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七章 一个人奋斗
    “我没有觉得这件事情究竟有多么的困难!”

    “西医的理论跟中医的理论是不一样的!”丁羽也是解释的说到,“我相信你对此应该有着相当的研究,就算是中医呢?也会因为个人的原因,同一种手法也会出现不同的效果,可能方式都是一样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很难说!”

    “这个是我喜欢中医,但是又感觉矛盾的一点,不像是西方医学,非常的统一!”

    “西方的医学呢?是统一,而且看起来呢?好像也是比较的先进,但问题是并没有解决你身体上面的问题,甚至是你家族的问题,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呢?各有千秋。相对而言,我对于西医方面学习的比较多,而中医呢?只是皮毛功夫而已!所以我需要有一个保证,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不承担这个责任的!”

    老佩顿也是瞪着丁羽,但是却没有太多的好办法,这个解释呢?还真的就不是跟自己开玩笑,因为自家血统的关系,自己也是研究过这个方面的问题,丁羽还真的就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说的完全就是实情!

    不同的人下手呢?可能因为轻重缓急的缘故,都出现其他方面的变故和发展,还真的就不是说完全就可以掌控的,很显然丁羽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家伙,至少他在开始之前呢?就已经表露了这个方面的问题,比当初的时候想要直接上手的那位大师呢?好的太多太多了,现在这个时候提及的条件越多,说明丁羽对于这件事情呢?就越是上心和用心!

    对于丁羽这样的另类天才呢?所谓的拉拢是起不到太多作用的,就算是用相当的压力去压迫他呢?也起不了太多的作用,自己先前的时候就已经表露过这个方面的态度。

    可以用些许的利益来作为交换,但是同样的,只能够是小范围之内的。对待丁羽呢?还是需要一个坦诚的态度,诚然彼此之间是因为理念的关系没有站在一起,甚至还成为了敌人,但是那个只不过是因为理念,跟其他无关。

    自己现在所求丁羽呢?是因为自己需要这样的帮忙,自己已经表现的很是坦诚了,就看丁羽的选择了!而丁羽说出来的话呢?也没有让自己失望,虽然说他是自己的敌人和对手,但真的是让自己感觉到敬佩的敌人和对手!

    有这样的对手还真的就是一件幸事,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自己的年纪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了,而且丁羽的兴趣呢?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寡然,这一点颇为的让人有那么一些头疼,不然的话真的较量一番,也是很惬意的一件事情!

    “可以,但条件不成熟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让泰勒来充当这个马前卒了,我给你换一个人吧!至少现在我还不能够拿泰勒来冒险,我希望你可以理解!”

    丁羽则是用手蹭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跟痒不痒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就这么的让泰勒站在台前,真的好吗?丁羽不置可否,但是老佩顿这么的要求,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所以也是微微的点头,“你随意!我只做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

    “补充说一点,不太想见到你这个老家伙,有什么事情的话联系我的安保就好了!”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站起来,微微的躬身,虽然说自己今天是宴请佩顿吃饭的,但并不代表着自己跟他就是朋友,两回事情的!

    等泰勒回来的时候,发现丁羽早就已经不见了,她也是气鼓鼓的坐在了先前的位置上面,“这个家伙太可恶了!让我出丑不说,甚至还如此的不知礼节!”

    坐在一边的老佩顿则是微微的摇头,“你呀!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甚至于就算是我这个老家伙呢?也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他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你真以为他是不礼貌,错了,他是因为看得太过于清楚了!”

    “爷爷,为什么他要出手呢?给与我个人的感觉,他虽然说只是扎了一针,但是那种感觉很是奇特,我曾经也是试过,但是绝对达不到那种水准和效果,我的医学绝对不是白学的,我相信我自己的能力!”

    佩顿则是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起来,“你的能力没有问题,在这个问题上面你是一个天才,甚至于从你生下来之后呢?我开始培养,但是丁羽呢?并不一样,你用天才来形容他呢?对于他来说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公平,天才这样的词语形容他,有些太索然无味了!”

    “需要我怎么去做??”

    “丁羽是一个很理性的家伙,倒也不是说他没有感性,但是想要抓住他的感性呢?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会注意到,所以在他的面前呢?尽量的坦诚一些吧!展示一下你的天分,也许还有些许的可能性,他不会一点都不动心的!”

    “我不明白爷爷你是什么意思?”泰勒也是皱起来自己的眉头,虽然说年纪尚小,但是并不代表着她就不会思考,没有办法的事情,整个家族命运所决定的,在生死的面前呢?大家必须要考虑的更为清楚一些!

    “纵观丁羽的为人处事呢?他也是非常挑剔的一个人,他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但是你能不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就真的很难说了,我希望你能够抓住,因为这个是解决整个家族问题的大事,同样的,就算是抓不住呢?也不要用其他的手段,相对于丁羽而已,你还是太年轻了,太幼稚了,小看丁羽的代价和后果是严重的!”

    泰勒则是用心的点头,先前的一剂针灸算不算是对自己的警告,这个问题还真的就不太好说,但是很显然他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爷爷不可能始终都留在自己身边的,他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就看自己一个人的奋斗了!

    所谓的一个人奋斗呢?指的是从丁羽的身上面学到相应的东西,这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丁羽对于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一点都不洞悉,不过他却没有表示什么所谓的反对意见,这个还真的就是让自己心生感叹,因为很少会有人做到这一点的!

    很显然丁羽把自己给留在身边呢?不仅仅是一种考验这么的简单,同时呢?也是在跟家族这边相互的拉皮筋,丁羽呢?就是一个医生而已,他是不可能做太过格的事情,至少在很大的程度上面是没有办法交代的,但是泰勒就不一样了!

    丁羽出手还是不出手呢?始终都需要着相当的顾及,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身体呢?并不是机器,拆卸了之后擦一擦就继续的运转,更何况还有其他的状况,所以丁羽不准备亲自的来当这个恶人!

    既然有人选的话,那么就拿出来吧!虽然彼此之间呢?都没有标明这个方面的态度,但是双方都明白这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泰勒虽然说年纪不大,也是考虑的很清楚很明白!倒是老佩顿对此有些许的担心,毕竟面对的人呢?是丁羽呀!

    让自己来面对丁羽的话,可能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但是让泰勒面对丁羽,等同于把一直小绵羊送到了丁羽的嘴边位置,他能够承受这样的代价吗?对此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把握,自己需要做相当的准备才是呀!

    倒不是说害怕丁羽会吞了这只小绵羊,那倒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丁羽觉得可口就好,但问题是如果这只小绵羊出现了变化,这个要怎么样的来处理呢?毕竟站在她身边的人呢?可是丁羽呀!不是其他的什么人!

    泰勒究竟是什么人,自己太清楚了,血脉的关系放置在了那里,但也正是因为太过于的清楚了,所以自己才有这个方面的担心但是现在呢?又没有太多的办法,毕竟自己不能够把所有的底牌都递给丁羽,因为他毕竟是只是一个外人来着!

    有些事情呢?说起来也是相当的无奈,但是转念一想呢?人呀!总是沟壑不满,要知道首要解决的问题呢?是家里面的血脉问题,而不是泰勒的问题,自己想的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多了,同时也是有那么一些过于的不现实了!

    丁羽的离开呢?并不是说他无礼,而是对于这样制度下面自己这样选择的一种不屑,佩顿很是清楚,但也是因为太过于的清楚,所以表现的很是无奈,自己能够怎么样?难不成还是陷入到死循环当中?眼睁睁的看着大家一步步的去见上帝?

    家族的命运呢?不应该是这样的,既然父亲和自己都能够走出来这一步,那么为什么其他的家族众人就不能够走出来这一步呢?既然已经有了先例,那么就试一试吧!丁羽不屑呢?并不能够代表什么?

    至于在这个过程当中究竟会损失多少人,又会出现什么样子的状况,这个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相对于整个家族世代出现的这种状况,现在损失的人真的是微乎其微,甚至都不怎么被自己放在眼睛里面!自己的心呢?早就已经如钢铁般坚硬。

    丁羽回来的时候跟孙英男商议了一番,隔天早上的时候孙英男也是直飞纽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呢?基本上都已经达成了,而佩顿则是在上午的时候离开了波士顿,这个时间段的离开呢?倒是让很多方面都有了相当的心思。

    有些按耐不住的人呢?也是通过其他的渠道直接的就找打了丁羽,“师弟,老佩顿那个老家伙来干嘛?这个老狐狸从来都是不阴不阳的,我记得你跟他的关系好像也是有些不妥!”

    东方靖倒也不是真的对这个方面的事情有兴趣,而是有关的势力呢?都在给他施压,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东方靖也是直接的就把电话打给了丁羽,你们不是想要知道吗?好呀!我就直接的通开这个窗户纸好了!

    “有这么的震动吗?”丁羽也是毫不客气的反讽说到,“既然吸引了东方师兄你的注意,怎么感觉这件事情好像有那么一些奇怪?”

    “我对此才没有兴趣,甚至对此都有些许的肯定!”东方靖也是一点的都不敢顾及,完全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必要,“不过大家不放心呀!确切的来说呢?对于你呀!始终还是感觉到心里面没有任何的底气和勇气,所以自然就有所担忧了!”

    “老佩顿家族的情况呢?比较的严重,所以找到了我的门下,他的孙女泰勒暂时性会在这边构架一个实验室!”丁羽也没有把事情说的太过于的明白了,因为这里面的问题呢?也已经是相当的清楚了,现在提及呢?丁羽都感觉有些不值得一提!

    “这么的下本钱,竟然还构架了一个实验室?这个老家伙呀!”

    “很正常的,换做是谁,恐怕都承受不住这样的代价,就我所知,世界上面知名的医院和研究机构呢?都有他们家的影子,取得了什么样子的成绩,这个问题先不说,究其所付出的代价来看呢?也不是一般的大!”

    东方靖很显然也是了然了自己师兄弟说的这个话,为了自家的事情呢?老佩顿这个老家伙呢?绝对是付出良多,要知道当初的时候老佩顿甚至是找过了自己,但奈何呢?自己对此的研究并不是非常的大!

    还真的就没有想到老佩顿竟然找到了自己的师弟,很显然当初的时候师弟为了家里面的兔崽子出手呢?也是吸引了老佩顿的注意,仔细的想来恐怕也就只有的师弟才有这样的神仙手段了,虽然说自己的家族底蕴不错,但是现在还真的就没有这样的惊艳人物。

    纵观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好像也没有这个方面的发现,不过自己的这位师弟呢?还真的就是不走寻常路的人物,一般的情况之下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了解自己的这位师弟,甚至于老佩顿找寻这么多年之后,才出手。

    至于老佩顿究竟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对于这个问题吗?东方靖还真的就没有任何要去询问的意思,因为一点这个方面的必要都没有,如果说自己在这个事情上面伸手的话,就真的是太不懂得规矩了!

    丁羽丁师弟跟自己通气呢?就已经是显得彼此之间的关系很不错,但是自己如果说太得意忘形的话,势必会破坏彼此之间的关系,那样就真的不美了!

    “对了,东西已经到了吧!感觉怎么样?那个可是真的好东西!”

    “嗯!说起来真的要是谢谢东方师兄了!这样的好东西真的是可与而不可求!”丁羽也是很真诚的说到,就好像自己当年所遇到了龙涎香一样,真的去市场上面寻求呢?可能真的寻求不到,但是有些东西呢?还真的就会从天上面掉落下来,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

    “有时间的时候去找你喝茶!”

    丁羽则是缓了一句,“师兄,我是道家的子弟!”说这句话的时候呢?丁羽也是故意的缓了一句,能不能够有这个敏感呢?看自己师兄的选择,棱镜计划的这个事情呢?可能不太可能直接的透露给自己的师兄,但是让他有所防备呢?倒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毕竟大家呢?都是出门在外,虽然说师兄已经立足,但是有些担心呢?还是不能够更改的!

    “我记得师兄家里面呢?也应该有所关系吧!”

    前后的话语间隔的时间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长,看这个意思呢?好像也是在向自己的师兄透露一个关系,自己呢?对于佩顿家族的治疗还是缺乏相当的手段,或者说想要把师兄的家族给拉过来,至少可以有所沾染。

    但是东方靖是什么人呀!丁羽丁师弟说呢?他是道家子弟,这个话呢?绝对不能够这么的来理解,他是道家子弟的这件事情自己是知道的,甚至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这里面呢?绝对不是想要把自己给拉进去这么的简单!

    他想要说的呢?大家都是华夏子弟,所有这个事情应该是站在一起吧!但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是因为佩顿那个老家伙威胁了他?不太可能的事情!佩顿绝对不敢这么的去做,因为这样的代价呢?是老佩顿所承受不住的!

    既然不是老佩顿的原因,小师弟还要见一下自己,这里面的原因就值得玩味了,先前自己想去见他的时候都被推了,现在却又主动的想要见自己,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自己好像想起来了,波士顿的老家伙好像去找过丁羽来着,事情不能够算多么的隐秘,因为彼此之间好像也没有把这件事情看得有多么的私密!难道是因为这件事情?可是这件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师弟绝对不会信口开河的,这里面肯定是有着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和状况。

    “行呀!我也是有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两个小家伙了,不过你需要让我准备点什么?”

    “准备点药材吧!老佩顿家族提供的东西呢?倒不是不少,但是有些东西呢?他们未见得会有师兄你准备的充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