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451 清血丹?
    这个水下洞府并不隔绝声音。包括脚步声都是。当然可能原本有阵法能保持空间的独立隐蔽,现在阵法也失效了。

    此时落进了水馨耳朵里的脚步声就有十来个,加上呼吸声则至少有二十来个。

    这么多人,听着还都不是什么老成持重的,想再把这里隐藏下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啊!

    水馨摇头的时候,新来这一批人也有不少人颇为失望。

    “但是这里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

    “是啊,还以为以前的仙人遗府会很厉害呢。”

    “就是,要不是确实门口有个禁制,敲一敲还挺结实,地方又是在水底,我都当是哪个乡下荒废的老宅子。”

    “……”

    当然也有知道些内情的,“别这么说,虽然是仙人别府,也早就被仙人放弃了。早在北方还是修仙圣地的时候,这里就不知道被探索了多少次。又哪里能留下什么东西来?虽然没了别的东西,这里也是有个特殊之处的。想来韩兄就很清楚。”

    “就是!”得到了声援的,最开始得意洋洋的那个声音恢复了几分精气神,“你们也不想想,放在外面,你们敢在哪里拿出灵物来交易?”

    就外面那些地方,除了海边,只要拿出个东西来,要不了一刻钟就要被人发现。就在城里,虽然也能设个禁制什么的,可只要设了禁制,多半就会有人沿着禁制盯人。

    要是禁制再强一点,那就不只是随便找人盯禁制了。

    这话倒是引得众人纷纷赞同。

    来的这一批没有儒修,全是道修玄修还夹杂着几个剑修。

    吐槽抱怨之声,连绵不绝于耳。

    在北方,道修的地位最为尴尬。玄修也不见得全都乐意做个技术官,剑修更不见得各个乐意接受儒修的辖制。

    偏偏,在北方的城市里,他们虽然不至于被当做洪水猛兽,却也是各种警惕。

    这一点水馨在扮演引剑剑修北上的时候也感受过。

    进入那些县城的时候,因为没有剑心坐镇,连她这样的引剑剑修都会引来警惕。那种“我在注意你”的感觉,就差摆在明面上了。

    却是让人挺不爽的。

    想来道修玄修的待遇只会更差。

    毕竟引剑剑修就算是脾气暴躁,真要出手,杀伤范围没有那么广,而动手痕迹往往会很明显。道修玄修的话,却难保没有什么大范围的、隐蔽性的法术。

    不注意一点,只怕连动了手,都不会有人知道。

    地方官员都是要红尘念火、要名声政绩的,紧张一点,真不奇怪。

    在一片抱怨声中,之前那个声音就越发得意起来了,“知道这里最大的好处是什么么?只要不破坏这里的结构材质,就算在这里拿出九品的灵药来,灵气都能被这洞府挡住,完全不会被那些阵法侦测到!”

    “当真?所以才在这里进行交易会?”

    “竟有这样的长处,若是材料如此特异,怎么没人带走?”

    其他人又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带人过来的那个年轻的声音就给他们解释,“隔绝灵气的材料又不是只有这一种……要是在地面上用这样的东西也很快就会被发现吧?何况,这里的布置本身就是一种阵势……”

    又说,“这里确实举行过几次交易会。如今不也正带着你们来么?”

    这个说法被人接受了。

    脚步声也渐渐接近。

    水馨之前就注意到,那两人带着黑衣少年待着的地方,正是这个不算很大的洞府的核心。被打通的空间。

    说是举行交易会,之前应该也就是在那个空地里举行。

    或者还包括其他的一些讨论会?

    这会儿,那两个交谈的金丹,已经带着作为俘虏的黑衣人退出那个空间了。这个地下水府至少也有两个出口。但水馨估摸着,他们不会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不管这些年轻的修士是来做什么的,他们在这个当口出现,都打乱了那两人的计划,却也有可能促使他们做出另外的改变。

    水馨等着这个改变。

    反正这对她没坏处——硬怼两个金丹她自然是不怂的。但要在那两个金丹的手中保住那个黑衣少年……她却真没有这个底气。

    在讨论间,二十来个明显很是年轻的修士叽叽喳喳的走到了刚才两个金丹交谈的地方,心大的他们完全没注意到那里有人刚刚活动的痕迹。

    抱怨之声还又响了起来,“真是简陋啊!这种地方太无聊了!”

    “你们也不想想要交易的是什么。”另外有年轻的修士道,他的笑声相当古怪,“虽然这里是没有灵物炉鼎,比不上那几个地方,但那几个地方我们也去不了啊!将就着得了。”

    顿了顿又道,“林复,都到地方了,你还想把东西藏到什么时候啊?”

    听到这声抱怨,有人应了一声,“也不是我一个人要交易。”

    “但就你要交易的东西最让我们期待啊!快点快点!”有人催促。

    “你不会是后悔了吧?”又有人道。

    在催促和质疑声中,那个叫做林复的道修青年取出了一个玉盒,“就在这里了,清血丹。”

    暗处的水馨蹙起了眉。

    这种丹药的名字,她还真没听说过。虽说道修的丹药种类本来就千奇百怪,光是万花城那里,丹药的名录估计就能写几本书。

    但引发这么些年轻修士好奇的东西,水馨本以为会是一种知名度比较高的稀有物品。

    谁知道,却冒出来一个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又当真在那二十来个修士之中,引发了低低的惊呼声。明明他们早就应该知道一些,也有所准备。

    可这会儿,冒出来的惊讶、贪婪、渴望、嫉妒、愤怒等等复杂的情绪,夹杂在煞气之中,却又异常鲜明,无法作假。

    就连那少数的引剑期兵魂剑修,都对这所谓的“清雪丹”,产生了明白无误的渴望之情!

    所以这是啥?

    同样有过引剑阶段,自觉至少应该对剑修能用的丹药相对了解的水馨一脸懵逼。

    更奇妙的是,明明除了那林复之外的所有修士,都对那“清血丹”有着相当的渴望与贪婪,甚至有煞气冒出。却真没有人产生了“抢夺”这一类的情绪。

    水馨可不觉得这些人敦睦友好,诚信友善。

    “上品以上的修炼丹药,和法宝胚胎。”林复道,“我这里有十颗清血丹,照行情,换法宝胚胎可能确实不够。但可以签订契约再找十颗。四阶的上品修炼丹药,十颗换一颗清血丹,但如果是专门的火系灵丹,六颗换一颗。”他似乎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语气中不可避免的带着几分强自镇定的意思。

    水馨听得眼睛都直了。

    二十颗就能换一个法宝坯胎的丹药?这放到五阶的丹药里面,都得是极品才行了吧?那和“十颗四阶上品修炼丹药”不等值啊!

    她就算是剑修也是知道市价的!

    可省下的那些修士,居然并不觉得价格过分的样子,看起来,那林复所说还真的是市价。

    水馨的注意力不由得偏移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林复又道,“其实,我可以要价更高一点,听说卧龙山脉如今大变,只怕以后清血丹的来源,要少一个渠道。”

    啥?

    水馨再次发懵,这事儿怎么还和卧龙山脉有关?

    她在卧龙山脉的时候完全没听说过类似的消息啊!

    其他人也终于惊讶了。

    就有人问,“清血丹是卧龙山脉的出产?”

    林复可能有觉得失言,并不肯回答。鉴于他并没有从市价上提价,其他人也没有追究这个问题。

    但对这些多半都只有筑基的修士而言,十颗四阶上品的丹药,显然也是有些困难的。水馨注意到,在确认了清血丹的存在之后,这些人就有了拉帮结派,组团购买的迹象。

    看起来他们觉得组团比抢劫更靠谱。

    但就在这时候……

    一声低沉的咆哮,从那两个金丹退去的方向响起!

    在这咆哮声响起的眨眼之间,一只四脚蛇模样的妖兽,忽然扑了出来,眨眼之间,就将一个毫无防备的年轻修士扑倒在地。又是低头一咬,锋利的利齿,就将那个倒霉蛋修士的脖子给啃断!

    “蛟血蜥!”

    “四阶妖兽!”

    “怎么会有这个!”

    因为作风不同,将那片地方照得亮堂堂的缘故,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就看清了那只妖兽的模样。毕竟停下来啃人,总是有所迟滞的。

    “四阶巅峰!”还有人注意到,仅仅是四阶,并不足以完全形容那只妖兽。

    更有聪明伶俐的,比如说那个“林复”,就迅速收起了手上的清血丹,冲着来路夺路而逃!

    这肯定是引发了崩盘。

    本来这也就不是一个配合默契的队伍。何况他们的等级,基本是等同于筑基前期。和四阶也确实是有相当差距。

    林复一跑,剩下的那些修士,也完全没有默契配合,杀掉这只妖兽的意思。

    除了那个领人过来的年轻修士,兀自在那里不可置信,剩下的人都已经掉头就跑!当然也有一定的可能,是舍不得清血丹,要追上林复?

    眨眼之间,几乎就跑了个空。

    而就在那蛟血蜥扑上领人过来的年轻修士的时候,那年轻修士身上的一张符箓自主启动了。接近于顶级灵器防御能力的罩子,不但挡下了蛟血蜥的那一击,还让他终于反应过来,在夺路而逃的时候,超过了他好几个领来的“朋友”。

    水馨察觉到他们在不远处奔过,没有理会,也察觉到了蛟血蜥发出嘶鸣声从不远处追过,同样没有理会。

    这本来就是她想到的可能之一。

    那青袍金丹一开始是想让另一个去转移注意力的。另一个人不同意。他们的修为同为金丹级别,他也没法逼迫那人同意。

    如今有二十来个人送上门来……虽然他们的修为不够,但数量抵质量,还是可以用的啊!

    拿来做探路石不是正好。

    但这样的笃定,却在之前于那青袍金丹交谈的另一个金丹,也从不远处追过去的时候,消失了。

    ——他们不是应该从另外的出口离开吗?一只蛟血蜥足以让那些家伙在逃亡的时候,各种使用法术,引来注意了。

    这追过去是想做什么?

    总比会,那所谓的“清血丹”对金丹也有用处吧?

    水馨很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还有那么点儿遗憾。

    毕竟硬怼两个金丹,肯定比硬怼一个金丹过瘾。

    但那“清血丹”的名头,能让这么多人知道,就肯定不难打听。所以水馨还是不改初衷,在另一个金丹随着那群年轻修士离开之后,她维持着隐之剑意,从青袍金丹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有“小灵”引路,小白来判定空间,她很快就跟上了那青袍金丹,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这个地下水府,在一段水路之后,进入了一个无水的地穴之中。

    这样的地穴相当空旷,也并不很深,从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阳光。饶是水馨……她又不是专修隐之剑意的,也很难在这样的地**保持完全的隐匿了。

    不敢使用法术,带着黑衣少年在地穴中奔行的金丹,明显也很快就察觉到了几分不对,疑虑的停下了脚步,警戒的开始左张右望。

    水馨干脆也就现出了身形。

    当然,不是在这个金丹的附近——这金丹可不是之前那个失去了警惕心的黑袍金丹——而是不再压制自己的气息。

    青袍金丹这下更紧张了。

    但他并没有想到,忽然出现的这个剑心气息是跟了他一路的人。礼貌的道,“不知哪位剑首在此处潜修?在下只是无意路过此处,并无冒犯之意!”

    水馨缓缓的靠近他。

    直到站在了一束阳光下,保持了和对方相对安全的距离。她的目光落在了青袍金丹用一根绳子绑住的黑衣少年身上,“金丹什么时候也开始掳掠凡人少年了?收徒也不是这种收法吧?”

    青袍金丹惊疑不定的看着她。

    很显然,并没有将水馨的容貌,与他熟知的任何一个女性剑心对上号。但很快,那绝顶的容颜,还是让这个金丹,想到了最近突然崛起的一个名字——

    “林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