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407 伤亡扩大
    碎片群贯穿中云卫战士们的身体,造成的创口却在金光之中转眼间愈合。甚至连理应在第一时间内致命的创口都不例外。

    若是眼力不够敏锐,甚至会觉得,那些“伪领域碎片”,依然和他们处于两个世界。能够看见却彼此独立。碎片群并没有干扰到那些战士。

    但至少,两个大儒都能清楚的看清这一幕,看清这令人震撼无比的一幕!

    明白了什么叫做“生机无限”!

    中云卫的速度很快。

    但碎片崩散的速度更快。

    这样“创口即刻愈合”的奇景,也不过是持续了短短的十息左右。当中云卫和那些崩散的碎片再无交集,才能看出异常的地方——

    不管是中云卫还是他们胯下的血翎马都毫发无上。

    但不管是披挂在中云卫身上,还是血翎马身上的轻甲,却是遍布裂口。甚至很多部分都已经消失不见。

    原本满身甲胄的中云卫们,有好一些甚至已经陷入了**的状态。

    这些裸露的地方,足以说明他们身上曾经遭受过怎样的伤害。

    中云卫们似乎这才从某种玄妙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那些铠甲损伤最厉害的,脸上一个个都露出了不可思议、我在做梦的神情,在身上左摸右摸。

    而那些曾在他们的队列中肆虐的伪领域碎片,每“经过”一个中云卫战士,就会明显的被消磨一些。已经消失了不少。

    不过,这会儿也没人关注他们是什么情况了。

    崩散的碎片这会儿早已经到达了两个大儒,以及黑龙虚影的边缘。

    冲势不减。

    显然,远远不像之前那黑龙的伪领域崩散时的无害。

    还好有林枫言那句“小心反击”,守在黑龙虚影附近的剑心们也好,两个大儒也罢,没人能掉以轻心。虽说没料到在一群凡人中云卫的冲击下,伪领域崩散的速度会那么快,但他们的反应是很快的。

    最开始杀死三个知府的“残肢”表明,这些东西的力量远甚于最开始出现的怪兽群。

    所以,守在黑龙身影各个“节点”的剑心们,甚至主动出击!

    这些剑心们的态度都很谨慎。

    不说之前的那次突袭,现在,他们都能借着微光“看到”的飞射而来的残肢碎片。但耳中却几乎听不见应有的破空声。可对所有的剑心来说,听觉都比视觉更重要!

    若非只有听觉受到影响,皮肤还能感知到空气中的气息涌动,整体的感知也在发挥作用。只怕他们都要觉得心虚!

    还好,不知道是不是天上那隔绝了红月的灵茶树虚影的作用。

    这些残肢并没有之前杀知府时那种神挡杀神的气势。

    却依然不能让人掉以轻心。

    速度附带的力量本身就是强大的攻击,可这对剑心们来说,却是最好解决的部分。借力卸力或者强行阻挡。在碎片没有附带强大斗境的情况下这是基本操作。

    然而……

    不管是哪一种剑意,或者是应阳秋本能之下用出的“万剑归一”,距离那些残肢碎片还有数米远的时候,就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泥潭。想要前进,要耗费正常状况下十倍百倍的力气。偏偏,对面的速度,却是丝毫不减!

    “……被突破了!黑龙虚影没起到作用!”金鳞木林上空,使用了一个法器来观战的君九韶报告。

    随着中云卫们集体升空,君九韶也是忍不住了。

    反正也没了“外人”,君九韶彻底放飞了自我。在水馨的暗示下,由小白掩护着飞出了金鳞木林的树冠观战。

    他能看清楚的东西不多。

    尤其是那些碎片飚射的时候,哪怕剑心们的速度被极大地延滞了,对他来说依然属于难以用肉眼判断的层次。

    但那个庞大黑龙虚影身上,忽然出现的诸多“空洞”,却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

    忽然间,就感到了一阵的后怕,“没有什么东西往我们这边来啊!”

    水馨看不见,却不妨碍她了然的腹诽——当然没有,那少数的一部分往这里来的,都被中云卫用身体挡下了好么。

    “小心知府!”这时候,远处的战场,忽然传来一声大喝。

    是林枫言。

    所有的知府身边,都至少有一个剑心守护,这些剑心的提前出击,也是为了让这些知府能处于安全的状态。

    哪怕碎片并不容易对付,他们无法守住整个防线。

    射向那些知府们,官印拥有者的碎片,却绝对是在半路上就被拦下来了。

    林枫言这句话……却也让人无法忽略!

    毕竟之前,林枫言的多次提示,都有重大意义。

    刚好前路已经清空,本来就应该返身追击飚射出黑龙虚影范围的碎片了。这些剑心,目光自然就随之转向了他们保护的知府。

    于是,他们骇然发现……

    以一往无回的决绝姿态冲向卧龙山脉外围的那些残肢碎片们,在冲出了黑龙虚影之后,居然有那么一部分,已经掉转头来,以略逊一筹的姿态,冲向了黑龙虚影的各个节点,那些手捧官印的知府们!

    林枫言本人已经出现在了某个知府的身后。

    但这些知府的站位很疏散。

    光凭林枫言一人,能挡住的肯定十分有限!

    剑心们毫不犹豫,也冲着其他知府们的身后冲去。而在他们行动的同时,黑龙那巨大身躯的虚影消散,所有没入了知府们身体的龙形异兽,除了血龙马体内那一只,全部从知府们的身体中,脱离了出来。

    和之前相比,或者说和姚清源那只从来就没融入他身体的龙类异兽原本的虚幻模样相比,这些龙类异兽,如今一只只的,身体都凝实了许多。

    抢在剑心们之前,这些龙类异兽和一只血龙马,冲着袭来的残肢碎片杀了过去。

    姚清源那只因为始终没融入的缘故,还杀得更快。

    这让剑心们稍微轻松了一点。

    可下一秒就又轻松不起来了。

    因为,失去了那些龙类异兽的附体之后,除了黎允、姚清源这两人之外,剩下的知府们,却都睁着一双茫然不可置信的眼睛,往地上掉去——脱离了那些龙类异兽的正背面不谈,他们的身体虚弱也不说,居然又有一些残肢碎片,改变了轨道,冲向了这些知府!

    虽然没了之前决绝的速度,却灵巧得不可思议!

    amp;

    要糟。

    灵茶树下的水馨想。借助万年合欢的特殊视角,她仿佛附着在灵茶树的树冠上俯瞰世界。虽然她依然看不见——毕竟植物的视角和人类差太远——却足以看到那二十个黯淡的气息面临的糟糕境地。

    但水馨也没有出声,更别说改变身份来动手。

    首先她就是恢复身份也救不了两个人。

    其次……真觉得灵茶树那铺天盖地的虚影只是林越激发的?灵茶树根本就没有什么使命感,众生愿力是她帮忙聚集起来且维持着的好么!

    就好像林枫言能划破泥泞领域一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充当了“山川意志”和灵茶树这株空有外形的灵植之间的桥梁。而只要在灵茶树那虚影树冠之下,任何与泥泞领域相关的东西,都会被削弱!

    换句话说,她这个剑心,这会儿是个施展群体光环的超级辅助。

    而且还是默默付出少人知晓的那种。

    至于好处……

    对万年合欢似乎是有好处的。

    而看着灵茶树因为外形而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黑龙那破碎的伪领域,看着这些连灵植都不一定能算的金鳞木发挥着领域的作用,看着地下那庞大而纠结的根系……

    一法通,万法通。

    水馨已经能隐约看到她的通灵剑意接下来要走的路。

    首先是“提炼的真实”。

    然后是“升华的概念”。

    甚至已经让她隐约明白,若有朝一日,她能身化剑域,她的剑域,应该是什么模样。

    这样的领悟,远非十场八场的生死之争能得到的。她能有这样的领悟,更多倒是因为天眷已经先行给了她某些基础。

    最后……水馨对那些知府,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看姚清源就知道了,为什么那龙类异兽不会去融入姚清源的身体?为什么姚清源明明文力最低,却能经得住黑龙的抽取?因为姚清源是用“为天地立心”打下来了文胆的基础,用“守护浮月界不受外敌侵害”为誓愿成就了文胆!

    他的本心和山川意志是一致的。

    所以龙类虚影只是托住他,却不会控制他。

    关启明和黎允多多少少都有类似的认知和想法,所以是一个半融一个微融。

    血龙马没有类似的想法,可它至少有那个觉悟,主动去接受山川意志以增强力量!

    那些被彻底控制的知府们,虽然可能是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进行反抗,反抗失败导致了被彻底控制。但如果他们之前真的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话,只能说明,他们的心中,“守土卫疆”的意识相当薄弱。

    至少,达不到让她欣赏的标准。

    文胆级别还达不到让人欣赏的标准,对水馨来说,那就是提不起动力去帮忙了。

    amp;

    水馨是旁观者清。

    几乎在事发的一瞬间,就已经猜到了结果——顶多只是程度有些差别。

    身在战场上的人,却不可能瞬间纵览全局。

    因为局面也确实是混乱了一点。

    包括站在局外的君九韶——没法子,他的眼力不够。

    总之,在数息之后……哪怕剑心甚至是两位大儒都已经出手救援,却依然又有七个知府,都不同程度的,被那些残肢击伤!

    伤势轻的,就是划破了一层皮。

    伤势重的,甚至直接就被断了一只腿!

    惨叫声传得老远。

    脱身之后被林枫言给“扔到”灵茶树下的关启明听见惨叫声,抖了抖,连忙对头顶上的君九韶喊道,“快下来啊!我看上面要危险!”

    扭头又对林诚思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不知道黎允怎么样了,关启明一脸焦虑。

    几乎就在下一秒,一个不似人声,充满了愤怒与怨恨的吼声响起!这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又有三个声音,附和一般的嚎叫了起来。

    很多更小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更是无法分辨了。

    距离隔得也太远。

    没人刻意的将声音传到金鳞木林这里。

    再然后,又是惨叫声,惊呼声,接连响起。

    最后响起的是一声气急败坏的呼喊——来自林越,“愣着干什么,追!”

    君九韶的声音也从头顶传来,简单明了,“……靠!”

    一个字,语气却是复杂万分,难以描述。

    “做好准备。”水馨道。

    “什么?”林诚思顿时警惕。

    “啊?”关启明却很迷茫。

    水馨眨了眨眼,“哦,用不着你们了。”

    “君九韶……”林诚思猛然抬头,瞪大了眼。君九韶的气息消失了。从附近消失了。

    “地下还有一个,这会儿终于出来了。”水馨感慨的道,“不过,这附近好像没其他儒修了吧?你们两位没被召唤,保不定是官印毁了一个,那就有点糟糕。”

    “所以发生了什么?”林诚思无法镇定的追问。

    关启明则是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她。

    尽管在定海城也算是共同经历了不少,但关启明并未认出她的身份。

    水馨指指头顶,“我才是和灵茶树相连的人啊!刚才灵茶树笼罩的这片天地,给我一种‘缺了一角’的感觉。然后,有两个让它很讨厌但又觉得有威胁的家伙,跑出了它的笼罩范围。”

    林诚思立起眉毛,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说,有三个知府,被那个东西控制了?”

    “大概是。”水馨道,“他们还真是倒霉。黑龙的话,只是要他们身先士卒、尽职尽责,但我觉得那个东西不会那么好心。”

    林诚思却没考虑好心不好心的问题。

    他十分惊悚,“如果那样的两个知府跑出卧龙山脉的话……等一下!刚才就说有东西突破了黑龙虚影吧?那些东西要是跑到卧龙山脉外面……”

    水馨想了想,中肯的道,“只怕追不上了。”

    那些残肢,似乎还真是一个整体。虽然崩碎,却依然有着联系。一部分残肢反身突袭,固然是为了那些知府的“身体”,从另一面来说,只怕也是为了拖延大儒们和剑心们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