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紧随而至
    本来橘杏子跟大山三郎就相差甚远,而现在大山三郎的靠山呢?比橘杏子来的更加强大一些,在如此的境地之下,橘杏子在大山三郎的面前跟面似的,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而橘杏子现在这个时候连所谓的反抗都做不到,完全就是被大山三郎给牵着鼻子走,橘杏子终究呢?还是没有太多的经验,不过跟大山三郎的这番对话,倒是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大山前辈,我会尽量的阻止这件事情发生,希望大山前辈看在本土的面子上,能够多加克制,拜托了!”如果不是因为情况特殊,现在这个时候橘杏子可能都已经跪拜了,是真的希望大山三郎能够手下留情!

    “我尽量,但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情的取决权并不在我的手上面了!”对此,大山三郎也是颇感无奈,橘杏子的想法很好,但过于的幼稚,那些反对派里面就真的没有一个明眼的人吗?不会的,肯定也有人能够看到这个局面。

    但是出于利益等方面的考虑,能够看明白的人会故作不知,甚至还会故意的推动整个事情的发展,略显有那么一些悲哀。现在橘杏子想要站出来,对此大山三郎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看不好,有那么一些螳臂当辙。

    诚然橘杏子背后的赞成派势力比较的强大,但并没有跟先生完全的站在一起,还有就是这一次的事情赞成派的想法吗?恐怕也是想要看一看,真的要是引爆了什么,对于赞成派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个机会!

    至于会不会造成什么样子的影响,这一点倒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事情总会有连带的反应,至于整个过程当中会不会造成所谓的伤害和损失,这个还真的就不会有人太过于的去计较,因为在利益的面前,这个并不算是什么。

    不管是赞成派还是反对派,大家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都有那么一些漠视,甚至还期望着会主动的爆发出来,所以也是注定了橘杏子的努力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倒是一腔热血,但是能够怎么样?自己也经历过这个阶段,也品尝过其中的苦涩。

    现在轮到了橘杏子未见得是一件坏事,让她知晓一下其中的滋味,对于她的成长还是有着相当的好处,站在大山三郎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

    甚至在大山三郎的心目当中,橘杏子未来呢?可能会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因为赞成派方面基本上不会派遣其他人过来的,橘杏子不仅仅是身份上面合适,能力吗?也还算是不错的,也就是缺少一些实践的机会罢了!

    鉴于一定的考虑,所以大山三郎给了橘杏子这样的机会,不要以为她是自己的后辈,或者是因为家势的缘故,跟这些扯不上任何的关系,就是因为将来的时候彼此之间有利益的存在,所以自己现在这个时候给予了她很多的提点。

    至于她能不能够走出来这个圈子,这个就要看她自己的了,事情自己已经去做了,会不会成功,并没有太多的妨碍,就算是橘杏子没有能够走出来,又会有什么样子的影响吗?不会的,对于赞成派来说,顶多就是换一个人而已。

    “大山前辈,听说丁先生去了东北!”橘杏子很是突兀的问了一句,看着大山三郎面无表情的那张脸,也是接着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单独的跟丁先生通话!”

    “先生的事情不是我能够去安排的,这个是逾越,我想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有些事情先生可以不去计较,但是并不代表着其他人也不会去计较,至少对于我来说,这个就是一种过失,我坐镇在此,同样也是对我的不尊重!”

    这个话说的相当严重,甚至是非常的严厉,你想要绕过我,跟先生联系,这个事情先生可能不会有太多的介意,对于先生来说,橘杏子就是一个小女孩罢了,撒撒娇呢?正常的事情。

    但是作为先生的下属,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的话,那么就有那么一些打脸了,所以大山三郎才言明的警告了橘杏子,你要是乱了分寸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不要以为我就不敢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就算是做了,赞成派方面也不会把自己给怎么样的。

    “这件事情因丁先生而起!”橘杏子还是有那么一些坚持。

    “如果你还不能够认清楚其中的问题和状况,那我会建议换个人,因为你现在的状态已经是不太合适了,你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后果!”大山三郎不咸不淡的说到。

    橘杏子直接的就沉默了,自己想要争取,但是这个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赌博的味道,如果说丁羽丁先生不追究的话,可能没有太多的问题,如果说一旦丁羽丁先生表示了这个方面的态度,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了!这是一定的。

    “回去好好想一想吧!”大山三郎已经端茶送客了,“我想你可能需要快一点了,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个时间了,如果说事情发生了之后你还没有想明白的话,那么你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希望不会这样吧!”

    橘杏子告辞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外面的情况,也是有那么一些茫然,自己好歹也在情治部门里面做过事情,所谓该有的警觉性还是有的,多少能够看到周围情况的异样,现在大家都是箭在弦上了,稍有异常,就可以击发。

    自己来到了这里呢?在一定程度上面还真的就是火上浇油,让本来就略显紧张的局面更是上了一层楼,不过橘杏子还真的就没有感叹太多的时间,随即也是上车离开。

    而大山三郎这个时候也是站在了窗口的位置,外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自己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些感触的,从目前的情势上面来看,可能略显有那么一些紧张,但那个只不过是表面之上的文章而已,实际上面,彼此之间还真的就略显放松。

    真的要是动手的话,就绝对不会如此,至于为什么要造成现在略显紧张的气氛,原因很是简单,就是在相互的试探,这个就跟打仗一样,刚开始的时候谁也不会率先的动手,而是会彼此的挑动气氛,甚至相互的骂阵。

    谁忍不住了,就会率先的露出来破绽,到时候就会被攻击,说穿了呢?就是这么的简单!所以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这边呢?也是把刀枪剑戟都给拿了出来,有胆量你就过来呀!保证给你的身上面加两个窟窿眼!

    现在就是一个相互对峙的局面,看着好像是一触即发,但是大山三郎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着急,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乐在其中了,这帮家伙呀!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过于的想当然了,是真的没有把先生放在眼里面呀!

    在没有认识到先生势力的时候呢?自己也有过这个方面的幻想,但是现在呢?自己还真的就抛弃了这个方面的幻想,因为自己已经看到了些许的事实。

    更为确切一些的来说,现在这个时候呢?先生对于日本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构建亚洲的势力呢?日本方面可以有,也可以没有,这个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不捣乱呢?先生基本上都可以忍受,甚至是主动的往后退却两步。

    但是这个并不代表着你就可以抓鼻子上脸,脱鞋上炕呀!我不动你,你消停的就是了,大山三郎回到了日本呢?也没有任何要喧闹的意思,交钱走人,就是这么的简单,但是没曾想,丁羽想要消停,但是有些人不让呀!

    我就是要扯你的后腿,我就是不想让你有任何的动作,大山三郎也知道这样的机会对于自己来说,还真的就是相当的难得,这是证明自己的机会呀!绝对不能够就这么的被浪费了!

    而且看先生的意思呢?他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至少现在的注意力都没有被吸引过来,可以说把事情全权的都交给了大山三郎,这是一种信任,同时也是一种考验,接下来就要看大山三郎究竟会如何的来应对了!

    不过橘杏子刚刚离开不长的时间,就有人来拜访大山三郎了,在被告知的时候,大山三郎也是一愣,真的是多事之秋呀!如果说橘杏子先前的拜访呢?代表的是合作的一方,那么现在的来人呢?就算是反对派的人了!有点意思了!

    “大山君,好久不见了!”来人也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大山三郎,大山三郎也是一笑,“竹下君,你大驾光临,恐怕不是为了来看看我这么的简单吧!”

    “没有办法呀!听说杏子小姐先前的时候来拜访了,如果我不来的话,会不会显得有些太不尊重了,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就是情非所愿!”来人说话的意思很是轻描淡写,但是言语的背后呢?也是相当的锐利。

    “本来我想平静的度过的,但是很显然竹下君并不给我这样的机会呀!我也是非常的无奈!”大山三郎也不是吃素的,也是第一时间的就给与了相当的反击!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如此的地步!”来人也是略显有那么一些感叹,但究竟是真心实意的,还是说故意做作,恐怕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反正我已经表态了!

    “大人并不希望你离开本部,但是碍于其他方面的原因,只能放弃,这样的结果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竹下看着房间里面的布置,略显有那么一些寒酸,要知道在本部工作的人,很少会是这么一个状况!

    虽然说生活不至于太过于的奢华,但应该好过大山的,确切的说起来大山这些年的工作呢?还是非常的诚恳,甚至可以很早就可以被提为高层,但是有些大人认为大山呢?身上面还是带有了其他方面的色彩,所以一直压着,根本就不给大山三郎任何崛起的机会。

    甚至于橘杏子进来之后,都可以压着大山三郎一头,这个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而自始始终呢?大山三郎的表现也算是尽职尽责,但是后来大山三郎被抛弃了,而丁羽在第一时间就接手了,导致现在说其他的呢?都有那么一些白扯。

    大山三郎要能力有能力,而且在情治部门当中沉寂多年的时间,他现在被丁羽给招募过去了,会对日本方面造成什么样子的影响,这个恐怕没有谁敢去做这个保证。

    别看反对派方面跃跃欲试的样子,他们当中也有明白人,自然也是清楚其中的问题和状况,丁羽可不是什么所谓的纸老虎,随便就可以给他拍趴下,这个家伙是条龙,而是露出来的呢?也只不过是一鳞半爪而已!

    从橘杏子出来的状况来看,不是非常的好呀!这个也是让竹下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要是说真的开战,貌似自己这边也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做出来的姿态是一回事情,真的要是动手了又是另外一会事情!

    难不成他们自己不知道,美国方面是故意的,只要战场不在美国了,谁管会发生什么?别说打生打死的,就算是把日本给炸沉了,又能够怎么样?自己这边的很多人呢?都是被所谓的表象给吸引了,总觉得背后有美国方面的支持,丁羽就算是有所动作,难不成他还蹦到天上?

    而且就大家的意见来看,现在这个时候丁羽的主要方向呢?还是在巩固亚洲方面的势力,绝对不会贸然的就跟日本方面动手的,先前的时候去拜访李健熙呢?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他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势单力薄。

    但对于竹下来说,这些都只不过是所谓的小花招而已,丁羽去韩国呢?就打探到的消息来看,确实是为了巩固亚洲方面的势力,去给李健熙站台去了,但就说丁羽已经黔驴技穷了,这个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扯淡,丁羽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丁羽呢?就是去看他的女人,然后顺道的给李健熙一定的支持,但是奈何呢?反对派这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清楚,很多人都是被美国方面给蛊惑了,还是觉得需要给大山三郎来一记重的,进而给丁羽一点教训。

    但大山三郎是吃素的吗?还有就是背后的丁羽,那个家伙纯粹的大魔王呀!他可是‘吃人’的,甚至于在美国那边的时候,就敢横冲直闯的,现在这个时候呢?大家都要消停一点,表面之上怎么胡闹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动手。

    “大山君,现在的情况呢?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我觉得就没有必要相互的寒暄了!”竹下也不觉得现在这个时候继续的跟大山三郎打所谓的**阵有什么意思,还是开门见山直接的说吧!效果会更好的一些,也不用浪费时间。

    “竹下君的意思是我要束手待毙,什么都不做,然后坐等某些人上门把我给灭了!”

    对于大山三郎提及的这个事情呢?竹下也是感觉到有些许的为难,为什么这么的说呢?大山三郎住的这个地方呢?太过于的明显和突兀了,更直白一点的来说,就是太不安全了,说句难听的话,什么人都可以冲进来。

    甚至于竹下都有一种感觉,大山三郎故意的留在了这里,就是为了这样的事情发生,来吧!来多少人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别说冲过来了,哪怕是扔两块砖头,把玻璃给砸了就可以,只要是给我一个借口,其他的都好处理!

    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竹下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诚然自己是反对派这边的,但是自己能够统御所有人的意见和想法吗?不是的,自己对于丁羽并没有任何的好感,但是并不代表着自己对于丁羽就没有所谓的认识!

    “大山君,我们都很是清楚,如果你继续的留在这里可能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激进的分子绝对不会轻饶了这里的,暂时的局面是可以控制的住,但是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的状况,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是吗?”大山三郎轻轻的一笑,“我从这里面还真的就听出来了些许威胁的意思,难不成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要听从竹下君的安排,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自由?”

    “大山君,事情不应该如此的来被看待,不否认先前的行为有些过激,我已经为此道过歉了,我只是希望彼此之间能够相互的约束一下!”

    “听出来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呢?错的都是我!”看着要说话的竹下,大山三郎伸出来自己的手,阻止了他要说话的意思,“你们呢?曾经是同事,而且你还是我的上级,所以我给你这个面子,但是并不代表着你可以横加职责!”

    “大山君!”竹下的声音有那么一些呵斥的味道,太放肆了,他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面,这个对于竹下来说,实在是不能够被容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