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勿谓言之不预也
    丁羽在接到王建国电话的时候,也是感觉挺意外的,“有时间吗?找你说点事情!”

    听这个电话里面的口气,貌似很是紧张的样子,丁羽也是也是嗯了一声,“最近这段时间有些忙,除了医院方面的事情,还有其他的工作需要去处理,所以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怎么?听你的说话,好像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听说了吗?玉家的玉明月好像要招驸马了!真他妈的。︽,”

    “听说了!”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王建国也是一愣,不过也是笑了起来,“消息挺灵通的,我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个方面的消息,还是从其他的渠道得到的小道消息,大家好像把这个苗头指向了你,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丁羽一时之间还真的就是没有反应过来,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这个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很显然王建国王三哥的这个话里面有话呀!丁羽也是想了一阵,再联想到先前的时候父亲好像跟自己很是正儿八经的说起过这个状况,所以好像也是醒悟到了什么!

    “你的胳膊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丁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王建国也是心下一笑,到底是丁羽呀!果然是够聪明的,“嗯,胳膊恢复的还是很不错的,我可不想再断一次胳膊了,那一次的经历实在是有那么一些糟糕呀!现在想起来,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堪回首!”

    “明白了,我需要注意点什么?”丁羽也是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了当的就问及了这个方面的问题,“现在这个时候我好像突然的成为了众矢之的了,不过真的要是说起来的话,我貌似在京城的仇敌也不在少数吧?不是吗?”

    “这个也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所在。我知道你这个家伙背后的关系非同一般,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呢?同样的非同小可,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变故的话,我觉得有那么一些不太值当,当初的时候我不也是当了缩头乌龟吗?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完全就是在自嘲的味道。丁羽也是笑了起来,“这个比喻还真的就不太好,至少不是令人满意的感觉,不过你都已经说了这个话,那我好好的考虑一番,我回来了这么长的时间,跟玉家的那位倒是有那么一些矛盾,但是貌似还没有怎么样过吧?”

    “嗯?你这个家伙话里面有话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找我的麻烦。那么我直接的找玉家就好了,反正事情是由他们引起来的,顶多就是相互的掰手腕而已!”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好像也是想起来了什么,“嗯,三哥劳累你一下,帮个带个话,就说这个话是我说的!”

    那边的王建国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半天的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哥哥呀!这个话是不是有点太霸气了。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太不讲道理了?你确定玉家不会炸了?”

    “无所谓的事情,他们怎么闹这个事情跟我无关,但是不管谁找到了我的头上面来,那么我就会把目标放在玉家的身上面,源头在他们玉家那边了,把源头给掐死就好了。做事情总需要有点讲究,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勿谓言之不预也呀!是不是这么说的?”

    “你这个家伙够嚣张的!”王建国也是笑了起来,“你这个方式呢?倒也算是一种办法,但是就我来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不过一切的选择权都在你自己的身上面了,现在还有机会,反正我也不会那么早的就把话给传过去!”

    “好吧!也是难为三哥有这样的心思,我也不能够辜负你的一番心意才是,如果有什么更改的话,我到时候再跟你联系!”既然王建国王三哥劝住,那么自己也不能够太坚持了,总需要给点这个面子才是呀!

    不过丁羽的心中呢?已经做好了这个方面的打算,对于这个事情,自己还真就未见得会放在心上面,想要把自己给拽出来,这个问题还是好好的考虑一番吧!如果说自己不高兴了,那么会有很多人都不太高兴的,这简直就是一定的。

    放下电话的时候,王建国也是摇头不已,丁羽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这个问题倒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问题是丁羽这个家伙的态度,真的是成问题呀!如果说真的要是闹起来的话,谁知道会出现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让人感觉有些担忧。

    要知道这一次跟自己先前那一次的状况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这一次的问题可能会更大一些的,想要这里的时候,王建国也是有那么一些感叹,不过想一想,貌似这个感叹有那么一些多余,为什么这么的去说?

    丁羽基本上是从来都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他不会一点这个方面的分寸都没有,就好像是自己当初时候牵扯到事情当中一样,丁羽当时的时候很好的领悟了自己的意思,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稍有其他的表示,自己的计划就可能前功尽弃。

    那么这一次的事情,丁羽会表现的很是狂躁,很是骄傲吗?貌似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的,他现在这个时候心里面恐怕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了吧?又或者说,他完全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方面的准备,所以才会跟自己说了先前的那番话!

    等了也就是一天的功夫,王建国也是把消息传递给了玉明月,甚至于亲自的打了电话过去,“我是王建国,有空闲吗?说两句话!”王建国的口气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客气,反正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友好。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不要故意的去做作了,玉明月在接到王建国电话的时候,也是相当的意外,现在这个时候王建国给自己打这个电话,这算是什么意思?

    “怎么?我听说你已经有老婆?难不成想要毛遂自荐。不过好像有些不太够格!”

    “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主要是替别人带一句话,先前的时候我给丁羽打了电话,说了有关你的一些问题和状况,我的意思很是简单,如果可以的话。让丁羽出去逛一逛,不管是英国还是美国都好,也就是一段时间而已!”

    玉明月的神情也是微微的一怔,对于自己来说,这个可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更何况这个消息还是王建国传递过来的,“什么意思,觉得我们玉家好欺负,是不是?”

    “跟我没有关系。我就是一个传话的而已,丁羽的意思很是简单,你们玉家的事情,谁也不想掺和进去,但凡有人招惹到他了,那么他用心的方向就只有一个,我想我的这个解释应该已经够明白了,希望玉大小姐你自重!哦。对了,表示一下祝贺!”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玉明月直接的就把自己手里面的电话给摔在了墙上面,这个是不是有那么一些欺人太甚了,不否认你丁羽有这个方面的势力,但是你也不能够这样吧!对于玉明月来说,这样的行为可不仅仅是打脸这么的简单。

    狠狠的发泄了一通,房间里面的东西可以说是被砸到稀巴烂。发泄完毕,玉明月也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冷静是最好的选择,不然的话怎么样?要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已经是相当的烦躁了,没有想到竟然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对于家里面的安排。自己是没有办法拒绝的,甚至是没有办法抵抗的,本来自己对于这件事情就已经是相当的烦躁了,但是没曾想,丁羽那边站了出来,这个完全就让自己抓狂了。

    虽然说可以理解,但是并不代表着自己就能够接受这样的方式,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自己说不定现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打上门去了,但问题是这个说话的人,可是丁羽这个混蛋,这个家伙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不好弄呀!

    自己先前的时候威胁了他一次,结果呢?家里面被他给弄得灰头土脸的,当时的时候有人刻意的说情了,不然的话事情会怎么样?还真的就是犹未可知,而现在呢?丁羽的态度,勿谓言之不预也,不信的话那就试一试好了。

    玉明月也是把这个事情告知了自己的父亲,家里面对于这个事情做如何的反应,自己不会做任何的理会,但是丁羽已经表示了这个方面的态度,少拿自己来说事,如果我那边出现了任何的状况,那么我就对玉家下手,没有什么好说的。

    对于丁羽这样的疯子,玉清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抓狂,这个都是什么跟什么呀!我们玉家又没有惹到你,你至于这么的警告吗?完全就是扯淡一样,不过从这里面呢?玉清貌似也是感觉到了些许的问题,丁羽的这个动作貌似表示了其他方面的问题和状况。

    丁羽的这个态度略显有那么一些嚣张,但是却让玉家方面不得不去重视,因为丁羽这个家伙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好惹呀!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这个家伙才是真正不讲理的那种角色,我才不理会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感觉不妥的话,咱们硬拼就好了。

    输了,我绝对不二话,就看谁撑不住,但问题是丁羽的资本究竟有多大,这个问题玉家可以说是深有领会,他完全就是不顾忌任何成本似的跟你对拼,不顾忌成本的对拼,打的就是两败俱伤的注意,反正我不在乎。

    你在乎还是不在乎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就看谁的底子更加的雄厚了,但问题是玉家的底子是比较的雄厚,也架不住这帮狼轮番的冲击,而且那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国家,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面,有些麻烦。

    在国际上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人会如此的意气用事,但问题是玉家好死不死的趟上了,遇到了这样的货色,玉家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何况这一次的事情呢?貌似也是没有丁羽太多的事情,因为丁羽已经说的很是明白了。

    只要不跟我牵扯上任何的关系,那么你们玉家是招驸马,还是招什么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如果说跟我牵扯上的关系,那么就算是有人出面了,那么自己也绝对不会让玉家好过的,不信的话,那么就试试看。

    玉家还真的就不太敢这么的去做,因为后果真的可能太严重。严重到玉家也没有办法去承担,公司的股份不就是玉家一个人的,还有很多其他方面,先前因为玉家受牵连的事情,已经让很多人都表示了不满。

    所以玉家不能够让国外的公司继续的出现问题和状况了,特别是如此短的时间,这个也是让丁羽提出来的条件呢?让玉家非常的头大,有些人是知道丁羽跟明月之间的矛盾,毕竟王建国被打的事情。在小范围之内还是闹得很是纷纷攘攘的。

    原本时候对此有想法的人还真的就是不少,不管是想要替玉明月出气,又或者是有其他的什么想法,大家都准备伸伸手的,但是王建国把这个话给传过去之后,这个事情第一时间就消停了下来,玉家的很是迅速的平定了这个事情。

    既然是惹不起,那么我们躲着走还不行吗?这样的去做。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丢面子,但问题是现在玉家是真的不想惹丁羽。主要是因为丁羽并不是现在玉家主要的压力所在,主要的矛盾并不在丁羽的身上面。

    在现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丁羽,是觉得玉家本身的压力不够大吗?还是算了吧!玉家对此有着很清楚的认识,想要借助丁羽转移一下视线和目光的这个事情,已经前功尽弃了,而其他方面呢?想要利用丁羽的意图。貌似也是伏流东水。

    既然招惹不起,那么就不要羊肉没吃肉,还要弄得自己一身骚,那样的话就真的太不合算了,从骨子里面来说。玉家还是一个商人,而商人最为注重的是什么,利益啊!绝对不会做所谓的无用功,这简直就是一定的。

    王家的老爷子在听闻这件事情的时候,虽然不至于有那么一些目瞪口呆,但也是好半天没有缓过劲来。原本的时候呢?自己也是担心大孙子,会陷入到这个泥潭当中来,毕竟玉家招驸马,这个事情还是能够牵动很多人的心思,铤而走险的人绝对不会少了。

    但是谁曾想自己的大孙子直接的就找到了玉家,用了很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玉家退却了,甚至于让背后的人也是退却了,很显然自己对于大孙子的情况还是低估了,甚至是完全低估了那一种,他的势力绝对不是看到的那么简单。

    “爸,我怎么觉得这个事情就跟看戏似的,我们在这里都是提心吊胆的,但是那里想到也就不到一天的功夫,这个事情不仅仅是解决了这么的简单,我现在都感觉有那么一些看不懂了!这里面究竟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呢?”

    老爷子也是苦笑了一下,“玉家的资本究竟有多大,这个问题恐怕我也说不清楚,但是玉家的那个老头,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毕竟也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我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呢?玉家的退让,有双方面的原因!”

    王长林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上面给与的压力这个应该算是其中的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军方吗?这个事情貌似跟军方没有太多的关系,他们完全就没有必要往里面掺和一手吧?更何况是为了这样的事情!”

    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摇摇头,“当局者迷,你只是看到了其中的一个方向,你真以为家里面的钱是白来的,他算起来给与家里面的钱也是足以震撼的,你以为这些钱是从什么地方的来,这个才是玉家退却的主要原因!”

    王长林立刻的就明白了过来,不过明白的同时,也是露出来骇然的表情来,“玉家可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其背后的关系可以说是错综复杂,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这个孩子跟玉家直面的冲撞,未见得是什么好事的!”

    “冲撞了吗?”老爷子也是笑了起来,“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的来看,至少彼此之间是没有任何动静的,更何况这个孩子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财富对于玉家来说,未见得是最为重要的,丁羽这个孩子呢?未见得比得过人家!”

    “爸,你的意思是说?”

    “有的时候钱不一定是最为重要的势力,自己去想吧!”其实老爷子已经把这个话说的很是明白了,自己这个大孙子不是混迹国内这块的,他的主要方向是放置在国外的,那个才是他真正的主战场,而在这一点上面,玉家的势力稍显薄弱了,至少是跟丁羽相比较是如此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