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13章 于宏之死
    “孟权,还有一个馒头,别浪费了。”

    段凌天看向那被踩成烂泥一般的馒头,淡淡一笑。

    “我来!”

    孟权还没反应过来,已经醒来恢复了一些的萧禹,拿起烂泥一般的馒头就走向了于翔。

    “萧禹,你敢!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于翔瞳孔一缩,咆哮道。

    “我有何不敢?”

    萧禹冷笑,一伸手,扣住了于翔的头发,往上一拉。

    “找死!”

    于翔抬手,就想对萧禹出手。

    啪!

    段凌天一直在盯着于翔,如今看他动手,身形一动,扣住了他的手,“于翔,你若是不配合,我立马将你这条手臂扭断……若是断了这一臂,你恐怕未必能通过天才营的训练!”

    “段!凌!天!”

    于翔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怒到极致。

    他虽然愤怒,却也不敢再有所动作,他丝毫不怀疑段凌天敢这样做。

    开什么玩笑,在铁血军副统领面前都敢放肆的人,又岂会是胆小之人。

    他硬生生吞下满腔的怒火,心里发誓要段凌天千倍奉还!

    “吃吧。”

    萧禹双眸间掠过一丝冷意,一手提着于翔的头发,一手将沾满泥草和鞋印的馒头塞进了于翔的嘴里。

    啪!

    萧禹抬手,一掌拍在于翔的背上。

    顿时,于翔将馒头全部吞了下去……

    “呕……”

    于翔一阵恶心,却吐不出来,脸色难看无比。

    萧禹站起身来,俯视着于翔,眼中寒光四射。

    他这一生,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这么大脸,若非有些忌惮那郡城于家,他现在就已经将于翔杀死。

    啪!啪!啪!啪!

    孟权如法炮制,四掌拍在于晓等四个于家少年背上,让他们吞下他们自己踩扁的馒头。

    围观的人群,一片死寂。

    都感觉头皮发麻。

    段凌天三人,实在是太霸道了!

    不过,他们有霸道的本钱。

    “段凌天!”

    一道暴怒的冷喝,自远处传来,越来越近……

    段凌天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从没有见过的青年将领,自远处飞掠而来,速如闪电。

    当对方掠近人群,站在他的面前,他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来人神容间和于翔有着几分相似,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于宏!

    于宏一脸怒意地扫了段凌天一眼,让于翔几人服下金创丹后,才重新出现在段凌天的眼前,眼中充斥着森然的杀意!才女养成攻略

    “哥,段凌天让我们几人吃沾满了泥草、被踩扁的馒头!”

    于翔愤怒咆哮。

    这一刻,他好像完全忘记。

    那几个馒头,还是他们自己踩扁的……

    “什么!?”

    于宏脸色大变,宛如化作怒目金刚,直视段凌天,厉声道:“段凌天,你竟敢如此羞辱我于家之人,如此羞辱我于家……今日,我于宏为了我于氏家族的尊严,势必要将你杀死,维护家族尊严!”

    呼!

    于宏动了,动若风雷,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段凌天脸色大变!

    这个于宏,摆明了是要想给他扣上侮辱于氏家族的帽子,然后再将他杀死……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顺理成章逃避铁血军的惩罚。

    这个于宏,用心险恶,乃至狠毒!

    向着段凌天奔行而来的于宏,头顶之上,虚空一颤,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很显然,这个于宏跟三个月前死在段凌天手里的百夫长‘白峰’一样,都是凝丹境八重武者!

    凝丹境八重含怒出手,带给段凌天极大的压力……

    这一刻,段凌天都感觉快要窒息了!

    以凝丹境八重武者的速度,段凌天根本避无可避。

    “于宏,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

    段凌天冰冷的声音,宛如自冰窟中传出,身形一动,灵蛇身法现,直接迎了上去。

    拔剑术!

    顷刻间,他的手抹过腰间,紫薇软剑呼啸而出。

    他没有动用灵器的力量。

    只是用元力启动了‘残血铭纹’……

    “大言不惭!”

    于宏眼看段凌天竟敢迎上来,面露冷笑,眼中杀意凛然。

    他来之前,就听说了段凌天突破到‘凝丹境五重’的事,那一刻起,他心里的杀意就难以附加……

    如今找到机会,他化身为维护于氏家族威严的‘使者’,全力出手,意欲将段凌天彻底轰杀,以绝后患!

    在他看来。

    此刻,就算段凌天被他杀死,铁血军也怪不到他的身上。

    他是为了于氏家族。

    这一刻的他,不再是铁血军的将领。

    而是维护于氏家族尊严的子弟!

    在场的围观之人,几乎要窒息了。

    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

    “段凌天!”

    萧禹、孟权和罗成三人脸色大变,他们并不认为段凌天能对抗于宏。

    全职强兵

    虚空之上,七头远古巨象虚影和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的差距,是那么刺眼……

    “可惜了。”

    围观的一群少年,心里叹息一声,“天妒英才!”

    没人认为段凌天能活下来。

    只是,下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

    灵蛇身法!

    就在段凌天将要迎上于宏的瞬间,他脚下一颤,身体倾斜,擦着于宏的袖摆,险险地躲开了于宏,略微有些狼狈。

    嗡!

    而就在这刹那之间,紫薇软剑上的‘残血铭纹’一闪,化作一轮腥红色的血月……

    如影随形,飞掠而出!

    “不!!”

    意识到这一轮血月中蕴含的可怕的力量,于宏脸色大变,惊喝出声。

    慌忙运转防御武技!

    嗤!

    然而,血月轻而易举就撕开了他的防御罡气,没入了他的胸口,穿透而过,带起一缕飙射的鲜血。

    轰!

    于宏前冲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了校场一侧的高台上。

    他瞪着一双眸子,一动不动,没有了声息。

    死了!

    “哥!”

    于翔脸色大变,悲呼一声,冲上前去,不断摇晃着于宏的尸体,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另外四个于家少年,此刻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可怕的恶魔,身体不由一颤。

    段凌天看了于宏的尸体一眼,眼中不带任何感**彩,冰冷无比……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他从不留手!

    “哈哈!段凌天,好样的。”

    孟权哈哈大笑,脸上的担忧之色,荡然无存。

    萧禹和罗成也舒了口气。

    围观的一群少年,彻底愣住了。

    半响才回过神来。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于宏死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

    “啊!疼!你为什么捏我?”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靠!你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捏你自己不就行了,为什么捏我?”

    “对,我差点忘了,我可以捏我自己。”

    “杀死于宏的,似乎是段凌天剑上掠出的一轮血光,那不是元力……好像是‘铭纹’!”

    “如果真是铭纹,于宏就真的是太倒霉了,他恐怕到死也想不到段凌天会有足以杀死他的‘攻击铭纹’……”

    “他想杀段凌天,也不先查清楚,如此莽撞,不死才怪!”

    ……我的大小狐狸精

    一群少年,议论纷纷。

    没有人怜悯于宏。

    “各位。”

    段凌天舒了口气,恢复了过来,收起紫薇软剑,目光落在围观的一群少年身上。

    顿时,现场恢复了宁静,所有人看向了段凌天。

    “各位,今日之事,你们都亲眼目睹,是那于翔招惹我在先,我只是略施小惩……至于那于宏,对我动了杀意,意欲将我杀死,我为求自保,也只能用攻击铭纹将他杀死!希望各位能为我做个见证,段凌天在此谢过。”

    段凌天对一群少年拱了拱手。

    今日之事,可大可小。

    他必须为自己铺好台阶……

    否则,杀死铁血军十夫长,他将背负一个莫大的罪名。

    到时,别说是继续参与天才营训练,取得‘圣武学院’入学资格,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

    “段凌天,你大可放心,你所言句句属实,我们都是亲眼所见,定不会混淆视听。”

    “不错,今日都是于翔仗势欺人,于宏死有余辜,我们亲眼目睹,断不可能有假。”

    ……

    一时间,周围的少年们纷纷表态。

    “多谢各位。”

    段凌天脸上浮现微笑,将一切牢牢地掌控在了自己手中。

    “段凌天,你杀死我哥,就算今日是你占理,铁血军不惩罚你,我于氏家族也不会善罢甘休……你,必死无疑!”

    于翔一脸悲凄,怒视段凌天。

    “想我死的人多了去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于氏家族是否有这个手段!”

    段凌天双眸一寒,面露冷笑。

    段凌天杀死于宏的事,只一个上午,就传遍了整个铁血军营地。

    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一个后备营帐中。

    “段凌天,突破到凝丹境五重?凭借攻击铭纹杀死于宏?”

    一身红衣的少年,抱着一柄入鞘之剑,眼中流露出战意,“一个月内,我必能步入凝丹境五重,到时,定要找个时间与这段凌天切磋一番。”

    另一个营帐中。

    “段凌天?我田虎会追上你的步伐!”

    壮硕少年凝神静气,刻苦修炼……

    此刻的段凌天,正舒服地躺在了床上,翘着二郎腿,轻微地摆动着。

    “段凌天,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凝丹境五重的?”

    无床可睡的孟权,坐在地上,一脸好奇地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发现,萧禹和罗成也看了过来。

    他刚想回答。

    “段凌天,副统领大人要见你。”

    一道浑厚的声音,自营帐之外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