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来由
    罗烜的这一出手也是打了宗太平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没有想到调查的过程当中竟然还能够出现其他的问题,如果说不插手的话,绝对是他们的失职,但如果说插手的话,他们能够完成眼前的这些工作吗?

    现在这个时候宗太平他们别说是休息了!就算是上厕所都需要用跑的,根本就空闲不出来任何的时间!至于吃饭吗?也就讲究什么所谓的餐厅了!就地解决就好!就是为了能够节省出来一点时间!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去调查相关的问题!

    而侯天亮貌似也是加入了进来,本来想着可以一马平川,但是那里想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直接的就踩到了泥坑里面,根本就挣脱不出来!甚至想要挣扎一下都做不到!

    丁羽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天天带着王晓刚乱逛,根本就不管事!这个让京城方面很是放心,让省城那边呢?也是感觉非常的满意!罗烜这个家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没有跟丁羽直接的对抗!而且最大程度的把自己给置身事外!

    但同时他也很好的把丁羽给拴住了!让丁羽多少有那么一些动弹不得的意思!因为丁羽身边的帮手呢?全部的都给调动开来,不管是侯天亮,还是宗太平他们,有一个算一个!现在忙碌的连休息的时间都要极力的去压缩!

    “就是他们两个?”丁羽好像很是不情愿的问了一句!

    “主任,我打探到的情况就是这些!”侯天亮也是勉勉强强的睁着自己的眼睛,随即也是把资料都递给了丁羽!随即也是一头栽倒,没有办法,真的是太困了!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坚持不住了!所以也不顾忌什么所谓的脸面了!

    丁羽看过了资料之后,也是微微的有那么一些感叹!看似很是神秘的情治部门,大家都是站在前面了!但是谁看到了背后的困苦呢?都以为他们是无所不能的,但他们真的是吗?怎么可能的事情?

    自己的曾经貌似也是苟活在世界上面,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坚持下来的,根本就说不清楚,不过心里面的信念好像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这个可能是自己唯一感觉骄傲的地方了吧?

    晚上的时候,丁羽驱车来到了一条路口,直接的就站在了墙边的位置,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就看见两个身影晃晃悠悠的从灯光的暗处走了出来!丁羽打了一个指响的时候,身后的两个安保也是把人给堵在了暗处!

    “你们想要干什么?”寸头的高个男孩也是把人给拦在了自己的身后位置,让他靠着墙,“想打架的话冲着我来,小浩生病了!真的要是出来一个好歹的话,到时候你们恐怕你们也会惹上大麻烦的!我想你们也不想惹出来大事情的!”

    “背后的那把小破刀就不用拿出来了!没有什么用处!勇气可嘉,但是不用聪明!”丁羽注视的看着,随即也是对后面的安保示意了一下,“带上他们两个人!”

    安保的速度很快,两个孩子呢?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直接的就被带上了车!倒是两个男孩感觉有那么一些怀疑,因为就是带着他们上车了!并没有其他什么激烈的动作,当然了自己的刀却被收缴了!

    “你是谁?想要做什么?”坐在了丁羽的身边,高个的男孩也是满脸桀骜不驯的看着丁羽,不过另外一只手却是扶着自己的兄弟!

    “挨揍了?”丁羽轻声的问道,心下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都已经鼻青脸肿了!还不知道退让,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评价你们两个,现在就算是老弱病残站在你们的面前,你们能够拎起来刀吗?真的是够蠢笨的!”

    “不然的话怎么样?总不能够让我妈也跟着站出来吧!”

    “他叫小浩,那么你就是周天了!”丁羽也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很快也是来到了地方,丁羽这边已经订好了位子,“不用想着跑了!跑又没有任何的意义!更何况还有一个拖累!”随即也是率先的往店里面走去!

    很快的周天也是搀扶着小浩往店里面走去,来到了包间之后也是不由的一愣,桌面上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但已经摆好了!丁羽也是拿起来勺子盛了一晚米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不是过来伺候你们的!”

    看到丁羽都已经动手了!周天咽了一口唾沫,随即也是盛了两碗饭,既然面前的这个人都已经吃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顾忌的呢?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丁羽吃东西的速度并不快,但是看得周天和小浩两个人也是相当的怀疑!

    眼前的这个家伙真的是人吗?桌面上的东西可是重新的又上了一茬,现在都已经快要见底了!他的肚子究竟有多大?要知道自己两兄弟真的是有那么一些吃撑了!

    “吃饱了没有?”看到两个人点头,丁羽也是让服务员进来收拾了一下,“给我们泡一壶茶,顺便拿两盒烟进来!”等服务员离开了之后,丁羽才看向了周天,“我虽然有的时候也吸烟,但却无爱!你毕竟还年轻,有相当的压力,这个可以理解,但是抽烟这个习惯吗?还是希望你能够改了!没有什么好处!”

    “你究竟是谁?找我们来干嘛?”周天依旧没有给丁羽任何的好脸色!

    看着送进来的茶水和香烟,丁羽也是对服务员挥挥手,“谈一谈你们的事情!不过看你们鼻青脸肿的样子呢?又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是好!”感叹了一声,丁羽打开了香烟,自顾的点了一根,“先前的时候因为某些事情进去了!而且还进了两次?”

    “我们是被诬陷的!”小浩也是强辩的说了一句,但是声音略显柔弱!“他们对于很多的问题都是视而不见,如果不是我们留下来了证据,恐怕早就不知道现在在那里了?!”

    “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些什么?”丁羽弹着手里面的烟灰,“我上高中的时候呢?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一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好像有其他的目的!”周天冷眼旁观。

    丁羽点点头,“我上高中的时候,马上就要毕业了!当时我的目标是第四军医大学,考上应该不成什么问题,当时的时候女朋友,确切的来说是相互有着非凡好感的同学也是相处甜蜜,但是我当时的时候的得罪人!在我的小县城里面呢?属于一手遮天的人!我也有证据,但是非常的可惜,我的女朋友做了其他的选择!受迫于家庭!”

    “你也进去了?”小浩有些好奇的说到。

    “倒也不能够说进去了!比这个后果更为的严重,不能够参加高考了!”丁羽感叹了一声,“我去当兵了!后来遭遇了磨难,出来的时候呢?说是退役,但实际上面呢?也是因为某些愿意动了某些人的禁忌!被人给一脚踹了!情况可以说是异常的凄惨!你们现在的这个状况,比我当初的时候可是好的太多太多!”

    “你够倒霉的!”周天也是幽幽的说了一句,“比我们还倒霉!”

    “那几年的时间好像确实非常的倒霉呀!这个词形容的一点都不错!命运好像总是喜欢跟我开玩笑,生生死死的!现在想起来呢?当时的时候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呢?如果稍微的再走一步的话,可能现在都已经尸骨无存了!能够活到今天,混迹到现在这个地步呢?好像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幸运!老天还是很照应的!”

    不过周天和小浩两个人呢?显然有那么一些不能够理解丁羽说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就是那么的看着丁羽,对于丁羽的故事倒是显得很有兴趣!

    “当年***撤离延安的时候呢?曾经说过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听说过!不过读的都是不求甚解!”不过说话的时候,周天也是狡黠的看了一眼丁羽!很显然他是理解这句话的,不过貌似也是在等丁羽在开条件!

    “懂还是不懂的呢?其实都是一回事情,你们手里面握着证据,这个对于你们来说呢?好像是握有了一切,但实际上面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换句话来说呢?你们并没有太多的本钱来做这个生意!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呢?才是根本!”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交出来手中的东西,你送我们去当兵!但是先前的时候他们做了那么卑劣的事情,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太值得相信!如果东西交出去了?他们又没有兑现承诺的话,我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而且反过来制衡我们的话,我们也就只能是伸着脖子等死了!”

    “这倒是一个问题呀!不过你有的选择吗?”

    面对丁羽的反问,两个人相互的看了看!“我们是没有选择,但是我们还有命!”

    “命?这个东西呀!还真的就想当的难以描述,我研究多年,但也不敢开这个口!修为不到呀!这都是命呀!”

    “如果我们去还的话,你能够保住我们的命吗?”

    “你有这个勇气吗?”丁羽也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看着点头的两个人,丁羽也是点点头,“行呀!我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倒是真的想要看看你们两个人究竟有没有这个勇气!说起来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小期待呀!”

    丁羽等待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的时间,随后两个少年就又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位妇女跟着,丁羽看了之后,也是站了起来,注视的看了一段时间,随即也是叹了一口气,“嫂子好,辛苦了!”随即犹豫之下,也是打了一个敬礼!

    “你们两个先出去吧!在外面等着!小浩的身体比较的弱,给他找个坐的地方!”丁羽毫不客气的就给周天和小浩两个人下了逐客令!周天和小浩两个人则是看了一眼来的妇女,在得到了她的允许之后,这才走出了房间!

    “嫂子不放心!”丁羽亲自的给到了一杯茶!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能够叫一声嫂子,你是老周的同事?”

    “不认识!受人所托!”丁羽坐下来之后,也是低声的说到,“本来没有打算惊动你,如果不是情况特殊的话,我也不准备见你,平淡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我还真的就不希望打扰这样平淡的生活!但是事情太过于的突然!有些人准备了其他的手段,所以我只能是看一看他们两个孩子究竟会去做什么样子的选择!”

    “他们两个人就是孩子!”夫人也是有那么一些不满,“我有权利知道,你是?”

    “我叫丁羽,已经退役有些年了!这一次来呢?带着家里面的侄子过来看一看,顺便的监督一下下派调查组的一些情况。”

    夫人不由的就是一愣!就在想要说话的时候,门口也是突然的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在得到丁羽允许的时候,外面的人也是走了进来,“先生,回来的时候有人跟着,还带了不少人过来!”

    “带过来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吃了豹子胆了?”随即丁羽也是看向了面前的夫人,“嫂子先坐一会吧!他们两个人呢?终究还是需要做出来自己的选择,老周是什么人,嫂子你清楚,我也清楚,有些话不必说,但是入了这个门,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夫人的脸色也是突变,“我要留下来小浩!他不能够走!周天的胆子大,比较的聪明,他出去闯一闯没有什么,但是小浩呢?他的胆子比较的小!他需要留下来一个香火!周天我不管,但是小浩必须留下来!没有商量!”

    “我记得周天是你的儿子!”丁羽脸上面的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些苦涩,“我不太愿意跟那帮家伙打交道,非常的麻烦,也非常的棘手!来的时候呢?他们让我解决一下他们两个孩子的事情,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呢?就是让我把他们都给带回去!”

    “我是周天的母亲,所以我舍得,但是小浩呢?已经没有父亲和母亲了!我现在就是他的母亲,我只能是舍弃一个,小浩不适合去做这样的工作,周天至少还有一次机会!”夫人的态度也是非常的坚决!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擦屁股这样的事情呢?还真的就是让人感觉到些许的恶心!”丁羽爆粗口的说到,“周天需要走正常的程序,相关的体检呢?也会进行!至于小浩呢?看他自己的吧!我可以给他留下来一个大学的名额,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呢?任由他选择!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丁羽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门口也是传来敲门的声音,随即一些人也是被推了进来,不过进来的人呢?除了周天和小浩之外,其他人都是耷拉着一条胳膊!

    “谁是头,站出来让我瞅瞅!”

    看到没有人站出来,后面的安保也是突然的就是一脚,直接的就把其中的一个人给踹了出来,而且也是相当的有分寸,直接的就给踹在了丁羽的面前,真的是平沙落雁,姿势很是不错!

    “都说庙小妖风大,浅池王八多,今天我也是见识见识!”看到地上面这位挣扎趴下来的眼神,丁羽也是笑笑,“至于他们呢?你就不用想了!就算是你日后还能够留在这个地界之上,你也不见得能够见到他们,更何况我看你额头有些发黑呀!不是好兆头!”

    “我干你老母!”

    丁羽的眉毛也是一立,用脚挑了一下这位的另外一只手,同时顺手拿起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淘弄出来的筷子,直接的就把那只手给钉在了桌子上面!而且筷子窜桌而出!

    “我对我的父母很是尊重,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够尊重一些!明白?”

    其他人看到这个动作的时候,全部都愕然了!而周天看到丁羽的这个动作的时候,眼睛却是不由的亮了起来,自己刚才吃饭的时候,也是试探过了!木质的桌面呀!就算是用钉子!也不至于这么的容易吧?!

    “你就是那个狗屁头头,谁让你来的?为何事而来?”

    看着这位抱着自己的手,但是眼神狰狞的样子,丁羽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看到丁羽的动作,旁边的安保也是站了过来,“先生,他们冲击你!可就地枪决!”

    这个话刚刚的说完,就看见说话的这位已经从背后拎出来一把枪,上膛!随即也是直接的就怼了过去!房间里面的其他人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全部都傻眼了!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的说!

    丁羽则是摆摆手,“他们是不是该死呢?这个倒也不需要咱们去做这个处置,不过看他的这个命格呢?不太好,而且眼神当中带有着煞气,手上面绝对是有命案的,问一问吧!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够放过一个坏人!”

    “明白!”但是这个话说完,直接的就是两脚踩了采取,这位头的两条腿直接的就把踩断了,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