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三只眼
    水馨不是很能肯定发生了什么。

    但她是个有决断的人。

    按照她脑袋里虚拟出来的这条线路,她完全有时间取了那团“亮光”再赶回渔村!

    那么,就当做这条线路果然是省略了她挨个儿询问的时间吧。

    水馨再次掉头,骤然加速,往那亮光的地方奔去。不出她的预料,那邪异男子选择了将东西埋在地下,甚至还做了标记——搬了块不小的石头压在上面。

    没有选择傀儡,或者如那条倒霉小蛇一样的契约灵兽。

    大概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很容易远距离被发现异常的。而且难免有些灵气‘波’动,有一定可能把其他妖兽吸引过来——毕竟这附近才闹过妖‘乱’。

    但这会儿,水馨却并没有推测正确的喜悦。

    尽管推开大石头,挖出小包裹,这件事做得十分顺利。

    水馨蹙了蹙眉。

    她发现,小包裹在到了她手上之后,“亮光”并没有消失。

    似乎她的额头出现了另一只眼睛,这只眼睛看到的东西,和她的双眼完全不同。

    在她双眼看到的世界里,小包裹就是小包裹,包裹布是清爽顺滑的白‘色’面料,估‘摸’着也是什么低阶法器材料。简单的系着结。

    但在另外那只奇特的“眼睛”看到的世界中,这依然是一团亮光。

    仔细一点看,是七十来团小小的光芒。

    比起亮光刚出现时,这光芒要黯淡、微弱得多就是了,而且还是凝固的。但密密麻麻的聚在一起,依然给人一种一整团光的感觉。

    两种不同的视野,看到的两个不同的世界。奇异的‘交’织在一起。

    并非没有互相干扰,但她依然分辨得清清楚楚,似乎一点儿也不会对她的行动造成干碍。水馨知道,这应该是因为她的大脑和兵魂,足以处理这两分并不相同的视觉信息。

    在快速返回渔村的过程中,水馨忍不住分心将目光投向了四周。

    果然,这份视觉上的异常。并不仅仅是表现在了她的目标上。

    这片她已经熟悉起来的山林。这会儿正在向她展现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一面。

    植物的枝叶、经络,甚至是埋在地下的根系,在她“第三只眼”的注视下。全都变成了一道道纤细的、极为黯淡的光带。‘交’错。

    而在空气中,似乎也有着黯淡的光点零落的散布着,漂浮在空中。

    倒是动物没有。

    动物就是动物,从最小的昆虫——尸体真多——到大一点的啮齿动物、爬行动物、哺‘乳’动物。水馨一路见到的所有动物,身上全都没有那些黯淡的光点。

    水馨来不及深思这些光点都代表什么。只是将这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而且,她至少大致猜测到了这份异常视觉的来源——

    应该是小树苗凋零掉的树叶带来的。

    很快,她就赶到了渔村。

    距离那个邪异男子所说的时限,倒还差一刻钟有多的时间。

    沈穆已经在渔村里了。正在一小块地方打转,看来犹如困兽。水馨一看到她,双眼就是一凝——

    沈穆的身边。倒是没有什么黯淡的光点,但他本身。就是一个光源!

    在第三只眼睛的注视下,这家伙本身就是一团光。

    比之前见到的光点要耀眼得多,但是令人不大舒服。也许是会觉得刺眼?

    而且,才看了他一会儿,这种异常视觉就开始迅速消退——看来并不是什么稳定的变异。

    “水馨,又有修士过来了!”沈穆却不知道自己目前在水馨眼里是什么形象,看到水馨,就咋咋呼呼的喊了起来。

    显然他是收到了警讯才赶回的。

    水馨点点头,直接将包裹扔给了他,“看看这个是不是解‘药’。”

    沈穆反‘射’‘性’的接住,包裹到手才发现不对,顿时呆滞,“你还真找到了啊?”

    ——木系剑意有这个用处吗?

    但水馨又没有储物装备,要说从身上掏出来这么个大东西,那更不可思议。

    “快去快去。”水馨不耐烦的催促。

    沈穆固然满肚子疑‘惑’,却也知道这不是纠缠、追问的时候,连忙试验去了。至于新来的修士……唔,到底是不是针对自己的,这个再说吧。

    沈穆一走,水馨的脸‘色’也就凝重起来。

    得说经过了这么一桩事,沈穆给她的观感倒是好了不少。在之前只是“略有‘交’情,略为熟悉”,现在却变成了“可以做朋友”的程度。

    毕竟,在之前她面临两难抉择的时候,沈穆没有向她告饶,没有祈求,甚至也没有对那些中毒的凡人趁机下黑手……相反的,他一度想要自己站出来,去和一个筑基期的毒修战斗。现在也是,他没有试着逃走。

    这就是骨气和原则了。

    这样的人,‘交’起朋友来更放心。

    保不定比许山隐那家伙还要值得放心些——水馨看了看另一边,许山隐正匆匆忙忙的赶回来,似乎也发现了不对。

    但这单纯的少年不过刚刚接触到人世,三观还很不稳定。等他多经历一些事情,他会变成什么模样,水馨实在是说不准。

    单说他这段时间的行为,似乎是在旧日的生活方式之中寻找慰藉,水馨对他的未来就不是太乐观。

    可惜了他的兵魂!

    “水馨姑娘,又来敌人了吗?”许山隐有些紧张。

    见水馨点头,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有些无措。

    当初在幻梦世界,他被青虹金玥等人抛弃,又看到了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的‘逼’迫。

    但他那时候只是感受到了实力的重要‘性’,认识到没有实力就无法兼顾。却没有多少其他感觉。

    毕竟,在山林中遇见的野兽,像是狼群、野狗群,也经常有在战局不利的时候,抛下同伴的尸体逃亡的。

    而在碰到猎手的时候,明明完好无损却被吓得放弃抵抗的奇葩猎物也不是完全没有。

    但之前的事情却是完全不同!

    拿无干的人的‘性’命来做威胁,这样的险恶心态,完全超出了许山隐的认知。让他看到了世界另一面的恶意!

    “沈大哥人明明不错的,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来杀他?”这是许山隐不能理解的另一点。他也知道了沈穆的身份。

    水馨似笑非笑的摇头否决,“确实是来者不善。但到底是不是针对沈穆的,还是两说。”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