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690 帮忙
    显然抓人的一方也很清楚那一批人里面到底有几个“特殊人物”,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指认”。

    水馨却有些惊讶——你知道这人特殊啊?知道还和其他人一样绑着当旗帜?撞死了掉下去怎么办?

    不过,毕竟是揽月阁,揽月真君。总觉得有点儿什么意外事件也很正常。

    “怎么用?”苏倾从红靖的手上将人接过来,问水馨。

    水馨摇摇头——她现在怎么知道这个?只是在飞舟停下之后,她感应到了这个人的异常而已。所以,沉吟两秒后,水馨道,“有枣没枣打一杆子?”

    苏倾也是无语。

    不过,他们本来就是抱着搞事的心态而来。

    苏倾自己因为混沌灵木投影结出来的果实的帮助,已经解决了根基问题。就算在文宝的蕴养上距离大儒有些距离——毕竟文力的质量不同——但是她还有个大儒的丈夫。苏倾从不会矫情到拒绝丈夫的帮助。

    而林殊更是大儒之中的佼佼者。

    这样的实力,加上一个半天眷“控制概率”的能力,要是对上三四个元婴还怂,那就白来南方了。那个踏天门的小子,顶天就是个添头。

    红靖也不在意他们拿了人怎么办。

    师尊信任的,就是她能信任的,而这个苏倾,算是她师尊在正常状态下非常欣赏的一个人物。

    “师尊下次敲门的时候,就麻烦诸位了。”红靖这么说了一句,掉头就直接离开。

    amp;amp;

    “第三预案啊……”

    另一边,揽月真君沉吟了好一会儿,“第三预案,好像有点麻烦?”

    “是的,师尊。”苏庭非常尊敬。

    但揽月真君还是拉下脸来。顺带在这个过程中,揽月真君其实一直屏蔽了自己身后的两艘飞舟的情况,让其他人的感知无法透过去。

    她使用法术的方式看着有多么粗暴,这份屏蔽就有多么细腻。

    一个能以散修之身,不靠美色没有靠山而一路走到元婴后期的人,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心思粗犷或者天真无邪的人物。哪怕她长着一张单看五官其实挺讨喜的圆脸。

    “凰千语?凤芜?你们还能不能说话!?”揽月真君好像也不想办太麻烦的事情,高声呼喊着,“你们两个还能说话不能?要是你们动手烧山,烧出几个字来呗?”

    苏庭听到他师傅后面的那两句话,都不由得扯扯嘴角。

    而凤凰山三峰上跳动着的火焰,貌似跳动得更加“活泼”了些许,但是文字肯定是没有的。哪怕是抽象系的文字也没有。

    揽月真君耐心地等了等,主要是等小飞舟的人交接完毕。

    然后她就叹了口气,手中再次出现了一轮圆月。

    看起来现在的揽月真君,是真的很喜欢这种战斗方式。连法宝都不用了。又或者,法宝的力量已经注入到了圆月之中?

    总之,这次揽月真君的真身,也再次制造了一个方圆百米级别的圆月,冲着凤凰阁百山砸了上去!

    而且,和之前的圆月不一样。这次的圆月,还散发出了相当耀眼的光芒,几乎可以和凤凰阁三峰上跳动着的火焰红白交相辉映!

    这一次的撞击,自然再次引起了百禽朝宗大阵的反应。

    但是,没有了火凤窟和三峰的支援,哪怕是飞舟上的几个林氏子弟,也能清楚的看出来,这护山大阵的威力在一次次的被削弱!

    揽月真君的敲门行为,应该说是敲一下就能敲个窟窿出来。

    这次,不用再请示什么了。

    戴永澄在飞舟之前,圆月的光辉之后,在护山大阵和明月对冲,遍地涟漪的瞬间,撕开了一个口子,护送飞舟冲进了护山大阵之内!

    是的,说是要帮揽月真君的忙,他们的帮忙方式,就是连着飞舟一起带进去了。

    这也是戴永澄动手,而不是周氏兄弟动手的主要原因。

    苏倾自然是不想带上一堆累赘的。林氏的几个宗室子弟,在她看来基本属于累赘。但是,飞舟是华国方面提供的。虽然限于类型的原因只是顶级灵器,防御阵法却非常高明。又有林殊主持,还有一个金丹也留在了外面专门控制阵法……

    既然他们乐意,想要让林氏宗室弟子多多见见世面,苏倾也懒得说什么。

    林家的几个子弟当然也很了解这一点。

    在外面的时候,林诚思就已经拿出两个傀儡鸟同时开始拍摄了。作为主动被选中的一员,林诚思心态比另外三位要稳得多。

    反正现在也不能修炼,林诚思决定提前开始自己的“史官”之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以后有没有成就金丹的机会(现在看来文胆是不要想了),能在大儒的庇护下记录历史,这样的机会能有几次?

    闯入护山大阵的屏障,当眼前的光辉散去,凤凰阁的百峰,看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还是一副大战过后,断壁残垣的模样,却显然多了几分“生气”。原本给人的感觉是空无人烟的荒山野岭。

    现在……好吧,现在其实也感应不到人气。但哪怕是经历最少,最没经验的林诚茂,似乎都察觉到了什么,一个冷噤之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这里,这里怎么回事?”

    苏倾和林殊再次对望了一眼。

    苏倾笑道,“没有老朋友来迎接,看来他们这会儿还真是心无旁骛。”

    “老朋友?”

    “就之前刚露脸就被卷走了的那个,叫做凰照,是老相识了。”

    “凰千语的前辈?”

    “凤凰阁的真传都姓凤或者凰。当初道儒大战的时候,也就是后面那几位因为结婴时间太晚,没怎么参战。凤凰阁本身还是出人出力的。和外面那位不一样。不过,这个凰照追求过谢昭来着,顺带,谢昭的妻、子死的时候,好像这个凰照也参与了。然后她在海渊那次受了重创,退出了战场。居然活到了现在……”

    儒门虽然记录历史。但是,说到底也是对本门先辈记得更多。在那段历史里,他们苦苦抵抗,对敌人的了解也确实是不多。而后人去观看史书的时候,特意记反派的也不多。

    除了“凰照追求过谢昭”这点之外,其他的其实都能在史书上找到。

    可林殊显然也不知道。

    “好像听到个奇怪的八卦”这样的感觉。

    “琴书画诗这几个,当年其实都有追求者,修仙界的。然后凤凰阁的女弟子又很多。”苏倾感慨道,“充分说明其实他们也爱才子——不对,应该说那几个打架的时候都特别风流潇洒。画面太漂亮了。”

    同样听到八卦的水馨等人都是一言难尽——飞舟停在这里说历史八卦真的好吗?

    “叶大儒呢?”

    “他嘴巴太损,和他打架的人基本都想和他拼命。”

    林殊想想叶久在战场上临场写的几篇文章,默默点头。圣儒《诀绝书》之类的更有深度,但要说用通俗能听懂又不失文采的文章来骂人,首推赋圣。

    然后……

    “凤凰阁的人居然不出来和你拼命,看来情况是真不好。”林殊觉得苏倾在人家的地盘说人家喜欢倒贴什么的,这也够损。

    “嗯,你确定要带飞舟?”

    林殊扭头看水馨,“接下来,以使节为主,听她的命令……永澄,你跟上。”

    倒不是说林殊想要戴永澄保护。

    而是……戴永澄是跟来的剑修里面,唯二两个接近剑胎的。尽管在这个关卡已经卡了太多剑心,好像距离剑胎有个奇怪的屏障,他们丢了至关重要的传承一样。但北方三国的剑修们,从来没有放弃过“战斗中突破”的希望!

    几个可能受到限制的元婴真君。

    保不定刺激下就刺激得突破了呢?

    于是,苏倾、林殊和本来就在飞舟之外的戴永澄就迅速冲着火光亮起的方向飞走了。虽然说答应了帮忙,但好像,她们想要“帮”的,并非是红靖委托的内容。

    再于是……

    本来正在那里随时准备做个小参谋的水馨蓦然发现,飞舟上剩余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甚至包括空间里的那些……

    讲真,上次和林诚允等人一起行动的时候,那可绝对是以林诚允等人为主的。

    而且,最开始见到的时候,洪嵚和林惊珩,也都是保护他们的……

    世事无常?

    她其实不需要他们的保护来着?

    水馨眨巴了下眼,很失望。有那两位在的时候,她是个不起眼的小透明。只要将空间里的人放出来,很快就能变换身份去浪一圈。但那两位一走,好像她就跑不了了。

    “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最先开口的是洪嵚。

    这个金丹,似乎完全没有剩下的那些林氏宗室子弟的微妙的尴尬感,非常自然的开口了。

    水馨左右四顾了一下,“肯定不能没头没脑的乱蹿,所以我们分析下。刚才,那位红真人说‘血海’。要是成形的血海,好像也就没有挽救的价值了?”

    墨鸦点头,“是这样。”

    “所以,可能是类似于血海的东西?之前仙海城不就有人怀疑宗室血脉血祭什么的吗?现在好像还真有相似的效果。凤凰阁的子弟,好像是可以从她们的秘境里,获取神鸟血脉的?”

    “而且,凤凰阁子弟的后代,也有可能直接从父母那儿继承到神鸟血脉,比如说凰真君。”墨鸦补充。

    “嗯,血海是血脉法术的极致吧?如果这样,或者可以判断,凤凰阁的弟子,因为类似的血脉问题,被利用了?”

    “修仙界有一种传闻,说是汇聚了万鸟的血脉之后,就能成就凰鸟血脉。”墨鸦从善如流。

    “总之,红真人也没有详细说明。我们就从这个思路思考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到还没死掉但可能被囚禁的凤凰阁弟子?”

    周氏兄弟肯定是没意见的——主要是周永墨没意见。周广莫素来听兄长的。

    周永墨更是觉得一切都很有趣。

    谁能想到,当初个一个临时起意,居然能造就一个“华国宗室使节”呢?

    剩下的华国人……

    林惊珩那边,林殊的“保护”命令一直生效。所以他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反而是三个天生天目的林氏宗室,继续微妙的尴尬。

    他们当然早就知道,“林冬连”是此行的重点之一,但毕竟有两个大佬一直在作主。那时候,“林冬连”怎么看都像是被推出来的幌子,真看她就这么适应力强大的直接做起主来,他们就没那么适应了。

    不过,他们几个现在的意见也不重要。

    洪嵚直接离开飞舟,施展了一个计算阵法,开始探查什么。半晌之后他摇摇头,“使节大人你的推断是有理的。但如今,此处气息纠缠,十分紊乱。那天火燃烧的附近,则根本无法靠近。而凤凰阁残存弟子——如果有的话——就算是在这外围山峰上,只怕也是无法用神识探查的。”

    水馨点点头。

    她其实早就注意到了。

    这里的环境,其实有点儿类似她第一次去的白云山。虽然不像那儿怨灵操纵,制造了一个个扭曲的空间。但这里却是整体充斥着一种类似的扭曲之力。

    抬抬头看看,就看不见揽月真君的大飞舟了——说起来那飞舟是不是顾真君借给她的?感觉更像顾真君的风格。

    感知在这里被扭曲也很正常。

    所以……

    水馨在身边开了个门,“安元辰,你出来看看?”

    安元辰淡定走出。

    抬头看看那仿佛在天边燃烧,却又十分灼眼的火焰,“要看那个的话,估计得瞎。”天目神通也是有极限的。

    水馨当然没那么蠢,指着最近的一处断壁残垣,正是她之前住过的客峰,“先看看这里。”

    安元辰点点头,在飞舟靠近了那处断壁残垣之后,立刻就开启了天目神通。

    超出水馨的预料,在这座平常应该颇为寥落的客峰之中,居然出现了多个红衣的身影。

    安元辰的追溯幻境之中,建筑尚且完好,那些红衣的身影,都聚在展现出来的建筑里,最大的一处院落之中,神态明显都很不安。好像在等待判决似的。

    不过,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在传音交谈。倒是没有什么话语声传出。水馨在其中看到了几个有些眼熟但想不起名字的身影。

    忽然,有一个女子崩溃似的直接喊了出来,“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去了海链!”

    “得了吧,”立刻有另一个女子反驳,“说得好像当初请老祖出山的人里面没有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