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706章 白昊上场
    那个时候,白赫就将段凌天和紫殇视为自己今日的垫脚石。

    可现在,被他视作垫脚石的两人。

    其中一人,一个照面就击败了他;

    另外一人,一个照面就击败了比他还强的夜潇。

    这让他如何接受?

    “难不成我真要名列排位战‘第六’?垫底?”

    白赫的嘴角充满苦涩,眼中充满不甘,内心疯狂扭曲了起来,“这个段凌天,能在如此年纪就有这一身修为,肯定也是奇遇连连……为什么?!为什么段凌天和紫殇就能得到奇遇,而我白赫就什么都没有?”

    “我恨!我恨呐!!苍天不公!苍天不公!!”

    这一刻,白赫好像完全忘记他的出身比段凌天和紫殇好上千百倍。

    他是大汉王朝皇帝之子,大汉王朝尊贵的二皇子,受尽敬仰。

    而段凌天和紫殇,只是来自一方小小皇国之人。

    甚至于,段凌天更是出身于皇国麾下的小王国,比之紫殇都多有不如。

    “段凌天,厉害!”

    “太厉害了!”

    ……

    这时,黑石帝国的一群青年才俊,纷纷激动的赞叹道。

    而其他帝国的青年才俊,也都纷纷被感染,“谁说我们这些帝国出来的人中就没强者?黑石帝国的段凌天,一个照面,就击败大汉王朝成名多年的青年强者‘夜潇’!”

    “段凌天,加油!我们这些同样来自各大帝国的人以你为荣!”

    “对,我们以你为荣!希望你能剑指第一!”

    “剑指第一!”

    ……

    九座中等观众席上,各大帝国的青年才俊沸腾了。

    如今,立在囚斗场上空的六大入虚境九重青年才俊,唯独只有段凌天一人是来自一方帝国,是被帝国举荐上来的青年才俊。

    在各大帝国青年才俊的眼里,这一刻的段凌天,代表的是他们这些来自各大帝国的青年才俊的荣耀。

    而囚斗场上空,段凌天退到一旁。

    “凌天兄弟,虽然,我早就有思想准备,觉得你迟早能超过我……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在今日的王朝武比上,你的实力就已经胜过我。”

    张守永目光复杂的看向段凌天,元力凝音叹道。

    “张大哥,你不必妄自菲薄……你的‘大地意境’,可比我领悟的‘意境’强多了,已经可以实质化。”

    段凌天摇了摇头。

    “能实质化又如何?一样只是‘九重低阶大地意境’。对上实力相当或实力不如我之人还好,遇上像你这样的变态,单是速度就远胜我,就算我的‘大地意境’能实质化,对你也造不成任何影响。”

    张守永实话实说。

    “不管如何……就目前来看,除了还没出手的白昊,我们五人之中,你肯定第一个突破到‘洞虚境’!”

    段凌天又道。

    对于这一点,他对张守永很有信心。

    而一旦张守永突破到‘洞虚境’,足以轻松的完虐他们这些还没有突破到‘洞虚境’的青年才俊。

    “但愿吧。”

    张守永点头。

    “下一位!”

    这时,老人再次开口。

    这一刻,没有人率先动身,气氛一时变得有些怪异。

    此时此刻,更多的目光落在囚斗场上空那一道白色身影之上,并非‘紫殇’,而是‘白昊’。

    白昊,皇室举荐之人,也是昨日‘王朝武比’的主持人,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人而言,他浑身上下充满了神秘。

    到目前为止,竞争排位战前六排名的六个青年才俊,只有他一人还没有出过手。

    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五个入虚境九重青年才俊,如今也是一同看向白昊,期待着白昊上场。

    呼!

    终于,万众瞩目之下,白昊动身,抵达囚斗场中心区域。

    “白昊上场了!”

    “也不知道他会选择谁作为他的对手。”

    “马上就知道了。”

    ……

    一道道目光,始终不离白昊左右。

    而终于,白昊也选择了他的对手,“张守永!”

    张守永被白昊挑战,愣了一下,旋即动身而出,和白昊相互对峙,在他的手里,酒葫芦凭空出现,开始往嘴里灌酒。

    片刻,张守永放下了酒葫芦,一脸凝重的看向白昊。

    很显然,他意识到了白昊的不简单。

    “这个白昊,昨日虽然出过手,却也只是惊鸿一现……可就是那惊鸿一现,他除了展现出入虚境九重修为以外,另外还展现出了‘九重火之意境’。”

    段凌天的目光落在白昊身上,脸色略微凝重起来。

    他总觉得,昨日白昊出手,除了没有动用灵器以外,另外很可能有所保留。

    “开始吧。”

    白昊淡淡开口。

    而几乎在白昊话音刚落的瞬间,张守永动了。

    砰!

    张守永右脚一抬,猛然一瞪,将脚下凭空出现的巨砖踩碎,整个人借力冲向白昊,宛如一颗自炮膛中射出的炮弹。

    张守永所过之处,风啸声起,气爆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呼!

    众目睽睽之下,张守永抬手之间,紧紧扣住酒葫芦,继而肩膀往后拉伸,整个人好像形成了一张强弓。

    随着张守永手中元力绽放,涌入酒葫芦,‘大地意境’如影随形,就好像在酒葫芦的表面套上了一层土黄色的衣服。

    “喝!”

    随着张守永爆喝一声,他那拉成弓形的身体,猛然挺直,手中酒葫芦‘嗖’一声脱手而出,所过之处,宛如化作一道土黄色的闪电,射向白昊。

    与此同时,张守永飞掠而出,紧紧的跟上了酒葫芦。

    虚空之上,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凝聚成形,随着张守永奔腾而出,仿佛在对周围的人诉说着他已经拼尽全力。

    一个酒葫芦,一个人,一前一后直掠白昊。

    呼!

    段凌天看到,白昊的手里凭空多出了一柄七尺长枪,枪体周围流光转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三品灵器?”

    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三品炼器师,只一眼,段凌天就辨认出了白昊手中长枪的品级。

    “火云枪!”

    白赫瞳孔一缩,脸色有些难看,目光深处充斥着嫉妒。

    他认得出来,白昊手里的三品灵器,正是他们大汉王朝皇室仅有的一件三品灵器,掌握在皇室最强的那一位手里。

    昨天,他去找他父皇,让他父皇帮他借这三品灵枪一用,却被他父皇拒绝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没借到的三品灵枪,今日会在白昊手中。

    在他看来。

    如果今日他有这三品灵枪作为凭借,或许就不需要忌惮张守永、夜潇,同时也不会一个照面就败在紫殇的手里。

    他嫉妒!

    他恨!

    凭什么?!

    凭什么这柄三品灵枪能借给白昊不能借给我?

    “这个白昊用的是枪?”

    眼看白昊面对去势汹汹的酒葫芦,依然一脸平静,段凌天的脸色凝重起来。

    终于,在段凌天的目光所及之下,白昊动了。

    只见白昊单手持枪,身上元力暴涨,继而又出现了一缕缕凝实的红色罡气,当红色罡气遍布元力,元力猛然一抖,化作赤红一片。

    一时间,白昊连人带枪,置身于一片暴涨的红色火海中。

    “又是意境实质化!”

    看着连人带枪被暴涨的红色火焰笼罩,且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白昊,段凌天嘴角忍不住一抽。

    这个白昊的火之意境,竟然也已接触到‘中阶意境’,不下于张守永的‘大地意境’。

    嗖!

    终于,白昊动了,整个人飞掠而出,宛如一个大火球破空而过,令得空气间遍布炙热的气息,正面迎上了那被张守永抡起砸来的巨大酒葫芦。

    骤然,白昊双手握枪,往头顶之上抡起。

    下一刻。

    呼!!

    一阵刺耳的风啸声,瞬间响起,如雷贯耳。

    却是白昊双手将抡起的三品灵枪,对着张守永轰然砸出,如有神助,而他手里的枪,这一刻好像化作了‘棍’。

    砰!!

    白昊手中灵枪落下,狠狠的砸在直掠而来的酒葫芦上,炙热的火焰席卷而出,刹那间就将酒葫芦表面凝实的‘大地’崩碎。

    不只如此,他的灵枪崩碎酒葫芦周围实质化的大地意境后,继续落在酒葫芦上,又是一声巨响传出,酒葫芦直接被他砸飞了出去。

    轰!

    而被砸飞出去的酒葫芦,撞上了尾随而来的张守永,将张守永轰飞了出去。

    “噗!”

    张守永毫无准备的被酒葫芦砸中,脸色惨白,吐出一口淤血,直到被砸飞出去一段距离后,方才顿住身形。

    而反观白昊,如今已经收起手中的三品灵枪,身上的火焰随之湮灭。

    “你不是我的对手。”

    白昊目光平静的看着张守永,淡淡的说道。

    对于白昊的话,张守永没有否认,收起酒葫芦后,退到了一旁。

    “白昊胜!”

    这时,其中一个老人反应过来,开口宣布结果。

    而囚斗场中,如今也是噪杂一片。

    “刚才怎么回事?这皇室举荐的‘白昊’,将那灵枪当灵棍用,一棍砸出,就将张守永的酒葫芦给砸飞了出去?”

    “不只将酒葫芦砸飞出去,还伤了张守永呢。”

    “我只看到张守永出手时,在他头顶虚空之上出现的远古角龙虚影……白昊的我却是没有看清楚。”

    “我也没有看清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