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742 林枫言的状态
    尽管梅若诗已经主动背起了简初瓶,而黎安责无旁贷的背起了戊柔,但林枫言开口和水馨“聊天”之后,却没有任何人催促。◎,反而是所有人都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两个。

    得说,容貌美到了水馨和林枫言的这种程度,哪怕是在修仙界,也能得到多一点的关注、容忍和好奇。

    戊柔是事关己身。

    其他事不关己的,其实也就是好奇程度低一点而已。

    根本就没人想着要打断——之前就休整了一个时辰,难道还怕多上几分钟吗?

    结果这么一看下来……

    这两人关系深厚是肯定的。但显然和“恋人”、“情侣”什么的毫无关系啊。倒更像是“关系很亲近的同门”这样。

    梅若诗就看了晕倒的戊柔一点——这大小姐太急躁了!

    而且……

    “等会儿。”顾逍忽然冒出话来,“我被看得很不高兴,所以问清楚,这位林道友刚才是不是想了我什么很不礼貌的事?”

    既然确认了水馨自己也有印象,林枫言就毫不讳言了,“她并不以貌取人。”

    “……长得不够漂亮真是抱歉啊。”顾逍眉角一跳,忽地反应过来,“……等会儿,所以你的意思是她失忆以前有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恋人?”

    身为当事人,被来回看了那么多次,顾逍当然不会误解林枫言的意思。

    水馨也一脸囧然的看着林枫言,“我以前不知道你这么自恋唉。”

    她明明会看脸的好吗?虽然不记得了。但是她的恋人,顶多长得比林枫言差些,不至于到“不怎样”的程度吧?

    而且……

    “顾逍。我以前也不知道你居然会自卑?”

    虽然长得是稍微平凡些,就一双桃花眼亮眼,但撇开眼睛也至少是端正啊,又没有哪里长歪长残。自我评价也不用落到“长得不怎么样”的程度吧?

    “呃……”顾逍捂额,无言以对。

    其他人却越听越不对。

    这么说下来,似乎是在说,水馨有一个恋人?

    可是……

    “等下!”到底是弈情谷的。江灵琴立刻反应过来,“你不是苏师叔的人吗?”

    水馨险些要翻白眼过去,“好歹也是大派精英。心胸宽广一点好吗?朋友之间也会相互帮忙的吧。因为他帮了忙,所以就一定认定是男女之情吗?这是把朋友之义放在哪里了啊?”

    “你!”江灵琴瞪大了眼,有心想要反驳吧,却忽然想起了慕离虹的性格。硬生生将话又给吞了回去。可模样看起来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出人意料的。这时候开口反驳水馨的居然是顾逍,“如果苏羽卿是个剑修,那么就算不信朋友之义,大概也会相信对手之义。如果他是个道修,那么,或者也可以想象下,是不是你的价值足以让人出手。但是……谁让他是个玲珑心呢?”

    顾逍简直是不动声色的将道修黑了个体无完肤!

    但谁让目前只有一个道修(自认)在场呢?

    黎安只是露出一个苦笑来,其他人自然不会去反驳。

    顾逍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苏羽卿可不是说随手帮了个小忙。而是揽下了一个元婴直系后裔的仇恨!这哪怕以他如今金丹真人的身份,也不是什么小事。

    放在玲珑心身上。是最难以让人相信“朋友之义”这种说法的。玲珑心自古情关难过!

    水馨简直一头黑线,“我觉得这是在小看玲珑心吧?”

    这次她不等别人再说什么,直接说下去道,“反正苏羽卿顶多就是闭关几年吧,而且是那种没危险的闭关。等到几年之后,自然就见分晓……现在来说这个,是不是太悠闲了?”

    确实,明明是两个旧友相逢,说几句话,眼看都要说完了,结果因为好奇心之类的,不小心就转远了。

    在这儿的人也没有哪个是拎不清的,被水馨这么一说,反而都有些囧然。

    水馨说得比顾逍更有道理。

    她根本没必要撒谎啊!

    苏羽卿又不是死了,而是在闭一个根本就没有危险的关。现在说谎,能挡几年?在修士的生命里,这点时间实在是再短不过。

    而且,如果她有心蒙骗,之前就根本不该回答。

    最后……这最多也就是个八卦,和他们没有切身关系啊!

    “所以,你们一起行动?”慕离虹将已经偏离万里的话题给拉了回来。

    水馨点点头,“一起呗。”

    想要掺合天隐观的事情,到时候还是得和这些人一起行动。不说先打好关系,熟悉一下也对之后的事情有利。

    “那就走吧。”慕离虹在心底叹口气。

    “等会儿。”费融忽然开口。

    “又怎么了?”江灵琴不满的看着他。

    费融举起那个核心阵匙,看着八色的圆环内部,不断流动的黑白两色,“我想这阵匙至少能告诉我们核心的位置。”

    “真的?”邵氏兄弟都有些不可思议的喊出声。

    “这么好?”卫钧也大为惊讶。

    “所以,你们之前是在乱走吗?”水馨觉得自己的内心比他们所有人都更惊讶好吗?

    “不,跟我走。”林枫言说,眼神明晃晃的写着——否则你以为我们怎么碰上的?

    “那就更好了。”梅若诗叹了口气道,“至少有个目标了。”

    而她叹气的原因是,她觉得,他们未必做好了进入核心的准备。

    但是,就算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类似的不安——恶灵这种东西,真是没人有经验——这些人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肯说后退的话。

    于是换做费融领路,一行人再次踏上了前往古墓核心之路。

    安宜落到了后面,走在了水馨身边。小声问她,“所以,你是真有恋人?”

    “我觉得有。”水馨也叹了口气,“我隐约知道有这么回事,但你知道……”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但是,我们是兵魂剑修啊。”安宜说。

    “剑修最重要的不是遵循本心吗?”水馨反问。

    “就是就是。”江灵琴扭头来说,同时狠瞪了安宜一眼。弈情谷情宗的姑娘反应过来了。什么样的情况才是最糟糕的——安宜难道你想说剑修不该有情?

    “好吧。”

    安宜道,“但我本来以为,剑修不会……怎么说呢。根本就不会有出现这种本心的……前提?”

    水馨瞅瞅她,“等你弄明白自己想说什么再说吧。”

    安宜又叹了口气。

    慕离虹在前方接口,“所有剑修上前。看起来,禁制变多了。”

    这或者是走向核心区域的证明。哪怕他们忌惮“恶灵”。完全没有去破坏墓室禁制。但在墓室之间。禁制也在变得更多,更隐蔽,更强大。

    已经展现在眼前的禁制还好,隐蔽的禁制,确实是剑修更适合探路。在没有任何一个宽阔地带的地下墓群中,剑修们身形灵活,哪怕碰触到了禁制,也更有把握从禁制之中逃脱。

    在不费丹药和灵力的情况下。完全凭借身法和技巧逃脱。

    谁也不知道在核心的位置会是什么情况,想办法节省力量是必然的。大户也耗不起了。

    也于是……

    之前只被顾逍注意到的事实。很快就显现出来。

    默契。

    林枫言和林水馨之间的战斗默契,实在是太好!

    明明应该是唯我唯剑,各走各路的剑修,却有太明显的默契。不是修炼了同样的剑法感悟了同样的剑意,也不是说有剑阵之类……而是对彼此的战斗思维太了解。

    对方想要做什么,达成什么目标,能不能做到……

    都太明白了。

    ‘剑意和剑元互不干扰,他们修炼的功法应该是一致的。’

    ‘本命灵剑的根本材质应该也类似。’

    都是大门派弟子,在看了几次破禁之后,不只是藏剑阁的弟子看出了端倪。仗着这两位都是兵魂剑修,开始用神识讨论起来。

    ‘简单来说,和我们藏剑阁一样,看来出自同样的剑修门派。’邵天逸评价。

    ‘可是,他们不是本来就是一个组织的人吗?’

    ‘‘一个组织’和‘有完整的剑修传承和培养条件的组织’,是一回事吗?哪怕是天隐观,也不该能做到。’

    ‘藏剑阁的问题吧,这几百年不是到处在搜罗高品级的兵魂吗?林枫言不说,林水馨的兵魂品级也该够高的。能全都漏掉,你们到底有没有用心啊?’

    “你们找重点的能力太差了吧。”一众人等的神识讨论中,忽然冒出来个异类。

    女剑修安宜将神识八卦的一群人都用视线扫了一遍——真当我们没法听见啊!

    安宜迎上了走回来的水馨和林枫言,直接问了出来,“你们两个,以前肯定经常并肩作战吧?”

    “应该?”这样将不确定的答案说得理直气壮的,也只有“我失忆了能怎么办”的水馨了。

    “是。”林枫言的回答就很肯定。

    “……这可不是剑修对练能练出来的默契。”慕离虹也道。

    他对此再有发言权不过了。

    只是剑修对练的话,容易被套路和经验局限。面对形势多变的禁制,难免会有各种不适应的问题。但是,如果是和剑修之外的力量练出来的,以这两人自创剑法的凌厉程度来看,简直难以想象,天隐观外,还能有什么,能给他们那么多经验和磨练!

    可是,水馨失忆了,根本不记得经验是怎么来的。

    林枫言却也沉默不语。

    很明显,他记得,但他不说……或者,不能说。

    “你能说出‘本命魂牌’四个字。”慕离虹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可说到这儿,又到底有些问不下去。

    林枫言倒也并不忌讳。

    毕竟,组织都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剑尖微挑,一条黑龙就在他的剑身周围转来转去。虽然外表十分清晰,但是却显得呆滞无神。

    “通过图腾血脉和本命魂牌,我与组织手中的某样东西缔结了契约。组织无法毁掉那样东西,所以无法通过本命魂牌控制我。但是……我是青龙图腾的后人,将血脉炼化为剑意之后,成了这样。”

    水馨惊讶的看着他。

    原来,他是将自己的青龙血脉炼化到了剑意里!剑意通灵倒是用不着找其他的引子了。可明明是青龙,展现出来的却是黑龙的模样……

    想也知道了,他缔结契约的对象有大问题!

    所以,受到了另外的限制吗?

    “你这样的剑意,还能通灵吗?”水馨忍不住确认。

    林枫言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好吧,知道偏题了。水馨也忍不住住口了。

    “那个组织无法毁掉的东西吗?”顾逍抵住了下巴,“那组织至少也不止一个元婴真君吧?”

    顾逍没问“是不是舍不得毁掉”——以林枫言出口的字数来说,这人只要肯说明情况,那肯定都是切实的。无法毁掉,就是无法毁掉。

    “青龙图腾?”和顾逍这个早知道林枫言是图腾一族的人相比,其他人显然更被这个身份震惊。

    修仙界多少年没有图腾一族的消息了!

    “没有图腾使者的力量。”林枫言道,“反而和兵魂略有冲突。”

    哪怕他是千万年来,失去了侍奉的神兽之后,图腾一族诞生的血脉最浓的后裔。

    所以,他才通过秘法,主动把这部分血脉逼了出来。

    “现在已经算不上。”

    图腾使者?水馨目光闪动——白寒章就是这个类型吗?就说他的力量接近体修但本质又有差别……

    “继续。”林枫言自觉解释完毕,灵剑在他身后消失,他又走回了队伍的后方。

    其他人看着他那淡然的模样,却是相顾无言。

    不过嘛……

    图腾一族,到底也只是传说了。放在现在,稀奇归稀奇,却没有九品兵魂那样的震撼。惊讶之后,更多的只是好奇。

    而且他们其实都知道,比起追究林枫言到底掌握了多少组织的消息,还是墓群的事情更为重要。

    再加上慕离虹的示意,众人都没纠缠下去。

    倒是水馨传声问林枫言,“暴露那个没问题?”

    林枫言回了一句,“比被人暴露好。”

    既然已经离开万花秘境,既然已经和水馨会和,既然天隐观即将被攻打……组织已经重新找到了他,也必然会想要杀了他。林枫言本来也就想要暴露了。

    ——这总比组织拿这个身份来做筏更好!

    水馨却没大明白,正想再问。

    但是……

    “有人在我们前面了!”负责领路的费融大声提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