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700 又一个修仙家族的悲剧
    对于温言钧的过去,水馨本来是不关心的。

    虽然看得出他有故事,但谁没点儿故事呢?她只是拿温言钧当还算可以的朋友,又不是想要发展什么更亲密的关系。

    水馨甚至都不觉得他们会有多少并肩作战的机会。

    而且水馨的记忆里,修仙界的人又喜欢斩断尘缘……

    现在可不一样了。

    才确定了一条大线索不久的水馨,简直是有点儿过分敏感。

    弄得温言钧都懵了,之前积累酝酿的几分伤感悲情被水馨全晃没了——本来吧,他已经对能说的事情有了个底稿。照着说就是了。这下也全都被打乱了啊!

    “呃……”温言钧想了想,“至少在我被叫回揽月阁之前,温家本身也还没做什么。或者说,他们之前一直在做所有半修仙家族都岌岌以求的事——培养一个能进大派内门的天才弟子,占据一座灵脉。然而都没有成功。”

    这种说法就是说,温言钧已经不再是那个家族的人了。

    “你因为废材被逐出家门了?”水馨不负责任的推断着,“还是说,为了报仇什么?”

    “没那么狗血。”温言钧哭笑不得,顿了顿又说,“我是逃出温家的,目前为止,和孟水烟之间的关系也是很糟糕,但还不至于说要汲汲以求的去报仇。”

    顾逍不耐烦的扯开水馨,“让他自己说!”

    水馨也意识到,自己的激动并无必要。

    就算孟水烟的身份真的如她所料,也不急在一时半刻的。

    她退到了一边。

    但是,本来有三分之二以上放在奇景上的心思,已经转移了大半,到温言钧的声音上。

    “父亲和孟水烟相识后,很快就领了她到孟家来。然后我母亲就去世了。但是客观的说,倒不能说是他们害死了她。因为父亲、孟家,都有许多用得上母亲家族的地方。母亲身为凡人,却嫁了‘仙人’。又生了个‘废材’,一直都相当自卑,在我三四岁的时候,就因为想要生下一个资质天才的孩子。上了别人的当,吃错了丹药,导致缠绵病榻,药石难救。”

    水馨无语。

    难怪温言钧对父亲的“小三”称不上多有恨意,原来是因为和母亲的关系就不好。

    温言钧被视作废材。简直是爹不疼娘不爱啊!

    温言钧说到这儿,也笑了笑,“我那时候是什么模样,猜得出来吧?后来我父亲娶了孟水烟,我一开始的时候,真没发现什么不对,只是单纯的想要找茬,想要靠抓继母的小辫子来证明自己的实力——结果,大概是因为谁都忽视我的缘故,我居然真的发现了孟水烟的不对……再然后。赶在被杀人灭口之前,我就逃跑了。那年我十五岁,简直是一朝转运,在被追杀的时候,居然碰到了师尊和苏师兄,被他们带回了揽月阁。”

    但因为最终没怎么受苦的缘故,温言钧虽然没有再回到温家的意思,对温家、对孟水烟也就没有多少仇恨。

    水馨听懂了他的意思。

    她好奇的问,“但你还是去查了孟水烟的来历吧?就查到了凤凰阁的头上?”

    温言钧点头。

    “……苏真人也知道呗?”

    温言钧又点头。

    “那不管他们的啊?”

    “师兄说暂时不用管,盯着就可以了。”

    “……你家里。温家知不知道孟水烟有问题?”

    温言钧讽刺一笑,“要是不知道,你觉得我父亲会娶那个孟水烟吗?”

    水馨点头,“刚才你的开头就特别像是‘功成名就遇真爱。平步青云死糟糠’的情节嘛。”

    温言钧被哽了一下,然后用视线去戳了顾逍一眼。

    顾逍看懂了,捂着胸口,“你难道觉得她是和我学的吗?”

    温言钧反问,“难道不是?”

    ——他当初和水馨遇上的时候,水馨还在缓慢的恢复与融合之中。确实没有现在这么“直率”。

    而温言钧怎么看,都不觉得沉默的白寒章和警惕的飞妙能是教坏水馨的那个人。

    “当然不是!”顾逍断然否决,“我的想法才没那么奇葩!你刚说你爹为了修仙资源去你娘,就是在说这是个利益至上的普遍型修士吧!”

    白寒章既然插口道,“你的想法,加上女人的特有思路。”

    水馨怒了,“飞妙你听见这种话应该咬他好嘛!”

    和小白有志一同盯着瀑布中的电棘鱼发呆的飞妙,“喵?”

    温言钧顺着两只妖兽的视线看过去,“电棘鱼的味道确实很鲜美。”

    &

    在一段快节奏的话题转换之后,已经歪到十万八千里外的楼被顾逍拉了回来。

    但这个时候,最开始“沉默赏景听故事”的气氛和生疏的感觉已经消失无踪了。就连飞妙,都因为温言钧介绍起了“舌尖上的揽月阁”而迅速和他拉近了距离。

    水馨对此也毫不奇怪。

    对于一个有吃货一面的真君领导的门派来说,对食物有点研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正事还是要讨论下去的。

    顾逍就问了一句,“……重点应该在于,你改了名字和容貌没有?”

    温言钧沉默了下,“没有。”

    “揽月阁收真传弟子,虽然不会张扬,但也肯定不会隐瞒。既然你没有改换形貌,那么,温家是不是也应该知道自己暴露了?”

    温言钧默然。

    “然后问题来了,如果那孟水烟是凤凰阁的人,就算知道暴露了,也不敢、不用做什么过激举动。没有那个必要。凤凰阁也没那个胆量。但是,水馨你刚才的意思,是怀疑那不是凤凰阁的人?”

    水馨点点头,“想想宋冰云的名字,想想我的名字。那个神秘组织,很有可能是按照五行给人取名字的。而且……”

    说到这儿,水馨顿了一下。

    “你们谁能告诉我,要什么样的修士组织。才会专门去培养美貌的、以色侍人的凡人女子?”

    温言钧怔然。

    顾逍却毫不犹豫的道,“天脊啊,三宗七派也不少这么做的吧。”

    这答案太出乎预料了。

    水馨直接懵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啊?”

    顾逍理所当然,“否则你以为他们关于我们儒佛三国的情报哪里来的?尤其是儒家两国,十之六七的奸细都是从后院里揪出来的好嘛。”

    水馨被卡壳了。

    顾逍一下子指出的范围太广,以至于她都不知道把话题怎么延续下去。

    “好吧。”水馨放弃了一个线索,“当初在瑞宁府的时候。就想起了一个可能,那个组织可能有提升甚至凭空创造修仙资质的能力,而且消耗可能比正常情况要少很多。即使如此,我想……”

    事先已经想好的突破口被顾逍出人意料的否决,水馨也不是思维特别敏捷的,困扰的揪起了头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顾逍接口说,“也有可能是特别的财大气粗啊。”

    反而是温言钧联系了一下之前的经历,有些明白了,“我想水馨你的意思不会是。你的资质也是被创造出来的?”

    “宋冰云是这么个意思。”水馨点头。

    这种事才瞒不住呢。

    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想要为她隐瞒。

    “想要创造你这种资质,可不是财大气粗能解决的。”顾逍却表示不信。

    但顾逍也觉得,这事儿真可能发生。

    天眷啊。

    有天眷的人,哪怕别人本来想要创造个五相灵络,她自己将之变异成八品兵魂加媚骨,那也是有可能的!

    当初儒门始祖林云瑞的不少经历,比这还离奇呢。

    天眷就是那么种神奇的玩意。

    但是,不想要天眷被其他人发现的顾逍立刻就为水馨描补了一句,“如果你曾经被当做凡人,那么我更相信。你是‘隐资质’,资质本来就有,只是被特殊情况隐藏或者封印,最后被激发出来。”

    水馨自己有个“神植”的解释。却也不得不认,顾逍这解释也是有可能的哦!

    “果然百科全书啊你!”水馨简直敬服!

    “简单的推理而已——如果你这样的资质不是意外,那个组织还有任何必要隐藏吗?”

    “那么,”温言钧接口,“如果是组织培养的凡人,应该也是很优秀的那些。才有可能被那个组织改造修仙资质才对。”

    “这个优秀,指‘以色侍人’的技能学得比较好?”

    水馨再次重点提了那四个字。

    宋冰云说起的时候,她其实没怎么在意,对于修仙资质被创造这点,她也不大在乎。但现在想想她可能的培养方向,她竟然还是有些恶寒的感觉。

    顾逍指着温言钧,“他说他后娘的修为不怎么样……说真的,长得漂亮不?见过她怎么以色侍人不?”

    “你应该这样问——”水馨难得一次的纠正了顾逍,“和栖凤山的准圣女、凤凰阁的那些女修,做派有差别不?”

    温言钧想了想。

    这其实是挺久远的记忆了。

    他逃出温家,也过了二十来年。虽然调查了孟水烟的来历,但他谨记揽月真君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教诲,不肯让这样的仇恨占据太多的心神,所以,对于孟水烟的做派问题,印象还真是停留在二十来年!

    “有点,有点像朱离?”温言钧挺不自信的说。

    随即又道,“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好吧,容貌也有点像是朱离那一类的。”

    水馨其实还不大记得朱离长什么模样了呢。

    她比温言钧更心宽。

    但对朱离的某些言行,倒是还记得颇为清楚。

    而朱离那样的做派,在凤凰阁显然并不只一例。她记得在凤凰阁外客峰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个类似的——但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想下去的话就真只能将那孟水烟往凤凰阁靠了。

    水馨当机立断、蠢蠢欲动,“温言钧,你带我们去温家看看呗!”

    “现在?”

    “等会儿还未必有时间了呢。”水馨肯定的说,“顾逍说了,如果真的是凤凰阁的人,我们就没有危险啊!”

    不。

    顾逍在心底说——我没这么说。

    但他或者才是最不愿意干涉水馨冒险的人,尽管口头上不少抱怨。

    于是他一声没吭。

    而白寒章和飞妙更是在哪里都无所谓的人,于是,温言钧最终被说服,留下消息后就带着几人离开揽月阁,也就是丝毫都不稀奇的事情了。

    温言钧还从门派里借出了一艘小型飞舟。

    能装得下五个人,速度颇快。至少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驾驶灵器都要快。

    也就飞妙看不出来,温言钧这个没有更改姓氏的家伙,虽然说没有专门去报仇,但对温家的感情,却依然是复杂的。

    因此复杂,才会心乱。

    才会轻易被水馨说动。

    饶是如此,等他们飞到温家的地界,也差不多到晚上了。但是,还没到地方,温言钧已经诧异的停下了飞舟,不可思议的摇头,“真出事了。”

    水馨也看出来。

    在飞舟之前,以最后的晚霞为灯,能清晰的看见前方的景色。

    那是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山,在远方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弧形。而在黑色石山的中央,现在甚至能清晰的看见,辉煌洞府,殿台楼阁,比水馨见过的雍国皇宫,还要壮丽的连绵建筑!

    一个半修仙家族的根本,又怎么可能没有迷阵保护?

    在来的路上,温言钧可是已经说了。

    温家虽然没有灵脉余脉,却也有一个不错的灵眼,结了一小片灵泉。在久远的年代,与最近的“乱石仙坊”,是一道灵脉上的。

    不过因为身在黑石山中,难以遮掩——山上的黑石是凡人也十分喜爱的,颇有冬暖夏凉之效的材料——温家沿袭了上一个占据此处的修仙家族的传统,借助灵泉天然形成的灵雾,在山上布置了幻阵。若从北方的攀云峰看过来,连绵但不高耸的黑石山,加上灵雾幻阵,看来就像是一只竖眼。

    连“纵目府”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但现在……

    温家本家的建筑在空气中暴露无疑,灵雾幻阵何在?

    而且,都能看到建筑了,就更是能肯定,温家人……天知道还剩了几个!

    温言钧脸色大变的驾驶飞舟冲了过去。

    果然,温家连绵的建筑之中,已经毫无人气。更是……

    “已经接近绝灵之地了。”顾逍评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