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温言钧的礼物(二更)
    水馨估‘摸’着,发现自己有修仙资质,想从栖凤山准圣‘女’的身上找到修仙界的人,不只是最开始唠叨这一点的穆时。

    只不过,对这些“江湖高手”们来说,如果能顺道泡上栖凤山的准圣‘女’,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儿。

    于是十几天下来,水馨能察觉到,跟来的大部分青年,对她都有那么几分遐思。莫看他们平日里都围着朱离,可没哪个真正定下了心思。

    ——若真定下了目标,就该彼此相争了,不至于斗也斗得不痛不痒的。

    也因此,始终不为美‘色’所动,似乎另有所求的温言钧和穆时两个,就有些稀奇了。

    一心一意追随华笺的许山隐,又是另一种稀奇。

    水馨‘挺’坦然的看着疾步而来的温言钧。

    倒是将对方看的略有些尴尬。

    温言钧走到水馨面前,连忙抱拳,“……真是巧合,不料在下回来,竟碰上了水馨姑娘。若非水馨姑娘这番打扮,在下都要以为水馨姑娘是专程来迎接在下的了。”

    既然都已经指出过,对方曾有攻略自己的心思,水馨无意绕弯子。

    她轻轻巧巧的回应了四个字,“真是巧合?”

    温言钧一僵。

    不过,他到底也不是多会婉转的‘性’格,当下抿了抿‘唇’,就直接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个香囊来,递给了水馨,“这是在下送给姑娘的零食。”

    零食?

    水馨有些无语的看了看那尤带清香,绣纹‘精’致的香囊。忽地心中一动。将香囊拉开来看了,却见里面是好几个‘玉’瓶。她拔开一个‘玉’屏的塞子,一股奇特的清香飘了出来。

    当然。丹‘药’确实是有自己的‘药’香。水馨也能闻到。

    因此她很清楚,现在占据了她大半嗅觉的那种香味,事实上是她的错觉,错误的化学反应,被生生的制造了出来,告诉她,她体内的某种东西。需要这丹‘药’!

    “这个是?”

    “两瓶辟谷丹,和两瓶回气丹,都只是一阶丹‘药’。”温言钧淡然道。“在下并不富裕,虽然姑娘也许需要更好的,但在下目前也只能拿出这个了。”

    “我不想向青虹要这个。你大概看出了这一点。”水馨放回瓶子,皱眉。“但是我想。你现在应该不是想要攻略我了。给我这些‘零食’,是想要我做什么?”

    温言钧沉默了片刻,才道,“边走边说?”

    水馨知道,这是温言钧嫌弃附近不够清净。她点了点头,只把那香囊拿在了手上,掉头往僻静处走。

    本来这县城涌来了许多难民,几乎没法有僻静处。但既然如今县衙前闹着。请命的劝解的围观的……一应俱全,想要找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倒是容易。

    等到觉得四下还算清净了。温言钧才开了口,“还希望水馨姑娘不要说与别人——我本不是云国人,而是齐国人。”

    “呃……?”

    温言钧叹道,“齐国的国教是月神教,在下是月神教的执事之一。”

    “那你不好好的传你的教,跑到云国来做什么?”水馨有点儿好奇了。

    听出水馨没有敌意,温言钧也是松了口气。

    那几个“准圣‘女’”的身份本来就完全不在计划内,如今西南海域的妖‘乱’似乎也有些超出控制,他也只能冒险了。

    在几个筑基期的‘女’修面前还好隐藏,可真要碰上了生死危机,或者说有凤凰阁的高手出面……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攻略’是什么意思,但多少也能猜到一二。而我们的猜测是……”

    温言钧收敛了满身的贵气,看着倒是抑郁起来,“至少,凤凰阁在攻略齐国。”

    “咦?”水馨惊讶了,“不是说……”

    她认真的想了想,“国界是早年各大宗‘门’划定的。那什么排名赛,只是确定掌管的七十二个宗‘门’,但不会影响各国的国界?就算是边界上偶尔有征战,大半也都是作戏?”

    “确实,这是天脊之约。”温言钧苦笑一声,“若不是有个盟约镇着,以凤凰阁和齐国背后揽月楼的实力差距,凤凰阁早就明目张胆的下手了,何至于到了现在,还只是让我们起疑心?”

    “原来还只是疑心啊。”水馨扭头瞥他一眼,“所以你是来探听虚实的?想知道凤凰阁到底有没有那样的想法?可我的情况,你也该猜到了。那种事,我哪里会知道!”

    温言钧却是再次摇头,“不只是疑心而已——齐国还好,水馨姑娘,你可知道,云国和雍国,凤凰阁和七曜‘门’,在过去的数十年前,总共缔结了十一桩婚姻?雍国现在的皇后是曾经的栖凤山准圣‘女’,而现在又有一位栖凤山的准圣‘女’,嫁给了雍国的皇子——要知道,那位雍国的皇子,可没有到云国来追求那位清颜准圣‘女’。”

    水馨又不傻。

    一下子就听出几分不对来了,“那雍国的国教和背后的教派,那什么七曜‘门’呢?就没反应的?”

    “七曜‘门’的元婴长老在十七年前陨落了。”温言钧轻描淡写的道,“下一次的排名赛,七曜‘门’岌岌可危。不幸的是,我们齐国揽月阁的元婴长老,状态也有一点问题。”

    水馨几乎张口结舌。

    她也不是不知道,虽说浮月界大陆的元婴期大能并不止七十二个,但三宗七大派,几乎全都不止一个。

    所以剩下的六十二个宗‘门’,有元婴高手的‘门’派,几乎必定能占据一个位置。没有了元婴高手……那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这意思是,七曜‘门’的元婴长老陨落,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才默许了凤凰阁的侵占么?

    ——虽然能想到这些,水馨的脑袋却有些‘乱’。

    通过婚姻来掌控邻国甚至是邻派……

    水馨觉得,在自个儿的心底,凤凰阁的底线又一次刷新了。

    “好吧,现在问题回来了。”水馨‘揉’着太阳‘穴’道,“如果说凤凰阁确实有意图谋你们的揽月阁,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呢?我也只是她们半路捡回去的,而且坦白讲,我的兵魂受损,她们都说我的仙路已经断了。你觉得我能做什么?”

    虽说水馨这似乎是在拒绝,但温言钧听到这番言辞,反而越发放下了心。

    他哪里会指望水馨立刻就同意什么?

    这样的态度机已经极好——水馨这是摆明了并不喜欢、赞同凤凰阁的做法!

    “既然都已经决定从栖凤山下手了,难道我还会指望一下子就影响到凤凰阁的高层吗?”

    温言钧到底还是笑了。

    原本的气质回归,温言钧的语气中,多出了几分上位者运筹帷幄的自信,“虽然揽月阁的那位元婴道君状态有些问题,可只要不陨落,直接向揽月阁下手还是不容易的。而且凤凰阁要的,终归是红尘念火吧。也就是说始终是要在月神教和齐国皇室下手的。只要水馨姑娘你能在发现端倪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这几瓶一阶丹‘药’,就远超所值了。”

    水馨想想,依然坦然,“我只怕会先确认一下你这些消息的真假。当然还不排除我从云国溜之大吉的可能‘性’。”

    “那么,就当做送朋友的礼物吧。”

    对水馨的坦然,温言钧还是十分欣赏的。

    而见他这样表态,虽然水馨也不知道这些丹‘药’对他来说是否贵重,她却还是郑重了一点,上下的打量了一番温言钧,“其实,你长得‘挺’好。”

    温言钧挑眉。

    水馨慢腾腾的道,“凤凰阁只有‘女’弟子。所以,既然凤凰阁明显用了美人计,为什么你们不反过来用美男计?她们知道得肯定比我多。”

    &

    先发现了栖凤山的小白‘花’教育。

    然后就是温言钧的‘阴’谋论推测。

    水馨觉得,这一天接受的信息量实在略大。

    但她还是收下了温言钧的那几瓶丹‘药’——如果栖凤山真的想要借美人计对外国下手,违反连她都知道的盟约,那卖点消息出去,真是毫无负担!

    温言钧认定从她这边下手虽然不算致命,却最为简单,水馨觉得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她干脆没有回去县衙官舍,而是也跑去了荒山野岭,一次‘性’的就吞掉了一瓶辟谷丹。然后,这段时间少有的,她居然略略有了几分餍足感。

    她的灵台里,有什么东西在渴求灵物,这一点再次得到了证实。

    但那不是什么寄生物。或者说,就算是寄生物,她也觉得,那东西对她并无恶意……

    说到底她的修仙路已经断绝,神魂受损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

    水馨在骨子里还是有股狠劲的。

    既然已经知道前路那样广阔,她又哪里愿意就此止步不前?灵台里的东西不管好坏,目前看来却是她唯一的转机。所以她宁可将之养起来再说其他!

    反正,这也就是折腾她自己。

    可惜的是,尽管有了几分餍足感,她一直以来的些许钝痛也减弱了不少。她到底还是无法感应灵台。

    在第二天,她就跟着其他人,从这座依然在‘混’‘乱’中的县城启程了。

    之前毫不犹豫杀死了六个患者的青虹金玥两个,到底还是没有对后来发现的那几十个患者表态。华笺倒是希望能够处理,可惜她既不愿意杀人,又无法彻底安抚那些害怕的民众,也只好作罢。p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