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707 问题所在
    虽然凤临清提出了建议,但是,哪怕水馨能做林诚月的主——以她现在的明面身份确实可以——风临清也不可能真的做凤凰阁储藏的凤凰血脉的主。

    所以,双方很快就搁置了这个话题。

    虽然凤临清不能立刻治好林诚月,但是修复她身上的内外伤,缓解、稳定她的状态,还是能做到的。

    或者说已经做到了。

    而在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凤临清就成了另外的接待员。

    这是和水馨第一次到凤凰阁时,完全不同的待遇。但水馨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以南方修仙界的惯常思维来看,她应该也是属于“能力特殊的实权权N代”,在北方使节团里面属于二号或者三号人物。至少能够有效的驱使随行的剑心。这样的待遇,自然是纯属应当。

    “我听说过凤凰阁的一些事情,内圈的三座‘主峰’,凰血、凤翎属于两姓真传。我们现在就在凰血峰是吗?血桐峰有着凤凰阁的传承。”

    在风临清问水馨要不要到处去逛逛的时候,水馨如此说道。

    “我虽不是儒修,却也算是深受儒门熏陶。比起风景,我更想问,血桐峰的藏书阁这一类的地方,有没有‘外阁’这一类的呢?”

    “外阁?”凤临清听出一些东西,有些皱眉。

    水馨道,“我们北方的学院,大学院,都会有书山、学海。重要的传承,或者别的什么重要书籍,自然都会储存在书山之中。但也设有外阁,哪怕是没有考上书院的学子,或者是游历的学子,也是可以申请观看的。虽说没有传承,可有历史、风俗、文集之类,许多种类的书籍。凤凰阁有这样的地方吗?”

    凤临清听的嘴角微微抽搐。

    ……其实,凤凰阁是有类似的地方的,然而并不在血桐峰。而是在原本的主峰,如今已经被内战摧毁的主峰。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修士们并不注重什么风俗、历史。但是,谢天谢地的是,在南方,还有玲珑心的大势力,玲珑心这个资质的修士,他们的一种战斗方式,就是用自身的情绪去感染法术,强制性拉人感受。

    和儒修相比,他们没心情去教化或者去谋算,但他们确实是有兴趣去分享的。可以说这南方修仙界里,除了凡人臆想的话本以及之外,基本上所有会被扩散的文字著作,都出自玲珑心之手。他们会写游记,会写琴棋书画相关的东西。不少在其他修士的眼中也是十分有趣的。

    然后,还有修仙界的商家,也会去找玲珑心做顾问,写一些有关于衣服啊、驻颜美容啊,之类的东西。

    总之,修仙界的“杂书”还是有不少的。这些杂书都不会用玉简去记录,而是会用凡人也能做到的印刷手段。

    凤凰阁的弟子又都是女弟子。

    所以,在共同的需求下,凰氏在主峰的山峰设立了一个“书阁”,定期购买新出类似书籍之类,让凤凰阁的弟子们取用观看。

    但那个地方就是没有毁掉……凤临清想想里面那些介绍各种奇装异服、法袍灵器外观设计、美容驻颜丹药介绍,以及修仙界各种八卦的东西……

    觉得也实在是无法将客人带去那样的地方游览。

    不过,凤临清也看到了对面那两个林氏后人的表情。以她对儒家的了解,儒家确实是重所谓的知识,重书籍。有这样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

    沉吟片刻就道,“听说儒门重视凡人,相关的书籍肯定是没有的。但是,血桐峰有一部分是我们凤凰阁普通弟子也可以申请过去的,我带着几位去看看也无妨。”

    和凰血峰、凤翎峰不同,血桐峰之中并没有看起来特别高大壮观的建筑。

    只是从山顶,就有连绵的建筑一路往下修建,全都在血桐林的掩映之下。这些建筑看着连绵不绝,却是一栋栋独立的整体。此时在山峰三分之二高度的位置都被特殊的禁制笼罩,成为了“禁区”,凤临清带着人去那并不重要的三分之二看看,确实是没问题的。

    “我们修仙界,和修炼功法、修仙界大事之外的……书籍,都算得上是杂书,不会收录在血桐峰。”凤临清领着水馨几人走进了最接近血统峰山脚的那座建筑。这其实距离山脚有上百米的直线距离。

    颇为壮阔高大建筑之中,显得空荡荡的。

    只在四周摆了几个书架,上面放着一些玉简、书籍之类的东西。书架都另外附带禁制,以水馨等人的眼光,一下子就能数完,这些玉简、书籍,加起来也不过数百。

    “这一栋建筑,都是我凤凰阁从别处收集到的一些术法,以及凤凰阁弟子可以修炼的基础功法、功法注解。”

    水馨一部分是冲着外面的血桐来的,准备尝试和血桐沟通,获取信息,另一部分也确实是为了血桐峰的收藏。

    ——之前墨鸦就提醒她了,如果那两位真君还没有放弃,三峰之内还有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在血桐峰传承之地的可能性最大。

    如果是凰千语两位真君的私人收藏,甚至是“凰氏秘库”、“凤氏密库”这一类的东西,都是很没有保证的,根本无法保证在杀死两位真君之后,能获得那些东西。毕竟在两位真君退守三峰之后,就肯定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只有血桐峰,作为一个底蕴深厚的门派的传承之地,是不可能让一个真君——哪怕是阁主——完全掌控的。哪怕是想要更改设定什么的,那么短的时间也来不及。

    水馨和凤临清进入血桐峰之后,见到了守护血桐峰的一个中年金丹女修。基本上前面几栋建筑也就可以随意进入了。但那内圈的禁制,是肯定有另外的修士守护的。

    “从别处收集到的法术,都会让门中弟子随意学习吗?”林诚允知道“林冬连”要分心在血桐上,主动开口。

    凤临清不是阁很圆滑的人,笑了笑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诚允就又问道,“修仙界的历史,记录修仙界那些大事件的书籍,普通弟子可以观看吗?”

    “有一部分可以。”凤临清觉得这个可以说,苦笑道,“不过,基本没有弟子感兴趣。”

    “我想,南方也总会想要知道我们儒门的情报吧?”林诚允继续道,“这一部分,普通弟子可以观看吗?”

    凤临清的脸色僵硬了,“有一部分可以……”

    她生怕林诚允提出“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们是怎么形容我们的”这一类的问题。

    但林诚允多善解人意啊,继续不让人为难——毕竟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真要说出来,可以说是挑衅了。

    林诚允笑了下,“晚辈听说,修仙界有‘红尘炼心’之法来锻炼道心。有些事情经历了才能真正体悟。观看历史,自然不等于自身经历。可终究也是经验之谈——功法的注解能辅助修炼,这是经验。修仙界的历史也是经验。我们儒门有句话,叫做‘以史为鉴’,以史为鉴,可以辨功过、明是非。数百年来,我们儒门一直在尝试还原整个浮月界的的历史,可惜北方残存的资料终究太少……这次暝国使节团来的苏太史就是整个北方儒门都首屈一指的史学大家,这次南下拜访,也有个想法,就是借阅各大门派,尤其是凤凰阁这样古老门派记载的历史。”

    林诚允彬彬有礼,长篇大论,侃侃而谈。

    凤临清终究不是专门的“外交人员”,明显被侃得有些晕。哪怕是以金丹真人的脑袋转速,也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捋顺——

    儒修重视历史记载,南下的一个目标是想要还原浮月界的古历史,甚至连使节都是专门研究历史的。

    所以……研究历史有啥用?还有……浮月界的古历史和儒修又有什么关系?

    好半晌才凤临清才将那些明显会破坏关系的吐槽给咽回了肚子里,“那些东西,现在可能无法看到。”

    林诚允一脸了然,“也当如此。那样重要的东西,自然应该好好保存,之后苏太史应该会向凰阁主直接提出要求吧。就是不知道普通弟子能看得那部分,我等能不能看?”

    那很重要吗?

    凤临清再次有些懵逼——认真讲,她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即使没有放在“禁区”里面,她也从来没有想着要去看。为什么那些东西会放在“禁区”,数量又有多少,她也完全不了解。

    说起来,其实就是普通弟子能看的那部分到底有多少,她都不是很了解。

    对于修仙界其他门派,修仙界现状的认知……都是从口耳相传里得来的。

    但要说能不能看?

    那自然是可以的。

    “往内走,在三殿里面,就放着一些修仙界现有宗门的介绍。”凤临清道。

    三殿,是指从下往上数的第三座殿堂。

    布局差不了多少,凤临清所说的介绍,也摆了几层,差不多是数十本书籍的样子。从书架的禁制来看,这个地方应该是筑基期弟子才会来的了。

    但是,那些书籍却显然没有单独的禁制保护。

    林诚允过去随手翻了下,发现都是手写的,说是各大宗门的介绍,但充满了主观臆断。墨迹的颜色深浅不一,历史新旧不同,很显然就是放了些空白的册子,有需要注意的变动发生之后,就直接在后面“更新”。

    林诚允想吐的槽其实比凤临清多多了!

    但林诚允还是什么都没说,看了水馨一眼,想知道这位奇特的“族妹”在这个地方有没有收获。

    这殿堂本身可是没有禁制的!

    想来因为建得太壮阔了(和实际用途相比),保护这些殿堂纯属浪费灵气,不如只保护书架?

    而这位“族妹”,如今好像已经不需要靠近那些植物,集中精神,才能获取消息了吧?这样顶多获取得消息也就是模糊一些。

    “凤前辈,可以请教一件事吗?”就在林诚允摸不准的时候,水馨果然开口了。

    凤临清其实也看到了林诚允脸上的不以为然,有些尴尬,“请说。”

    ——这些儒门中人,提的这些要求,只怕当初的凰氏都没有碰过吧?

    “第一殿的时候,凤前辈就说有从其他地方收集来的功法。听说当初天变之后,三宗七派联手摧毁了‘魔门八宗’,可魔门八宗的功法,也并非全都是伤天害理的。有很多是在灵气衰落之后才走上的邪路。那么想来,魔门八宗的东西还不至于被彻底摧毁。那么,凤凰阁将自己得到的那部分,也放在了血桐峰吗?”

    凤临清脸色一变,却是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因为林诚允之前说的那些,对她来说都是“这应该不重要啊?”、“怎么脑回路如此清奇”这样的感觉,因为觉得“只是古怪但应该无害”而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水馨这番话,却让她感觉到了修仙界熟悉的套路。

    “那些东西,确实都封锁在血桐峰之中,但任何弟子,哪怕事真传,都不可能看到。自然有严密保护。”

    水馨点点头——果然,那样的东西是不可能光由凤氏或者凰氏来报管的。就和传承一样。

    “那么真君呢?”

    凤临清皱眉,脑袋急转,“小友的意思是,凰照真君就是看了那部分传承?当初,凰照真君在剿灭魔门八宗的时候颇有功绩,凤凰阁得到的这一部分,有不少还是她带回来的。她若是早早的起了那样的心思……”

    凤临清摇了摇头。

    只交还一部分也好,拓印保留想要的部分也罢,这根本无法追查,也没什么意义……

    “如果她早就起了那样的心思,会不会在送回凤凰阁的东西上动手脚呢?”水馨问道。

    气氛一时凝滞。

    “凤菁真君好像是在凤如旭真君出事的时候跟着出事的?”水馨不忌讳自己得到了叶殊两人传音的事实,“凰真君总不至于是在闭死关的时候,做好准备的吧?”

    ——以她对凤如旭的了解,那位凤真君执掌凤凰阁的时候,甭管是凰照在闭关期间兼修邪功布局凤菁,还是组织来凤凰阁招揽凰照,他都不大可能毫无反应,不给凰千语示警。

    所以……想想看,凰照完全可能在说要闭死关之前,就已经确认了要兼修邪功,控制凤菁,为此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