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729 初探峡谷
    许昊的简单转述,倒是解开了水馨之前的一点疑惑——如果他说的话没有虚假的话。

    那么极有可能,之前所知道的那个孟水烟,很可能已经死在了青龙图腾的后裔手中。

    此外,哪怕是以她的脑袋也很容易想明白,这应该是一个同时针对林枫言和三宗六派一众精英弟子的局,既然手笔那么大,自然就很容易成功——除了上古杀阵,也许只要考虑到剑修对旗鼓相当的对手的好战心就可以了。

    但这会儿水馨也没心思去多想组织的布局,只连连追问。

    得到答案之后,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傻了。

    逃出来的唯一一人是许昊,而他们想要进入峡谷,采用的手段是赶了一群鹰蜂鸟来。想也知道,这个上古杀阵被他们找到的漏洞,和“声音”有关。

    “……那群鹰蜂鸟应该是从这座峡谷里分出去的。鹰蜂鸟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它们喜食毒物,等阶越高的越不怕毒。高阶鹰蜂鸟的骨头素来都是解毒丹的重要原料。鹰蜂鸟的鸣叫声,应该就是这座阵法的开阵‘钥匙’……当然,这是我们从线索中推测出来的,但既然他们都成功进入了,说明我们的推断没错。”

    顺着许昊的推断和之前那些门派弟子进入浓雾的方向,水馨也是傻大胆一般的往下潜去。

    浓雾之中,都是带毒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原本瘴气的缘故,连水馨这个剑修的皮肤,都隐约出现了烧灼之感,呼吸就更不敢了——也难怪许昊急切,水馨可以用剑元护体,而道修们也自有解毒丹药可用,龟息之术更是人人都会。

    可就算没有别的,长期生活在这毒素浓厚的地方,抵挡就是消耗,迟早会虚弱、死亡。

    水馨闭着眼。任由五感收集信息。

    顾逍和白寒章跟在后面,也用自己的方法保住自己——谢天谢地顾逍用了一件正正经经的文宝,没有再挥霍红尘念火了。

    白雾浓厚,几乎没有什么流动感。所以想要搜集信息也很容易。

    轻易就能感受到鹰蜂鸟和后来修士们的轨迹。他们的意境还残留在浓雾中,标志出了一条清晰的路线——白雾之中,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黑洞”,没被白雾填上!

    光说感知到的体积,果然刚好够一个人进入。而且没有要弥合的迹象。

    还有什么话好说?

    水馨直接落了下去。

    熟悉的轻微晕眩感传来,眨眼间就变换了天地。身周浓雾依旧,而且皮肤的烧灼感变得更为明显,事先抱有的警惕心暂时没有更多用处,落点处还残留着之前进入的修士们的气息,但显然他们都已经离开了。

    反而是顾逍和白寒章,并没有被分散。都落到了近处。

    举目四顾,连眼睛也微痛起来。但即使闭上眼,凭借剩余的感官也能得知,浓雾中已经完全无法感应到“黑洞”的存在。

    “固定的传送点。”一个声音在边上冒出来。“我对上古杀阵的说法存疑。”

    水馨听出来这是顾逍在“说话”,连呼吸都不敢了,张口无疑是愚蠢的举动。好在白雾虽然浓厚,震动空气却不难。连水馨在闭嘴的情况下也一样能做到。只是发出的声音就肯定和正常的声音不一样了。

    此时顾逍的声音听起来就有些飘忽,仿佛鬼吟。

    亏得水馨和白寒章都不怕这个。

    白寒章略带点“嗡嗡”声的声音也冒出来,“不算。”

    他大概想说“不算证据”,然而特殊的说话方式让他说话的热情一下子倒退回了水馨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

    水馨也想表达点看法——按照许昊的说法,他虽然猜测是座上古杀阵,但那只是因为这满峡谷的毒雾和遇到的几个小禁制(似乎威力没有完全发动),证据本来就不充分。

    受伤之后在这种环境很容易恶化。尽管还没遇到特别可怕的东西,却也难以保证灵脉的影响进一步扩大以后会发生什么。谁有这个心思去探索?

    就是现在……

    水馨还在调试自己的声音,想让自己的声音别那么锐气十足的像电子音似的,在浓雾之中。一阵不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水馨的尝试一下子就戛然而止。

    光听声音其实没什么。

    但撇开眼睛,其他的感官也足以在浓雾中为她构建出具体的形象来了,和眼见的差别不大——上万只,甚至是几万只、几十万只蚂蚁大小的虫子正在向他们靠近,每一只的身上,都有蜷曲的尾刺!

    “蚁蝎。”顾逍也察觉到了。

    他还买了关于天脊出没的各种妖兽毒虫的玉简。没来得及手写出来,水馨没法看,但他自然是都记住了的,“我想我们还是先跑的好。”

    顾逍的胆子从来都不小。

    直接认怂还是第一次。

    于是水馨和白寒章都没犹豫,水馨甚至当先选择了一个蚁蝎少的方向冲了出去。

    在路上踩到了一根骨头,骨头中空,是鸟骨。鸟骨还很新鲜,但已经一丝肉都没有了。哪来的十分明显。

    他们一逃,蚁蝎群似乎也就觉得自己暴露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大起来,速度也越发快了。

    亏得三人速度都快,顾逍甚至直接用上了飞行文宝,眨眼间出去了三公里,将将赶在了蚁蝎彻底围拢前,逃出了这种小生物的领地。

    乌压压的蚁蝎在他们身后竖起了尾刺,以作威慑。

    水馨抹了抹不存在的冷汗。

    作为女孩子,能打是一回事,心理抵触是另一回事——噬心蛊至今也不是什么美好回忆。

    “这些蚁蝎很可怕?”水馨顾不得自己的“声音”过于锋锐了。

    “数量多的话。”顾逍的声音越发飘忽,“它们的麻痹毒素是可以叠加的,而且口齿非常锋利。数量够多的话,眨眼间就能啃光一个修士。但就正常情况,它们不会这么大规模的行动,也不会挑衅人类这么大体积的敌人。”

    现在这个情况,谈什么“正常”。

    水馨一撇嘴,却也发愁。离开了蚁蝎的领地。接下来该怎么做却不知道。从上面就看得出这浓雾的范围很广了,现在看来峡谷还很深。目不能视感知有限的情况下,该怎么在这么广阔的地域找人,这实在是个问题。

    也许之前留一下。等着雷、许师兄弟会更好?

    “在发愁?”顾逍见水馨沉默,知道问题所在。

    “必然的吧。”

    “我看他们也没带什么阵法高手。不管是杀阵还是别的什么,最有优势的显然都是阵法高手。现在既然没有,不正是你的直觉发挥作用的时候嘛!”

    因为声音变了,水馨无从肯定顾逍这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终归他说的是实话。现在除了直觉,还能依靠什么呢?

    “事实上。”水馨发出带着“嗤嗤”剑气的声音,“峡谷并不算宽广,两边都是悬崖而又一边被蚁蝎堵住——我想你不愿意往回走——我们其实只有一条路可以选吧!”

    顾逍才不会被她嘲笑呢,“我们刚才有两条路,是你选择的这边,不是吗?”

    白寒章“嗤”的一声笑,终于表达了一下存在感。

    水馨有点心塞。

    为什么这么多经验告诉她她说不过顾逍,她却总是不能吸取教训呢?

    不过,至少不用再选路了。

    之前蚁蝎的包围方式已经告诉了她哪两边是峡谷的悬崖。她往峡谷的另一边走就好了。现在蚁蝎还挡在后头呢,在剑意通灵前,水馨不能保证不被这些蚁蝎咬到。

    数量太多!

    最后进入她感应的,她觉得少说也上百万只了。若非这些蚁蝎看来有活动地盘,水馨觉得之前的大逃亡至少还得持续好一阵子。

    大概这峡谷里其他东西也不大敢招惹蚁蝎,离开蚁蝎的领地后,好一阵子,没有在浓雾中再次感应到其他东西。倒是发现了另外的状况。

    水馨没有犹豫,开启了“灵视”。

    这多出来的第三只眼倒是没有烧灼的感觉,当然也看不到什么正常的风景。此时在她的“灵视”中。整个峡谷也都被一层暗金色的薄雾所笼罩,视野中有不少明亮的线条交织,却看不出是什么。

    只有一点能肯定,那线条交织的地方。应该就是被灵脉转移之后,重新启动的禁制了吧?

    回望一眼,果然,在蚁蝎们止步的地方,也有颇为复杂的线条。

    “你在看什么?”顾逍问。

    “所有的普通植物都死光光了,连根系都没剩下。”水馨回答得很快。

    顾逍挑眉。“都毒成这样了,要是还能剩下什么普通植物那才叫奇怪吧?”

    “但你听过专门挑普通植物来腐蚀的毒吗?”水馨撇嘴,有些得意洋洋,“从尸蛊、血海的事情来判断,我敢打赌,如果出现过这种毒素,肯定会有人大片大片的用在山林里,把普通植物全部腐蚀光,剩下的灵植就会很显眼了。反正你看这一大片都是这样,是毒素的话,肯定不贵。”

    顾逍难得有无言以对的时候。

    然而他现在确实难以反驳。

    “……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水馨的脚尖轻轻点了点,碰到了一株感官上很平凡的小草。这样的小草有一丛,很不起眼的样子,也很脆弱,却是一阶灵植。

    水馨现在已经很明白了,所谓的灵植,可不代表说很坚韧、比普通植物更难摧毁这样。唯一的标准是灵气浓度。

    灵气浓度高,其实并不代表药性就一定更强。虽然大体上遵循这个递增规律,但并非绝对。何况“药性”并非“特性”,仅仅是修士们琢磨出来的,对修士的用处。

    比如说蚁蝎的毒素,要不了多少就能麻痹一个练气修士,可蚁蝎是什么等级的毒虫?连一阶都算不上!

    药性也是一样的。

    但品阶高,或者说灵气浓度高的灵药,炼丹更容易练出高品级丹药是肯定的。

    所以,要说毒素还分辨灵气浓度……似乎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许昊这些家伙哪个不是一身灵气?不也照样要一直护体么。

    “线索还是太少——许昊也说这个问题。”水馨在心底叹息(“语气”上是体现不出来的),“总之,再走走吧。”

    顾逍的“眼睛”,扫过了水馨轻碰的位置,也是若有所思,没有再说话。

    &

    顾逍表示,这儿即没有红尘念火,灵气也沾染了毒素不能使用,所以他没走一步路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消耗(尽管如此也没见他少说几句话)。

    而白寒章虽然没表示什么,但他再次变得惜字如金的情形,也挺说明问题的。

    于是接下来,就成了水馨一个人的作死之旅。

    毕竟,只有她能依靠战斗补充。

    每碰到灵气线路交织的地方,她就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于是先后遇到了两处狂躁的妖虫,和三只狂躁的妖兽。以及一些空荡荡的、破碎的禁制。

    毫无疑问,他们还是来晚了,一切都已经被捷足先登。

    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些剩下的妖虫妖兽,都颇为厉害。尤其是那三只狂躁的妖兽,水馨甚至不知道品种,但明显是一家子,全都是四阶巅峰,不但战斗力爆表,还身怀剧毒,最重要的是,它们甚至知道利用阵法!

    水馨明明看见里面有一个高浓度的灵气体,却也只能遗憾而退。

    不是一定杀不掉那三只妖兽,只是代价肯定会很大。

    她收获了一场酣畅的战斗,就已经足够了。再打下去,就是本末倒置。

    而且,在遇到这三只妖兽之后……

    “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水馨忍不住疑惑了,“倒像是整个峡谷的势力重新整合了,所有厉害一点的东西都被关进了各个禁制里,和许昊说的可不大一样——当然有可能是剩下的全都被我们前面的人给犁了一遍。可人都到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会碰上慕泽腾的伏击呢。”

    顾逍嗤笑一声,“你还觉得这里是杀阵吗?”

    不,不觉得像了。虽然有些杀阵的感觉,但终究还是差了点什么。

    水馨认真想了想,面现菜色,“我想,天脊这儿既然从古至今都差不多,那么,要有个地形变化什么的,也该有记录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