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480 线索
    水馨目瞪口呆。

    君四宅邸里的案件非常之简单,甚至在刑部的人到来之前,水馨就已经从八卦中听出了个大概——

    那黄衫少女是张家的旁支小姐,和之前君九韶介绍给夏曦的张七姑娘是一起来的。和张七姑娘是堂兄妹,按排行是张八。却没有和她堂姐一样,进入张家嫡脉的女学,而是就在张氏的族学中就读。

    而被她灌倒的那个,则是她的表妹梁荷荺。那表妹的父亲,也就是张家姑娘的姨夫在梵国走商的时候碰到一场雪崩身亡了。梁何荺就自小随着母亲寄住在张家,也一样读的是张家族学,有点儿像是张姑娘的伴读这样。

    如今张八姑娘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她不像张七姑娘那样进入过嫡脉又隐约坏了名声,“行情”本来还比张七姑娘好些。

    只不过,她自己看中了叶家的旁支少爷,一个考进了文山书院的先天天目。先天天目又考进文山,那就和嫡脉差不了太多了。有姑娘追求也很正常。明国的风气,倒是没有到女孩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得表达自己意见的地步。

    问题在于……追着叶家旁支少爷叶崇鸣的张八姑娘并没有入叶崇鸣的眼,叶崇鸣看中了梁何荺。

    叶家家风,不但不允许纳妾,同时并不是很看中家世。

    叶家现在正在考察梁何荺,据说已经遣人问名——是基本通过考核的意思了。

    结果君家的请帖下给了张七之后,张七这个曾经进过嫡脉女学的姑娘自然是不乐意的。张八知道了此时,就怂恿自己的母亲,将梁何雲推了出来,要梁何荺和张七一起到君家。赶在叶家正式求亲之前,找机会将梁何荺嫁出去。

    结果是……叶崇鸣其实是跟着梁何荺来的,张七是跟着叶崇鸣来的。

    张七直接就在君家药倒了梁何荺。

    倘若不是那片树林有一株树木同时失去生机……

    若不是张七此后也一样倒下,中毒的模样和梁何雲以及之前的两桩凶案很相近,两姑娘都是几乎一样的重伤,看起来就很像不彻底的“命毒”……

    若不是摆放在那张长案上的酒水甚至是两人喝剩、溢出嘴角的酒水都已经用动物试过没有毒……

    这桩事看起来倒像是有人一下子谋害了表姐妹两人!

    可有了那么多前提,显然就是“张七用命毒和梁何荺同归于尽”这样的解释更靠谱了。

    所以水馨才目瞪口呆啊!

    撇开君家的不说,前面两桩凶案的“凶手”,其杀人动机,水馨都完全可以理解。但这一件事……她完全理解不能啊!

    而且,不说杀人动机的问题。

    只说杀人方法的——

    这梁何荺说是被叶家考核,但终究还没正式求亲,身边能有什么保护?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在家里就下毒毒死了。往难听里说,真这么做了,张家父母难道不保女儿?

    为什么非要在外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还是采用搭上自己性命的方式!?

    ampampamp

    “她应该是被人蛊惑了吧?”依然坐在角落里,想来想去水馨觉得还是这个可能大一点。

    哪怕是嫉妒心有那么强,杀人的方式也实在是太蠢了。

    还是说这张八姑娘的智商从来都不在线?

    同样从八卦之中听到了全程的夏曦也深以为然的点头。哪怕是一时激动的杀人,也往往有外因的诱导。

    何况,如果是张八姑娘下毒,那么,首先她得背着她的一堆侍女管家之类的人物,和人讨论如何杀人,私下里拿到毒物。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做到的。

    毕竟张七、张八姑娘的身世,也在八卦之中被披露了。

    虽然她们是张氏旁支,但是曾爷爷才从主支分出来,而且那还是个文胆,正在外地做着知府呢。尽管是类似于五湖府那样只需要稳定,很难获得大量红尘念火,上升空间也不大的地方。

    但至少也称不上没落。

    如张八姑娘这样的旁支嫡系,出门也是前呼后拥的。至少比同样排名的颜八,排场会大得多。她身边的嬷嬷侍女,只要知道了一星半点,难道能不阻止?

    她们顶多可能帮着出谋划策说不损伤自己的去杀那位表姑娘,却绝无可能,让张八姑娘去以命换命啊!

    除非在这些极为亲近的人里面,就有怂恿者。

    否则,就多半是一个极为精通人性的人,在背后谋划了。

    然而,水馨回想了一下,却发现在这些涉案者的身边,貌似并没有被重点关注的红袖书院弟子的存在——叶家不纳妾,娶媳妇虽然不那么看重出身,但家中子弟交往的圈子摆在那里。水馨记得和叶氏有关的红袖书院弟子寥寥无几,还都是很没落的分支才会有。

    张八姑娘这边,也就是曾爷爷是文胆。当初这位作为分支被分出来的原因却是因为后辈不争气。从张八姑娘这一辈一直到她爷爷那一辈,都没有再出一个过了统考的。且又没有“正妻不育”之类的特殊情况,连纳妾的资格都没有。

    且刚刚分出来几辈。

    他们家结亲的对象,都是对等的世家旁支,至不济也是书香门第。

    和红袖书院的弟子,同样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是组织还另外埋有人手么?

    “这可真是够呛。”夏曦的思路显然依然和水馨不在一条线上。听到了夏曦的嘀咕,水馨抬起头来,“怎么了?”

    夏曦的目光,远远的落在了抱着那位表妹梁荷荺,尽自己的努力在保住她性命的叶崇鸣身上。

    “不管是任何人……虽然都知道那位张八姑娘妒忌自己的表妹,却也都没想到,她可能用这种方式来害人。”

    水馨点头。

    所以她才觉得,这张八姑娘是被人蛊惑了啊!

    这种做法已经蠢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了。

    “……其实在判定之前那两桩案子,是‘怨恨到宁可同归于尽甚至牵连男子’的结论出来以后,大部分都觉得,自己碰不到这种事。”

    恨一个人恨简单。

    恨一个人恨到宁可同归于尽也要报仇,甚至还付诸行动——缜密的行动,可远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这也是被邀请的客人,大半都依然来了君宅,且依然敢吃敢喝的重要原因。

    “但现在……只怕没人敢这么说了。”夏曦叹息道。

    随即他又问水馨,“刚才被打扰之后你好像挺关注她的。你觉得她有什么异常吗?”

    水馨回忆了下,“这就是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她已经准备来搭讪你了。虽然态度不是那么坚决,但终归来说,在她的‘朋友’嘲讽她抢男人抢输了,又嘲讽她对自己表妹的男人念念不忘的时候,已经试图证明并非如此……后来这位张八姑娘走过池塘那边去的时候,我也有注意到那边,尽管不是很清楚,但感觉上她表妹和那位叶公子是两情相悦。老实讲,要是这样,对那位梁姑娘来说,把她嫁给一个各方面都不如那位叶公子的男人,应该是比杀了她,更让嫉妒者解气的方式。”

    水馨相当客观的评价道。

    坐在她对面的夏曦,却露出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非要翻译的话大概是这样——从来都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林冬连!你们女人的心眼也太小了吧?

    水馨没解释。

    倘若她现在不是媚骨盖兵魂,只怕她也想不到她自己说出的最后那句话。

    总之,发生在眼前的这桩案子,谜团其实比前两次的凶案还要多多了。

    “……还有一点。”夏曦继续道,“你刚说有树木的生命力枯竭了,像是命毒。如果这是真的,必须要说命毒的流传多半比我们之前料想得要广得多。这么一来的话,颜仲安寻找到的‘恶念’就未免太少了!剩下的恶念呢?自己消散了么?”

    水馨头痛的揉了揉额头。

    还好,这时候,刑部的人到了。他们开始迅速的搜罗物证,询问口供,还原事件发生的前后状况。

    水馨也走过去,到现场附近围观。

    这并不难,毕竟大部分的“客人”,都不愿意接近那儿。所以她也看到了叶崇鸣的义愤填膺。

    尤其是在刑部转告他,这种“命毒”如果没有当场让人毙命,就不会比普通的剧毒更难缠之后。听说只要做好吊命工作,应该可以很快等到解药,让之前将大半的情绪都放在了“担忧”、“恐慌”上的叶崇鸣,其愤怒就有些忍耐不住了。

    “荷……梁姑娘已经和她说得很清楚了,我也和她说得很清楚了!一没有和她议亲,二没有和她有什么亲密逾矩的地方,连她写的信都当面拒了,她却总是一副我负心的样子!要这样,怎么不冲着我来,冲着荷荺去了!?”

    哪怕是考进了文山书院的才子,这会儿也一个劲的跳脚。连说话的逻辑都不怎么对劲了。

    水馨也有点同情他,不同于早前的两桩案子,之前就看得出他对那位梁姑娘是真心的。按照她的感知,这梁姑娘也不是什么小白花之类的人物……好好一桩已经进入了议亲流程的正经恋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也是十分倒霉了。

    不过,命毒没有直接把人毒死,就说明那怨恨之心不是那么坚决。

    大概那位张八姑娘内心深处也知道,自己并非真是被渣男贱女辜负吧。

    刑部的人多半也是这么觉得的,对叶崇鸣相当之宽容,也不说将人带走询问,等他发泄了一通,当面就问道,“案发前,叶公子和梁姑娘就在一起。梁姑娘可有提起过,张八姑娘对她有谋害之意?”

    “那倒没有——因为这是很明显的事,如果没有谋害之意,荷……梁姑娘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我也不会。梁姑娘也十分小心,带上了我送的护符,而且打算一点食水都不用。”

    ——梁姑娘原本打算防范的倒并非是“命毒”,而是后院之中,更常见也更下流的某种谋害。

    她又不傻。

    哪怕没和叶崇鸣两情相悦,叶崇鸣和君氏那个普通二子之间的差距也是明摆着的。

    “那梁姑娘是不是有说过,张八姑娘有什么异常举动?”

    叶崇鸣红着眼,努力的想了想,“……她问我,前天,定下了要来这里的‘诗会’以后,张八带着侍女借着逛街始终了一段时间,回家的时候,身上带了松寒香的味道,是不是来找我了……我平日里喜欢带松寒香。但那天我没离开书院,也没见过张八……对了,我常用的松寒香是书院里‘万香社’的出品,也只在文山书院附近的万香阁有卖。方子和一般的不一样。但梁姑娘善于调香,肯定能闻出其中差别。张八带回去的味道,应该就是同一种松寒香。”

    水馨听得汗了下。

    这位梁姑娘也是相当直白了。

    一般的女孩子,就算是猜疑吃醋,貌似也很少直接质问出来的。

    至于松寒香……得益于曾经和阙庭香的相处,水馨倒是不用等别人解释。松寒香是常用的男香之一,对修炼没有什么作用,就是好闻。

    儒修都讲个“雅”字,佩戴香囊是常规操作。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男性儒修的常用香数量至少也有上百种。纯看个人喜好。加上还有一些独特的秘方或者制法,平摊下来,“撞香”的事情就少见了。

    何况还是同一种配方的香。

    这话一出口,刑部的官员就松了口气。

    这多多少少,也是一条线索!

    且已经比前两桩案子留下来的线索靠谱了!

    而对水馨来说,这番证词又有额外的意义。

    始终用感知笼罩全场的水馨注意到,事发之后,只是极其软弱的表达了一番不可置信,重复表示“堂妹可能是太激动了”,“被蛊惑”之类甩锅的话一句没说的张七姑娘,此时端正的坐在一边的张七姑娘,连着手中的帕子,加上大腿上的裙子,一并都给揪紧了。

    水馨挑了挑眉。不枉她想到了“蛊惑”这个词之后,就开始关注这位。

    能蛊惑到不留痕迹的……除了高深的法术,大概就只能是亲近之人了,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