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八百六十二章 讲解
    东方靖带着陶心然离开,丁羽已经是耗费了相当的精力,继续的留在这里呢?就已经是相当的不合适了,至于所谓的费用吗?不管是东方靖还是陶心然,都没有要去提及的意思,对于对比来说,这个费用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值得一提。

    “先生!”看着焕然一新的谢尔盖,丁羽也是点点头,谢尔盖也是用问询的目光看了一眼丁羽,并没有要立刻就坐下来的意思。

    虽然说在这里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谢尔盖明显的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就好像去办理手续的时候,不管是政府的大厅,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地方,从来都没有任何的等待,简简单单的几个问题,然后就是盖章放行,快的让自己感觉都有那么一些怀疑,自己是活在梦里。

    要知道这里可是美国,不是其他的什么地方,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花钱来搞定的,但是这两天的时候,自己也是真的见识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就算是在俄罗斯,好像也没有遇到过如此嚣张的人!这个已经不仅仅是势力上面的体现了。

    “感觉很是不一样?”等谢尔盖坐下来的时候,丁羽也是把笑了一下,“我对于俄罗斯那边的饮食并不是非常的精通,在家的时候倒是吃过一些那边的东西,面包,格瓦斯,还有香肠,跟中国和美国的饮食相比较,各有千秋!”

    “我对于吃的,自诩比较的精通,但并不算是非常的挑剔!”

    既然谢尔盖已经坐了下来,丁羽也是对旁边的服务生示意了一下,“我对于吃的呢?并不是那么精通,但还真的就没有什么挑剔,我曾经在部里面生活过,当时的时候就养成了这个方面的习惯,吃很多的时候就是为了填饱肚子!”

    服务生陆续的送菜上来,两个人也是拿起来手里面的刀叉。

    “有什么样子的感触?”吃东西的时候,丁羽并没有太多的言语,一直等吃过了之后,丁羽用餐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相信应该有很多的疑惑!如果不介意的话,说来听听!”

    “我就是一个小会计,并不是一个能够掌控大局的人!”谢尔盖显然也是对自己有着相当的了解,这个话说的也是非常的直接,“也许平常的交际还可以,但是真正的决断,这样的事情我做不了,虽然我很想,但是我缺少这个能力!”

    从说话能够看得出来,谢尔盖非常的谨慎和小心,甚至还带有了些许的试探。

    “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权利呢?可以说是春药,也可以说是毒药,就要看你如何的运用和使用了,畏惧和无畏呢?都不足以掌控权利!”

    “所以先生才会有敬畏之心!”

    “也许吧!我走上今天的这个位置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机缘巧合,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想要赚点钱,奉养我的父母,关心一下我的妹妹,照拂一下家里面的亲属,当时的时候还真的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意见和想法!”

    缓了一口气,丁羽也是感叹了一声,“但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自己也是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回想一下,也不知道是真的好还是不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触!”

    “先生,我的经历很复杂,自诩见过社会的最高层,也接触过社会的最底层,彼此之间真的有什么所谓的差异吗?个人的感觉并不是很大,绝大多数的人呢?都希望有平淡的生活,和睦的家庭,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奢求!”

    “是呀!我的父母呢?现在依旧是生活在中国的一个县级市,非常小的一个城市里面,不是说我没有这样的条件,也不是说我不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条件,但是他们一辈子呢?都生活在那块土地上面,他们离不开那块土地!”

    丁羽的这番话自有感慨,自己说过很多次这个方面的问题了,但是父亲和母亲呢?就是没有这个方面的意思,他们感觉自我的生活非常的好,也是相当的和谐,打破他们的生活,融入新的环境,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那么的需要了!

    不管是丁羽还是丁叮,现在对此也是顺其自然了,只要是他们生活的好,就无所谓了,反正现在也是比较的方便,就算是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就能够赶回去,如果他们两老真的感觉不舒服了,那么过来跟丁羽或者是丁叮住几天时间,也是没问题的!

    “我父母的生活呢?并不是那么的好,现在都已经过世了,国家不强大呢?其实最为困难的应该是底层的百姓了吧?!”

    “当初的时候以你的能力来说,走出来并不是一件难事,就因为你的父母,所以你放弃了,有没有感觉到些许的后悔?”丁羽很是突兀的问了起来。

    “后悔?也许在睡梦当中真的有过!”谢尔盖倒也没有隐藏什么,“不过后来看着他们安然的离世,又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没有能够亲自的送他们离开,我想这个应该是世界上面最痛苦的一件事情了!从这一点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点了点头,丁羽也是吸了一口气,“我呢?需要在俄罗斯那边建立一个办公室,你呢?被推荐成为办公室的主任,大体上面的人员由你自行的去招募!”

    “办公室?具体涉及到什么业务呢?”

    “跟官方打交到呢?是其中的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呢?是处理其他方面的事宜,坐镇在这个位置上面呢?需要是一个本土的人,至少是对本土文化相当熟悉的人,同时呢?有相当的交际能力,不能够过于的死板!”

    “跟官方打交道?”谢尔盖也是有那么一些失神,随即也是苦笑了起来,“我的身份好像并不是适合跟官方打交道的,要知道我毕竟曾经加入过黑帮,这本身呢?就是一个污点,也是一个洗不去的污点,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你的身份是不是合适,这一点呢?没有人回去提及的,你的成功呢?跟你曾经没有任何的关系,同时你也不需要背负这些东西,可以彻底的甩掉他们!”

    谢尔盖呢?不是说怀疑,而是有那么一些不太置信,就自己的了解呢?俄罗斯的黑帮呢?在世界的范围之内呢?都有着相当的名号,而且是不太好的名号,自己呢?有所沾染,虽然说这个沾染呢?不是那么的多,但毕竟是曾经的一员。

    “不是我不想甩掉这个痕迹,但是有些事情真的说不清楚!”

    “说不清楚呢?未见得就是什么坏事,大家和平的相处就好了,我相信他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至少在现在的社会当中呢?不讲道理的人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多!”

    丁羽这个话的潜意思很是清楚,如果能够讲明白道理呢?那么就讲一讲这个道理,彼此之间呢?都好过,如果说讲不通这个道理的话,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一棒子打死就好了,一了百了的解决所有的问题。

    谢尔盖看着丁羽,讲道理呢?这个话听着怎么那么的耳熟呢?

    “你虽然说在俄罗斯那边活动,但是需要说明一点,你个人不掺和到任何的政治当中,政治呢?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管是在那个国家都是同样的如此,我再强调的说上一句,你个人,记住,是你个人不要掺和任何的政治当中,不然的话到时候想要拯救你,都没有任何的办法!?有的时候做事情是不掺杂任何的感情!”

    “好像略显有那么一些残酷!”

    “所以最好警惕一些,因为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所沾染,不过绝大多数的目的呢?不是你,如果不想被牵连的话,那么就远离一点,我个人呢?很多的时候也不太愿意去沾染这些东西,太黑!而且相当的无奈!”

    “如果在俄罗斯的话,有些事情是在所难免的!国情所决定的,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更改的!”很显然谢尔盖也是意有所指,自己需要知晓自己的范围究竟有多大。

    “今年呢?有机会的话,我会跟你们的那位总统会面!商讨一些有关农业方面的投资,对此感兴趣的人不少,最终会不会被确定下来呢?倒不是什么问题,而是这个投资的范围究竟有多大,很多人呢?都是相当的关注!”

    “我们的总统?!”谢尔盖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丁羽,“先生,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呢?要知道他在打击黑帮和腐败的问题上面很是..。”

    “对,彼此之间并不是第一次合作,这一次合作呢?涉及到的是农业方面,我在中国有一个比较大的农场,涉及到了教育、科技等等的方面,前景还是相当的不错,俄罗斯呢?跟中国就是紧邻,他看中了我们的农场发展,所以想要改进一些农业方面的一些模式!”

    谢尔盖沉思了一阵,“先前的时候我好像看过这个方面的新闻,但就是说农业方面会有相当的改革,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新闻的发布好像有一段时间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还如此的关注?”当初发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呢?就是故意的给自己透露些许的意向,没有想到谢尔盖竟然还记着这样的事情。

    “俄罗斯方面的农业发展不是说不好,但主食不欠缺,但是在其他的架构上面就少了很多,至少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发达!”谢尔盖也是表述了自己的看法。

    “农业方面的事情呢?我不在行,统合了其他方面的力量,大家共同的进步,我呢?希望彼此之间会是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需要在其中有自己的一些掌控,办公室的设立目的呢?也就是在此了,需要让彼此之间有好的沟通!”

    “我会努力的去做!”谢尔盖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倒还真的放心不少。

    “你那边呢?只是分属二级的办公室,现在还没有办法升到一级的办公室,因为俄罗斯呢?其中心呢?是在欧洲,但是跟欧洲的关系虽然不如美国这边的势若水火,但也没有好到那里去,而绝大多数的地界呢?又是在亚洲呢?所以这个范围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难以划分!”

    “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欧洲和亚洲都有我们自己的办公室!”

    “不错,欧洲方面的是莎莎,她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其出身呢?跟你差不多,亚洲方面呢?有一个是一级的办公室,另外一个是二级的办公室,李富真是亚洲方面的主导者,日本方面的是而二级办公室,三郎在那边主持!日后你都会见到的。”

    谢尔盖想了一阵,“我听说过李富真,好像是三星李家的大小姐!”

    “名义上面的李家大小姐,但是现在为我做事,不过你都已经有妻子呢?所以就不要打他们的注意了!”随即也是勉为其难你的叹了一口气,谢尔盖看着丁羽,好像突然之间也是明白了什么,自己还真的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意思和兴趣!

    “我会去尝试一下,但是如果我不能够约束我自己的话,能不能给与我相当的指导!”谢尔盖也是低下自己的头,“我没有做过这个方面的事情,但是非常的有挑战性,我也是相当的有兴趣,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够控制住我的野心!”

    “我说的这些事情呢?小范围之内大家都是知晓的,每个财团呢?都有自己的独立范围,世界呢?是一个整体,不是一个单独体,你能不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这个问题呢?完全的就取决于你自己,我很难帮助到你!”

    “明白了,先生!”说话的时候,谢尔盖也是站了起来,躬身,“先生,我现在收到的冲击太大了,我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平复自己,不然的话我恐怕就不是失态了?!”

    丁羽倒也没有要勉强的意思,收到这样的冲击,谢尔盖如果说还能够继续的坐得住,那么就真的是太不正常了!现在的情况吗?才算是比较的合理,所以丁羽也是点头示意!

    在回去的路上面,金则是有些不解,“先生,从他的表现来看,稍显有那么一些错乱!”

    “已经调解的比较好了!”丁羽也是感叹的说到,“人生遭遇这样的事情,不是谁都能够保持常态,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呢?不失态都已经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

    金只是说了一句,并没有就这件事情表述其他的意见,“先生,老佩顿打了电话过来,问候你一声!”看着丁羽的脸色,也是解释的说到,“很显然你回来之后就没有理会研究中心的事情,让老佩顿感觉到了相当的压力!”

    “我又不是他们家的御用医生!”丁羽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不过说起来呢?先前的研究呀!都是一些孩子,说起来也应该找两个老家伙过来了,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先生,老佩顿应该会相当的苦恼!”这件事情呢?在一定程度上面,还真的就不是老陪读能够说的算的事情,丁羽是主体,老佩顿呢?只能是被动的去硬撑,没有办法,谁让其他人做不到那个程度呢?

    “先生,东方先生送了相当的礼物过来,礼物已经放置到了公寓那边!”

    “东方师兄下手真的是有些快呀!”丁羽也是莫名的一笑,“不过能够让东方师兄如此的用心,感觉这位陶老哥还真的就是不一般,我到现在为止,依旧还不是那么的清楚,这位陶老哥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话呢?看似是自言自语,但实际上面就是问金的,金则是想了一阵,“明面之上的身份呢?就是一家武馆的馆主,有着不错的名声,名下的子弟也不少,我想应该是因为这个方面的缘故吧!”

    “应该不止如此?!”丁羽微微的摇头,“东方师兄手下面的名下子弟也不少,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是相当的复杂,我想东方师兄应该不会贪图这点势力的!”

    “除此之外好像并没有其他需要关注的方面了,陶心然并没有涉及其他方面的产业,顶多就是有几栋酒楼和饭店,没有其他的牵扯!”

    “应该是看上了陶老哥这个人吧!”丁羽觉得自己好像是把握到了什么,“这个是救命之恩呀!陶老哥的东西东方师兄是不会有任何的兴趣,犯不上,而且对于自己的名声有害,现在的陶老哥呢?功夫也废了,也就只剩下来这个人了!”

    “就这样的一个人,有这样的价值吗?”

    “有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方面的能力,但是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特别像是陶老哥这样的人,社会阅历和经验只是一方面,还有其他的,保守呢?是老年人的常情,但是稳重呢?还真的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比拟的!”

    “先生,我们这边的人好像也不少!”

    “是不少,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得上呢?就算是有些许的付出,也是无所谓的,没有投入怎么会有收获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