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721 媚骨的出路
    几乎是通道刚一打开,水馨这边的本命灵剑就收了起来。从头到尾她连青鸾剑意都没有用,也没有真正的换回资质。事实上,她在已经领悟了天生媚骨的战斗方式之后,就已经开始在考虑,将媚骨和兵魂真正融合。

    而不是一方遮掩另一方。

    之前就说过,整个剑心期,其实就是一个剑心换位,活化小世界的过程。剑心立道,剑心的初期就是一个强化剑心,稳固道路的过程。但水馨这种行事暗和天眷,在引剑期就已经确认了自己方向,剑心初期是没有问题的,真是单纯积累剑元就足够了。

    就是通灵剑意……天生媚骨的特性,同样能让通灵剑意汲取经验。

    水馨和剑心中期的距离,没有心境的问题,有的只是剑元积累的问题。

    有足够的剑元洗刷身躯,淬炼身体,才能为剑心下移提供一个顺畅的通道,保证剑心在移位的过程中不至于受到损害。

    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剑心中期还没什么,剑心中期到后期,活化世界,脊骨为柱。水馨就算还没触摸到那个境界,如今媚骨修炼出来的力量也和剑元没有冲突,但这不妨碍她担心日后的冲突。

    修行五道——络、目、心、骨、魂。对应的也就是修炼的核心。媚骨名为媚骨,自然也不例外。核心就在脊柱上。等到脊柱为天柱的时候,剑元还能和媚骨的力量相安无事么?况且,如今的相安无事,就有一个很大的因素是因为万年合欢花的中转。

    水馨觉得自己是必须要考虑这个后期的问题了。

    免得卡在剑心中期上不去,或者说到了剑心后期,面对资质冲突或者媚骨被废的问题。

    还好,也不是全没有解决之道。

    毕竟属性相合。

    水馨是木系剑意,而这变异的天生媚骨,也走的就是木系。水馨一路修炼木系剑意下来,从来没有转化过恶煞、阴煞之类不对劲的煞气,锋锐归锋锐,这种锋锐却并不爆裂,十分纯粹。要说和媚骨的力量融为一体是不可能,但被后者包容是有可能的。

    换句话说,媚骨可以作为剑鞘来修炼。

    当然,这些想法都只是念头,水馨自己也在摸索。可她也不担心自己摸索不出来。

    她的剑修修炼之法,本来就是夹杂在破碎的记忆之中的,可以说只有一个大框架,告诉了水馨“哪个境界应该修炼些什么”,具体怎么修炼的内容却是很少。

    能走到剑心,说到底是她的八品兵魂自带的悟性。

    越高的资质等级就越是容易自创功法,就好像天生明白怎么修炼。若是先修炼了天生媚骨再来修炼兵魂,水馨估计自己搞不定。但天生媚骨的品级超过八品兵魂,让天生媚骨来适应八品兵魂,无疑就靠谱得多。

    有个机会就创造出了战斗方式。

    光是拿着剑戏耍了一群半兽,就已经隐约摸到了线头。可惜就是本命灵剑的层级已经太高了,拿在手上,有眼光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柄法宝级别的剑修灵剑。

    不过,天生媚骨修炼出来的法力,通过万年合欢花转了一圈,大概是触动到了书山印。水馨很快就从书山印那儿,得到了一些信息。

    ……嗯,说起来,她自创剑法的时候,也喜欢用忽然冒出脑海的诗句来作为剑招的名字……

    水馨也是将这次的意外事件当做历练了。

    固然做好了“万一不行就拿出最大战力暴露身份也不要紧”的准备。但她主动甩开那些剑心,还是指望能达成最好结果的。

    就是让她试验一下新手段。

    自己不先试验一下,就算是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剑心们放手让她上去历练,只怕也能在三眼两眼之间,就看穿她“用的是剑元”、“剑法高明”的本质。

    现在拿着那些半兽试验了一下,水馨就觉得这次到天火门来,已经是颇有成效了。

    无非就是再创一套剑法的事。

    水馨这么想着——虽然她的剑法已经升级到了剑心级别,但是,如果想要以媚骨为鞘,剑法也本来就需要改变。

    不过,水馨很快就发现,她现在要操心的,不仅仅是历练的问题了。

    她、小白和乌溯都跳上了被乌溯打开的通道。小白在前,她本人断后。应对着前方的危险,也提防着身后的攻击,可都往前走了几步了,水馨却发现,跟着他们跳到了这个通道中的那只半狼兽,看起来却有些踌躇不前。

    还要再回头引怪不成?

    “林姑娘不用管。”乌溯却已经看明白了,“这条通道,这些可怜人只怕也走过,难免畏惧。但刚才和你们大战一场,消耗巨大。必然无法抗拒食欲。”

    这倒也是。

    水馨和这些半兽战斗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在小白杀了好几个半兽之后,支撑这些东西的凶性的,是食欲。

    可想而知,这些半兽平时都吃不饱,保持半休眠的状态来维持生理机能。刚才那番战斗,所有的半兽都消耗巨大。

    要是不跟出来,只怕药饿死。

    而要是饿死的恐惧都大不过之前的心理阴影,这些半兽也就是废的,完全不用指望了。

    果然,等水馨两人一兽冲出并不宽阔的通道,进入另一个山洞的时候,通道之中,也传来了隆隆之声。

    而在这个山洞和通道之间,因为有石门与禁制拦阻,在小白撞出去之前,可谓是双方都没有预料到对方的存在。

    小白撞破石门之后,山洞里的人惊呆了。

    乌溯和小白两个也有些呆。

    眼前所见,确实是很有冲击力。只见四个筑基修士在这个和兽园差不多大小的山洞之内,各据一地,都在干一件事,解剖。

    两个是在解剖妖兽,其中一人已经将那只狼兽的尸体彻底剖开,正在对着暴露出来的脑子、心脏等部位,用法术之类的东西刺激。

    剩下两人则是在解剖半兽!而且两人都已经将半兽的脑袋给了割了下来,将大脑暴露了出来。只不过,一个在身体上动手动脚,另一个则是明显在用法术检查大脑。

    在他们占据的地盘和一些空位上,都有阵法和一些奇怪的刀具之类的东西。

    除了这几个筑基修士,和一些被阵法冻起来的尸体之外,整个山洞里没有其他人。水馨之前见到的那个明显坑了整个原门派的新任天火门门主,明明是接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走掉的,这会儿也不在这里。

    “让开。”水馨一手揪着一个,将小白和乌溯一推一拉的从通道口拉了开来。

    其实,这画面要说血腥也真算不上特别血腥。至少小白就见识过很多更加血腥的东西。水馨见识过明都的医修,看那些医修的水平,水馨就不信那些人没有解剖过尸体。

    只是……这画面比较有冲击力?

    太容易联想了——那些半兽,也就是在这里被制造出来的吧?

    这种做法比较恶心。

    小白就是见识过妖蛊那些东西,因为当时还没有度过蜕凡劫,这会儿也一样受冲击。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从兽园出来!”水馨一动,也有个修士反应过来了,大声叱喝。

    水馨哪里会理他。

    那年轻修士居然没有说搜身什么的,就将她扔到了兽园。大概是觉得,会被那么抓住的人,身上要有什么底牌,早就该用了。非常低估她了。

    没有将她被扔进兽园的事情告诉与兽园相关的这些修士,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最开始明明针对了小白,之后却任由小白和他一起“成为兽园半兽的粮食”,可见在相当短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变故——不会超过他布置截杀的时间——甚至可能就是他接到的那个“糟糕消息”让他确认,一只四阶巅峰的灵兽不再重要。

    想来,那样的变故,并不是发生在这么个“地下实验室”里的。

    而这些筑基修士的“罪行”又是明摆着的。

    不需要留着他们问详细经过。

    是以,本来只是想要让开路的水馨稍微思量了一下之后,手中忽然有青光闪现——这里确实是没有任何植物,但是,空间被扩展之后,种了好几代的灵植,已经足以在不损伤根基的情况下,提供一部分力量了。

    “问释谈机,问儒说理,问道言丹守个中。无拘执,但闲来捉虎,怒后擒龙。不分南北西东。”

    没有回答的水馨,忽然漫声吟诵起来。

    依然是她脑海中冒出来的,不知道来由的词句。

    乌溯惊诧的看着水馨。

    这首词称不上惊才绝艳,但乌溯从未听过。而且,就算不是那种顶尖的词作,却也分明有着战词的潜力——只可惜不是儒修所作,无法引法才气共鸣!

    但是,水馨念诵出来,也是有意义的。

    在她的右手上,一团青翠的光芒正在拉长,形成了剑的形状!

    乌溯咽了口口水——所以她为什么能用法术?为什么能用法术了居然是用法术给自己造一并剑?你直接从你锻剑台拔剑不行吗!?

    “足下云生,袖中雷起,剑吐寒光射九重。”

    吟诵到此处,水馨已经从着那四个有些懵逼——或者是做实验做得有些反应迟缓——的筑基修士冲了过去。

    在那青翠的剑尖,有雷光闪动——雷有木雷!

    “出乾坤之外,劈碎虚空!”

    水馨念诵之间,已经从山洞的这一头冲到了那一头。

    尽管有禁制,这里连接的通道有好几条,都很明显。她冲过的路线上,几个筑基修士多多少少都受了伤(显然他们做实验也没带什么厉害的防护)。而几乎就在兽园相反方向的那条通道的禁制,已经被她劈碎!

    乌溯在她冲出去的时候,本能的跟了上去。看到这个结果,目瞪口呆。

    却听见少女叹了口气,“还是不够。”

    “不够什么?”

    “刚才那是法术,不是剑法。”

    乌溯看看她手上的剑——难道这不就是法术吗?

    在没有剑意加持,没有使用剑心级别力量的情况下,剑修的攻击一旦离剑,攻击力就会削减得比较厉害吧?但打到那几个筑基修士身上的那几下,可不轻。

    “唉,你说我难道还撇开剑法来练法术吗?”

    乌溯本来就觉得她不应该能随意使用法术,顿觉无言以对。

    “嗷呜!”小白拱拱水馨,作为鼓励。

    他们都没在意那几个受伤的筑基修士。因为他们从懵逼中反应过来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他们最大的威胁,绝非水馨等人。

    慢了水馨几个一步的几只半兽,有些犹疑的从通道之中踏了出来出来,发出不安但又夹杂着愤怒的低吼声!

    “你们居然把它们放出来了!”距离水馨最近的筑基修士手忙脚乱的激发了身上的护符,扭头冲着水馨大吼。

    “多新鲜哪。”水馨摊手道,“你看我们出来的地方,难道还不能确认这个事实吗?”

    从兽园跳上来之后,他们根本就没看到任何一个岔道好嘛。

    “快,快跑!”又一个筑基修士心胆俱裂的喊,慌不择路的就要跑。因为不是冲着水馨等人的方向,小白就要冲过去拦路。

    水馨阻止了它。

    这人这么一跑,肯定是要跑去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啊!跟着去多好的。

    而这个修士的举动,无疑也将他们的色厉内荏暴露无遗。

    本来还有些恐惧的在通道口犹豫的半兽们顿时再无疑问,发出咆哮声。咆哮声由低到高,连绵不断。

    没有了人类行为的脑袋,它们似乎也失去了语言功能。但对那几个筑基修士的仇恨,却是转眼超过了对水馨等人的仇恨。

    甚至都没兽理会水馨这几个也杀了它们几个的人与灵兽。

    没有去围攻剩余筑基修士的半兽,也顺着最快逃走的那个家伙的逃跑路线,冲进了他进去的那个通道之中!甚至有高大的半兽,那个通道对它来说有些太矮,它干脆直接四脚落地,真如兽类一般的追击而去。

    对水馨等人来说,这就更是“正确路线”了。

    没得说的,他们也迅速跟了上去。

    只是,还不等半兽们追上最后的筑基修士,所有人都感觉到,脚下,头顶,整个洞穴都震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