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464 牵连
    驿馆的周边,其实还是挺热闹的。

    毕竟会住到驿馆来的人,不是外国人,也肯定是外地有身份的人。从驿馆出来就是一条“商业街”。汇聚了明都相当有名的一些商品,以及一些外地的特色商品。算得上是明都贵妇少女比较喜欢逛的地方了,甚至连不少读书人也能在这里找到心怡的物品。

    但他们从城外进来的时候,天色刚刚明朗。

    可没有人在这种时候逛街。

    附近都颇为冷清。

    现在已经是接近晚餐的时候,却几乎是驿馆周边最繁华的时间段。

    虽然颜八小姐的死亡还没有在这条街道上扩散开来,但如果只是想要打听一下林诚茂和颜八小姐的恩怨情仇,根本不用走远,在这条街道上稍微打听一下,至少能听到八个版本。

    倒不是说这明都就没有别的艳闻了。

    只不过涉及到另一个国家的宗室成员,难免显得更新鲜一些。

    这不同版本的艳闻之中都包括“游玩、灵兽暴走、遇险、失散”以及最重要的“未婚先孕”的情节。区别只在于灵兽的暴走原因,以及暴走灵兽的种类,还有失散环节的具体细节。

    “未婚先孕”这一点,却仿佛是个实锤。

    这大概也是个没法子的事。

    明都内层真的是个先天天目遍地走的地方,先有个红尘慧眼,此外还有各种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天目神通。想要在衣服里面塞团棉花来冒充怀孕是痴愚的行为,同理,想要怀孕了而瞒住别人,那真的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不见外人乃至于亲兄弟才行。

    就是其他修士,胎儿只要发育到一两个月,就有了相对独立的气息,一条命还是两条命,难道还分不出来?

    再加上各种血脉秘术,说得难听点,别说颜八小姐就是和林诚茂逾矩过,就算睡过七八个男人,孩子的父亲也能准确找出来。

    所以,这就是林诚茂需要紧急成婚的原因了。

    当然,在打听到的消息里,最靠谱最统一的,肯定还是颜八小姐的身世,这也是林诚思关注的重点之一。

    颜八小姐出身的颜家,虽然以往在豪门遍地的明都并不出名,却也因为和林诚茂的这次艳闻被翻了出来。不少人说,若非颜家有这样的过往,只怕林诚茂要跑路赖账。

    颜家是什么情况呢?

    如今颜家的家主,也不过是户部侍郎,文胆修为,家族没有文心坐镇。和林氏差得极远。但颜氏的家谱也能追溯到道儒大战时期。

    只是这个家族比较倒霉。

    先祖于道儒大战末期陨落,二代先祖在探索魔门遗迹时陨落,三代先祖在开拓海疆城时陨落……消沉了一些年,差不多二百多年前出了一个极有天资的文胆,遵循先祖道路跑去海疆城镇守,再次在一次突兀而强力的妖兽潮中陨落!

    没出现过双星闪耀、群星荟萃的时候,一代最多一个精英,还总是出个精英就陨落一个,可不是倒霉么!

    放在修仙界,这一连串的倒霉事儿,足以让一个还算是繁盛的家族分崩离析,消失于修仙界了。

    但在儒门,这样的历史,却等于头顶“功勋之后,不可轻辱”这几个大字!

    不但数百年来,一直都有人扶持,最终又出现了新的文胆。

    颜八小姐和林诚茂这事儿一出,站出来力挺颜家的人也一大堆——不管人家是不是真心实意那么做,至少大义名分是占足了的。

    总之,走了大半条街之后,林诚思和拉着小白的水馨面面相觑。

    然后,林诚思喟叹了一声。

    水馨摸着小白的长毛,认真的想了想,得出结论,“看吧,被拘于内宅,是会脑残的。”

    林诚思:“……”

    为什么你能扯到这个!

    但他不能不承认,水馨也不是全无道理。

    从之前的情况看,十七婶还是很能影响到她儿子的。

    所以……为什么你们要把“我不高兴”这一点表现得那么明显!!

    这是人家的地盘,自身没有大义。就算是要紧急成婚,高兴点把人娶回来,带回华国去,难道宗祠能不开门吗?难道表现得不高兴就能不娶了?表现得不高兴宗室能高兴?对宗室来说那更没面子好吧!

    林诚思在心底疯狂吐槽。

    水馨继续感慨,“难怪那么多人都想要去掉宗室血脉的节制。”

    本来看到林惊吟和林诚思,她对宗室多出了几分信心的。林惊吟别的不谈,能放弃捷径放弃安逸去自讨苦吃的都是勇者。林诚思至少三观正常且有些亮点。

    林诚思深吸一口气,“我们先回去,估计江雨熙他们至少有一个人回来了,会知道那件事的一些细节。”

    因为这些人都有一个预设立场的问题,林诚思没想着等他们来报告林诚茂和颜八小姐的二三事。

    但后面的凶杀案就不一样了。

    从走了一路得知的情况看来,至少现在消息还被封锁着。

    水馨也没意见,拉着小白跟着往回走。

    平时她当然是不用拉着小白的。但现在,因为之前在郊外才出了一件灵兽暴走的事件,哪怕明都人民见多识广不至于说一下子就禁止灵兽上街,在这种事情也多了几分忌惮。小白一开始自己走,出驿馆的时候就被提醒了。

    就是被水馨拉着,一路上都有不少人露出了忌惮之色。

    这是小白接受训练获得了灵兽牌之后,在曲城都少见的眼神。

    果然,回到驿馆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回来了。

    然而并不是江雨熙,而是吴皎。

    他就等在林氏被安排的院子里,端端正正的坐着。三个他姓的儒修之中,江雨熙阳光爽朗,马朝生行止自带风流韵味,而这个吴皎,则给人君子如玉,端方却温润的感觉。明明是儒修最常见的气质,他却有种超拔之感。

    当然了,林氏宗室的先天天目,从来都是宗室女中最抢手的。

    能厮杀到最后的,绝对都是同龄人中的出众之辈。

    至少比那个没什么特殊感的林诚茂要强,单说气质,水馨在曲城见到的儒生之中,能比得上也就几个。

    看到两人,吴皎站起身来行礼,语气淡然笃定,“诚思公子,冬连姑娘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

    林诚思点点头。

    注意到整个院落都被一个禁制包裹起来。

    他叹口气,“怎么死的?”

    吴皎道,“前些日子,梵国使团和政事堂达成了一致意见,在西北方向三城外的位置建立一座寺庙,允许梵国派僧人传教。那处多为在华明两国往来的商旅汇聚,时近冬祭,人烟已是相对稀少。商人院落,又多半奢华宽广。颜八小姐今日里暗自前往寺庙求签祈福,途中身体不适,被人以商户女眷之名请入院内,便再无声息。一刻钟后,车夫察觉不对,闯入院中探视,就见了颜八小姐与其侍女的尸体,都是身中剧毒而亡,神态甚为安详。而院中已无他人。”

    他的条理清清楚楚。

    林诚思一下子就听懂了案件的难点。

    首先,在三城外——三城外,官府的监控力度和案件还原难度下降了不止一个层级。

    其次,中毒立毙,神态安详。这就说明亡者在死亡前甚至没察觉到什么痛苦。这么一来,怨念啊、执念啊,这些东西也就不存在了。很多天目神通也就此失去作用。

    第三,人烟相对稀少,商旅云集之地。这就意味着人口流动量比较大,生面孔会比较多。作案者很有可能是有所伪装,且能不被周围人发现。等到事后回溯……哪怕安元辰那样的回溯之力也是不会揭示画面中人是否带着伪装的。撇开天目神通的调查,难度也会大上不少。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

    尽管立了寺庙还允许传教,但听听地点就知道,这是允许而不推崇。

    但凡有点眼色的官员,都会约束自家女眷,远离寺庙。加上只有颜八、侍女、车夫三人,可见颜八小姐这次是秘密行动,家人保不定都不知道。

    偏偏这次谋杀看起来是有预谋的。

    这也就是突破口了。

    当然,最大的问题其实也就在这里——

    “不管是谁杀的人,”水馨摇头道,“若不是男方表现得对婚事十分不喜,只怕那位颜八小姐,也不至于只带着侍女和车夫去寺庙求签祈福吧?”

    连水馨这个并不关心后宅琐事的人听了前因后果都有这种感觉。

    别人呢?

    “十七叔一家的麻烦大了。”林诚思也跟着感慨道。

    水馨拽了下林诚思的袖子,传音问他,“会是有人要挑拨华明两国的关系吗?”

    林诚思回得很快,“想想卧龙山脉。”

    水馨于是把刚产生的念头给扔了。

    华明两国的关系是否需要挑拨不谈,这种小打小闹,能比得上卧龙山脉那番大动作?现在这件事就算麻烦,再牵连一些,也远不到卧龙山脉那种翻天覆地,倾尽新形成的卧龙湖的水都洗不清的地步。

    林诚思的态度也是。

    卧龙山脉就算是有林越带着去,他从头到尾也就是听命行事。

    现在却会主动去打探消息。

    说到底,他觉得前者他掺合不了做不了主,后者却可以起到更多作用!

    “那会牵连到两位族兄族姐的治疗吗?”水馨这次是放开声音来问了。

    吴皎也跟着叹息一声,“只怕是必然的。”

    会找佛修来救人,是因为佛家的修炼,远比儒家更注重神魂。信仰汇聚为佛,佛将佛力转到修炼者的身上,便是直接给到神魂之中。以神魂为中转,与自身资质相合,成为不同的佛修。

    所以甚至可以说,佛修先修神魂。如果是本身没有任何修仙资质的,就更要先修神魂。而这个修炼方式,就是听高僧的佛唱。

    也所以,完全用佛唱来治疗,很容易被洗脑,因为是神魂直接被洗了。

    但儒家也是有教化的。

    只是在影响别人这一点上,没有佛门那么“霸道”而已。毕竟,被洗脑了,也就很难推陈出新。

    儒家前前后后自立的能有一定影响的学派都至少上百个了。学到一半改学派的事情更多。

    佛门却几百年了都还是那个佛门。

    不管怎么说,儒门诵经对神魂也是有一定效果的,何况根源也更相合。

    所以拜托僧人们稳定了两宗室的伤势之后,林惊珩出门,那就是想要去拜访大儒,看看能不能有大儒出手。就是没大儒出手,换些对神魂有好处的灵材也是好的。在当时的林惊珩看来,这肯定比“林冬连”培养佛心果的事情还靠谱点。

    但现在,这一切都不靠谱了。

    就算人不是林诚茂杀的——林诚思和吴皎都不觉得林诚茂能蠢成这样——他也有足够的,被迁怒的理由。林诚允和林诚月这两位的,则算是被迁怒的迁怒?谁让是一家子还一个字辈呢!

    吴皎主要是来通知林诚思,让林诚思最近尽量低调的。

    明都的儒门暂时靠不上了,吴皎通知完之后,就立刻再次前往了佛修所在的地方,准备进行深一步的交流。要是万一不行,只怕就算冒着洗脑的风险,也得让人先治好再说了。

    至于林惊珩那些人,当然是去看案发现场了。

    哪怕林诚茂肯定要被迁怒,尽早排除林诚茂的杀人嫌疑,那也是极重要的一件事。毕竟薄情和狠戾还是有差别的。

    水馨并不担心林诚茂的生死,她叹口气,“这么说来,佛心果真的不好种了。”

    林诚思思量了一番,斗志却反而强了一点,“我去找人传讯给夏曦和安元辰,让黎允和关启明也过来。特事特办,争取飞行名额。”

    “……撬原彦央的墙角啊?”

    水馨的回答让林诚思嘴角一抽,但认真道,“还留了几个。”

    姚清源、君九韶和另一个姓谢的世家公子。这几人在明都都颇有根基,照理强过林诚思说的那些。但此时情况特殊。估计他们一来就要面对催婚大军,根本做不了什么。尤其是姚清源……虽然他已经文胆了,但只会更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