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第四百零五章 引蛇出洞?(二更)
    本来以为很挣钱的东西居然面临要卖就得亏本甩卖的处境。哪怕那金身傀儡不只一个,水馨依然心塞塞的走出了繁‘花’拍卖行。一走到外面,就看见了几个小伙伴的严肃脸(当然,顾逍除外)。

    那道友小齐,和临时雇来的车夫,也不在他们身边。

    “怎么了?”水馨立刻紧张起来。

    墨鸦他们都没有什么身外之物,所以站在繁‘花’拍卖行外面等着她。但看他们的表情,怎么着都是出现问题了。

    “两件事。”墨鸦用神识说,“第一件,之前黑猫表示她闻到了和你一个味道的人。第二件事,在那之后,有人搬了好几只妖兽进繁‘花’拍卖行。”

    水馨看了猫脸异常严肃的黑猫一眼,心中有些了悟了,“‘一个味道’的人在哪?那些妖兽有什么不对?”

    “一个味道的有好几个人,似乎是个小队伍,有道修玄修,却没有剑修。我们记住了模样,但没有跟踪。而那些妖兽,黑猫说全都是血统返祖的妖兽,比◎♀79.如说你之前说过的那只碧血灵猿。简而言之,就是兽王秘境的妖兽在浮月大陆上寻找的‘同伴’,他们找到这样的同伴,一般都会将之接引回兽王秘境。”

    水馨想了想,“引蛇出‘洞’?”

    这是在吊兽王秘境的人么?

    水馨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遇上进展,一时间都顾不上自己鉴定出问题的事情了。

    “就是这个意思吧。”墨鸦点头,“但是看起来。黑猫确实隐藏得比较好,白寒章说它没有被发现。”

    水馨诧异,“昨天晚上我把它当凡猫。你们还嘲笑我呢。难道他们看到这么只黑猫就不奇怪?”

    不至于和她一个出身的人,都那么没常识吧?

    墨鸦没说话。

    就在这时候,一大群人呼啦啦的又从繁‘花’拍卖行出来了。当先的人就一边作揖,冲外面的喊,“都让让啊,麻烦都让让!”

    水馨目光微沉,但还是和其他人一样。都往旁边退让了几步。

    很快,五个布满了禁制的铁笼子,被不少人给分别抬了出来。每个笼子里都躺着一只体型庞大、气息恹恹的妖兽。

    水馨并不认得这些变异妖兽。但只听墨鸦的简单介绍也知道,肯定都是那种比较稀少的类型。那领队人的得意,简直要满溢出来了。

    黑猫却立刻趴伏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而小白不像黑猫那样。到底有着接近人类的智慧。它本能的觉得这一幕很糟糕,冲着那些铁笼子龇牙咧嘴的,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没想到的是,这样的低吼还引起了那领队中年人的注意。

    他的目光往水馨这边一转,立刻就走到几人面前,笑问,“敢问几位道友,这只疾风狼不知是谁的契约兽?”

    水馨皱眉应了一声。

    中年人奇怪的看了小白黏着的白寒章一眼。却也没追究。相反的,他稍稍感应了一下。就更高兴了,“原来是为剑修道友。恕在下直言,这位道友既然是剑修,那疾风狼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这是老生常谈了。

    水馨继续皱眉,“那又怎么样?”

    “是这样。”中年人也继续笑眯眯的,一副标准的商人模样,“看几位道友来繁‘花’拍卖行,想来也是有些灵石不凑手吧?要在下说,与其将那些救命的灵器法器、符箓丹‘药’拿去拍卖,倒不如另外找路子。”

    水馨这会儿已经有所猜想。

    但她依然没有挑破,只是‘摸’了‘摸’小白的脑袋安抚它,“怎么说?”

    “很简单,在下开了一间奇兽馆。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斗兽场。按着灵兽妖兽的等级,让它们相斗。既可以下盘押注赌胜负,也可以自送契约灵兽上场争斗。只要赢了,就能‘抽’成。”

    中年商人笑眯眯的指着那些笼子,“我倒是收了这么一批好货,想来能赶在最热闹的时候上场。可是现在,却有些场上缺兽。若是道友想要挣些灵石,不妨将这疾风狼送来啊?”

    若是按水馨本心,她现在特想一巴掌‘抽’过去。

    送契约灵兽去斗兽?

    虽然她也想着要尝试一下万‘花’城的娱乐,但这种方式,却绝不可能接受!

    看看,就连小白都知道这点。

    小白的‘毛’都尾巴都快要炸起来了,但完全不害怕会被自己的主人送出去呢,还冲着那中年人伏低身子,低吼得更欢快了。

    小白又不懂什么叫缺乏灵石,自小就受到善待的它才不认为自己会被扔给这个全身都冒着敌意的坏蛋呢。

    但是……

    水馨‘抽’了‘抽’嘴角,到底忍住了冲动,没有立刻回答。

    只是有些忍不住的问了另外的问题,“相比这只没有成年的疾风狼,我倒是觉得我自己的实力靠谱点。不知道这个万‘花’城里,有没有让人赌斗的黑拳什么的?”

    中年人一脸诧异。

    也是,有灵兽可以送上场——还是那种潜力和作用都不大的,哪个修士会自己上场去赌斗啊?

    不过,再次感应一下水馨身上的锋锐之气,中年商人又觉得有些释然了——剑修嘛!

    “这倒是有的。但那可是生死不论。”

    水馨一撇嘴,“我是兵魂。”

    这句话显然杀伤力巨大,中年人颇感遗憾的走了。倒也没有什么威‘逼’利‘诱’的事情发生,一副“生意不成情意在”的意思。

    倒叫水馨一阵子不适。

    ——好吧,商人大概也不会轻易和人结仇?

    眼看着那些笼子远去,水馨扭头看她的同伴,“他们刚才把猫忽略了吧?”

    “没。”白寒章懒洋洋地说,“我让人觉得,这笨猫和我是签了契约的。而且粗粗一看,都会觉得这笨猫擅长的是幻术,而且等级不高。”

    墨鸦补充,“在这种地方,用神识详细扫描可是很不礼貌的。但话说回来,如果进了那个什么斗兽场……”

    “嗷呜!”小白一口咬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墨鸦咬牙低头,“拜托,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我才不会赞成去那种地方,想去的明明是你的主人好吗?”

    以水馨的‘性’格,她没有拒绝,那就是存了想要去探底的心思了!

    ——别告诉他她还想要救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