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事了
    几个人聊天的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随即也是鱼贯的离开了,而先前来找丁羽的曹家人呢?一直都没有离开,因为他们很是清楚,这件事情的解决呢?还是在丁羽的身上面了。

    别说要脸还是不要脸的问题了,脸皮重要,还是活下来重要?

    但问题是他们根本就见不到丁羽,甚至于连靠近丁羽都做不到,这个也是让曹家的人感觉有那么一些烦躁不堪!曹保国是什么身份的人呀!他能够做到今天的位置,其眼光绝对不是家里面这些鼠目寸光可以相比的,连他都没有说什么,家里面的诸人跟着捣什么乱呀?

    现在惹恼了丁家不说,还把曹保国给惹怒了,其实惹怒了丁羽呢?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就算是丁羽就算是再气愤,他也不会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也许不用太长的时间,他就会离开,甚至是主动离开,至于这边的事情吗?早就已经抛之脑后了。

    但是曹保国呢?他提出来了三个月的时间,要知道大家都是一家人,所以对于曹保国的话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担心的,他要么不说,真的要是说了的话,就绝对做到,这个也是让大家感觉头皮有那么一些发麻!

    明天就是婚宴了,但问题是今天的时候袁梅直接的就把他们给撵了出去,甚至还言明了明天的婚礼不让他们去参加,原本的时候呢?大家是真的没有当做一回事情,但是今天的事情呢?也是让大家认识到了一个问题,明天不去真的好吗?

    早上的时候呢?一切都准备的很是齐整,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奢华,虽然说仪式稍显有那么一些繁琐,但是看不出来有太多的奢侈,顶多就是看着有那么一些热闹而已!

    不过在收礼金的时候,还真的就出了稀奇的事情,不管是什么身份的来人,可以少给、甚至是不给,但是绝对不许多给,两百元就是一个顶峰,愿意来呢?都欢迎!

    倒不是说曹保国沽名钓誉,已经不需要,丁家给的礼金已经足够了,而且先前的时候丁家也是这么去做的,给与曹保国的印象呢?还真的就是非常的好,两百块钱的礼金,礼轻意重,对于很多的家庭来说,不是什么负担!而且自己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曹家的一些亲戚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傻眼,要知道他们来的时候,每个人的兜里面准备的都是不菲的礼金,都是以方为单位的,主要就是想要缓和一下彼此之间的关系,至少也算是拟补一下先前的过失!

    但是等到了地方之后才知道事情不对呀!跟他们的想象完全就不是一回事情!礼金可以给,顶多就是两百元!你要是愿意多给的话,旁边就是红十字协会,捐献多钱你们随意!也没有人愿意拦着你,留不留名字都可以!有很多人需要帮助。

    这倒也真的是让曹家的诸人犯难了,今天的时候呢?曹保国和袁梅两个人完全就没有用他们帮任何的忙,甚至于连平常的问及都没有,就好像没有他们一样!

    而事实的情况呢?也是同样的如此,有没有他们,这个婚宴都会同样的举行!所以曹家的人呢?现在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尴尬,两百块钱,都不够吃一顿饭的,但问题是人家就收两百元的礼钱,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的,不重要,人家不在乎。

    但是曹家的这些亲属很是清楚,曹保国既然已经靠上了丁家,那么对于这些问题呢?就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关注,当年有这个方面的关注,是真的受限于此,但问题是曹保国从来都没有突破这个底线,甚至于最为艰难的时候,也是如此。

    而现在这个时候曹保国有了依靠了,还会突破这个底线吗?就更是不可能了!但越是这个样子呢?就越是让曹家的人感觉到了些许的畏惧,这一次不会是来真的吧?

    三个月的时间,把所有的屁股都给擦干净,不是说做不到,而是有那么一些痛苦呀!为什么这么的说呢?把钱揣在自己的兜里面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重新的把钱给拿出来,这个就稍显有那么一些痛苦了。

    更何况钱在兜里面呢?也不可能一点花销都没有吧?这个花销呢?甚至于有那么一些大!如果说真的擦干净自己的屁股,会出现入不敷出的局面,还真的就说不清楚了!

    但是看今天婚宴的架势呢?曹保国真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考虑清楚了!从简单的礼金上面呢?就可以看出来太多太多的问题了!这个又需要太多的脑筋!大家不是傻瓜。

    丁羽并没有太多的出现在现场了,家里面的两个小家伙这两天都看不见影子,这个也是丁羽给与他们最后的放纵了,先前的时候自己已经跟家里面都打过了招呼,两个小家伙需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了,不过在这个之前呢?还是需要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

    要是没有发生过先前的状况,那么曹家人的坐席呢?绝对是前面的,但问题是既然发生了事情和状况,那么曹保国和袁梅两个人是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甚至于整个曹家的这些亲属坐的位置,距离主席台都有那么一些远!这个还是能来的。

    明眼人呢?都能够看出来其中的问题和状况,但现在呢?大家都是在婚宴的现场了,有些事情呢?心里面清楚是一回事情,但真的要是说出来了,这个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但事实就是事实,所有的一切呢?都是摆在了大家的面前?你就算是不想看都没辙,大家都能够看得到,丁羽倒是没有跟自己的父母坐在一起了,不过也在婚宴当中了,两个小家伙当然也是在其中了!

    不过这一次呢?两个小家伙就没有再上场了,先前的时候上场是因为那里是丁家的主场,所以两个小家伙上台为自己的姑姑助兴,这个没有太多的问题,但是现在呢?这里可是曹家的主场,自己这边就不要喧宾夺主了!

    不过跟丁羽举行婚宴的情况稍显有那么一些不同,大家来到了这里呢?貌似跟吃喝没有太多的关系,好像更多的是为了交际,看着好像有那么一些热闹,但是给人的感觉吗?显得有那么一些虚假,至少丁羽是这样的感觉。

    丁羽这边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人过来打扰,主要的人呢?基本上都奔着主桌上面的新人,以及新人的父母去的,丁羽呢?还真的就没有要抛头露面的意思,比较符合丁羽的性格,至于曹家的人呢?也没有人敢过来打扰丁羽。

    丁羽对于这些人呢?是真的不假颜色,反正丁叮日后也没有要跟他们一同生活的意思,你们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跟我也没有太多的关系,甚至于这个日后亲情的关系究竟要如何的来维持,好像也是你们曹家的事情。

    昨天的事情呢?看着好像是自己闹出来的,但实际上面呢?也只不过是曹家内部矛盾的一种彰显罢了,自己倒是起到了一个引子的作用,仅此而已!这个黑锅呢?丁羽绝对不会背负的。

    不过丁羽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怀疑?这帮家伙到时候会做什么样子的选择?是真的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期待呀!毕竟曹保国可是说过了这个方面的问题,既然他都已经说了,那么就不可能信誓旦旦的,但随后就出尔反尔,那么就不用做人了。

    “羽少!”看着端着酒杯走过来的人,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自己的四周,本来自己这边的人就不是非常的多,这个时候都起身相互的攀交情了,既然都已经来了,自己还能够说什么,所以也是看了一眼旁边的位子。

    “羽少,昨天的事情是我们的不对!”

    丁羽对两个小家伙示意的看了看,这里的东西呢?应对客人呢?还算是不错的,但对于两个小家伙来说呢?还真的就是稍显有那么一些无爱!所以看到了自己父亲的眼神之后,也是第一时间的就选择了离开,留在这里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随即两个人也是找到了保姆,不过离开之前呢?也是恭敬的行礼,家教就是这样的,甚至于两个小家伙呢?还刻意的去跟爷爷和奶奶他们告别,让他们不至于过于的去担心,而曹保国和袁梅两个人,也是有些感叹。

    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没有注意到两个小家伙,这里的饮食呢?对于两个小家伙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适,欢宴的餐饮里面没有太多适合小朋友。再者呢?就是两个小家伙才这么大的年纪,就已经如此的懂礼貌了,还真的就是相当的难得呀!

    丁羽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人,坐姿很是标准,相反丁羽这个时候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懒散的样子,让人看过了之后,会留下来不太好的印象,而曹家的这位看向丁羽的时候,也是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昨天的时候没有怎么在意,今天仔细的看了两眼,还真的就发现了些许的不同,首先是腕表,看着好像很是普通,也没有太多的花哨,但是这个品牌本身就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而且在自己的印象当中呢?这个手表的品牌从来都没有出产过这个系列,而这样的结果呢?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是一块复刻,再有一种呢?就是定制的,复刻吗?丁羽会戴在自己的手上面,所以只有后面的一种可能性了。

    一块定制的手表,这个需要什么样子的花费,是真的不敢想象的,这个不是普通作坊的定制,而且这样的品牌呢?也绝对不会给什么普通人订制这样的东西!

    还有就是他身上面的这些装束,跟平常的衣服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很是正常,但是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衣服非常的合适,完全就是很好的把丁羽的体型给展现了出来,而且身上面也没有任何的标识呀!哎,自己当初的时候眼睛怎么就瞎了呢?

    “过去什么事情呢?我不关心,冒犯我呢?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是人,有什么神,不是什么人都喜欢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我们之间呢?并没有太多的矛盾,至于曹家的事情究竟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太多的关系!”

    丁羽的态度非常的清冷,你们曹家的事情我不掺和,你们自行的处理就好了!你们不惹我,我才懒得理会你们这些‘杂鱼!’,其实这个话呢?也已经说得相当明显了,曹家的人呢?也不可能听不明白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呢?也是证明了,丁羽完全就没有要把曹家给放在眼里面的意思!你们要是找死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成全你们,你们要是离得远远的,我也不会把你们给怎么样?看你们自行的表现就是了!

    得!曹家的这位也是举起来手里面的酒杯,差不多二两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躬身离开,丁羽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表示,依旧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面!

    而曹保国和袁梅两个人,一直都是在冷眼旁观着,虽然没有亲耳的听闻什么,但是看这个动作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看着好像是曹家的人取得了丁羽的原谅,但是实际上面呢?丁羽完全就没有把他们当做一回事情了。

    换个说话,丁羽还是给丁叮这位公公面子,你们曹家的事情呢?自行的去解决吧!丁叮还是一个比较懂事的孩子,只要她跟曹振生活的美好,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问题,丁家也没有太多的要求,就是这样。

    相比较而已,自己的这些亲戚呢?也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是好了,不照顾他们吧!显得自己好像太没有人情味了,但是照顾他们吧!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不像话呀!其中的平衡真的是非常的难以掌握。

    而在这一点上面呢?自己对于丁家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羡慕,自己也参加过丁家那边举行的婚宴,来的这些人呢?可能很多都是农民,但都是非常的淳朴,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至少在表面之上呢?自己没有看出来任何的状况。

    但是自己这边呢?闹出来了这么大的事情,幸亏呢?丁林和赵淑英夫妇还不知道其中的内幕,自己对此也是有那么一些担心的,但是这个话真的没有办法去提及呀!相比较的来看,差距稍显有那么一些大呀!

    今天来的同事和同仁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今天中午的婚宴呢?主要是招待家里面的这些亲属,远近都有,晚上的时候呢?可能需要招待一下这些同事和同仁,毕竟女儿结婚,也算是一个相互联络的机会。

    “怎么?感觉好像有些累呀!”

    丁叮也是下意识的就是咧了一下自己的嘴,“有些太热情了,感觉受不了呀!”随即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看这个神情呢?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究竟是因为什么,丁叮没有说,但是那里会猜测不到?因为事情现在发生的事情呢?自己就在当场了。

    “怎么?他们换了一副面孔?”

    丁叮点点头,“感觉突然之间的就发生了转换,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应对?我对于这样的情况呢?还真的就是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舒服,用咱们的话来说,就是这些亲属呢?有那么一些过于的现实了,让人是真的不喜呀!”

    “挺正常的事情,反正你也不是要跟他们过一辈子,你呢?还是需要跟曹振好好的生活,这个才是你需要去面对的问题,不过好在呢?曹振呢?也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人!”

    听到大哥如此的说,丁叮也是白了一眼,怎么说话呢?丁羽也是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得,就这么的说一句而已,至于如此的不高兴吗?我还真的就是没有地方去说理呀!”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此,没有任何的偏颇。

    “我和曹振两个人会在京城那边定居下来,这边呢?也不会常回来的!”在很早的时候,两个人呢?都已经定下来了,而现在呢?曹家发生的事情,也是让两个人更是坚定了这个方面的想法,离得远一点还是很有好处的。

    “我都已经说了,这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才懒得跟着操心呢!”不过丁羽的画风呢?也是突然的一转,“但是有句话呢?我还是需要说一说的,他们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这个情况倒是无所谓的,但是你呢?不能够给老爹和老妈丢人!我唯一的要求。”

    “好像我给老爹和老妈丢过人似的!”说这个话的时候,丁叮的小脾气也是有那么一些起来了,这个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些要发泄的意思。

    “两回事情,你的性格呢?说起来并不是非常的强势,我想曹振也是了解这一点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选择你的,你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但你们两个人组成了家庭,有的时候需要相互的考虑,不能够就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面!那样的话太过于的自私自利!希望你能够明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