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16.116态度转变
    这件事办妥后,穆局长在心里高兴了一阵子,他正等着秦书凯上门求自己的时候,自己好逼他答应跟柳橙分手的条件,没想到秦书凯没等来,倒是等来了市政府办的一个副秘书长打来的电话。

    这位秘书长直言说,承包那个门面房的老夫妻是市领导的亲戚,合同签订了怎么能说变就变,是不是其中有什么猫腻。

    穆局长听了这个副秘书长这么说,感到很奇怪,如果秦书凯家里有什么市领导关系,不可能到现在还是在发改委当下属,早就调到市委办、政府办或者组织部等这些热门部门去了。

    他琢磨着,也许是秦书凯有什么关系找到市领导,当然,这个关系也就是一般的点头之交,人家也是挨不过面子,帮忙随便问一句。

    于是很随意的回答说,这是下面的开发中心去搞的,具体情况自己并不是很清楚,自己一定会问问,及时给副秘书长回复。

    这句话说过后,穆局长也没放在心上,以为不会有下文了。

    谁知道,几天后,这位副秘书长的再次打电话来,口气就不一样了,副秘书长说,穆局长,如果这件事你不能处理,是不是让纪委的人去干涉一下,一个代表市政府形象的部门怎能出尔反尔,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副秘书长的话明显的有点重了,穆局长不敢掉以轻心,赶紧回答说,自己已经在督促下面的人在调查这件事情了,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给副秘书长一个交代。

    放下电话后,穆局长紧张起来,这件事情,副秘书长要是较起真来,上升到政治高度,事情就可大可小了。

    为了弄清楚具体情况,他特意把下属单位开发中心负责办理此事的人找来,问这个门面当时是谁的关系租出去的,是什么来头?

    开发中心的人就回答说,这个门面是市政府办公室一把手主任和原来的局长打招呼,局长吩咐的,有记录可查。

    穆局长听了这话不禁有点发傻,自己原本以为,这个秦书凯只不过是个没有背景的小人物,还不是自己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没想到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露出来的一套全是装出来的,连租房这样的事情都有市政府办公室的一把手主任帮他出面办理,这真是人不可貌相了。

    穆局长于是四处打听,市政府的办公室一把手主任跟租房人什么关系,打听来的结果更是让他大吃一惊,真正帮助秦书凯家租房的另有其人,是他吩咐办公室主任负责办理这件事情的,此人实力如此强大,是穆局长没有想到的。

    打听到消息的穆局长吓的差点尿裤子,自己差点办了一件天大的蠢事,要是自己不留个心眼,打听一下这事情背后的关系网,只怕自己吃亏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穆局长回到单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秦书凯门面的事情妥善处理好,把这件事情搞定后,又赶紧来到老丈人家里,把秦书凯有可能背景很厚的事实,跟老丈人和丈母娘说了一遍。

    穆局长说,其实,秦书凯这个小伙子还是不错的,人长的帅不说,就说一个小伙子凭着自己的实力能从县里调动到市里来上班,这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何况,这个小伙子有可能是个有背景的人,以后的发展是不可限量,最主要的是,他跟柳橙是真心相爱,两个年轻人有真感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实在不行,这件事就依了柳橙的心意,让她嫁给秦书凯吧,只要她自己高兴,老人就替她高兴不是吗。

    丈母娘说,小穆,你这是怎么了,昨天,你还劝我说,秦书凯这个人就是个小混混,根本就没什么出息,要是柳橙跟了她,估计好日子一天也过不上,今天,你怎么话又变了。

    穆局长有点尴尬的说,我那不是不了解实际情况,在那里自己瞎琢磨吗,我也是担心妹妹上当,才会有点提防心,现在既然一切都清楚了,我的态度自然就变了。

    老丈人跟丈母娘对视了一眼,没出声。

    老丈人也是老官场了,哪里会看不透穆局长的心思,穆局长这是看中了秦书凯的背景关系,对他自己来说相当的有利用价值,所以恨不得立即跟秦书凯攀上亲戚关系,好沾到点便宜,作为柳橙的姐夫,他这样想,老两口可以理解,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但是作为柳橙的父母,心里却对自己的女儿十分的了解。

    柳橙是个倔脾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要,从小到大就是这习惯,这个秦书凯是个底层出身的孩子,而柳橙从小就生长在比较优越的家庭环境里,两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一定会有本质的差别,现在两个年轻人正处在热恋中,看不到对方的缺点,等到真正的结了婚

    在一起过日子了,两人之间的差别就显露出来了,只不过到那个时候,一切就都已经迟了。

    无论穆局长怎么说,老丈人就是不松口,老人一口咬定,柳橙跟秦书凯结婚,不合适。

    穆局长心想,你说不合适有什么用,哪次柳橙做事不是依着自己的性子来的,你们哪里能管得了呢。

    穆局长现在恨不得秦书凯跟柳橙立即结婚,自己就可以跟秦书凯攀上关系,对于他来说,柳橙嫁给谁都不重要,关键是对自己的仕途有所帮助最重要。

    秦书凯又在乡下住了几天,接到吕大蕾的电话通知,让他赶紧回来。

    秦书凯问吕大蕾,这么着急让自己回去,有什么事情吗?

    吕大蕾说,全市创新大会很快就要召开了,会后单位的人事方面可能会有调整,你赶紧回来,这趟车要是赶不上,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秦书凯一听这话,当天就收拾妥当,打道回府。

    第二天到单位后,刘丹丹就笑着说,你这种人,用得着别人的时候,满嘴甜言蜜语的请人家吃饭,用不着人家的时候,那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没有。

    秦书凯就笑着说,怎么了,这才几天没见,你就想我了。

    刘丹丹脸上一红说,美得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刘丹丹的话让秦书凯想到,自从上次在广场上跟柳橙分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柳橙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柳橙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这婚到底还结不结了。

    昨晚回到市区后,去父母那里吃饭,父母问他,前一阵子老听他说,要结婚了,可老两口连未来儿媳妇的面都没见着呢。

    秦书凯本想把自己跟柳橙最近有点矛盾的事情说出来,又怕父母担心,于是就承诺说,自己有时间一定抽空把未来媳妇带过来给父母看看。

    晚上下班后,秦书凯拨通了柳橙的电话,电话明明是通的,就是没人接。

    无计可施的秦书凯,只好发了个短信给柳橙:宝贝,是我错了,原谅我好吗?回到我身边吧,我要用心为你筑一个爱巢,永远温暖你,呵护你,保护你!宝贝,到底谁能够告诉我,该怎样才能够回到从前,怎样才能让你回到我身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任杀任剐,只求你能理会我。

    这封精心编辑的短信终于起了作用,大约五分钟后,秦书凯打过去的电话终于有人接了。柳橙故作冷漠的声音,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了这世界还有我呢。

    秦书凯赶紧说,我这不是怕你生气,不敢给你打电话吗,这两天,实在是想你想的睡不着了,今晚壮着胆子才敢联系你,你要是心情不好,就到我这里来打我几下,骂我几句,只要你能消消气,你想怎么样都行。

    柳橙听了这话,感觉心里很受用,这几天秦书凯没有联系自己,及时向自己道歉,她的心里还是介意的,毕竟秦书凯是她的初恋,两人又正处在如胶似漆的状态,秦书凯跟她闹矛盾,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秦书凯又说,现在,自己已经决定了,铺子暂时不买,还是先把钱拿来买结婚的房子。秦书凯虽然说的也是大实话,但是他掐头去尾的这句话,让柳橙听了,总算是彻底的宽心了,原本她的心结就是,在秦书凯的心里到底是自己重要,还是他的父母重要,现在秦书凯既然这样说,她自然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女人的心情要是好起来,也就是三两分钟的功夫,两人既然已经冰释前嫌了,自然就没有理由不见个面了。

    当晚,柳橙开车来到了秦书凯的住处,两人想着反正也快结婚了,干脆就明目张胆的一块住着吧。

    期间,柳橙的母亲不止一次的打电话过来,让柳橙先回家住再说,省得一个姑娘家还没嫁人就先把名声给弄坏了,柳橙也是个倔脾气,在电话里对母亲说,要是家人不同意自己跟秦书凯的婚事,自己就这样跟秦书凯在小小的出租房里将就着,反正死活自己是要跟他在一起才行的。

    柳橙跟她母亲打电话的时候,秦书凯就睡在柳橙的身边,想想自己曾经到柳橙家去过,看见过她家里的奢华,再看看自己现在住的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个狗窝了,可是柳橙却是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自己真是欠柳橙的太多了,除了爱情和婚姻,自己又能给她什么呢?

    秦书凯心想,既然自己跟柳橙都是铁了心要结婚的,抽时间把柳橙带到父母那里先熟悉一下吧,等柳橙跟母亲结束了通话,秦书凯对她说,什么时候,你有空,我带你去你未来的公公婆婆那里,跟他们见个面吧。

    柳橙说,用得着吗?我是跟你结婚,又不是跟他们,见不见的也无所谓吧。

    秦书凯以为她这时心怯了,于是安慰说,你放心,我的父母都是本份老实的人,他们见了你,一定会相当欢喜的,再说,还有我陪着你一起去,你别紧张。

    柳橙忍不住笑了,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紧张呢,他们又不是什么领导人,只不过是在街上卖包子的,我跟他们见面有什么好紧张的,实话告诉你,我开车经过你家那个包子铺的时候,早就看见过你父母多少回了。

    柳橙的话,让秦书凯觉的,心里堵得慌,柳橙的话里充满了对自己父母的瞧不起和不尊重,秦书凯想说什么,又忍了,他心想,柳橙说话不知道绕弯子,以后,有机会,在这方面,自己要好好的跟她交流一下,不要等到得罪了人,她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秦书凯说,那改天我安排一顿饭,咱们一家人一起先吃顿饭吧。

    柳橙说,行,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吃过饭可要早点回来,我跟朋友说好了,在网上见面聊呢。

    秦书凯心里又是一阵不痛快,难道跟自己的父母第一次吃饭,竟然抵不上她上网跟朋友聊天重要,他无奈的点点头说,好吧。

    事情说定后,秦书凯赶紧打电话给父母,说了晚上跟柳橙一起吃顿饭的事情,父母在电话里都很激动,仔细的问秦书凯,自己到底穿什么样衣服合适,第一次见儿媳妇送什么样的礼物合适?

    看到父母这么重视晚上的见面,秦书凯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对父母说,其实原来是什么样子,吃饭时就是什么样子是最好的,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好装面子的呢。

    父母说,话是这么说,不过,到底是第一次跟未来儿媳妇见面,该重视的礼节还是有注重的,这对他们老两口来说可是最大的大事呢。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就说,你们随便吧。

    聚贤楼的小厅里,秦书凯的父母早早的就坐在秦书凯定好的包间里,静静的等待着,秦书凯的父母今天都刻意打扮了一番,父亲穿着一身只有在过年时才穿的西服,母亲则穿着一件千挑万选才选定的中式竖领绣花外套,老两口很少到饭店这样的场合来,多少显得有点拘谨。

    秦书凯对父母说,你们别把这事太当真了,只不过是吃顿饭而已,用不着这么重视的。

    秦书凯的本意是想安慰父母,没想到父亲听了这话却有点生气,父亲说,这儿女婚姻大事,怎么能不当真呢,老两口这么大的岁数了,就秦书凯一个宝贝儿子,儿子的婚事一直是两人最大的心病,现在这块心病总算是有了着落,做老人的怎么能不重视。

    秦书凯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观点不同,根本就无法沟通,于是只好闭嘴不说话,好在柳橙一会儿就到了,父母见了长的水嫩嫩的柳橙,脸上顿时笑开了一朵花。

    母亲上前拉着柳橙的手说,家里头有块祖传的翡翠玉镯子,自己收了几十年了,今天总算是送给了该送的人了,俨然已经把柳橙当成儿媳妇的样子。

    父亲虽然在旁边不说话,却一个劲把菜往柳橙的碗里夹,笑着坐在那里,看着柳橙跟秦书凯两人吃着,自己却不动筷子。

    柳橙对于两位老人的盛情,表现的很得体,嘴上亲热的叫着叔叔,阿姨,跟秦书凯的母亲聊东聊西的,也还算是客气。

    这样的场面,让秦书凯松了一口气,只要柳橙能在饭局上保持住这种斯文的做派,不要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自己就放心了。

    大概吃了半个多小时,柳橙在桌子底下用脚狠狠的踩了一下秦书凯,秦书凯会意过来,柳橙每晚在网上跟朋友聊天的时间快到了,秦书凯只好对二老说,柳橙今晚单位里还有点事情,可能要早点走。

    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一听说柳橙还有事情,就赶紧说,那就先送小孙去单位吧,我们老两口反正也没事,一会自己慢慢溜达回去。

    柳橙拎起自己的小坤包,甜甜的跟秦书凯的父母说了声,再见,拉着秦书凯一起离开了聚贤楼。

    回去的路上,柳橙说,你爸穿的西装可真逗,跟耍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