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534 同样的委托
    苏倾并没有强求水馨或者说“林冬连”尽快同意她招揽的请求。毕竟身为旁支女,对宗室和皇室的向往简直是天生的。能让她产生动摇就已经不错了。

    苏倾也是以身作则——之前没有修仙资质只靠血脉天赋吃饭也就算了。后天资质是对天赋和运气要求很高的事情。

    现在可不一样了。

    从有修炼资质到现在才多久?就算算上山海殿和卧龙山脉那座灵脉可能给了的回馈,也在短短的一多月内筑基(万年合欢花的气息确实已经是筑基层级了)。

    这妥妥的一个女强人的苗子啊!

    当然要自己立起来!

    就算是要回去宗室,也该是思考后的结果,而不能是惯性使然。

    等苏倾走了,旁听了老半天的宁朔一脸佩服,“你厉害。”

    “厉害什么啊。”水馨道,“我估摸着他们其实也没想好,要是我答应了,能给我什么位置。”

    “不,不是这个。”

    宁朔并不是说水馨被拉拢这件事。“林冬连”之前就有被拉拢的价值了。要不是之前说了要筑基,拉拢的人早上门了。

    “我打听了一下情况。”宁朔并没有闲着,他和黎允林诚思君九韶等人是能远程交流的。用的是用在傀儡鸟上的那种远程通讯功能。比一般的传讯符要简便很多。就是目前那法器还没有剑元能催动的版本,还在开发中。

    “那个叫做闵世珍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已经有传言说闵世珍调虎离山,让人挟持了嘉年大长公主,然后又借着嘉年大长公主的名头,逼迫华国的人做事。这个消息传得很快,黎允那边都听见了。”

    “要这么说,华国还真无能啊。”

    “本来也没好到哪里去。”宁朔评价,“北方太轻视南方了。现在才来再次宣传修仙界的阴谋,为时已晚。”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么。”

    “可道儒大战,到底是谁打赢了,别人没数,儒门自己心里没数吗?”

    水馨默然——道门败给了天时人和,却并非被敌人打败。

    “嗯,传言中有没有说嘉年大长公主怎么样了?”

    “重伤,现在已经被大儒救回,正在治疗。”宁朔也没纠缠之前的话题。

    “真倒霉啊。”

    “大部分人都这么觉得。”宁朔用有些凉飕飕的语气道。

    “嗷嗷!”旁听的小白不高兴了,冲着宁朔喊了两声。

    “我是说……”宁朔翻了个白眼,“幕后主使多半也这么觉得。”

    “咦?”水馨一怔——可惜她现在身体不给力,没能从榻上跳起来,“你也觉得还另外有幕后主使?”

    “闵世珍的经历有迹可循,闵余薇的身份不够顶多敲敲边鼓。”

    宁朔道,“这话是君九韶说的。”

    水馨也这么觉得,不过,她现在是林冬连啊!

    “这是……想要我做什么吗?”

    “甄婉秋身边的人要是没死,现在最有可能见到他们的人是你。”宁朔直白的道。

    这些事情开始得太突然,结束得更突兀。大概这就是逆天者碰到了天眷者的下场——闵世珍是被林枫言针对性的剑意秒杀,这也就算了,闵世珍的路本来就有问题。

    甄婉秋那边呢?

    秘术使用之后,连大儒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靠自己和国运的联系,暂时性的镇压了对国运的渗透、侵蚀和破坏。六部的玄修儒修忙忙碌碌的尝试进行破解。

    可水馨却用最蛮不讲理的方式搞定了——血脉审判,圣儒虚影,完全无视了那两个林氏血脉身上所有的防护!

    所以宁朔才说,那个幕后主使,也会觉得自己很倒霉。

    不过,因为涉案人要么就是外围,要么就干脆死了。想要找到幕后主使也不容易。最有可能知道一些情况的活口,在宁朔想来,正是在闵余薇那儿被抓住的那些。

    ——至少,他们很可能知道两个闵余薇有怎样的差别。

    “让我去探消息?”水馨挺震惊。

    宁朔无语,“林姑娘你不是还和其中一些人同行过一些时间?这些人都肯定是死士,严刑拷打也未必有效。可林姑娘是被圣儒眷顾过的。”

    水馨想想山水空间中的那个畸形婴儿,无言以对。

    但想想之前的云昭等人……这些家伙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只能说立场不同。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挺惨的。她既不算是华国人也不是明国人,也本来就没必要站在明国的立场上表示鄙视和敌对。

    “我该去找谁申请这个?”

    amp;

    整个明都传得飞快的传言,对林氏宗族的子弟来说简直是噩耗。

    虽然他们也知道这就算是官方定性了,总算不是直接和华国开战的定论,不是最糟糕的结果了。更知道他们只是无辜卷入,卧龙山脉的事情就和他们毫无关系。

    但嘉年大长公主就在他们的身边出事。

    而华国的谋算——哪怕是皇室的谋算,就在他们的身边直接被破灭了,被实锤了,一下子将整个华国都给陷进了被动的境地。还让明都人对华国多了“无能”、“狠毒”的认知(就算是被迫的毕竟也造成了不少伤亡)……

    谁会管他们是不是无辜呢?说起来肯定要论罪啊!

    株连这个词,不就是这么来的?

    更糟糕的是,林氏少数没有妄动的人还传了消息出来,在明国紧急举办的大朝会中,已经高效率的给华国递交了国书。附上了卧龙山脉和明都的实锤,要求华国给出解释。他们就是想要挽救都不可能。

    现在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等着华国那边派人过来谈判……

    好歹也要在华国来人之后,多提供一点准确消息吧?

    现在是找不到林水馨了,连林枫言都消失了。按照林诚思的说法,林水馨因为召唤了圣儒残影而陷入虚弱期,肯定是被林枫言带走藏起来了。

    毕竟剑意都是龙凤共鸣的两个人啊,看剑意就知道关系不可能浅了。

    于是,水馨在混乱开始又结束的当天晚上,身体还没彻底恢复自如的行动力的时候,就见到了林诚思、林诚允和林诚月。君十七夫人他们倒是没来,毕竟一开始就没留什么好印象。

    他们商讨之后的结果,和宁朔的想法如出一辙。

    林诚允先是恳切的道谢,再诚恳恭喜,然后就说起了之前的事,“……之前族妹应该也有出手。不知道当时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水馨瞅瞅面上功夫很好的林诚允。

    再看了看林诚思和林诚月。

    林诚思貌似是种看破红尘的眼神。林诚月却有些魂飞天外的意思。

    “就在我闭关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天敌出现了。不过那时候挺隐晦。后来,就是今早上才真正冒出来。其实我不大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水馨复述着混沌灵木幼苗投影当时的反应。

    “就好像忽然对一件事情上了心,冒起了一股子拧劲儿,非得做成不可。如果是碰上了天敌或者是给讨厌的人下绊子,就会特别的有动力……”

    “等下,我问个问题。”林诚思忽然打断,“族妹,你的‘植物领域’先在那个‘不完全的愤怒化身’边上出现,然后是攻击了闵世珍。”

    居然能隔着半个内城攻击到一个金丹修士,还让对方做出了避让的举动。

    这等修仙资质,感觉真的能和传说中的顶尖资质相比了——如果是真的话。

    “那么,不完全的愤怒化身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是天敌?”

    对哦,这是个问题。

    水馨认真的想了想,“那时候,就是灵兽暴乱的时候吧?我觉得灵兽暴乱的事情里面蕴含的力量就让我本能的讨厌,然后就开始能修炼了……是这样?那次的话,对愤怒化身好像没什么感应。”

    “所以在破开封印的时候被加料了吗?”林诚思喃喃自语。

    “如果这种感知没错……那个卢奋可真是藏得深啊!”林诚允也难免有些失态的咬牙。

    ——卢奋,就是帮助低配版愤怒化身冲破了封印的剑心。

    原本是华国皇室培养的人。也是这次明都混乱之中,林氏的势力里,出现的身份最高、实力最强的叛徒。当然也直接被明国的剑心们给围杀了。

    叛徒是道修玄修都能接受。

    但居然是相对纯粹的剑心,就让人有些怀疑人生了。

    “闵世珍立下了元神誓言的那部分‘真话’表明,她应该确实是在闵余薇那里见到了卢奋。而原本的、真正的闵余薇也确实是皇室培养的棋子。”林诚思比林诚允从根子上就要镇定得多。

    此时冷静的告诉水馨,“现在卢奋和前后两个闵余薇都死了。但甄婉秋身边的人,也许能为这件事提供一些信息。”

    所以,他们的根本目的,也是想让“林冬连”替林氏宗室去打探一些一手的消息。

    当然了,林诚思这个知道内情的家伙,虽然明面上和两个宗室兄妹保持了一致,更多是来给自己解惑的。“林冬连”是不是愿意帮忙,他其实不在意。

    他很清楚,林水馨不愿意华明两国打起来。

    且已经为此付出了相当的努力。

    ——林诚允几个是关心则乱了。其实,只看在圣儒残影的份上,就不会闹太狠。政事堂七大儒,五个是圣儒弟子!

    林诚思看到留影石画面的那一刻,就已经肯定了这一点。

    amp;

    过了一个晚上,水馨就不用窝在床上了。虽然作为剑心的体力还差了点,就好像和人大战了半年的时间那样。但作为“林冬连”,行动却是完全无碍了。

    而且,万年合欢花回到她身上以后,对她媚骨的回馈,她也基本上适应。

    按照正常的说法,就是她大体上“稳住了境界”。

    正常情况,别说吞筑基丹筑基的道修玄修,就是拿着红尘念火开天目的儒修,或者正常晋级的儒修,在筑基之后,都往往需要几天甚至是几十天几个月的时间,来稳固境界,适应新的力量。

    也就是那种逆天的资质,比如说“一步一境界”的天生道体,各大类型的顶尖资质,或者根基异常浑厚的人,才能“气息转换、体质变化、能力进化”等等道境大进之后出现的各种变化,毫无滞碍的适应下来。

    不过水馨没这个烦恼。

    她是八品兵魂,算得上是顶尖资质了。每次道境进步都是在战斗中,就没例外过。事后也不像其他兵魂那样需要用游历之类的方式来收敛锋芒。换句话说,早习惯了。

    何况兵魂资质自动淬体。上下内外,到了剑心层级,就是皮肤也比一般的岩石坚硬。

    后遗症还不至于把淬体层级给降下去。

    天生媚骨的能量升级附带的体质淬炼,有兵魂的淬炼在前,甚至完全没让水馨感觉到有那么回事。

    至于媚骨附带的那种不知道如何命名的能量应用?

    水馨莫名觉得自己挺有经验的,自然而然的就适应了。

    她又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

    连续两拨人让她这么干,还挺有道理。她当天就把帖子送去了苏倾那里。苏倾果然如她所说,有事就可以去找她。很快就又把人接到了叶府。

    “让你见见这些人不难,在和北边出结果之前,总不能把这些人弄得残了废了。否则有理都要弱三分。”苏倾这么说,“不过,你提出要见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缘故?”

    为什么那些政事堂的大儒们,想在林冬连这个人身上下功夫的时候,要么就觉得苏倾最不合适,要么就觉得苏倾最合适呢?

    因为苏倾有一个在上层人尽皆知的癖好——她爱培养女强人。

    首选当然是有上进心的女性天目。但换成女性灵络、女性玲珑心、女性慧骨女性玲珑心……也是一样的!

    在这方面她不在乎资质,也不在乎国别、立场!

    虽然她自己的道路断绝,但自从现在的婚契流行以后,哪怕算上华国,两国女性文胆级以上的高手,也至少有接近一半受过苏夫人的影响。

    在这些女子迷茫困惑的时候专程上门去鼓励人家,让人自立自强,这事儿苏夫人就干过不止一次。

    现在也是这样。

    拉拢“林冬连”,是她作为明国官员的职责,她接到了任务就会去做。但她的“爱好”甚至依然占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