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779 遗迹
    当看到劫云接近,谷易喊着“心魔受死”冲下来的时候,得说峡谷之中,真的连心魔都是懵逼的。至于为什么懵逼,看看峡谷上空那一下子就厚重了好几层的劫云和骤然粗壮的雷光就知道了……

    谁家修士渡劫的时候这么疯狂作死的!?

    就是简初瓶,那不也是没有别的办法才那么做的吗?可现在峡谷之中,心魔再厉害也是独木一根,否则就不至于布局准备人质了。“己方”的战力绝对充足。所以谷易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

    要不是雷劫这种东西对心魔化身这一类的存在,甚至是对所有无肉身灵体的存在伤害都是极大,简直要让人怀疑,谷易其实是“万法真君”那边的人!

    就是现在,也让人怀疑,谷易是不是已经被心魔控制。

    不过,比起探究谷易反常的原因,这会儿最重要的事,还是跑路!

    水馨等人不想增强谷易的天劫,得跑。

    占据了某个“度魂章”某个灵体的,类似于心魔化身的存在,哪怕是被夺走了人质也并不真正慌张的存在,这会儿一样得跑!哪怕是个心魔,也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操作啊!

    然而——一个雷劫从上往下来,峡谷的两侧又各有一个雷劫在等待。峡谷这样的环境……好吧这也不是特意的,这本来就是“心魔之地”,但放在了眼下的局面里,和自己挖坑自己跳没区别了呀!

    “万法真君”一咬牙,身体下沉,竟然是直接沉入了脚下有些破碎的宫殿。

    从之前展西杰的反应,就知道这个看外表已经在时光中消磨了最后风华的宫殿很不同寻常了。

    水馨都已经拉着安元辰,本来都打算扯上苏羽卿让小白发动空间能力了——小白并不能找到其他被割裂的空间的入口,但这地方不愧是真实秘境,在这个空间里,小白倒是能发挥自己的天赋能力的(然而在之前的万法城和万法峰受到限制)——结果就看到了万法真君的动作。

    她就停了一下。

    再然后她就看见,被书山印分印帮了一把的展西杰,也恢复了正常。他视线都没有往天空看一眼,在万法真君下沉的同时,他也就直接往那做残破宫殿冲了过去。

    那宫殿残破,大门自然是没有的。

    展西杰冲过去之后,却是仿佛自由穿墙一般的,从残垣外消失不见。

    再然后是慕泽腾。

    慕泽腾之前和展西杰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但毕竟也有了金丹级别的实力——包括速度。他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的心魔不会小,更知道林水馨和苏羽卿绝对不会救他。

    决断力是慕泽腾从来都不会缺的东西。

    几乎是展西杰再次行动的瞬间,慕泽腾也冲了过去——他更不知道那个残破宫殿里有什么,但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平凡之地。总比往其他方向冲过去要更有生机!

    水馨和苏羽卿两个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往里面冲,顿时也没法走了。

    还用说什么吗?

    两人对望一眼,苏羽卿有些无奈的样子。但也没有要跑路的意思。两人就连着一个“累赘”一只狼,也往那残破的宫殿冲过去了。

    往好处想,保不定那座残破的宫殿,就是通往另一个空间的入口呢?能找到简初瓶的那种?

    然而事实上,肯定是他们想多了。

    空间是另一个空间,却并不是“主战场”。因为这个空间,有种“看见边界”的感觉,并没有简初瓶、秋霁、慕鹤然之类的存在。

    这个空间大体上呈现“天圆地方”的模样,直径差不多是万米。遮挡视线的东西确实是有一点,但里面的灵气和其他能量都非常平静。显然是没有成规模的战斗的。

    “这是玉佩空间的高配版啊。”水馨毫无窒碍的从墙体之外冲进了这个空间,稍微打量了一下以后,就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安元辰欲言又止。

    虽然他不知道“高配版”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大体上应该还是符合的?

    和这个空间一比,水馨以林冬连的身份,一开始拿到的那个所谓“玉佩空间”,真的差得太远。如果说这个空间是文山书院那个级别的书院,那么“玉佩空间”,连个启蒙学堂都未必算得上。

    虽然这个空间的边际,也有着“凝固”、“皲裂”、“平面刻板化”这一类的感觉,但首先,那些“平面刻板化”的,都是墙壁、柱子之类的东西。可见这地方原本只怕还真就是一个建筑。

    其次,即使是不说空间大小比例的问题,这个空间非常明显的一点是,它是本来就有灵脉的!

    在修仙界的小宗门隔上一段时间就得苦哈哈的为了一条小型灵脉去打“七十二宗”排位赛的时候,这个直径不过万米的空间,却有一条完整的、无人使用的,导致灵气特别充沛的小型灵脉!

    “上古遗留。”苏羽卿有些迷茫的道。

    认真讲,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必然存在这样的“上古遗留”,这个毫无疑问。但问题是,这个“上古遗留”,是不是真实的存在在这里?还是说,这里只是万心鉴映射出来的幻境?

    感受到深刻的、真实的、充沛的灵气。作为一个修士,有原地坐下来修炼的冲动,那种对丹华的吸引力实在是太真实了!

    水馨看出了苏羽卿的迷茫,沉吟道,“以万心鉴对我们的影响看来,这里未必是百分百真实。但我们还是祈祷它真实吧。只要它是真实的,那么,我们还能指望下它确实扛得住雷劫……”

    水馨之前说这里是高配版的玉佩空间,可不仅仅是说这儿环境好。

    它的本质和玉佩空间是一样的。

    只要被破坏了本体,这里的空间就要出问题。

    不过,水馨相信这儿是真实的。真实存在于万心鉴的混沌秘境之中。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在这个空间里,水馨还能感应到玉佩空间的存在,现在却是完全无法打开玉佩空间了。之前的混沌秘境,对玉佩空间并没有这样的压制。

    ——当然,这也是在告诉她,混沌秘境的空间法则,不但是高于玉佩空间的,也是高于这个空间的。所以能包容这两者的正常运转。这个空间的空间法则,也许也高于玉佩空间,却不到包容后者法则的程度。只能将之压制封闭或者说排斥开来。

    “只要是真的,应该就扛得住。”

    苏羽卿吐了一口气,“毕竟,这灵脉的灵气,对这个空间,似乎并无用处。可想而知本质有多高。”

    “所以才说是高配版啊。”水馨点头道,“传说中上界和下界不只是灵气浓度差别的问题……灵气浓度达到一定程度会有质变?还是天道规则会对灵脉有影响?”

    苏羽卿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我们金丹是‘丹元’,元婴是‘婴华’。你这个剑心,现在这个级别的剑元和引剑期的剑元是一个级别的么?”

    “本质上还是一样的。”水馨道。

    所以是上界变成了下界之后,就连灵脉的灵气质量都出现了退化?不过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

    水馨左右张望,“那几位呢?”

    是的,他们一起进来的人,并没有被分散,连那只默默跟在后面的黑狼灵体,都依然跟在苏羽卿后面。但是,那几个先冲进来的人,这会儿却都不在他们的视野范围之内。

    这个空间里阻拦视线的东西,好像并不适合藏人。

    散落在这个空旷荒芜的空间的,是一尊尊或者完整,或者残缺的雕像。有仙风道骨的真人,手握书卷,形似儒生的读书人,还有仰天长啸形状的,大型猫科动物类型的兽类。

    这些雕像的体积都不小。兽类和人类差不多,但人类雕像的高度,都少说在二十丈往上,完全可以说是巨像了。也许是时间的缘故,这些巨像上都有着大面积的斑驳,十分沧桑。

    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建筑。

    ——鉴于这空间本来就是一个建筑内部扩展出来的空间,想来上古的仙人也不至于无聊到在这里面继续建造什么建筑。

    这样的地方肯定不适合藏身。

    何况,心魔形态的“万法真君”,心魔状态的展西杰,藏个毛啊!

    但是……

    “没有其他,通道。”小白已经仔细感应过了,肯定的说。

    “储物道具倒是都还能开。”水馨若有所思,“要这样,我们是不是干脆将这里这些雕像都带走算了?”

    苏羽卿,“……别闹。我看到几个眼熟的,只怕都是昆仑宗,古昆仑宗大能的雕像,你在修仙界没法卖出去的。”

    “但这里也没昆仑宗的后辈进行维护的样子啊!”水馨已经一边在四周开始找起来了,有些疑惑。

    “我大概了解一点。”安元辰忽然道,“展西杰会被引动心魔,是因为他是昆仑宗弟子,忠于宗门。”——别当书山印会随便帮人抵抗心魔好吧。

    “咦?但他不是万法真君真传吗?”

    “但他对他师尊并不亲近。”安元辰旁观者清。

    “好吧。”水馨一边说一边找,心中纳罕——那三人总不会冲到其他空间去了吧?还是这个空间也分了层?

    正疑惑着,刚才还被苏羽卿说“应该扛得住”的空间,就猛然一晃。

    本来就有皲裂感的空间“内壁”,穹顶的位置——空间的高度只有百丈左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一块蔓延数十米,蛛网似的裂痕!

    这一晃,加上非常明显的开裂声,让水馨几个都不由得抬头望去。

    “谷易这是搞什么?已经跑不走了吗?”

    “刚才就没来得及说。”苏羽卿道,“谷易并不该是那么鲁莽的人。连友军的实力都无法判定无法相信的人,是无法在军神山受到重视的。”

    “被心魔控制?被这个空间的意志影响?”水馨问。倒也并不是太担心。以她现在对空间的理解和感应,判定时机,让小白找机会将他们带出去,可行性极高。

    苏羽卿摇摇头,也不是太担心,就是再次感慨,“从东来仙坊到现在,哪次变化,都是想象不到的。”

    水馨感慨,“所以这就是天眷。按照我的经验,现在我们都还没找到秋霁他们的线索……”

    话音未落,就凭空出现了“噗通”一声,手执赶山鞭,身上看起来相当狼狈,脸上居然还没什么灰尘的秋霁凭空出现,仰天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又是“噗通”、“噗通”两声,看起来伤痕处处的,比秋霁没好到哪里去的周氏兄弟同时踉跄的落地。

    这个……

    顾不得判断自己这嘴巴属于什么“天眷”,水馨警惕的观望四周。然而好半晌过去,不管是慕鹤然还是其他黑狼,或者别的什么人,都没有再出现。

    反而是秋霁和周氏兄弟在短暂的晕眩之中,反应过来。

    秋霁还算利落的跳了起来,一脸懵逼的看着苏羽卿,“怎么回事?”

    苏羽卿默然——他们本来正在找展西杰和“万法真君”。

    他有点心累。

    这样完全无法用逻辑去推断的发展,实在是有点考验心脏。

    “你们的对手呢?”因为拿不准具体情况,水馨就不指名道姓了。

    “是啊,他们人呢?”秋霁很懵逼。

    看看周氏兄弟,也就是周永墨还能维持表情。周广莫的表情也是懵逼的。

    “简初瓶将你们送出来的?”水馨继续问。

    然而秋霁的表情更懵逼了,“这关简初瓶什么事?”——秋霁甚至不知道简初瓶失踪的事。展西杰有联系他,但并没有将具体目标告诉他!

    “所以你们没看到万法城也没有看到万法峰?”

    “这里是紫霞门的地盘……”秋霁的眼神有点不善了。他没追人追出千万里之遥吧?

    就是在这时候,又一阵地动山摇,打断了他的话。

    “往好处想……”水馨欣慰道,“谷易还没被刚才那一波劈死。”

    “坏处也来了……”苏羽卿很是无奈。

    水馨也感应到了,举目一望,跟着震惊了。

    散落在这个空间内的巨像差不多有上百尊。现在,至少有二十来尊巨像,身体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