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九百零三章 玩火
    一  “带那个人的资料和详细情况过来!”苏泉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外甥,“你这边的情况呢?我也是无意识当中发现的,英国方面的人!准确的说呢?是军情五处的人!”

    “不对吧?!”丁羽也是怀疑的说了一句,“英国的军情五处和六处分工还是很明确的,五处针对内部,六处针对外部,如果说是六处的人呢?还有情可原,但是五处的人,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太开玩笑了?我们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的。”

    “我是偶然知晓这个情况的!你也不要问消息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可以确保消息的准确性,代价呢?就是我向你提出来的条件!”苏泉也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好了,事情既然已经说完了,我就当你已经答应了!”

    几乎是没有给丁羽任何的反应时间,苏元也是带着孙丽莎离开了四合院,“司长,丁羽他会着手.....。”

    “我这个外甥呀!跟平常人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但是一直以来呢?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人会去触碰这根红线,这一次的事情呢?也算是给他提一个醒,让他能够认识到些许的问题,不过究竟会引爆什么,还真的就很难说!”

    苏泉现在也算是情治部门的一个山头了,引爆了这样的消息,自然也是有着相当的准备,丁羽呢?对于这样的事情究竟会是什么态度,还真的就很难说,有可能会大发雷霆,闹腾的整个英国方面都不得安宁!

    也有可能呢?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后悄无声息的来解决这件事情,不管是那种方式呢?丁羽都不会对于这件事情坐视不理的!这是一定的!

    至于究竟是什么方式的,苏泉就真的猜测不到了,自己的这个外甥,做事情总是出人预料的!谁知道他的心里面究竟打着什么样子的注意?闹腾一下也挺好的,不然的话总以为他是矮冬瓜!任人欺负!

    等自己的三舅离开了之后,丁羽也是把金给喊道了自己的书房这边,金看着丁羽脸上面的表情,也是第一时间的就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先生!”

    “刚才三舅跟我提及了一些事情,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应该有些许的牵连,他跟我说咱们这边呢?混进来了其他方面的人,好像是英国军情五处的!”

    “军情五处?主管英国内部的情治部门!”

    “我也感觉到了些许的不解!”丁羽两只手交叉的放在了一起,“军情五处是在玩火呀!还是说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的情况,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有人已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那么我们也不能够视而不见,是不是?!”

    “先生,我来处理!”

    “不,这件事情还真的就不能够你来处理,毕竟是莎莎的人,你要是来处理的话,会挑起来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这个对于我来说就有那么一些得不偿失,我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这一次呢?你跑腿!”

    金微微的点头,先生这一次把事情给揽在自己的身上面,纯粹就是为了自己考虑,自己作为安保的主管,就是负责这个方面的问题,但是人员呢?又是莎莎身边的,这个会导致彼此之间相互的交流,会出现相当的问题!

    考虑到先生和莎莎小姐之间的关系,有些事情还真的就比较的难以处理,但是金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这个人是之前加入到军情五处的,还是之后加入到军情五处的呢?

    如果说是之前加入到军营五处的,问题就大发了,如果说之后加入到军营五处的,这帮家伙的手段也是真的够可以!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也是捅了一个相当大的篓子。

    “原本的时候想着两个小家伙暑假的时候去英国那边待上一段时间,那边的庄园呢?也就只有他们两个和泰熙去一去,我很少过去,看来没有过去也是真的对了,这样的事情呢?真的要是证实了,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麻烦!”

    看了一下时间,丁羽也是单独的给莎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莎莎接到丁羽电话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些不解,丁羽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基本上是不会打电话过来的,当然了两个人的私人线路不在这个范围之内了!

    丁羽也是简单的给莎莎说了一下有关的情况,“我不太确定这个消息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人呢?要见一见,你现在呢?掺和到这个事情当中来,有着诸多的不妥,所以这件事情还是我来处理吧!”

    完全就是商议的口吻,莎莎则是哼了一声,“这帮家伙的胆子很大呀!”然后一仰头,也是把手里面的酒全部的都给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稍微的有些多,“我倒是非常的想要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会闹出来这样的状况!”

    丁羽从莎莎的话语当中,也是感受到了些许的冷冽,要知道她的出身也是非同一般的,骨子里面还是有着些许的刺,一直都没有消除干净,“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我现在对此倒是有很多的兴趣,过一段时间可能要亲自的去一趟英国!”

    “好呀!有一段时间都没有过来了,散散心也好!”

    先前美国棱镜门的事件呢?各个主管通力的合作,所以各个主管都已经联络过了,但是有些东西呢?还是需要让人亲自的跑一趟给丁羽送过来,不管是记档还是其他方面的,总是有用的!

    莎莎好像对此也不是那么的在意,随意的就派遣了一个四人的小组,就是为了向丁羽汇报某些方面的状况,倒也不需要莎莎亲自的赶去,来到了京城之后,四人小组也没有全部的都能够进入到四合院,只有一个人见到了丁羽,详细的汇报了相当的数据。

    “先生,我让人全方位的盯着他了!”金也是把相关的情况作了汇报,“他跟人联系过,但是时间非常的短暂,不过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是同行,究竟是不是军情五处的同行还真的就说不清楚,但有些问题也已经可以证实了!”

    丁羽的一只手也是支撑着自己的脸颊,“他究竟是太过于的雏鸟了,还是说没有把我们当做一回事情呢?都已经来到了京城了,竟然没有任何的顾忌?!”

    “跟他接触的是什么人?难道军情五处的手都已经伸出国门了?军情六处对此一点意见和想法都没有吗?”丁羽的这个话多少有那么一些开玩笑的意思。

    “我调查过了,同机而来的,掩饰的身份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不过能够看得出来,这位呢?应该还是得到了些许的重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有人专门的保护他,虽然这个保护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安稳,但至少给了他些许的安全感!”

    “看来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看重呀!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动手吧!”丁羽对此并不是那么的担心,“但是在这个之前呢?跟他们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能够玩得起,我对此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好奇!”

    丁羽所谓的小玩笑呢?就是一种胡闹罢了!算是无聊之中的一种发泄,但是人员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被抓了起来,金亲自动手抓捕的人员,不过之后也是把所有的痕迹全部的都给消除干净了,在这一点上面是不会露出来任何的把柄!

    “你好,路易斯,很抱歉用这样的方式请你回来!”金看着坐在椅子上面的男子,也是很无奈的摇头,“我想你的心里面也一定是非常的清楚,为什么会邀请你回来的,有些状况呢?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不是吗?”

    “金先生,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太不礼貌,同时也太粗鲁了?”

    “军情五处的人呢?果然是不太一样,都已经这样的状态当中,还能够保持如此的沉稳,绅士的品格果然是不同一般!”金也是弹了一下手里面的香烟,“如果是军情六处的话,我可能还不会那么的吃惊,但军情五处的人来了,就让人不得不去怀疑了!”

    “我现在还有自己的权利吗?”

    金摇摇头,“作为间谍呢?一旦暴露了,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了,我已经让人假扮你,从房间里面出来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不知道你的保护者在知晓了有关的情况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反应,还真的就是让人感觉非常的好奇!”

    “金先生,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有些龌蹉?甚至让人所不齿!”

    “是不是龌蹉,这个问题呢?还真的就说不好!”金倒是没有任何要否认的意思,“做间谍这个行当呢?其价值呢?在乎于生存,究竟要如何的生存下来,才是重中之重的问题所在,你现在呢?已经是名单之外的人了!所以有必要好好的谈谈了!”

    “谈谈,就用这样的方式?!”

    “相对而言,我还是喜欢这样温和一点的方式!”金没有任何忌惮的说到,“因为这样的方式对于我们彼此来说,都是留有余地的,当然了你要是选择不太温和的方式,我也能够接受,不过你,大卫路易斯先生能不能够接受,就不得而知了!”

    金说这个话还真的就不是在开玩笑,要知道加入到四合院之前,他们都已经老手了,他们的手段绝对是超乎其他人想象的,在金他们的眼睛当中,路易斯呢?就是一直小白兔,落在他们的手里面,几乎可以说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完全就不怕崩了自己的牙。

    “金先生,这么说来,我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有人化妆成你的样子,出去玩乐了一阵,然后乘车去了英国大使馆,随即消失不见了!”但是从影像的资料上面呢?能够清楚的说明你已经在大使馆了,这一点是不能够否认的,至于英国方面要如何的来处理这件事情,呵呵,我想你是不会愿意知晓的!

    “有什么用处?”

    “你就是一颗棋子而已,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用处!”金也是很鄙视的说了一句,“不过我们跟情治部门呢?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大家各自相安,但是这一次呢?是你们军情五处找上门来的,那么我们就必须要予以回应!”

    “太过犹不及了,这其实就是一个误会!”

    “伽利略跟教皇还有一个误会呢?他们彼此之间的误会真的说清楚了吗?”金微微的一笑,“至于你嘴里面的误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我相信你会说清楚的,更何况你也应该清楚,先生是一名医生,我呢?在先生的身边多少还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也许你是一个比较倒霉的家伙,我正愁没有人上门呢?!在这里需要说一声谢谢!”

    旁边的人也是很快的拿了毛巾过来,二话不说,就把已经固定在椅子上面的路易斯给放倒在地,四肢被固定,头低脚高的状况,脸上面也是被蒙了两层的毛巾,臭名昭著的水刑,可以说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住!

    大卫路易斯本来还想着要说什么来着,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要理会的意思,水顺势的流了出来,路易斯就感觉自己的脸好像突然之间的被浆糊给黏住了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呼吸,自己虽然说受过这个方面的训练,但是这种痛苦的滋味真的是太难受了!

    大约二十秒的时间,看着已经晕厥过去的大卫路易斯,金也是把他脸上面的毛巾给拿了下来,等大卫路易斯清醒过来的时候,也是用手敲了敲自己的手表,“时间稍微有那么一些长了,想要试探一下你的底线究竟是多少,看来你承受的训练规格并不是那么的到位!”

    说了两句废话,又一次的把大卫路易斯的脸给蒙上了,其实审讯呢?甚至都不需要大卫路易斯有任何的表述,就能够得到相当的情报,只有再一次的蒙上了他的脸,主要是为了验证先前的审讯呢?是不是正确的!

    大卫路易斯有那么一些不解,但是随着供氧的不足,则是又一次的晕厥,晕厥呢?并不是最为痛苦的,痛苦的是整个过程当中所承受的代价,这个还真的就不是大卫路易斯所能够承受的,如果现在询问的话,恐怕他会立刻的就招了。

    但问题是金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去询问的意思,好像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而已!

    如果放置在以往的时候,金可能真的不会如此的暴虐,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过于的打脸了,自己负责呢?是整个家族的安保问题,但是现在军情五处的人混了进来,这个甚至还需要外界的提醒,玩笑开得稍微有那么一些大了!

    所以金也是特别的生气,至于这个代价究竟是什么,看着前面躺下来的大卫路易斯就知道了!他现在呀!日子可以说是过得相当的难堪!完全就不能够自己!就看他的意志力究竟如何了,不过看他的状况,好像不会坚持太长的时间!

    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的大卫路易斯,就好像是一条垂死的鱼一样,时不时的会挣脱一下子,但完全就是神经的下意识反应而已,身上面的约束都已经解除了,但是现在好像还是在承受痛苦的过程当中,完全就没有清醒过来!

    而军情五处的人在得到消息的时候,都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要知道这里呢?可是中国,不是英国,他们就算是得到了消息,也不能够大张旗鼓的,更何况这一次呢?大卫路易斯是过来向丁羽汇报情况,这里面出现了变故?究竟是因为什么?

    难不成大卫路易斯的身份被发现了吗?如果说被发现的话,那么现在诸人就是危险的,因为他们是外围保护大卫路易斯的存在,如果丁羽对大卫路易斯动手的话,那么会放过他们吗?好像没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

    但如果说不是四合院方面动手的,那么会是什么方面动手的,要知道这里可是中国,而且大卫路易斯这一次来呢?是四合院方面的要求,大卫路易斯的消失,是不是就意味着在打丁羽的脸,一般的人好像真的不敢这么的去做!

    但是现在情况太过于的紧急了,就靠着他们几个人呢?是很难分辨这个情况的,还有就是他们几个人呢?好像身份方面也是成问题的,大卫路易斯的突然消失不见呢?也是让他们犹若惊弓之鸟,完全就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扑腾自己的小翅膀了!

    现在这个时候想要跑?怎么跑?往哪里跑?要知道这里可是中国,不是他们英国,更何况现在就算是想要跑,也得有飞机,这样深更半夜的,去哪儿找飞机?

    至于往其他的地方跑?就他们的这个脸和皮肤,跑到其他的地方又能够怎么样?太过于的醒目了,还是那句话,这里是中国,不是英国!局限性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