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四百零二章 接踵而来
    中午过后,丁羽也是出来小小的露了一面,不过也是趁着时间给自己的那位三叔打了一个电话,“三叔,晚上有时间吗?”

    “我听说王阳订婚了,想要说一声恭喜的,但是我现在不在京城这边了!”随即也想起来了什么,自己不在京城,丁羽不可能不知道的,但是他知道的情况之下,依旧给自己打这个电话,很显然是有状况的。●⌒,

    而且他这一次回来呢?还真的就不知道究竟会待上几天的时间!“晚上的时候等我电话!”丁羽也是挂断了电话,不过挂断电话的同时,金的手机也是响了起来,金说了两句,随即也是看向了丁羽,“桑切斯打过来的电话,他现在有那么一些焦头烂额!”

    丁羽随手也是把电话给拿了过来,“桑切斯,我听说你那边有大状况发生!”

    “人送到我这里来的时候,虽然说是活人,但是意识完全就不清楚,跟死人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而且刚刚的时候也是死去了,在他的胃和血液里面发现大量的其他物质!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我们下的手,这个是故意要阴我们呀!”

    丁羽也是沉思了一段时间,“从道理上面来说,这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不管事情是什么性质的,你们波士顿财团方面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承受的代价也不小。在这样的状况,继续的把这件事情给翻弄出来了,有些不太正常!”

    丁羽的潜意思呢?很是清楚,是不是你们波士顿财团最近又有什么动作,所以才会引起来这样的问题和状况?不然的话事情都已经尘封了,现在为什么还要拿出来,让人看不懂。

    这里面呢?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你们波士顿方面闹出来什么事情,这个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保证彼此之间的合作就可以了!这个是现在能够对波士顿财团表示支持的唯一方式,至于其他的吗?因为情况未明,所以很是抱歉!

    “谢谢!”丁羽没有乘机发难,对于波士顿财团来说,也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现在桑切斯也是有那么一些搞不懂,这究竟是几个意思?都已经把我们波士顿财团给搞的惨兮兮了,现在继续的把人给扔出来,怎么个意思?真的要鱼死网破?

    不否认你们的势力很是强大,波士顿先前的时候踩进坑里面了,所以出现了问题和状况,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也不能够这么的欺负人吧?我们该付出的都已经付出了,其代价也是惨痛的,如此的境地,还要进一步的逼迫?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财团呢?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呢?貌似也不是观望这么的简单了!

    先前的时候把波士顿财团给坑了,那个是因为他们有那么一些上头了,被自己的对头给算计了,加上这些年的沉寂可能有些发展,所以拿他们开刀,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事后呢?波士顿财团认怂了,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这个事情也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是没曾想才安稳了没有几天的时间,就又出来了这样的事情。

    不管是站在利益的角度,还是站在道德的角度,都不能够继续的对波士顿财团继续的出手了,需要让他们继续的休养生息。赶尽杀绝,这样的事情呢?一方面是做不到,再者就是,这个代价过于的惨重,谁也不愿意去面对。

    但是看现在的意思呢?是真的把刺刀都已经架在了波士顿财团的脖子上面了,甚至于都已经能够看到血迹了,波士顿财团能够容忍,而其他的财团呢?也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的容忍了,没有这么干的,太肆无忌惮,肆意妄为了吧?

    “先生,霍特打了电话过来!”

    丁羽也是坐在那里,“告诉他,我等一会再给他电话,既然他坐在了这个位置上面,不是为了看风景的!而是做事的。”说这个话的时候,丁羽的态度有那么一些严肃,金也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有那么一些放权的意思呀!

    既然把霍特安置在那个位置上面,就不会让他束手束脚的,现在就看霍特的表现了,如果说表现的好,那么肯定是为将来打好一个坚定的基础,毕竟他接手的可是孙英男的位置,如果说表现不好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前途,还真的就蒙上一层阴影。

    霍特在接到金电话的时候,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先生会给与自己这么大的权利,自己跟先生的接触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甚至于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的就走到这个位置上面来。

    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上面,那么就需要为此而付诸努力和代价,当然了还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不然的话为什么要把自己安防在这个位置上面?

    “老大那边怎么一回事情?”一直等把林家的人送走了,丁羽也没有继续的露面,先前的时候就已经慢了,现在人家走了,还不露面,这个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过分!苏元倒也不是不满,就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奇怪。

    在自己的印象当中,老大还是很懂事的,但是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情况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自己倒不是说关心事情,而是关心自己的大儿子。

    而丁羽这边呢?也是在收集着方方面面的消息,然后做出来自己的判断,虽然说美国那边都已经是凌晨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呢?谁都没有要休息的意思,毕竟事情闹腾的有些大,没有人敢睡下。

    丁羽也同样的不能够离开自己的位置,因为稍微的耽搁,就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其他的事情,现在第一个人被抛了出来,剩下来会是什么,第二个人吗?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状况?而面对这样的状况,丁羽都是需要做出来应对的。

    既然要应对,就需要认真一点,没有办法,所以自己只能是在订婚的仪式上面露一面,然后剩余的时间就只能是留在书房这边,而这半天的时间,自己处理了太多的讯息,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跟金两个人完成的。

    不能够借助其他人,因为带回来的人呢?绝大多数都是安保,而且让下面的人接触这些事情?容易走漏消息不说,还容易闹出来其他的事端来,这个还真的就不是丁羽所愿意看到的,因为手影响的层面太多、太广。

    给与丁羽的感觉,这一次的事情呢?不太像是摩根方面,也就是波士顿方面的死对头弄出来的,坑了一把波士顿方面,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把这个旗子给插了出来,威风也有了,就没有必要再让事情更加的复杂一些了。

    因为事情复杂的话,对于他们同样的没有任何的好处,这是一定的。可问题是不是摩根方面弄出来的这个事情,又会是那个方面弄出来的?看着好像就是一个人,但实际上面呢?已经把方方面面的人都给牵扯了进来!

    “有咖啡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丁羽自己也是愣了一下,金也是一愣,忙碌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是有那么一些疲惫的感觉,方方面面的消息都需要汇总,还不能够假借人手,这个脑力的耗费呢?还真的就不是一星半点。

    看着有所动作的金,丁羽也是晃动了一下脖子,“你去吧!”没有自己亲自的去,主要是自己先前的时候已经放过风了,也应该让金出去放风,至少缓解一下这个略显紧张和疲惫的身份!在这个书房的空间里面,还是略显有那么一些压抑。

    “来一壶咖啡,如果有糕点的话也来一些!”金就是站在了门口的位置,跟勤务人员提及了一声,随即自己也是站在了门口,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根本就没有任何远离的意思,安杰在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是愣了一段时间。

    随即也是亲自的安排了下去,老太太也是在不远的位置,看到了这个情况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些失神,里面的情况好像有那么一些异样呀!没有多长的时间,泰熙就把准备好的咖啡给送到了书房门口的位置。

    不过没曾想两个小家伙呢?一直都跟在身后的位置,趁着不注意的时候,直接的就冲进了书房,貌似还是相当的欢乐,泰熙有那么一些没有没有想到,而门口的警卫呢?也是有那么一些没有在意,或者说故意的把两个小家伙给放了进去。

    其他人不能够进去,并不代表着两个小家伙也是同样的不可以,而金呢?也是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在其中了,倒是丁羽看着冲进来的两个小家伙,也是微微的一愣,倒是两个小家伙爸爸的叫着,也是让丁羽心下一松。

    既然都已经进来了,那么就别撵出去了,不过这里比较压抑的气氛呢?也不知道两个小捣蛋,是不是能够适应,丁羽倒也是有那么一些担心,那个可是自己的儿子呀!不是其他人来着!

    随即金也是把咖啡给送了过来,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主要是用来吸引两个小家伙的!但是很显然,对于两个小家伙来说,是不是有东西,这个倒是无所谓的事情,重要的是跟自己的老爹在一起,这个才是他们所最期望的。

    看着关闭的房间,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警卫,泰熙倒是什么都没有说,两个小家伙太不老实了,一会出来了,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番,不过还没有等泰熙准备去教训两个小家伙,她倒是率先的被教训了。

    苏元对于自己的儿子,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关注,问了泰熙两句,但问题是泰熙是真的不知道呀!所以苏元也是有那么一些‘不满意’,倒也没有过于针对的意思,但是很显然,丁羽多少已经让自己的老娘有那么一些恼火了。

    两个小家伙在房间里面呢?倒也没有感觉太多的沉闷,自己的老爹呢?倒是有闲暇的功夫陪着他们两个小家伙玩闹,主要是丁羽身上面的气息呢?让他们感觉非常的有吸引力,两个小家伙也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喜欢。

    丁羽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吵闹,反正自己在这里等着也是等着,陪着两个小家伙等着,也是等着,无所谓的事情!不过那边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传递过来,这个多少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可疑,消息被引爆的,不会等待太长的时间。

    不过两个小家伙虽然说是万般的不舍,但是因为学习的时间到了,所以就只能是出去了,不过在出去的时候,也是伸出来自己的小手指,看得丁羽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愕然,想了想,也是伸出来自己左右双手的两根手指,拉勾,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究竟是跟谁学的。

    一直等快要吃晚饭的时候,丁羽这才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不过也就是跟大家打了一个招呼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解释,为什么要解释?不过从丁羽脸上面的表情上,大家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状况。

    “有事情?”苏元也是问了一句,因为明天的时候,自己就要跟丈夫回去了,丈夫的工作不能够耽误,本来想着今天晚上的时候要离开的,但是因为方方面面的缘故耽误了。

    “工作上面出了些许的状况!”丁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让家里面知道这个情况也没有太多的用处,因为家里面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这是一定的!而且平白无故的跟自己担心,何必呢?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还是对王家无爱!

    倒是老太太看着丁羽的状况,也是微微的嗯了一声,“美国那边出了事情?”因为都是家里面的人,所以这个说话呢?可能有那么一些不太顾忌,而王璞和苏博臣两个人对于这件事情也是相当的关注!

    他们还真的就让人去打听了,但问题是连跟毛消息都没有打探出来,能够让自己的大孙子如此的严肃,事情绝对不会太小了,但问题是等候了半天的时间,什么都没有,这个让大家情何以堪呀!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还从来都没有感觉到丁羽的背后呢?藏匿的竟然会如此之深,因为涉及到的竟然全部都是财团的事情,而财团内部的事情呢?还真的就没有几个人能够说的清楚,其背后也是被遮掩的很是厚实。

    想要看清这个面目,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丁羽犹豫了一下,随即也是点点头,“嗯,出了点事情!”也就是如此了,丁羽依旧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这个情况跟挤牙膏是两回事情,挤牙膏呢?至少还能够挤的出来,但问题是现在的丁羽,你就算是想要挤牙膏,你都挤不出来。

    老太太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孙子,并没有继续的去询问有关的情况,因为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些的问题,虽然说先前的时候王家、苏家已经跟他谈过了,但只不过是表面之上的文章罢了,但是实际上面呢?并没有太多的更改。

    丁羽这个孩子对于王家的身份呢?并不是很在乎,或者说完全就没有放在心上面。老头子那一次的事情呢?还真的就是让他记了一辈子,哎!想到这里的时候,老太太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头疼,谁能够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如此的‘小心眼’。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需要拿出来好好的说到一番,丁羽并不需要王家,或者说,王家现在对于丁羽根本就帮不上任何的忙,丁羽这个孩子的事业并不在国内了,王家的力量呢?根本就用不上。

    所以在出了老头子的事情之后,丁羽也是直接的就斩断了这个方面的念想,维持表面之上的关系,你好我好大家好,然后就到此为止了,不要再去提及任何的事情,因为再去提及任何的事情呢?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你也说不上,这个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丁羽对于王家的影响力呢?说大不大,说小貌似也不小。但问题是还真的就不敢去忽视,因为忽视的结果呢?可能会非常的严重。

    最好的结果呢?王家从新回到原来的状况,一条腿走路,这个是最好的状况,至于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敢想象,是真的不敢去想象呀!有那么一些让人感觉恐惧。

    吃过了晚饭之后,丁羽也没有太多的解释,重新的回去了自己的书房,看着进来的丁羽,金也是随即把得到的情况汇报给了他,“在你刚刚的进来的时候,出现了第二个人!从身份上面来说,依旧是幽灵,而且好像还是陆军特种部队的人。”

    丁羽也是吹了一口气,随即哼笑了一声,“这个是真的不想给波士顿方面任何的活路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