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四百章 忙里偷闲
    一家人这么多年呢?貌似还真的就没有如此的全过,王莉当然也不会缺席,不过她来的稍微有那么一些晚,工作方面的事情比较的忙!

    不过来的时候也是好好的感谢了一下自己的大哥,母亲已经跟自己提及过了,家里面这一次安排了王阳的事情,作为条件呢?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自主了,只要不太出格,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而这个究竟是怎么来的,王莉的心里面很是清楚。

    虽然大哥从来都没有跟自己提及过有关的情况,但是王莉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如果说大哥不给自己争取的话,家里面对于这个事情不会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的,但是现在大哥提及了这件事情,那么家里面就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你觉得我是好人?”因为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所以丁羽也没有去跟大家见面,王莉来的也‘挺’是时候,这句话倒是让王莉愣了,因为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大哥会这么的说话,甚至于自己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

    “大哥,我有那么一些不明白你的意思!”

    王莉的说话略显有那么一些小心,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在丁羽的脸上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难得一见,“这个话我说的有问题,换另外一种说法,王阳的事情呢?我没有干涉的意思,因为站在他的角度呢?他觉得可以接受!”

    “所以?”

    “我可以影响王阳,但是这个影响很是有限,同样的?也可以影响你,但是这个影响也是同样的有限,跟你说这个话的意思呢?是让你理解,不需要有什么负担,我有我的意图,加上这件事情对你有利,所以顺势而为!”

    明白自己大哥是什么意思了,王莉也是笑着的点头,大哥并没有把这个话说的太清楚了,但是自己的心中怎么会不明白呢?大哥没有要揽功的意思,甚至于还‘恶语相加’,不过自己却不会因为这个生气的,大哥的心思有些白费了。

    对于家里面呢?自己上心是上心,甚至于该用到自己的时候,自己也会尽力的,但问题是自己对待大哥的态度上面呢?却不会出现爷爷的状况,同时自己也不会否认这一点的,甚至于就算是爷爷和‘奶’‘奶’当面,自己也会是这样的态度。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大哥!”

    “你随意!”丁羽的口气好像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反正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了,那么说点其他的事情,王阳结婚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尽力还是不尽力的?反正他那边感觉已经很是满足了,趁着我还有空闲的功夫!”

    王莉也是歪动着自己的脑袋看着丁羽,“我想换辆车,开我的那辆车一般工作基本上都可以了,但是碍于有的时候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需要面子上的一些工程!而且这辆车需要挂在四合院的名下,再者如果大哥能够赞助一些资金就更好了!”

    “我从德国那边给你订一辆新出的a8,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来这边拿就可以了,至于赞助的资金吗?走四合院的账目就可以了!”

    丁羽也没有要提及究竟给多少钱,反正王莉看着合适就好了,相信他会有这个方面分寸的,王莉看着自己的大哥,也是微微的一笑,然后也是吐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不过在站起来的时候,丁羽也是警告的说到。

    “钱没有了,可以再去赚,家里面呢?也不少你的‘花’销,但是主要自身的安全问题,我知道你调查的那个情况,虽然没有问及太多,但还算是有所了解,明白我说的意思吧!”

    哼!“王阳跟你说的吧!这个家伙就是多嘴!”

    “是为了你好!”看着站在外面的安杰,丁羽也事率先的走了出来,走过安杰身边的时候,也是低声的吩咐了几句,并不完全就是王莉的事情,“等一会跟我出去一趟,准备点礼物,我去看看我师叔,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安杰也是一愣,表情有那么一些呆滞,在今天的这个日子,这个时候去看刘老爷子,真的是哪个合适吗?但是安杰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犹豫,因为既然是先生吩咐下来的,自己照办也就是了,家里面也不会找到自己头上面来的。

    晚饭的时候,人稍微的有些多,甚至于袁成林夫‘妇’也是过来凑热闹,毕竟家里面现在知晓丁羽的人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苏泉也想过来的,但是临时出现了一些状况,所以只能是报以歉意了!

    虽然说是订婚,但也不能够过于的寒酸了,家里面还是给这小两口准备了一些礼物的,比如三位老人联手的一副字画,这个所代表的意义完全就是不一般的,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谁也不跟丁羽似的,财大气粗。

    至少三位老人对于丁羽拿出来的东西呢?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嗤之以鼻,这个甚至还不包括在王长林手里面的东西,因为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张扬了,放置在那里虽然说看着很是漂亮,但是怎么说呢?对于价值观的影响有些大。

    但是这个话还真的就没有办法对丁羽去提及,为什么?因为丁羽并不在乎呀!这些东西对于丁羽来说,甚至都不值得一提,而且王阳是他的弟弟,总不能够让他也给王阳写一幅字吧!那样的话会让其他人笑掉大牙的。

    所以丁羽用最为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了,其他人怎么的来看待自己,真的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自己也没有要放在心上面的意思!难不成就因为别人在乎,自己就需要缩手缩脚的吗?那样的话还会是自己吗?

    家里面的其他人看到丁羽准备的东西,也是有那么一些咂舌的感觉,不用这么的夸张吧!摆在那里的镯子?都快要有手腕粗细了,而且还不是一个,各种‘花’式的摆了整整两盘子。

    后来老太太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过眼了,让安杰找了一些红布,直接的就把东西都给‘蒙’上了,用老太太的话来说,虽然说是订婚,但是东西还是不要招惹尘土和灰尘比较的好!

    其实安杰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随即也是找了红‘色’的绸布把东西都给遮盖了,然后用金黄‘色’的龙凤夹子卡住了周边!看得老太太也是嘴角也是有那么一些‘抽’搐,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的去做,这个肯定不是安杰的意思。

    林秋燕当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个状况,先前的时候自己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被这些东西晃晕了眼睛,甚至于整个下午的时候,都有那么一些晕晕乎乎的,不过好在快要吃饭的时候,也是缓了过来,但一直也是低着头,因为给与自己的感觉,太失分了。

    王阳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触,可是三位老人的经验多丰富呀!他们经历过的生活太多了,林秋燕相对而言还是一个孩子,下午的情形呢?他们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陷入到‘迷’茫当中,这个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现在的社会呢?略显有那么一些浮躁,而这些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呢?在底蕴上面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差池,但是经过一个下午的时候,这个小丫头就能够醒悟过来,这个不能够说是绝无仅有,但也是相当的难得。

    所以三位老人对于这个丫头呢?也是相当的满意,诚然丁羽用的方式有些过于的直接,甚至给与三位老人看来,实在是有那么一些粗鄙不堪,但还真的就不能够否认,这种效果非常的好用,简洁而又快速!

    但是这样的方式呢?对于三位老人来说,有那么一些接受不了,这个也是后来林秋燕过关了之后,老太太让安杰给封了的缘故所在,家里面的人呢?恐怕还真的就没有多少能够看明白,既然看不明白,那么就不要看了。

    知道的太多没有什么好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呢?丢不起这个人!

    晚饭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丰盛,但是很有滋味,至少可以这么的说,丁羽也没有表现的特别特殊,不过出于对丁羽的了解,家里面的人很是清楚,丁羽并没有跟以往的时候一样。

    以往的时候丁羽吃晚饭,数用斗量,但是今天晚上,也就是一碗饭而已,吃的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少的可怜!至少对于丁羽来说是这样的,但你要说他是不高兴所致,貌似也不是这样。

    吃过了晚饭之后,王阳送林秋燕回去,晚上留宿在这里,就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像话了,而丁羽随后也是出‘门’了,带着安杰,两个人前后脚的就出了四合院,等老太太知道消息的时候,丁羽和安杰已经离开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现在这个时候没有留在家里面,这个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特殊,不过丁羽倒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迹象,很快老太太也是知晓了自己大孙子的去向了,去看他的一位师‘门’长辈了,先前大孙子去了香港,好像也是去看了一位师‘门’长辈来着。

    这里面是不是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呀!但是一切都太过于的隐秘了,那位刘道长呢?自己也是打探过一定的消息,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至于香港那边的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但不知道为什么,老太太的心有那么一些纠葛。

    “师叔!”看着开‘门’的刘师叔,丁羽也是很恭敬的行礼,随即也是把安杰手里面的礼物奉上,刘道长看着丁羽,也是点点头,自己的这位师侄呢?自己跟师兄谈及过了,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依旧能够恪守礼节,不容易呀!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的师傅很好的把道‘门’的东西传承给了他,老兄弟是有人接了衣钵,这还真的就是让人感觉很是欣慰,“来,进来!”刘道长也是让丁羽和安杰进了四合院,这座四合院没有丁羽的四合院大,但是空间也不算小了。

    倒是进来的丁羽,耳朵也是微微的一动,自己好像听到了些许的动静,刘道长看着丁羽的样子,也是一笑,“说起来算是你的师侄,在我这里小憩几天的时间,在其他的地方睡得不是那么的安稳,也就这里好一些!”

    丁羽也是一笑,却没有说什么,路过院子的时候,丁羽也是驻足看了一段时间,随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师叔,刘道长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让丁羽进了屋子,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等了一会,也是看见膀大腰圆的汉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师叔祖!”

    刘道长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城铁,这位是你丁羽丁师叔!”

    “见过师叔!”进来的汉子并没有因为丁羽的年纪就有任何的小觑,因为看师叔祖的态度就知道了,这位师叔恐怕非同一般,甚至于跟自己的师叔祖都是平起平坐,再者呢?看着坐在那里的师叔,自己感觉心跳有那么一些控制不住。

    丁羽打量了一番,也是看着自己的师叔笑笑,却没有任何问及的意思,“晚上的时候家里面的人太多,不是很方便,我可是还没有吃饱!”

    “正好,城铁晚上的时候还要吃一段夜宵!”刘道长倒也是不客气,随即也是支起来了盘碗,东西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油腻,城铁看着桌子上面的东西,再看看自己的师叔祖,又看了看坐那里的师叔,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犹豫。

    刘道长在桌子下面,也是用脚踩了一下,顺势的拿起来筷子,周城铁愣了一下,随即也是一咬牙,刘道长吃东西的速度很慢,丁羽的速度也不快,但问题是摆在他面前的东西下的很快,看得周城铁也是感觉头皮有那么一些发麻。

    一直以来,自己感觉已经是相当过分了,十斤八斤的东西可能稍显夸张,但是三斤五斤牛‘肉’,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放在心上面的意思,甚至于还不算是酒水,但是这位师叔呢?吃的东西比自己还要多,完全就看不见他的身体有任何的变化。

    而自己的肚子都已经快要起来了!到了最后,也是有那么一些吃不下去的意思,随即丁羽才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东西吃了不少,但是酒水呢?丁羽却是丝毫未沾,周城铁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好意思,因为在这位师叔的面前,有些丢人了。

    “杨师兄还好?”

    丁羽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受教一夜,真传一句话,杨师伯尽心了!”丁羽的回应呢?略显有那么一些平常,但是刘道长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当年杨师兄被迫还俗,心中‘激’愤难耐,得真传者寥寥数人!总算是没有辜负了师‘门’,也没有辜负了整个道‘门’,甚幸!”说完了之后,刘道长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把持不住,泪水也是随即沾染了自己衣襟,看得那边的周城铁也是有那么一些手足无措。

    丁羽搀扶着自己的师叔去休息了,后面的事情‘交’给阿姨就好了,丁羽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回头看了看站在那边的周城铁,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两眼,“晚上的时候练的很晚?”

    从来了之后,周城铁也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说话的机会,现在师叔主动的问及,周城铁也是嗯了一声,“我师傅说我的悟‘性’不太好,需要刻苦一点,加上我这个人也没有其他的本事和爱好,就是比较的喜好练武!”

    “出出汗也好!”丁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周城铁有些愣神,不过既然这位师叔说了,周城铁也是下场,没有多长的时间,浑身就是热气腾腾,丁羽也是坐在旁边看着,而安杰呢?也是站在不远处。

    对于练武,自己没有多少的兴趣,也是不太懂行,但是看着面前这个汉子的状况,自己倒是感觉‘挺’好奇,时间不长,这个浑身就冒热气了,就更刚刚从澡堂里面出一样。

    看了一阵时候,丁羽也是站了起来,亲自的下场,在场中的周城铁看见丁羽的时候,也是一愣,丁羽却没有太多的犹豫,下手在前,也没有多话,就跟周城铁比划了起来,不过更多的是架势,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慢,再慢一点,过犹不及!”丁羽的话不多,但是在理解上面,还真的就跟周城铁有着不同,先前的时候别看周城铁在这里练武,但是并没有太多的人指教,而刘师叔呢?虽然也在山上面待过,但他的所学还不是那么的到家,道理能够说的通,但是动手则差了很多。

    丁羽也是一步一式的陪着周城铁,既然他能够出现在这里了,说明自己的师叔还是很看重的,所以丁羽也没有吝啬时间的意思。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吧!丁羽也是擦拭了一下自己额角的汗水,然后把‘毛’巾递给了安杰。

    “先生,时间很晚了,金夫人和孩子还在家里面呢!”

    丁羽也是一愣,随即点点头,倒是那边的周城铁看着那边的丁羽,一躬到底,“谢师叔不吝指教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