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495 正确的地点
    且不说在明都内发生的异变。

    那是一个足以让六部都感到焦头烂额的麻烦。

    明都外,在黎允率先附和之后,一行人迅速前往义庄。当然,这时候的目的已经不是什么“过夜”,而是侦查!

    谁会想着在义庄睡一晚呢?

    哪怕是有足够的战斗力,也是一样。

    义庄的周围,有着大片的空地。

    空地的南边和西边是农田。且看那农田规整的模样,甚至可以猜得出,这应该是属于某个家族。农田出产的粮食是否会敬奉给主人都很难说。北边能看到三城的城墙。东边则是一片被保留的树林。

    总之,并没有哪个村落或者别的什么建筑,建立在义庄周围。

    义庄之中有微弱的光芒。

    那是官方使用的长明宫灯,却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

    照理来说,义庄都应该有人看守的。

    但是很显然,看守人渎职了。

    这也不奇怪,一群人谁都没想着将渎职的人找回来盘问什么的。而是默不作声的进了义庄。这里面,也就林枫言不是儒门一系。但他天生沉默寡言。

    剩下的人,不管是剑修还是佛修,都在一定程度上收到儒门观念的影响。

    哪怕是生死浮云的人物,也要尊重这样的遗体不是。

    他们沉默的检视着义庄内的尸体。

    义庄只有一个大门,一个简陋的院落和一个大厅。

    大厅里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棺材,简陋的压制木板的棺材,棺材板都靠在棺材上,没有盖起来。尸体就放在棺材里。

    悬挂在义庄顶部的长明宫灯自带驱逐动物的药物。倒也是方便了许多人。要是要他们掀开棺材板来查探,估计不少人要有心理障碍。

    而且,整个义庄的温度很低,因为整个建筑在建立的时候,就使用了一些借自然之力的阵法。能让尸体在义庄长时间的保持完好,不至于腐化。也让义庄内的气味不是那么难闻,为众人的探查提供了便利。

    也就是江雨熙还嘀咕了几句——

    “义庄里居然有这么多尸体的吗?大部分棺材都装了尸体吧?不被认领的尸体有那么多?还是说明都里会有一些不想出丧葬费?”

    这话听得在场唯一真正的明国人君九韶很不爽。

    然而,君九韶也不知道正常情况义庄的尸体该有多少,甚至连义庄的尸体在多久没人认领的情况下应该由官方葬去墓园……一无所知,只能憋屈的沉默。

    但是,还好,很快,一个尴尬的事实就显现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如果这些尸体被利用了,会被怎么利用啊!这里当然也有一些尸体是残缺的,但习武的普及程度也很高。斗殴杀人这样的事情,时不时的就能出现。还有劫道啊、谋杀之类的案件……出现一些缺胳膊断腿没脑袋的尸体,那也都很正常啊!

    这些尸体并没有僵尸化、活尸化之类的迹象……而这些能在历史资料上看到的征兆没有出现,新的利用方式也没总结出来。这就很无语了。

    好一会儿,手上拿着照明珠之类照明法器的儒修们面面相觑。

    就是宣和也是如此。

    剑修们就更别说。

    唯有衍喜。

    小和尚是实力最差的,这会儿已经十分心大的靠着义庄的门槛睡着了。当然也就不用考虑任何麻烦事。

    好一会儿之后,有心想要转走七情道的林诚思沉吟着道,“七情从心。是不是看看这些人的心脏有没有什么变异?”

    关启明倒吸一口冷气,比划了一下,“你说,剖尸啊!?”

    林枫言始终沉默,检视尸体的时候也更像是散步。但听见林诚思这么说……他也不等其他人对此做出什么讨论,顺手一扳,就在一个棺材板上,扳下了一根长条来,和箭差不多。这支箭顺手就在那棺材里一具应该是病死的流浪汉的胸口一划。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那具尸体的胸口就被破开了。

    林枫言的动作很快然而下手很细,只是破开了肌理,五脏丝毫未损。

    可就算是没有腐烂,终究也不是新鲜尸体了。还终归只是凡人,身体的锻炼程度不高。就算是林枫言颇杀过不少人,对着这样的尸体的五脏,其实也弄不清楚到底怎样算是正常,怎样算是不正常。

    林枫言当然不会觉得害怕,却对这种彻底不熟悉的领域微微挑了下眉。

    然后他的目光就转向了其他人。

    可他没有经验的事,这里的其他人难道会很有经验么?

    “我瞅瞅。”提出了“七情从心”的林诚思硬着头皮说道。他很郁闷,他还只是个学院的学生呢。这种吏员才需要学习的经验哪里会有。就是平时看得历史书,也不会有类似的记载啊!

    林诚思凑到了那具棺材面前,看着里面已经枯萎干瘪的脏腑,也是瞪眼睛。

    他强撑着自己瞪着尸体看了好一会儿。

    正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忽地,眼前的心脏,忽然跳动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林诚思觉得这是自己瞪久了产生的幻觉,连忙眨了几下眼睛再看。结果没几秒,就看见那干瘪的,早已经失去了血液循环的心脏,再次跳动了一下,而且居然还丰满了些许!

    这次,早已经转移了目光的林枫言,又将目光转移了过来。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动静。

    如果这尸体没有被剖开,那么,这么些微的动静倒是很难察觉。毕竟这些尸体,都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命特征,体内的所有循环都消失了。虽然也失去了神魂的保护,但体内的状况其实比活着的时候还难探查,至少对凡人来说是这样。

    都和土石一般了。

    但剖开了胸腔之后,就不一样了。

    等到心脏第三次跳动的时候,林诚思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剖开你们身边的尸体!”

    尽管动静还很微弱,其他人也没围上来。

    但林诚思的动作已经足以表明,他似乎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儒修们或者还有那么几分犹豫不定,在场的剑修们,包括宣和,都口诵佛号的同时,用力量划开了身边尸体的胸腔。

    很快就看到了心脏的第四次跳动。

    跳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频繁。

    他们不知道,心脏出现变化的时刻,正是在灵兽店里,那只黑色的海蛇,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怎么处理?”雷琥问。

    君九韶也是动手的人之一,虽然他的动作慢了一点,却也还是看到了的,这时候他的反应倒是很快,“林安然你用血脉天赋,宣和大师麻烦你用佛法净化。林诚思你试下用我们儒家的经文。剑修切一两个看看。”

    如果说之前还需要犹豫。

    这会儿已经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心脏的异变,就完全不需要犹豫什么了。水馨抛下他们,领着两个剑心跑去城中,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而且那么一副打上门去的态度,保不定就已经闹出什么来了。

    这边的异变,保不定都和他们那边的动作有关。

    要不怎么会这么“及时”?

    不得不说,君九韶的猜测是正确的。

    而在他特别笃定的语气之下……两金丹级又都是那种“有道理就听”的性格,倒是没在乎他近乎于命令的语气。

    一番指使之下,倒是被点名的人之一,林安然的速度慢了那么几分。

    但林安然想想看又心安理得了。

    ——难道没有她的“净化”,就不会有后面的怪物出现么?

    那林冬连收复了一个没错,可其他人,连宣和大师都没有保住他净化的那一个啊!

    这样的想法,之前就有了。

    她这会儿加强的安慰了一下自己,也发动了血脉天赋。

    但是,这一次,这么一连串的操作下来,却是只有宣和大师的佛经念诵起了效果。而且,宣和大师想要一次性安抚整个义庄的尸体的时候,显然也没有效果。

    而剑修们的物理切片就更别说了。

    虽然心脏碎到不能跳动的地步,但所有人都能察觉到,一种和之前的白雾之中“凶灵”类似的力量,在那儿萦绕不散。

    也和那些“凶灵”一样,虽然他们无需畏惧,却也很难将它们彻底驱除!

    明都之内,应对那只黑蛇的速度就不慢。

    留给义庄里这些人的时间,就更不可能长久了。

    就是宣和大师在集中了目标之后,安抚下去了几颗心脏。义庄的数百具尸体,心脏都越跳越猛烈!甚至是被切碎了的那些,它们的尸体,剩余的骨与肉,那些干瘪的五脏六腑,除了心脏之外,都在一点点的“融化”!就好像全身的血管再次起了作用。将四肢百骇全部消化,作为动力,输送到了心脏之中!

    顶多就是被切碎的,被林安然净化的那些心脏,速度要慢那么一些。而那些被切碎的心脏,还要再这样的力量之下重组。

    林枫言就已经抱剑旁观了。

    在他看来,这是和白云山那怪物同出一辙的力量。

    利用了现在的天道下,修士们对“灵体”应对手段的缺失,制造出来的玩意。

    但这样制造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太强大。

    等到完全变成了实体再来应对,也为时不晚。

    而另一边,黎允和关启明两个,已经近乎几乎反射性的退到一边,一人一边的拿着傀儡鸟开始了拍摄。

    至于这些诡异的画面传送到姚家大院那边会引发什么样的反应,他们两个就不管了。

    这是证据嘛!

    现在看这些尸体融化的样子,要是以后说他们毁了尸体该怎么办?冤不冤?

    而就在“消化尸体”的进度最快的尸体,四肢和五脏六腑都迅速“消化”完毕了的时候。忽然间,义庄之上,也传来了“嚎”的一声吼叫!

    就好像是听到了命令。

    所有的心脏,甚至包括那些被切片之后还没有聚合完毕的,都猛然一个跳动,从尸体的胸腔之中跳了出来,仿佛活物!

    也就在同时,义庄低下的地面震动起来。

    不过是震了两三下。

    就有一个半透明的影子,挣脱了地面的束缚,蹿到了义庄之内。它有着类似人形的外表,嘴巴却咧到了耳根。

    张开嘴猛然一吸,所有的心脏,就全都如百川归流一般投入了它的体内!

    明明是数百颗心脏,却再这么一瞬间,完成了挤压、重聚的动作。在这个高达五米,顶到了义庄房顶,直接将长明宫灯都直接给顶碎的巨人的胸口部位,形成了有正常五倍大的心脏。

    颜色黑红,有力的跳动。

    随着跳动,黑红色的色彩,又如丝线一般,蔓延到了这个巨人的四肢,除了没有形成五脏六腑之外,仿佛是成了这巨人的经脉!

    “七情化身。”在黑红的色彩蔓延的时候,林枫言说出了这玩意的名字。

    语气之中,却没有什么波动。

    毕竟比起观星城那个险些要彻底成型的宿九变化的“愤怒化身”,这玩意就是个低配劣质版本。他的心情毫无波动。

    换句话说,这玩意完全没有能力影响高阶的、道心经过了一定锻炼的修士的情绪。

    但话又说回来。

    宿九就算有缺陷那也是个货真价实的金丹,还修炼了相应的功法。这里却不过是一群官方代为收敛的凡人尸体罢了。

    能用这些尸体,弄出个劣质版本的七情化身来,已经相当不容易。

    其中花费的心思,也是十分海量了。

    “所有儒修退出门外。”林诚思在解说之后,也直接命令,“镇压这片区域。”

    作为一个剑心,再沉默,当他开口的时候,一群人也不会忽略他的话。

    “七情化身”更是一个书上有记载的,令人心惊胆颤的词汇。

    黎允最先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掠过林安然的同时,直接将她也拽了出去。直接用上了飞行灵器加速,那压根儿就是直接撞出去的。

    显然对林安然的心性很是没有信心。

    剩下的儒修们也二话不说的纷纷“出逃”。只有君九韶和林枫言熟悉一些,又没有牵挂,这会儿先反应过来,林枫言的一个用词——

    他用的是“镇压”,而不是“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