转机的。

    尽管,洪书记把话说的相对轻松,听起来好像有些把握的样子,秦书凯的心里却有数,上次自己已经被组织部列为调整名单中,幸亏多方面的做工作以及洪书记的照顾才会保住位置,这次,马成龙要求调整自己的理由很充分,谁让自己的手下不争气呢,不管是万家振还是孙副部长,毕竟是县委组织部内部的工作人员,犯下了任何错误,板子毫无疑问都首先要打到自己这个组织部长的身上,那是管教不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