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298 意外的传承
    若是不做限制,那么,在黑色的汪洋,一片漆黑的环境里,剑元构成的护罩,仔细看来,就像是丝丝缕缕的光,如蚕丝一般,结成了一个细密的茧。

    当然,这茧是单层的。丝线细密却天衣无缝,且比真正的蚕丝,多出了锋锐凌厉的感觉。即使是成为了护罩,也并不例外。

    整个护罩,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亮闪闪的鸡蛋,在汪洋之中特别耀眼。

    不过,这个护罩,是可以操作一下的。

    至少林枫言就能将自己的剑元给操作一下——这本来不是太容易,但谁让他的剑意外景,是一只黑龙呢?

    所以,但那只怪虫,在黑色的汪洋之中,狂奔而来的时候,它身周的黑色汪洋,虽然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去抵挡另外两个剑心剑修攻击,却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的目标正前方,还有一个拦路的家伙。

    毕竟,他虽然感应到了这里不一样的气息,这儿的水流情况,却被他自己弄得混乱至极。

    成功在望,怪虫发出的嘶鸣声中,多出了几分人性化的喜悦。

    它的翅膀在汪洋中也没有任何阻碍一般的不断扇动着,就好像飞在天空一样的推着它前进。

    不过,和之前相比,它的六对翅膀已经有一对消失,原本就已经破破烂烂的那一对,更是变得焉搭搭的,黏在了身上。本来就并不多红色鳞片,也消失了三分之一,身体变得更加坑坑洼洼。

    两个剑心的追杀,也并非毫无成效。

    只是在黑色汪洋之中,他们要分心保护自己,不如这怪虫灵活敏捷,若非是身上带着克制之物,只怕倒是要被这只怪虫反杀。

    现在,林枫言也能看见,两个颜色不同的光球,在一片黑色中翻滚。

    他们是顾不上掩饰自己的。

    不过,林枫言并没有出剑。

    事实上,刚才在“天空”的那一剑,他至今也没有彻底缓过来。何况,这只红色的怪虫,那诡异的特性,并不是他这个等级的剑能够解决的。

    毕竟还没有到真正一剑破万法的程度。

    不过……

    当那红色怪虫那巨大的复眼之中,露出了胜利在望的喜悦表情之时,一点幽幽的绿光,却忽然出现!

    莹绿色光点汇聚而成的绿色光珠,衔在黑龙的口中。

    因黑龙完全不畏惧龙孽,自身颜色也几乎和黑色的汪洋融为一体,哪怕是红色怪虫看到的,也仅仅是那绿色的光珠而已。且因为气息被黑龙遮掩,怪虫虽然本能的心下一慌,觉得这突兀出现的东西有些不对劲。

    但是,就是想躲,又怎么可能躲得过黑龙的速度?

    那毕竟是剑意通灵兽!

    它之前根本就没有“剑心剑修能玩偷袭”的准备!

    不过刚刚产生心慌的感觉,离开了林枫言的剑元屏蔽的绿色光珠已经根本就没有了被躲闪的余地,直直的撞到了红色怪虫的身上!

    剑意虚影消散。

    但那绿色的光珠,却也嵌在了红色怪虫的头顶!

    怪虫的翅膀,几乎立刻就停止了扇动。

    巨大的靶子,让林枫言轻轻松松的将身上剩下的药粉,全都用剑元裹挟,洒到了它的身上!

    而随着怪虫的身体在药粉的作用下开始不断的消融,原本翻江倒海,如有灵性一般的阻拦着邓远章和钟远两人的黑色汪洋,也平静下来。

    邓远章两人这才得以看见不再掩饰的林枫言。

    不同的是,邓远章松了口气,而钟远的脸色却半点也没有好转。甚至,看着林枫言的目光,还分明带着愤怒的模样。

    看来,钟远也已经听到了那声响彻天地的嘶吼声,并且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枫言却不以为意,冲着这两人张开口,简单的说了一句,“小心!”

    小心什么?

    林枫言虽然没有多做解释,但是,邓远章两人到底也是久经沙场的。立刻就想起来之前的变故——这个半天然秘境的空间,似乎已经被极大程度的压缩了!

    尽管这个秘境,和外面的世界已经有了一丝半点的联系。

    但一个正在坍塌的秘境,只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出口”,会发生什么?

    ——林枫言说了两个字以后,就不再管那只怪虫,扭身就向他的身后冲去!

    钟远比邓远章反应更快,率先跟上!在路过那红色的怪虫时,他也将剩下的几乎所有药粉,都倒了上去。

    等到邓远章也没入了那“隐藏”在黑色汪洋之中的裂缝之后,以那红色的怪虫为中心,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整个黑色汪洋,都如同煮沸的熔浆,将那些“隐藏”其中的黑色裂缝,完全吞没!

    amp;amp;amp;

    当然,这爆炸已经无法影响到林枫言了。

    但在没入了黑色裂缝之后,表情一直都维持得相当淡然,嘴角眉梢上挑的弧度就没超过两度的林枫言目睹眼前的场景,眼睛却瞪圆了一圈。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跑路,也用不着这么直接的帮他做决定吧?

    “林前辈!”看到了他,却仿佛看到了主心骨一样。坐困愁城的几个年轻修士,全都站了起来。当然了,撇开青龙图腾血脉自带的那些知识传承,只说林枫言现在这具肉身的年龄,这里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应该比他年长。

    林枫言没有立刻回应,只是皱眉环顾四周。

    这地方和之前的苍凉大地、黑色汪洋就不是一个画风!

    雕梁画栋,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这个地方。皇家的大殿想来也不过如此,不但金碧辉煌,且材料应该还颇为珍贵,都是灵材。只不过那不规则但两边对称的椭圆形,似乎并不符合人类建筑的审美习惯。

    不过,最重要的,应该还是支撑着这片空间的两排立柱——每根立柱上,都有一个光球,里面放着飞剑、圆环等一看就是法宝胚胎的东西。

    而两排立柱的前方,两道金光闪闪的锁链,从“墙壁”上延伸出来,将一座大概三人高,精致无比的九层小塔,锁在了其中。但小塔也并非被悬吊在了空中。

    相反,小塔的下方,有一个宝座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椅背扶手。只不过这宝座上没坐人,而是放着一樽塔而已。

    总之,这样的地方,即使不是传承之地,也肯定是藏宝库之类的东西了。哪怕并不很高级,但想来不会是拿着个半天然秘境研究龙孽的组织的遗留。只能来自更久远的历史!

    而撇开这些明显是宝物的东西,在这个空间内的人一共有三个。

    练气期的道修一人,正气期的儒修一人——这两人的容貌有六成相似。以及那个叫做孙琳的剑修。

    林枫言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眼神确实是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三个修士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那正气期的儒修连忙解释,“林前辈,晚辈说一下,晚辈们的境遇——易芙蓉手上有一个血脉相关的密宝,打开了通往外界的通道。然后灵舟就差点掉了下去……那些黑水掉下来,我们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被一股力量带到了这地方来。虽然这里看起来是安全的,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的东西,也都碰触不到。”

    林枫言看了他小半晌,嘴角再次挑起了微微的弧度。

    “合格。”

    “啊?”儒修懵逼。

    “心性合格。”林枫言的目光转到了那个练气期的道修身上,倒是略有些惊讶。

    这几个人是知道离开的路的。因为那叫易芙蓉的女孩子已经道路打通了。但是,那条路能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宽度”也不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重新恢复无序的状态。

    这几个人应该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没有顺着那条通道离开。

    因为每多一个人从那里离开,都会让那条通道更稳固,更宽阔!这样的道理,其实稳定一下都能猜到。

    最开始的时候,顺着通道离开的也许只有一两个。但是,当天地倒悬,黑色汪洋落下,他们是断然没有能力,再次离开汪洋的。身上的护身之物也肯定不够了。这时候还不离开的话,几乎可以说是等死。

    既然知道离开的路,剩下的人肯定就都走了。

    换句话说,这三位都是猜到了后果,不愿意给范阳城带去灾难,这才留下的。那份赴死之心,才引动了这个空间设立者的选人机制。而进来之后,这个儒修在叙述原因之时,又没有去谴责离开的同伴,没有夸大自己的心态,这样的心性,确实是附和儒家“君子”的标准了。

    至于为什么无法碰触这里面的东西?

    林枫言再次解释了一句,“万年过去,不管禁制还是宝物,都已经削弱。”

    禁制会削弱,从那个年代留存下来的宝物也是一样。

    灵石灵材离开了蕴养的矿脉,灵植被人从生长的环境拔出……不管保存得再好,灵性药力都是要慢慢消散的。器灵只要没有达到通天灵宝的层级,离开了主人的温养,都会慢慢湮灭。就算是百年千年不变,万年的时光,也能改变太多东西了。

    “万年?”孙琳惊呼出声。

    可不是万年了么?甚至连传承都已经丢失了。林枫言怀疑,这里原本是某个大门派分派的秘密驻地。毕竟盘龙山脉就算是变成了卧龙山脉,也还是残余着不少好东西的。

    林枫言之前确实是惊讶了下,现在也明白了。

    那死在此处的上古灵兽,不是两颗头,而是至少三颗头!

    若真是分派驻地,那么,这颗头就可能是用来选拔核心弟子的。核心弟子,才会有心性的要求。

    但也正因如此,才没有什么记载。

    万年时光过去,这里被遗忘了,弱化了。原本落入下方的东西,也就占了上风。当然,这多半还有个资质与修为的问题。

    万年之前,“练气”这个层级就是小虾米,不到筑基根本就连进入内门的资格都没有。

    就算是心性达到,实力不够也是枉然。

    而剩下两个……兵魂和天目,在这个一看就是道家风格的地方,从资质就是不合格的!若非存续已经成为问题,这三人根本就不会被拉进来吧!

    林枫言也不想和这几个小家伙分析这其中的缘由。

    看着道修问道,“名字?资质?”

    “啊?”道修一呆,很快回答,“李书楷,风土双相灵络。”

    虽然是双相灵络,但风轻盈,土厚重。若是双相相持,并不是道修中的好资质。当然了,如此有儒门气息的名字,加上一个明显是先天天目的兄长,林枫言也能想得到,这人修为低下的原因。

    林枫言想——若是换成了水馨,多半还会问下“是不是想要接受传承”这一类的问题。

    但他可不想这么麻烦。

    不接受传承就想走,这并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这么直接破关离开,又怎么能知道,这个传承,是哪个大门派留下来的?

    林枫言直接伸手一拉,就抓住了李书楷的衣领,拎着小鸡仔一样——尽管李书楷的身高也算是高了——拎到了那九层塔的前方。

    青角黑龙从林枫言的后方探出了头,有点儿虚弱的样子。不过,它的一双龙角,还是冲着九层塔外面束缚着的锁链捅了过去。

    三个小修士无可奈何的两条锁链,却在龙角的碰触下,应声而断!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从小塔之中,冒出了两道光来。

    黑龙嘴巴一张,就吞下了其中的一道光。

    而另一道光,眼看着就要冲天而起,却在黑龙的注视下,非常明智的划了一条弧线,落入了道修的额头!李书楷如遭雷击,一下子摊倒在地。

    剩下两修士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

    “他怎么了?”

    “我七弟怎么了?”

    林枫言看了后者一眼,简单明了,“传承。”

    “传承?什么传承?”

    “功法。”

    “功法……”再次重复了一遍,儒修有些发呆,随即脸色微变,阴晴不定。半晌,颓然的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了。

    李书楷也没有晕多久,不过是半柱香的时间,就清醒了过来。

    揉着额头,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化。

    林枫言却不管那么多,微微弯腰,看着他的眼睛问,“什么功法?”

    “天元经。”李书楷本能回答。

    林枫言露出个不出预料的眼神,“果然,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