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家人
    王长林和苏元两个人,看着各自怀里面的小家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这个跟儿子和女儿完全就是两回事情,特别是两个小家伙,用细嫩的小手抓着他们的时候,那一瞬间整个心好像都要被融化了,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两个人也是抱着小孩子,完全就是不撒手的那一种,旁边的王阳和王莉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下都有那么一些小恐惧,不过还有着些许的庆幸,因为原因很是简单,以后父母恐怕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再说他们了吧!

    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满足,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要知道老爹在印象当中,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人,脸上面的表情不能够说是万古不动,但也是相差无几,但是现在呢?慈祥的跟农村老头似的,看着王阳和王莉,都感觉这个还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了?表情太夸张了。

    苏元跟丈夫两个人,抱着孩子在院子里面玩耍,王阳和王莉两个人则是略显无聊的打量着四合院,这样的院子他们还真的就买不起,虽然说出口的话,倒是有人会想办法,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而且还会欠下来不菲的人情,所以还是算了吧!

    不过去其他的地方呢?都没有人阻拦,唯独书房那边,不许其他人随意的进入,站在外面的保镖没有说,但是看那个意思,书房那边应该是放置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是如此的态度,毕竟王阳、王莉两个人跟丁羽的关系是摆在了那里。

    院子里面的勤务人员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状况。王阳和王莉两个人还是能够看得明白,“你说爷爷和奶奶。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给哥哥这么好的待遇。真的不是一般的小羡慕!”王阳说这个话的时候,略带有些许的感慨,当然还有着些许的酸味。

    王莉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这个话说的好像是嫉妒,但是听他说话的口气,这里面好像还有其他的意味?怎么个意思?王莉也是略显好奇的看了过去,“怎么?你有其他的想法?听你说话的口气,好像不是嫉妒,而是又那么一些担心!”

    看着自己的姐姐。王阳也是点点头,“家里面的资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主要的资源倾斜基本上都是在老爹的身上面了,如果说再往老哥的身上面倾斜,如果说有一定的理由,但是谁能够保证家里面一点这个方面的怨言都没有?家里面是挺和睦的,但是谁能够保证。这些不是所谓的表象呢?”

    王莉也是愣了一下,随即也是往外看去,父亲他们他们在前院了,恐怕听不到他们的说话。“你的意思呢?我跟大哥说一声,但问题是跟大哥说这个有什么用呀?反正我对这个大哥还是感觉到了些许的小恐惧,你不要拿我来填坑!”

    “想多了。就是想要跟大哥交流一下这个方面的事情,但是你也知道上一次在老爹地头上面发生的事情。说起来,我对于大哥也是感觉些许的小恐惧。我一个人呢?还真的就未见得敢跟他正面的交流,所以,你知道的!”

    王莉看着自己的弟弟,脸上面的表情有那么一些复杂,想笑,但是又感觉这个事情不值得,但是不笑,又感觉自己的弟弟好像有些担心过头了,但不能够否认的是,自己的大哥虽然说没有在自己的面前展露什么,但是名声已经有了。

    “好吧!这件事情我答应你了,等大哥回来之后,我会跟你一起的,不过说好了,我就是一个陪客而已,到时候你来说这个事情,反正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就是给你壮胆而已,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状况,你自己扛上肩!”

    王阳点点头,随即两个人也是在四合院这边闲逛起来,还真的就是相当的不错,王阳琢磨了一阵也是缓缓的说到,“我觉得是不是应该让老哥也给我弄一个住处呀!现在才发现就给了我一台车,是不是有点太便宜你了?”

    “我看这个问题,还是你自己跟老哥去抱怨吧!你要是能够开口的话,我觉得倒也不成什么问题,也就是一套房子而已,看这个四合院的价值,多了不值,我的那个房子,十套二十套,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听着妹妹的言语,王阳也是苦笑了起来,是呀!自己要是开口的话,老哥给自己一套房子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自己的爷爷、奶奶还有父母会饶了自己吗?绝对不会的,虽然说自己的年纪已经大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屁股开花没有任何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面,王家的家教绝对的严格,甚至是超乎想象的,不要问为什么,因为没有这个方面的解释,老爷子以身作则,下面的人也不好有其他方面的反对和解释,除非说你不想做王家的人了,那样的话倒是无所谓的事情。

    但问题是如果你都已经不是王家的人了,那么其他人还会理会你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由王家所带来的,这个才是最为根本的。

    “还是算了吧!就算是老哥敢给,我也不敢要呀!我还是为我的屁股好好的想一想吧!这个才是最为实际的问题,不过你说咱们这位大哥,是不是有点毛病,都已经这个样子了,竟然还窝在医院当所谓的医生,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自己去问就是了,我说你是不是最近感觉浑身难受呀!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跟你练练,反正我也是感觉有那么有些手痒,千万不要挑起来我的兴趣,还有以后最好不要给我挖坑,我要是掉进去的话,你放心。绝对不会松开你的!”

    “这怎么能够说是挖坑呢?”王阳也是很不满的说到,“我就是在表示一下我的想法罢了。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能够理解,老哥的想法是绝对有问题的那一种。我就是想要深入的了解一下,我看还是你想的稍微有些多了!”

    哼!王莉很是不屑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两个人也是来到了旁边的厢房,等看见里面的东西,王阳的眼睛也是一下子的就亮了起来,“我靠,大哥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说话的时候,也是拿起来了旁边的白手套。仔细的看了起来。

    王莉对此没有太多的兴趣,用自己的话来说,都是一些破烂,就是一些木头而已,有什么好稀罕的,虽然说很是值钱,但问题是自己对于那样的东西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实际情况而已,如果换成亮晶晶的。也许自己会有些许的兴趣。

    看着王阳这么的投入,王莉也没有打扰的意思,随即也是溜溜达达的看了起来,没有多长的时间。前面就来人了,王莉也是踹了一脚自己的旁边的王阳,“行了。赶紧放下吧!大哥回来了,前面都已经来人叫了。我说,你就不能够稍微的矜持一些?”

    虽然说把东西给放了下来。但是王阳还是有那么一些恋恋不舍,“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这个东西所体现出来的文化价值,是难以估量的,没有想到大哥还有这样的宝贝,看来先前时候对大哥的挖掘,还是不够深呀!”

    来到前院的时候,丁羽已经换了衣服,跟父母坐在了一起,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所以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拘束和激动,不过一大家子的人坐在了一起,这个还真的就是第一次,特别是多了两个小家伙,整个气氛完全就是不一样了。

    “工作很忙?”王长林主动的挑起来了这个话题,就算是说话,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大孙子,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高兴,而且大孙子跟自己的关系好像也很是亲密,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呀!

    “嗯,近期的手术可能比较的多一些,毕竟我是新来的,对于方方面面人员的能力不是非常的了解,所以需要有一个过程来慢慢的调节!”丁羽就是实话实说而已,具体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略显忙碌!”

    苏元抱着自己的大孙女,时不时的就会把她给举起来,逗的小丫头咯咯的直笑,苏元的脸上面也是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这个在以往的时候根本就看不见,至少王阳和王莉两个人还真的就没有怎么发现过。

    “忙碌一点也是好事,我听你奶奶说,你的工作稍微一些繁重了,还是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其他的吗?都可以放一放!”王长林也是很用心的跟自己的儿子说道,因为母亲的话,也是让自己认识到,儿子在一些问题上面,比较的拼。

    “都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感觉出来有太多的问题和状况!”丁羽也是小小的解释了一番,“不过医生这个行当就是这个样子的,忙碌是永远的,基本上没有太多可以空闲下来的时间,落后就意味着要被淘汰!”

    “那也不能够太操劳了!”苏元也是在旁边接话的说话,而这个时候时间也不早了,随即保姆也是把两个小家伙给接了过去,他们也是要吃东西的,苏元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跟着保姆过去,不过过去的时候,也是把自己的女儿给喊走了。

    丁羽也是认识到,父亲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去谈,不过丁羽也没有其他的态度表示,谈谈就谈谈好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本来这个事情是你妈要跟你说的,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我来跟你说好了,你真的不准备把事情给你养父养母说一声吗?”

    听到父亲这么的说,丁羽的表情也是停滞了一下子,随即也是直接的就摇头了,“暂时没有这个方面的想法,我想他们就算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会表示支持的,但是这个心里面的感触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问题还是不要去谈及了!”

    也就是王长林刚刚的开口,丁羽就把这个口子给堵上了。根本就没有给与任何的机会,看到大儿子的样子。王长林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很显然自己这个大儿子跟养父和养母之间的感情恐怕真的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说的清楚。

    而且看他的样子。貌似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面做过多的纠缠和讨论,甚至于下一刻这个气氛恐怕就会紧张起来的,王长林对此也是无可奈何,虽然说坐在自己对面的是儿子,但是有些事情呢?还是需要考虑到他的情绪和状况。

    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说继续的谈及这个方面的话题,是不太合适的,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把这个事情给放一放好了,还是说点其他方面的问题。“我听说你跟王建国的关系很是不错,先前的时候跟玉家的关系貌似有些糟糕!”

    怎么提及这个事情了呢?丁羽也是有些怀疑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事情好像都已经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吧!当时的时候有过其他方面的考虑,所以出手的动作可能稍微的有些大,怎么?这件事情又闹出来了其他的风波来?”

    “当初的时候这个事情闹得好像有点大了,所以玉家一直都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我听闻了这个方面的消息!”王说话的时候,也是故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丁羽的表情呢?略显有那么一些不屑的样子。甚至是没有放在心上面。

    孙英男已经把玉家的一些情况调查的差不多了,但是玉家对于自己真的了解吗?这个问题恐怕还真的就要分开的来看,当然了自己对玉家了解的差不多,指的是玉家国外的那些产业和布局。至于国内方面的吗?自己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玉家方面就算是对自己有着诸多的不满,也不会有什么动作的,这是肯定的。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是简单。玉家的主体分为两部门,一部分国外、一部分国内。两者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离开了哪一个都不可以的。

    为什么上一次的时候反应那么的剧烈,原因就在于此了,就算是心里面对于丁羽有着诸多的不满和意见,那么也只能是窝在自己的心里面,如果说真的要是有什么冲突的话,玉家在国外的那一条腿出现了问题和状况,那么国内方面,也会紧接着出现状况的,一条腿是站不稳的。

    “是吗?从王三哥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就没有太多的联系了,大家的这个误会既然已经解开了,我觉得就没有必要继续的纠缠下去,对谁恐怕都没有太多的意义的!”

    王长林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从儿子的这个说话能够感觉的出来,儿子对此貌似并不是非常的在意,“你有这个方面的信心是好事,先前的时候玉家想要给玉明月挑选一门亲事,有不少人已经做了这个方面的准备!”

    “专门拉仇恨的?”丁羽说完了之后也是笑了起来,“不过这个事情为什么要找上我的头上面来,更何况玉家对此的态度也是很明确吗?这个事情他们应该表示反对才是!”

    “是吗?”对此王长林还真的就不太了解,因为自己对于儿子的一些情况和问题还真的就缺少一些判断,“这个问题我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清楚,不过玉家对于这个事情可能很是清楚,并不代表着其他人对于这个事情同样的清楚!”

    丁羽随即也是明白了过来,不过也是笑了笑,“随便了,我倒是想要看看玉家对此会有什么样子的反应,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小期待,最近这段时间都一直的在忙工作方面的事情,对于其他的事情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上心!”

    王也是笑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就放心了,玉家的老爷子跟你爷爷的关系尚可吧!当然了外界都流传着,玉家比王家多一点,这个问题呢?还是需要一分为二的来看,有的时候不要过于的当真!”

    “这个话我听过!”丁羽也是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当时的时候我也在场了,说起来,当时的时候还挨了一棒子来着,对了,那位当事人现在是什么下场,我一直都还不太清楚,相信应该是受到了公正的对待吧?”

    这个问题王长林还真的就说不清楚,毕竟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是不可能关心这样鸡毛蒜皮的事情,王阳则是挑了一下自己的眉毛,“这个事情我知道一些,乔骏的问题不能够说非常的严重,多数都是被人所蒙蔽的,证词上面是这么说的!”

    得,听了这句话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丁羽也没有要去追究什么的意思,主要还是因为这个事情跟自己无关,既然跟自己无关,自己也懒得去操心,没有必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