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486 恶化
    水馨知道,这是有人作死了。

    她只是有些疑惑——同批上山的人她多少都了解一点。但并不觉得,有哪个人有作死的能力。而先来的那两个,要是有这能力,也早就该引发现在的变化了。他们至少要先到两个时辰以上!

    嗯,水馨把林安然的血脉能力给忘了。

    毕竟也就是惊鸿一瞥,而且没起到什么作用。水馨对她最大的印象,已经变成了林淼对他的血脉审判。

    不过这会儿作死的源头也不重要。

    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知道了是谁作死也找不到对方。但只要往山顶走,往中心的方向走,总是能遇到对方的。

    但是,从那只怪形怪状的猫灵簌簌发抖却又无法离开开始,接下来的路都不好判断的。

    不管是怎样的情绪集合,这会儿显然都已经陷入了狂乱的攻击状态,只要是碰上了,就是一阵狂轰乱炸,还有直接扑向那只狗尾长角猫的。

    亏得小白东拆西挡,才将攻击全都拦了下来。

    又亏得水馨的记忆力超群,至少记得一开始找到的方向。不管是遇到怎样的攻击,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小白将攻击击退,恢复正常感知,这才照着原本记住的路线往前走。

    而被击退的,则有好些会直接往水馨他们的来路跑。哪怕它们攻击的时候凶暴又愤怒,在被击退之后,水馨这种感知特别敏锐的,分明都能从其中感应到几分恐慌害怕。

    水馨差不多又走了百米左右——基本很难感觉到自己是在爬山。

    却是终于听到了人声。

    一个正在念祭文的,熟悉的声音。

    水馨松了口气。

    不但知道了作死的人不是林诚思,这样的做法,也是值得赞赏的。果然,当水馨凑过去的时候,已经能感觉到扭曲的空间在恢复。一个暗淡的身形,看着大致是一只犬类的身影,直接显露在了众人的眼前,落在了林诚思手中的一颗灵晶上。

    水馨的感应这貌似有些眼熟……

    “兽灵晶?”

    林诚思吃了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是水馨的声音,顿时惊喜,“水……族妹。”

    其实说族妹或者也不差。

    水馨的身世,应该还是和仙海城有关的。

    而仙海城留下来的那些遗孤,大半都和林诚思是同一辈的。毕竟宗室除了少数强者,结婚的时间都很稳定。

    “对,还好我身上有些兽灵晶。”

    “你带着兽灵晶做什么?”水馨虽然无法看清林诚思的模样,但能感觉到,他的状态还是不错的。

    “它是宝石的一种啊。”林诚思有些诧异的说,“这个是我收集起来,打算做成首饰,在母亲生日的时候送她的。”

    水馨无语。

    她虽然拥有过兽魂法器,也知道相应的特性,但并没有真正见过兽灵晶。当然不知道兽灵晶长什么模样。

    “……所以你们的兵魂剑修用的是什么储物法器?”

    水馨的战利品里,还真是并不包括引剑剑修的遗物。她也没有主动去对引剑剑修下过手。毕竟她到北方来的时候已经剑心了。

    “用契文袋。也有用兽魂灵器的。不过我们不主张炼制兽魂灵器。”

    “契文袋是什么?”

    “就是立过兵魂誓言才能用的灵器。核心是一颗契文石,可以帮剑修收集红尘念火,并且让兵魂通过红尘念火控制契文袋。”林诚思简单的说,“当然有个限制条件就是,不能违反兵魂誓言。”

    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其中原理。

    水馨点点头。

    果然,除了顾真君的那种高端操作,以特殊灵材炼制,可以直接以剑修意志控制,用兵魂特性来认主的储物法宝之外,还是有普及方案的。

    只不过南方的玄修不大愿意为普通的兵魂,去费这个心思罢了。

    林诚思看到水馨,轻松不少。

    这才能随口和水馨闲话。

    但是闲话了几句之后,他也有些担心起来,“我们是不是该找其他人了?”

    “你认得方向?”

    “……不认识。”林诚思黑线。

    “那跟我走好了……如果其他人也和你一样知道写祭文起到类似佛门超度的效果,我们很快就能在白云观那儿聚集。”

    林诚思诡异的沉默了一下。

    “怎么了?”

    “所有上山的儒修之中,只有我是后天天目。”林诚思道。

    “所以?”

    “所以只有我的‘正气’,是纯粹的‘正气’。”

    水馨于是也沉默了。

    从之前周永墨在曲城的待遇,水馨就知道了,只要修练出来的是儒门法力而不是道家真气,成就的是文胆而不是金丹。对儒门的儒修来说,使用灵物修炼不是什么稀奇事。甚至是可以鼓励的。

    这群人每个都出身不凡。

    年纪轻轻的修为也不差。

    要说完全没有依靠灵物修炼……只怕没那么“傻”。

    “所以他们就算是写祭文也好不到哪里去?”水馨刚才就听到了两句,也能听出来,林诚思的祭文是现写,就是为那些被虐杀的动物写的。

    他至少也是先猜到了这些“恶灵”的由来,才能针对性的写祭文,使用兽灵晶。

    这样的观察力至少是不差的。

    “那他们也可以往山下逃。”水馨拍拍小白,“我这里有‘蕴雪’总不能跟着退缩吧?对了,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兽灵晶?给我一颗。”

    林诚思叹了口气。

    因为白雾的问题,林诚思可没看见水馨腿上的那个挂件。还当水馨是看到了兽灵晶,想要主动抓来研究。他也完全不觉得,这一路都是小白动手。

    林诚思从袖子里翻了一颗兽灵晶递了过去。

    水馨将兽灵晶往自己的小腿上凑,林诚思感觉到这个动作,这才觉得有哪里不对。然而,抱着水馨小腿的那只猫咪,却是紧紧的抱着大腿,一点儿也不想要进入兽灵晶的样子。甚至还很人性化的,在水馨的第三眼视角里拼命摇头。

    “你在里面会更安全的啊。”水馨循循善诱,“我不会把你丢出去的。”

    但猫咪依然抱紧水馨的小腿不动摇。

    “嗷嗷。”小白在这时候忽然低吼了一声。

    但是,却并不是威吓。似乎并不觉得那猫咪的动作有什么不好。

    “说人话。”水馨说。

    “小白不知道。”小白说,“小白觉得主人更好。”

    “我比兽灵晶对这小东西更好?”

    “嗷嗷!”小白点头。

    水馨有些莫名。

    不过,这东西在肉眼中也就是一团白光。只有在第三眼里才是“抱腿”的模样,在肉眼的观察下,顶多就是黏在她腿上,却连她身上的衣裙,都没有影响,就如同一团虚影,直接能穿过布料。

    水馨忽然眨眨眼,猛然凑到了林诚思的手上,“刚才你净化的那只,进入兽灵晶之前,我隐约感觉到,好像是动物的模样?”

    她腿上这只,感知中也就是一团影子的感觉啊!

    林诚思点点头,“你是怎么……收复一只的?”他只能用这个形容词,“和我碰到的不一样。”

    “至少它本来就对人类没有敌意,这保不定在整个山上都是独一份的。”水馨对自己的运气理所当然,但现在她忽然觉得,她撞到的第一只“恶灵”,保不定比她最开始想的还要特殊。

    简短的交流之后,水馨和林诚思两人会和一处。

    林诚思自然是跟随水馨对方向的感知。

    接下来再遇到恶灵,林诚思也轻松了许多。

    他也松了口气。

    他自然是能感觉到,这些“恶灵”越来越残暴的。如果再像之前一个人,只怕光靠文宝和意志是扛不住了,别想抽空写祭文并且发挥出力量来。

    现在有了小白做盾牌和前锋,就是另一回事了。

    哪怕是变得更凶猛残暴,在被小白怼了之后也好对付很多。

    可就算林诚思的祭文和他正气,也展现了净化之力,在另一边,局面却显然是越变越糟。水馨估量着又走了一段路,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原本弥漫在整个山林之内,却对水馨等人的行动无法造成实质性影响的白雾,忽然一下子就被什么一口气吸进去了的感觉。直接从远方开始消失。

    几乎是眨眼之间,水馨等人就已经能凭借肉眼看见,完全枯萎的山林,以及从枯萎的树枝之中洒落下来的阳光了。脚下的感觉也彻底恢复正常,能看得出地面的起伏,能看得出他们已经距离山顶只有四分之一的路。

    甚至已经能看到,失去了植被掩映的,从另一边的山腰开始搭建的建筑。看得到坐落在山顶的主殿——这不是一座壮观的建筑,差不多也就是普通小官人家的宅邸。

    之前彻底干扰水馨这种剑心的感知的,能扭曲空间的那些恶灵,也随着白雾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就连林诚思挂在腰上的兽灵晶——装了净化后的凶灵,就不能塞进“袖里乾坤”了——之中修养的兽魂,也在瞬间消失。

    只留下了粘着水馨的,闪烁着微光的白团子,簌簌发抖的同时,却依然紧紧的粘着。

    简直像是涂了强力胶。

    水馨这会儿却管不上它,目光凝重的落在了山顶的主殿上,“……看来那位君家剑心还真是给力。”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注意到水馨凝重的目光,林诚思的心底也有些发寒。

    这明显不是做戏的眼神啊!

    “这种东西……”水馨指了指腿上的白团子,“是可以通过吞噬同类来变强的。我觉得你在魔门的历史之中,肯定见过类似的东西。我现在不知道是其中的一个已经壮大到了一定的程度,还是幕后的主使者在局面危殆之下强行逼迫进行融合。但反正弄出来的东西……至少在短时间,只怕会相当强大。”

    林诚思深刻的希望,这种“相当强大”,不是以剑心的身份来说的。

    但她现在真的有掩饰身份吗?

    明明周围看不到一个人……

    嗯?

    看不到一个人!?

    林诚思震惊,“其他人呢?”山上的树都已枯萎得和光秃秃没两样了。除非是恰好在山的另一边,否则怎么都该能看到啊!就算是在山的另一边,除了建筑之内不能探测之外,林诚思的感知都能延伸到山的另一边了。

    依然没有察觉到任何人。

    “其他人呢?”林诚思又问了一遍。

    “我想应该都已经在那里面了。”水馨指了指另一侧山腰上的道观大门。

    她并不认为,这些“恶灵”之中,会有“守护”这种情绪聚集的存在。它们不会守护任何东西,只是按照事先的安排分布,本能的攻击任何闯入它们领域之中的人或者动物。

    扭曲空间也是一种本能。

    这就导致有人可能直接在闯入迷阵之后,就被传送到建筑附近。也有人,大概是自己找到了位置,闯了进去。

    相比之下,他们居然成了最慢的。

    “……看起来连那位宣和大师,都已经找到方位了。”水馨无语的道。

    而她呢?如果按照之前选择的前进方式,会直接走到这座建筑偏殿的位置。要是将白云观比喻成伏在山道上的一只大型蜈蚣,那么她会直接走到最后几节边上。

    “封阵的范围是收缩到了白云观的范围?”林诚思举目远眺。

    真是感受不到任何剑修锋锐的气息。

    “没有封阵了。”水馨叹了口气。

    她的感知敏锐一些。

    “那些白雾不只是为了不让气息外泄,更重要的是,给恶灵一个活动环境。这种层级的恶灵,阳光本来就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所以腿上的白团子到底为什么没事?

    “但现在……整个白云观,都成了一个恶灵的躯体。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肯定不是自然状况。”

    水馨一边说,一边迈步朝道观走了过去。

    林诚思看着她,觉得这次要不妙,还是得暴露身份。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于是,林诚思也就没说什么,跟着走了过去。

    “你记得。”水馨偏头嘱咐道,“你进去的话,只能防守,不能做出任何攻击。可以做到吗?”

    对这个问题,林诚思再次强调了一下重点。

    “族妹,我是个后天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