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524 渐露
    嘉年大长公主有请。

    水馨得意的瞥了林枫言一眼,被林枫言无视。水馨和林枫言被请到了另一间书房之中。他们也没等多久,水馨刚拿了一本注疏翻了几页,嘉年大长公主就匆匆的走了进来。

    她的目光一下子就扫到了林枫言的身上,有些控制不住的神色不满。

    尽管水馨知道很多修为比较高的修士都对美色有相当的自制力(会被美色冲昏头脑的,水馨连吉都记不住就是了),但绝大部分的人见到他们,都会先惊艳,再克制。不管时间长短,终归有那么一个过程。

    但是,嘉年大长公主不一样。

    一进门就坐在一边养神的林枫言有着卓然的风华,可看到他的时候,水馨注意到,嘉年大长公主却当真是波澜未起,纯然不满。

    “我请的似乎只有宗室?”

    “对我来说,他比宗室可靠多了。”水馨不以为然。顺便往嘉年大长公主的身后望去——都是剑心谁瞒谁,你有本事不带护卫来见我啊?

    嘉年大长公主脸色一变。

    随即想到了什么,坐到了书房的主位上,“你之前说,你是落到了一个神秘组织的手里,是在那个神秘组织的手中成就了兵魂,后来又为了逃出那个组织而兵魂破碎。”

    ——这跌宕起伏的,倒真是不负“天眷者”的设定。

    嘉年大长公主自己说着,都有些感慨。而水馨自己……

    如果说水馨之前还只是猜测,这会儿就基本肯定了。

    之前嘉年大长公主关注林冬连的原因都是这个——甄婉秋。

    因为明都出事,各处都在严厉盘查。而明华两国之间的空旷区域,一向是监控重点。所以,就算是有再完美的掩饰身份,华国给出了再好的理由,都无法带着一个孕妇继续北上了。

    嘉年大长公主接手了这件事。

    她没有把甄婉秋带在身边,但她知道情况——她和皇室的关系,果然也不仅仅是“生疏”可以形容的。

    然后,在萱安城之后,他们也果然冒险加了速。

    现在保不定已经同样身处明都之中!

    “所以,大长公主想说,明都的事件和那个组织有关?”水馨笑道。

    林枫言则忽然冒出来一个词,“本命魂牌。”

    水馨惊诧,“你能说这个啦?”

    林枫言点头——多亏了“林冬连”的养树成效。最近尤其有效。否则他为什么看着她“不务正业”而不说话?

    水馨“哦”了一声,再“啧”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

    钟倚迟也好,另外的女子也罢,又或者是那个画像之中的中年人。能在明都搞出那么大事来,水馨相信确实和南方那个组织的支持有关。是给北方的儒修下绊子,那个神秘组织的大佬们,甚至可以明目张胆的的做这些事。派宗门弟子来支持。

    但如果弄出来的东西,能和神秘组织暗中培养的人产生交集,也毫不意外。

    只是……

    “本命魂牌还在起效果吗?”水馨对此有所疑虑。

    从甄婉秋的行动上看来,完全不觉得这位还受到本命魂牌的影响。甚至红袖书院的其他人也是。水馨觉得自己对人性不算陌生。

    如果要受到本命魂牌这种东西的约束,他们当然也会听命办事,但主观能动性这种事就还是别奢求了。

    “存在过,就有痕迹。”林枫言道。

    水馨点头。

    嘉年大长公主却看着这两位自顾自的聊起来——话虽然少,却明显是别人插不上口的那种,心情莫名复杂。

    尤其是……林枫言的资料比林水馨还要多很多的情况下。

    毕竟林水馨从进入明国的范围起,就基本上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时隐时现的。出来闹下事,眨眼就不见了。

    除了在梦域的时候,一掷万金的豪气,大部分的时候,观众都是寥寥。

    林枫言不同。

    他到了定海城,就扎在了定海城。而且和明国剑心高手交手切磋的次数远胜于林水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可和行动资料的丰富相比,性格方面的资料却异常简单。

    沉默、面瘫,简直成了这位的标签。但凡长得差点,这性格能直接泯然众人的感觉。但现在……

    嘉年大长公主保持沉默。

    不过,水馨和林枫言也没有交流太久。水馨扭头就肯定的问嘉年大长公主,“出问题了?”

    她没问什么出问题了。

    但语气中十分笃定的模样。

    嘉年大长公主至少能肯定——林枫言的两句话,极大地加强了她的信心。但在那之前,她对发生的事情,似乎就已经有了一定的预料。

    因为都是那个组织出来的人么?

    “大长公主。”水馨也不在乎她的沉默,“看来你的消息还是有些滞后?”

    嘉年大长公主一皱眉,忍不住了,语气略带嘲讽,“消息滞后?”

    水馨将手上的注疏放下,“最明显的一点——我和公主见面后不到半个时辰,整个明都都短暂的成为了一个植物领域。你觉得仅仅是一个特殊资质的筑基,能闹出这种动静来?当时我在文山书院,文山书院可还是用禁制和外界半隔绝了的。”

    嘉年大长公主目光微动。

    “有什么东西开始了,或者,有什么东西失控了。引发了明国国运的主动示警。没弄错的话,政事堂已经暗中开始调查了吧?我猜,如果大长公主提出了要清血丹进行研究,这个要求肯定已经得到了满足。”

    水馨没有半点后辈感觉的,轻松的靠在椅背上,有些调侃的说道。

    她只是做出了最简单的推论。如果政事堂要尽力调查失控的源头,有些“小事”就不会太纠缠了。同时,保不定还会有想看看嘉年大长公主接下来的行动的意思吧。

    但嘉年大长公主显然有几分意外。似乎并不觉得一个兵魂能想到这些。这种意外,水馨感知中是真实的。

    随即,嘉年大长公主的脸色非常明显的变化了一下。

    水馨说中了,今天早上,嘉年大长公主刚刚通过外交方式提交了清血丹相关的要求,两颗带着林氏血脉气息的清血丹就已经送到了嘉年大长公主的手上。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

    毕竟按照目前的情报,清血丹必须要林氏血脉心甘情愿的送出。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一个正常的外交人员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扯出三百条经典言论来拖延这件事了。甚至这个外交人员连文胆的修为都不需要。

    嘉年大长公主不是没意识到这种速度有些古怪。

    但现在看来,她既没有追究这种古怪的速度,也没有立刻着手研究清血丹……这看在监视她的人眼中,又是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策,嘉年大长公主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椅背。

    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

    前一个晚上,她见林水馨的时候,可完全没有类似的小动作。

    水馨将这个细节看在眼里,微微挑眉——嘉年大长公主今天的心事显然比之前更多。这也让她的反应比之前真实很多。

    “红袖书院。”林枫言忽然又从边上蹦出个词来。

    而这个词,就让嘉年大长公主明显的吓了一跳!

    水馨敬佩的看过去——林枫言这家伙的兵魂明明比她纯粹,但脑子真是比她好使啊!话不多,但好像一开口就是重点,比她一大堆话的效果都更好!

    而且……事情兜兜转转的,居然还是回到了红袖书院的头上?

    尽管苏夫人窥探天机的时候,有个“是女人”的结论。但老实说,水馨从没觉得这能和红袖书院的女子联系起来。毕竟在她的心里,红袖书院的培养模板,都是后宅小妾那种模式,擅长的也都是争宠、宅斗……

    但不管和红袖书院到底有多深的牵扯,嘉年大长公主的小动作透露了一个信息。

    也许她为甄婉秋一行人提供了一定的帮助,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到甄婉秋的情况。但是……她不知道甄婉秋现在到底在哪里,也无法控制甄婉秋那一行人!

    而之所以之前关注林冬连,当然是为了灵元果。

    “林冬连”之前跟着甄婉秋一行人走的时候,十分配合,灵元果也积攒了一些。但甄婉秋肚子里的消耗相当惊人。之前水馨就注意到,甄婉秋那边的消耗速度在增加。

    现在被困在明都附近,甄婉秋那边的消耗就成了大问题。

    到处购买灵元果肯定是不明智的。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林冬连继续出手……可嘉年大长公主又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提出这点。想也知道她肯定是受到了明国“礼貌而严密”的监控的。

    “能找到她么?”在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嘉年大长公主一开口就是这样的问题。

    甄婉秋的名字已经没有必要说了。

    水馨没回答,而是再次看向林枫言,“我有个问题——那些世家嫡系,就算是资质不够,也不是什么人都会接触的。更不至于随随便便,就轻易相信一个道修顾问。至少得有人对他们进行诱导……那样的人身份不可能太低。如果是红袖书院的人……”

    知府夫人这样的级别就是极限了吧?

    这也是之前她没有再次将事情和红袖书院联系起来的原因之一。毕竟红袖书院之前炮制的两桩凶案,和后面的事情相比还是差了至少一个级别。而且,水馨是早就拿到了红袖书院在明都的人员的名单的。

    固然“身份不明、孤身在外”的红袖书院人员是重点。

    身份比较高的红袖书院人员,当然也有特殊标明。

    水馨可以肯定,红袖书院出身的人,作为正妻而身份最高的,是六部员外郎的正妻。级别上等同于知府夫人,但在明都,这个身份太低了。

    水馨想从林枫言这儿得到一个答案。

    但这次,林枫言却没有再次言出惊人,而是鄙视的看了她一眼。

    ——他要是知道更详细的,还用得着坐在这里看那嘉年大长公主纠结挣扎?

    水馨也没话说。

    林枫言能得到的情报资源是真的比她差得多。在外地的时候还好,在明都,半天眷的身份不知道惹来了多少暗中的注视。君九韶几个就算是想要再和他保持联系,也不可能表现得太过密切。宁朔虽然可以和林枫言表现得更加亲密,可宁朔的身份也注定了他是会受到各种监控的。

    他能连续两次点中重点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们该怎么找?”水馨将话题拉回了嘉年大长公主的问题,有些烦忧。如果有那么好找到,之前混沌灵木幼苗主动起反应的时候就找到了。

    林枫言却是有了头绪,“没植物。”他提醒道。

    事实上,林枫言对混沌灵木幼苗投影的信心,比林水馨还要足。他也察觉到了前一天晚上的异常,所以有了猜测。

    如果混沌灵木幼苗投影找不到,那就肯定是在附近没有植物,甚至没有植物根系的地方!

    可惜在明都这地界,到处都是各种禁制,各种奇妙材料。

    哪怕是他,他的感知在这里也不怎么起作用。而要往植物稀少的地方去找,这些有情报网的家伙,能比水馨靠谱。

    “对哦。”水馨这才恍然过来,“……问题是,明都里面,没有植物的地方应该也不少吧?”

    不小心暴露了知道明都植物分布的事实。

    但嘉年大长公主却没在意。

    不管怎么说,林枫言提出了一个线索。

    正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嘉年大长公主,立刻就顺之思考了起来。

    明都这么大的地方,没有植物的地方虽然不算特别少,但其实也不算特别多。毕竟儒家还是将就个植物点缀的,比如说军营、兵魂训练场、灵兽训练场之类的地方,就可以直接排除。而撇开这种是直接对植物有伤害的地方……

    嘉年大长公主从书房中直接拿出了一副明都地图,开始对照记忆开始寻找。

    但这次又被打断了。

    还没结果,一个剑心护卫就传了声音进来,“大长公主,闵夫人求见。”

    “闵夫人是谁?”嘉年大长公主还有些迷惑。

    “太宗闵妃家族后人,曾在宫中做过女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