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625 被送回的侍女
    在客栈的大堂上,那基本上是做戏给别人看的。等水馨和小白被带到了一个独立的院子里,仗着来自顾真君的阵盘和墨鸦的主持,宁朔就直接问了,“你是想做什么?”

    “林氏皇室——应该是皇室?有人想对我下手。”水馨挺肯定这一点,所以有些苦恼,“保不定这个身份日后也不好去圣京了。”

    宁朔想了想,“想再弄一个类似的身份,有可能吗?”

    水馨无奈,“我也没有第三种修仙资质了啊!”除非选择凡人的身份,可凡人的身份就算不至于随便被一巴掌拍死,也没有什么参加大事的资格。

    “就是可以,这个身份也很重要。所以你现在是要确认,是整个皇室都对‘林冬连’有恶意,还是某个小团体的私下行为?也要确认,他们会为此做到什么地步。”

    水馨点头。

    所以她才来找参谋啊!林冬连这个身份的最大问题就是实力不够。虽然她知道大儒肯定不会在明都出手对付她,但要是那个皇室剑心成雪颂出手呢?就不是成雪颂,换个别的什么剑心来,就足以将她的真正实力逼迫出来。

    然后,好容易立起来的这个“林冬连”的身份就废掉了。

    水馨觉得这样太亏。

    “那你得让人出手才行。”宁朔道,如果连出手的机会都不给人家,那就真是瞎猜了,“不住到使节团去,是聪明的选择。林氏皇室在明都的人手,我们都是摸清楚了的。至少金丹、剑心级别以上的人手是没几个了。如果要让这个等级的人出手——林惊珩的可能性,远远超过成雪颂。”

    “咦?”水馨吃了一惊。

    自从林成云醒过来,林惊珩就基本不管事了。作为剑心,他也算是被看管得很严格。水馨和他接触的机会不少,还觉得和这位的关系不错呢!

    但被宁朔一提醒,也反应过来——就因为关心不错,警惕心就弱啊!

    “不过,除非得到了明国方面的暗中允许,剑心或者文胆出手的可能性还是很低。如果你主动给一些机会,他们不会让这些人出手——那等于是明目张胆了。”

    顿了顿,宁朔问道,“你在曲城的时候,林齐宴是给你送了两个引剑护卫的吧?而那个叫做清浣的侍女,更是你自己收下来的。他们几个至今都没有上京是吗?”

    水馨早习惯了分分合合。

    都已经忽略了这件事。毕竟当初在曲城,甚至在卧龙山脉的时候,因为这些人的缘故,她还有些拘束的感觉呢。

    她又不是那种真正的大家闺秀。

    乐得一个人行动。

    但还是这话……宁朔这么一提,就又觉得不对了。

    是啊,寻秋寻古也就算了,本来就是林氏分派的,收回去也属正常。清浣却是她自己收下的女仆来着。虽然就和她早年在百凤争鸣时的那个侍女一样……水馨也不可能带着她们经历她真正需要经历的事……不闻不问的话,确实不好?林氏会好好安置什么的,毕竟只是一种猜想。

    水馨有些心虚起来。

    清浣到底是不同于前一个的,她没有那么明确的目的,没有多少自立的本领,也没有什么自立的心态……

    “那两个后天剑修,还有多少进步余地?”宁朔打断了水馨的思考。

    “嗯?没什么进步余地了。”水馨肯定的道。

    “所以,那其实已经是‘赠送’而不是‘暂借’才对。那时候你的血脉天赋,已经值得这样的投资。而你现在的实力,还正是用得上这份投资的时候。不管你是不是会回到林氏宗族,这份赠送都不应该收回,守护类型的后天剑修,如果守护之人频繁更换,也就废了。”

    “……这么说的话,林诚思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乘顺风船来明都之后,貌似也听过林诚思说,寻秋她们会北上。但后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消息了。”

    反正水馨一直没见到人。

    而她又不是那种真需要两引剑保护的人,也就没放在心上。

    甚至这会儿想起来,也并不记得什么时候产生的变化。

    “换句话说……”宁朔道,“林齐宴……不对,应该是那一位大儒,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所以才没有让两个引剑北上。而他们不北上的话,清浣这个凡人侍女,就更不会被送上门了。”

    “……所以?”水馨有些犹疑的问。

    “你应该讨要你的侍女。”宁朔已经定下了一条策略。

    “但清浣只是个凡人。”水馨不乐意。她平时不会特意去保护凡人,可清浣到底作为她侍女有一段时间了。不管是伺候她,还是伺候小白,都是尽心尽力的。她并不愿意她卷进这种事里。

    “就因为只是一个凡人,如果你不闻不问,她也不可能得到妥善安置。因为她始终是‘林冬连的人’。她已经被卷进来了。”

    “……如果我去找林诚思索要清浣,会发生什么?”

    “清浣肯定会被送到你身边,寻秋和寻古就不好说了。但必须要要提醒你一点的是,清浣只是一个凡人,你能保证她会忠诚于你么?”

    当然不能保证。

    水馨也从来没觉得清浣应该对她有忠诚之心。

    水馨叹了口气。

    但她不得不承认,宁朔说的是没错的。尽管他完全没把清浣当作一个生命来看。可问题是,林氏那边多半也是一样的啊!法律什么的,当然规定没有贱籍,规定不能掌控下仆的生死。但连林氏宗室子都能失踪,何况是凡人?

    所以当天傍晚的时候,水馨就写了一封信,在客栈不远处,找了个帮闲,让人将她的这封信送去林诚思。

    但暂时肯定得不到消息。

    送完信没多久,就看见穿着道袍的施长安,一脸淡漠的坐着马车回来了。

    她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在客栈的门口看到了水馨,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但和“林冬连”没有半点交集的缘故,施长安只是眼角余光扫过了水馨,就目不斜视的往客栈里面走进去了。

    这次迎出大堂的人是墨鸦,“真人这次去赴宴,看来十分不快?”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施长安顿了顿,“不过,他们要是想去南方传教,我倒是依然欢迎之至!”

    冷哼着说完了后面那句话,施长安就径自走向了内院。

    墨鸦没有跟上去。

    而是站在大堂好一会儿,等着水馨进来,才冲她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嗯。”水馨想了想,“先生带走的那个‘千变’,现在怎么样了?”

    “暂时稳住了。”墨鸦微笑,“但要是不能给他更多的好处,交易也就停滞不前。”

    话虽这么说,水馨看出墨鸦并没有将千变交给她的意思,她就不再多问了。谁知道就在水馨准备装作不熟悉的往里面走的时候,墨鸦却又开口了。

    “不知道林姑娘需不需要雇佣人手?”

    啥?

    他们还有人手可以雇佣出来的吗?这次施长安北上,有很多人手是没有带的。总不能将弄月雇佣给她吧?

    水馨想想弄月这会儿还要替她养孩子,略心虚。

    “……雇佣什么人手?”

    “林姑娘的情形,更接近于儒修吧?还是要有个护卫,才更安全。或者,还需要一个精通术法之人,帮助林姑娘你更好的开发自己的法术。”

    那就不是推荐弄月了。

    水馨安心了不少,估摸着这是宁朔和墨鸦商议过后的应对。

    “一个木系灵络的道修?”水馨拍拍始终跟在身边观察世界的小白,“我有蕴雪保护。”

    “但很多地方,都不适合带着一只庞大的灵兽。”墨鸦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请帖,“刚刚送过来的。”

    “我才来这里不到半天!”水馨一脸惊讶的接过了帖子,看了几眼,更加惊讶,“这什么鬼?”

    也难怪水馨惊讶。

    这送过来的帖子,并不是她任何一个熟人所写。落款就直接是“文山书院女院”。想来要是高菡几个相对来说有那么几分交情的,都不至于落这么一个款。

    至于内容,是邀请她去参加文山书院的女院聚会。

    而且是“武会”。

    大意是,最近大家聚会很多,琴棋书画诗词文章都已经比过了。但是要参加科考的话,“武比”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虽然政事堂的新政策也会重视起来,但在那之前,大家还是要相应政策,锻炼自己的战斗能力。所以将文聚改成武比。而且,既然是武比,就能只局限于一个文山书院女院,要邀请如今在明都的、其他的优秀女子。

    ——所以,琴棋书画诗词文章不请我,一到武比就把我想起来了?

    水馨不知道这帖子是什么人抄刀,但这不妨碍她满头黑线。

    她一个剑心,却参加一群刚刚“被醒悟”的年轻女天目的武比?

    就算是“林冬连”,这场面也忒小了!

    不过……要真的仅仅是文山书院女院的组织,哪怕是高菡叶崇瑛之类的,也未必能这么快就知道了她临时起意更换的地址,送帖子过来吧?

    否非是林氏那边的第一次出手?

    墨鸦没看帖子的具体内容,但他是知道来送帖子的是个什么人的。

    “闺阁之会,带上一只庞大灵兽,只怕要惹人不安吧?要是和未来的科举有关……统考的武试,可也是不能将灵宠带上擂台的。”

    “……所以先生有什么靠谱的人推荐么?”

    “之前跟着在下过来这里的谷雨姑娘。”墨鸦这次挺干脆的道。

    半晌后,水馨在自己临时租下来的院子里,目瞪口呆的看着貌似年轻了两岁,还漂亮了一点的女剑修。

    是的,这次是女剑修了。

    谷雨三番两次的折腾自己,水馨都觉得她要糟。但现在,她不但看不出半点外伤,居然还回到了引剑阶位!

    “宏愿的反馈,外加合适的丹药,两者的任何一种都不足以让我的兵魂重新弥合,但两者叠加,居然让我取回了一些实力。”谷雨坦然的道。

    至于丹药是哪里来的……

    谢家十五郎都拿不出来的东西,当然只有墨鸦才能拿出来了!

    或者说,是墨鸦背后的顾真君拿出来的。

    但墨鸦居然对一个兵魂破碎的女剑修那么大方,对方还是在佛门立下了宏愿的……水馨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谷姑娘完全好了么?”

    “只能说暂时无恙,想要拿回全部实力是难了。”

    暂时无恙就不错了。

    水馨自然不会拒绝这一位,很干脆的接受了墨鸦的牵线。

    然后,她才从谷雨的口中,明白了墨鸦担心的源头——倒不仅仅是水馨自己感受到的恶意。而是……

    “红袖书院?”

    “虽然被南方组织渗透、反利用的厉害,但林姑娘别忘了,红袖书院之所以能开遍天下,那个最开始的推动者,可并非组织,而是林氏。”

    因为闵余薇被证明,被千变取代。

    明都发生的那些混乱,又大半不是红袖书院推动——她们的力量终究还是太边缘了一些。

    水馨真的差点忘了这个事实。

    毕竟从接触到红袖书院这个势力开始,她就将之和南方的组织联系在一起了。

    她也想起来,嘉年大长公主提到过,闵余薇在明都的作用,本来就是负责卧龙山脉的这条线,是卧龙山脉后勤线的人。这和红袖书院内埋藏的情报网,其实是两个系统!

    从明都最开始发生的那些事情来看,她们还是能做出一些事情来的。

    现在……她们和文山书院的女院,又有多少关联?

    第二天,水馨准备带着谷雨出门。却是还没到女院聚会的地点,就现在客栈门口,看到了脸色黑沉的林诚思,还有……在卧龙山脉之后,就再没见到的清浣。

    “族妹。”看到水馨,林诚思的声音竟然有那么几分咬牙的意思,“你的帖子还来得真巧,清浣刚好就上京了。”

    水馨看着低眉垂眼的清浣,几乎要惊呆。

    他想起宁朔对这件事说的最后一句话——如果清浣是一个人被送回你这里的,那么,主导这件事的人,倒多半是善意大过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