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第一百四十章 诱梦术
    140、‘诱’梦术

    “你什么意思?”

    水馨的话让青虹彻底沉下了脸。

    水馨却没理她,认真的看着朱离,“你们应该更熟悉,难道没觉得她的‘性’情变化有点大?”

    朱离惊了一下,想想,“我们丢了《血脉寻踪决》……”

    忽然,一直做背景板的周恒淡淡的开口了,“朱离姑娘没察觉到?明明在那之前,青虹姑娘就已经变得急躁。若非如此,张‘玉’茗和钟季书也没那么容易死吧。还有,另外两位准圣‘女’和那个许山隐兄弟,是和三位凤凰阁弟子进了一道‘门’的吧。现在又在哪里呢?”

    水馨发动脑筋——这么说,周恒反而是和张‘玉’茗他们走到了一起?穆时也是直接进的这个海洋世界?

    这分配着实‘挺’奇怪的。

    这些人到底怎么想的?

    还没等她想个明白,周恒已经说了下去,“这也是一桩蹊跷之处吧,只是之前没机会说。水馨姑娘,我和穆时兄弟选择的不是一扇‘门’,而张‘玉’茗那三人,和我们选择的又不是一扇‘门’。”

    水馨这次惊了,“你们选择了三扇‘门’,结果却落进了一个世界里?”

    周恒点头,‘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我孤身一人,没有修仙界的传承,所以当时就是最后一个选择的。”

    虽然被朱离点出了自己的修仙资质,周恒却也看出了几个凤凰阁弟子的高傲和利用。并不愿和她们一起行动。而在同时,也没有接受其他的人的示好。

    但他既然只有一个人,旁人也就不在乎他落到最后。

    进入这个世界后碰到了张‘玉’茗三个,本来他们都为此震惊。

    但是和朱离青虹重逢后,因为青虹的态度,四个人都没说这件事。何况后来张‘玉’茗他们还都死了。更令他感慨的是,张‘玉’茗是为了救他的两个朋友死的……

    青虹和朱离在顺手的情况下,本来不介意保住他和张‘玉’茗,似乎是因为他们的修仙资质都比较不错。可对楼衡两个……

    总之,因为张‘玉’茗死前的模样,周恒始终沉默。更别说被救上灵舟之前,还得了青虹的一番威胁了。

    再等到上了灵舟,几个弈情谷的修士对他的态度也一样是无视的,大概是因为他的修为?总之,周恒也因此而继续保持沉默。

    直到现在。

    水馨是他目前见到的修士里唯一一个真心待人的。就冲她愿意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妖兽群,就冲她那几剑,他也愿意为她解开疑‘惑’。

    ※

    九座巨塔,三扇大‘门’,却落进了同一个世界。而选择另外大‘门’的水馨、青虹两批人,进入的世界也仅仅与这个世界“一墙之隔”。

    无疑,周恒如果说的确实是实话,那么这才是水馨提出疑‘惑’之后,出现的最重要的证据!

    周荭葶眨眨眼,忽然发现郑裕的照灵镜一直放在外面,这会儿小脸上颇有些肃穆的拿过来,顺手启动朝周恒照了一下,“这么有逻辑,真像是慧骨啊。”

    声音很快变得惊讶起来,“地级下品慧骨,和我都差不多了!要是在弈情谷,都几乎能直接进内‘门’了。可惜年龄大了点……”

    她又顺手照了照温言钧和穆时,对他们倒是不感兴趣。

    弈情谷不收灵络。除非是那种变异灵络或者单相灵络——但那样的天才,其他大‘门’派会抢的。

    她的师兄弟们很是无语的看着她。

    这时候居然追究是什么修仙资质?要不要这么离题万里!

    苏羽卿也有些无奈。

    但他到底没管周荭葶,而是自己凝重起来,“看来,我们要谢水馨姑娘你的不只是之前的那桩事了。虽然线索还不够,但我想,这儿倒不是幻境,至少不纯粹是幻境。”

    水馨好奇,“怎么讲?”

    ——就算发现了不真实的地方,得出这么明确的结论是不是也过火了一点?

    苏羽卿看她的表情,笑道,“水馨姑娘你不正是因为我是玲珑心才来询问的?要说修士之中,自然是玲珑心最擅长幻术。玄修道修一脉,意境也分五层。若是单说幻术,想要制造庞大的,和诸多受术者执念无关,又能让诸多受术者所见、所闻、所感尽皆一致不出偏差的幻境,也唯有意境的第五层——‘掌中世界’,才能做到。那不是现在被限制住的,最高只有元婴期的修士能做到的,即使是上古神兽在这个等级也做不到的。”

    水馨听得茫茫然。

    这不能怪她。

    虽说意境为斗境中仙三境之初,但五层意境,少说也能用到分神(剑魂)期,想要突破到‘悟而成法’的地步,少说得到合体期。

    是以,对浮月界这个目前的下界来说,意境甚至只有前四层能说是有意义的。

    就是诸多生命漫长的元婴道君,能有几个法术达到意境四层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五层什么的,对常识都还没有补全的水馨来说实在是过于遥远。

    但有一点她是听懂了的。

    针对一个人的幻境很简单,针对很多人、很多兽,却让这许多人许多兽都不觉得虚幻的幻境却很难、很难!

    比如说她,就是从过往的知识和自身的某些情绪中察觉到的不对。但撇开过往的经验,光说自己的五感,那也是一点虚幻的感觉都没有的。她眼中所见、耳中所听、身体所触……这些东西全和其他人一样,毫无违和感。

    好吧,大概这幻境确实比她之前想的恐怖?

    “要这么说,我都觉得我的推测是不是很有问题了。”水馨诚恳的道,“那样的高手不可能存在于浮月界,但上古的没有灵智的神物,比如说什么山河社稷图之类的东西却可能还在是吧?”

    山河社稷图是什么?

    苏羽卿‘迷’‘惑’了下,倒是觉得这姑娘越发有趣了——若真有那样的神物,她不知道是不能随便说的吗?

    “所以说,师兄,有什么结论快点说啊!”一边的吴昭晨有些着急了。

    朱离‘欲’言又止。

    苏羽卿看她一眼,挑眉,“朱离姑娘果然是知道的。”

    他没用“师妹”这个词,语气貌似和缓温柔却全听不出半点善意的说出结论,“那怎么之前就忽略了这种可能呢?幻术不行,但加上‘诱’梦术,却未必不行。”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