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第七十一章 决意(二更)
    留下?

    水馨听见木薰这么说,傻了下眼。

    留下干嘛?

    “这里能感应到树神浮雕?”水馨的感应不大一样,就有些疑‘惑’。

    “不是说留在深渊的这里。”木薰表情沉肃的说。

    杨添则清剿周围的妖魔去了,留给几人一个安静的说话空间。

    木薰继续道,“我们是说,在组织迁移树神之后,留在组织。”

    水馨这下真傻了,“组织可是要将剑修都杀掉啊!”

    留在组织等死吗?

    “本来是。”木薰点头说,“但我那天听木妍和叶婉他们讨论,这次我们也许能让组织栽个跟头。如果我们把道修玄修都杀掉,组织大概就只好在剑修里留一批了。组织也是要有人在外面做事的。只要我们肯以兵魂为誓就可以了。等到你们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想要营救树神的时候,要是没内应帮忙,怎么找到树神的位置?”

    木薰少有的长篇大论,水馨则听得张口结舌!

    这个……

    她的脑袋有点浆糊。

    木融抚额,“别惊讶,他们这些天一直在想这个。我早知道了。我就不明白了,组织教我们的东西明明大半是假的,所谓的信仰只是骗我们的真灵而已。现在都知道一切了为什么还要信仰树神啊?”

    水馨这才懂了。

    “……所以说,信仰总会找到出路的。”她嘀咕了一句。

    想想地球,基督教可是‘挺’过了日心说。‘挺’过了人体解剖,‘挺’过了进化论,‘挺’过了各种宇宙发现历史发现。早年的教义都已经被现实发展给折腾得面目全非了,依然有本事靠着一本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同人本(《圣经》)号称第一大教!

    在暗世界里,不也一样靠着号称“第一神话系英灵”的上帝折腾出了苦修院和圣歌骑士团?

    所以说,木组剑修们的信仰被现实折腾的消耗光,这一点儿都不奇怪。

    但要是接受了现实再把现实融入到自身的信仰里,还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对木薰杨添来说,他们信仰的本来就已经只是树神。而非组织,或者组织的教导。

    但就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水馨依然心情复杂。大概是因为在金百合岛上,就听惯了异能者们对教廷、信仰的排斥?

    她没有也不喜欢神明的信仰,完全无法理解狂信徒的行为。

    现在,她也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木薰和杨添居然会得出那样的结论。会决心冒那样的大险!

    她张口就想劝劝,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

    尽管木融期待的目光一直都盯着她看。

    可是,她怎么劝,又站在什么立场来劝呢?

    论‘交’情,她和他们的‘交’情比不上木妍和他们的‘交’情的一个指头;论辩才,最近才开始学说话的她顶多就对叙述和吐槽擅长点;论眼光……几次三番的被打击得也够了。而且直到现在,她都对“逃亡”这码事没什么头绪!显然不是个智慧型的人才!

    沉默了好半晌,水馨发现。想这回事也就等于打击自己。

    她决定把这摊子事‘交’给木妍。

    想要劝动木薰他们,大概也只有木妍有这个本事了……

    “去找木妍吧。”水馨微微垮下肩膀。无奈道,“不要问我,我连这桩事危险多大都不知道……对了,怎么还是你们三个一组?这么长时间待在深渊,不是让你们带着中品兵魂才靠谱些吗?”

    木融失望道,“是木妍,她说我们会搅了他们的剑阵。我看她‘挺’有信心的,应该没问题。何况他们又在更外面的地方,偶尔还能感应到他们。”

    水馨这才点头。

    她决定尽快甩开手上的烫手山芋。

    可惜……

    水馨倒是当机立断的带着木融他们几个找木妍,而且在吞了有一颗辟谷丹、斩杀了若干妖魔之后成功找到木妍并她领着的五个中品兵魂——这是个小分队。

    但当她说出木薰和杨添两个人的打算之后……

    “不妥。”木妍这么说。

    可很快她就来了个转折——

    “组织就是要留也不会高品兵魂。这段时间我也在考虑这事,我觉得我留下来比较好。”

    水馨快疯了,“为什么你也想留下来!”

    素来温婉大方,说话清晰利落的‘女’孩子在这会儿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才道,“木昀他们是无法逃走的吧?我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所以,木缘、木染、木昀,还有木弓他们,还有,木涟、杜芸、木晴……我想给他们一个‘交’代。”

    水馨哑然。

    她第一次见到木妍,就知道这姑娘很有长姐情怀。明明是教官摊派给她的任务,可她的态度却相当积极——热心的为她解说各种事宜,热心的想要帮她融入木组。

    可她那时候只惦记着提升实力,惦记着逃走,并没有和木组的其他同伴怎么来往。

    等到第一战折损一半,就更不愿意多和他们‘交’往了。

    ‘交’情不深,虽然她也会在看到木缘的惨状时义愤填膺,也会想着在木昀他们为难的时候帮一把手,但她确实从来没想过,为了他们去做战斗之外艰难事情。

    木妍却如此的毫不犹豫……

    水馨最后还只好干笑道,“那至少也得把金组、火组的人都杀掉才行。”

    她提醒木妍,这是要杀人的!还得要杀掉不少人才行。也许木薰和杨添那两个为了信仰的人不会在乎这个,木妍呢?

    木妍却没有半点犹豫,“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等叶平舒带着妖魔杀出深渊。难道组织会组织那些世俗武者逃亡吗?可要是叶平舒不那么做,组织不就要心想事成了吗?总会有无辜的人死去。既然是已经注定的事,纠结也没有意义。而且……”

    木妍素来温婉的表情陡然变得凌厉。“至少那些男道修、男玄修,就没有几个不是死有余辜!就连那些‘女’道修……煽风点火难道就能撇清关系了?”

    水馨看得心神震动,知道自己白费口舌了。

    木妍一直都比她聪明,她欠缺的只是教育。可三个月的历练,她得到的就一定比她多。之前叶婉和杨景元,只怕把最后欠缺的东西都补上了。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且也明白这么做的后果。她还能说什么?

    好像说什么都是干巴巴的……

    说到底,是她一直就小看了这些“被洗脑”的同期剑修们。

    这会儿,水馨无比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水馨没有再说什么。照着感应把所有人都找全了,就在能感应到地下城树神浮雕的距离找了一个怪柱比较密集的地方,由着木妍布防,引妖魔杀妖魔。等着地下城那边进一步的消息。

    只是。水馨的心里一直有些懵懵的,充满了说不出的味道。

    叶平舒,木薰杨添,木妍……

    他们的目标不同,可都是为了选定的目标,却都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

    水馨相信他们的决心都不是经不起推敲的。

    她自己呢?

    好半天,水馨才定下心来,游走在防线外围。斩杀被大量的修士血‘肉’吸引过来的妖魔。

    她的身上,锋锐之感渐渐增强。剑元涌动!

    她的剑元,早已经到了不压制就会自动涌向灵台的地步,此时放开来战斗,灵台之间,一道道剑元涌入,立刻风起云涌。

    水馨的耳中仿佛响起了不断捶打的声音,偏这声音又完全不影响她对战局的判断,反而让她的心智变得更为清明。

    没过多少时间,一座八角形的锻剑台,就渐渐地在她的灵台中成型。

    水馨‘露’出了些微的笑容。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本心到底是怎样的,也不知道剑意到底该以什么为核心。

    但她知道,她想逃出去,她希望有一天,能做到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她并不希望木妍他们或者送死,或者冒着极大地危险留下,却没有任何办法,没有力量去看顾!

    &

    深渊之内,水馨被木妍和木薰几个给震到了。

    在深渊之外,一城的人都被震得更厉害!

    图腾一族,兵魂强化方向就是血脉强化,所以已经找到了空间裂缝的位置?

    听说有剑修出了深渊,匆匆忙忙赶到广场这边边的严攀瞪着林枫言额头上的青龙图腾说不出话来。

    四周世俗武者们的眼神却和严攀截然相反。

    第一次,没有任何男‘性’看着林枫言一身褴褛也难掩绝‘色’的脸不顺眼,也没有任何一个男‘性’,对他的九品兵魂羡慕嫉妒恨。

    至于‘女’孩子们,大部分人这会儿看着一脸冷峻的林枫言,更是觉得他额头的图腾,都妖‘艳’生辉!

    “快点决定。”林枫言瘫着脸,几乎一字一句的说道,“出现大量高阶妖魔,随处可见妖魔互相吞噬。妖魔‘潮’至今不见,因为妖魔也在蓄积力量。”

    林枫言平日里几乎一个字都不吭。

    是以,他一开口说这么长的一段话,对旁人而言,惊悚之余,显得分外可信!

    再说谁也不是傻子。

    深渊外层一旦集结了大量的妖魔,那就不是区区三十几个剑修能挡得住的。一定会冲出来。按照过往的经验,这会儿也该到妖魔‘潮’了。如果剑修始终待在深渊却折损微小,那只能是说妖魔的数量不够!

    武者们‘交’头接耳的商量了一番,顿时觉得林枫言的话更加可信了。

    无数期待的目光就这么转向了严攀。

    可严攀这会儿还有些发懵,没反应过来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