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212 逼近的脚步
    水馨和林诚思到林诚思说的地方买了一些灵植的种子。等他们回到中心区的时候,有些惊讶的发现,交易居然还没完成。

    因为就在这儿,又多了几个人。

    其中两人,正是原十一和甄婉秋。

    水馨有些佩服,不过是几天前的那一次帮助,甄婉秋居然真的能和原十一搭上!她简直完全无法想象这是怎么做到的啊!不过,虽然搭上了,甄婉秋却显然还只是个伴游之类的身份。正落后半步,垂眉敛目。倒是原十一和姚三郎几人站在一起,看表情,显然是用传音在交流着什么。

    还有一个玲珑心——当然不是李七,李七在惊鸿一现之后,已经没了影子——而是一个陌生的家伙。且只有练气期。这个陌生的家伙,脸上带着克制的期待和喜意。

    显然,原十一插了一手。

    林诚思皱眉,忍不住群传音,“你们怎么回事?不会是在竞价吧?”

    之前夏曦不是都已经和姚三郎说好了吗?瞳术的修炼法决而已,这种东西各大世家又不是没有。而且先天天目的天目神通各有不同,能修炼的瞳术本来就有很大差异。根本没必要敝帚自珍啊。多加一个人,也不过就是多分摊一下的问题。

    竞价,这无疑是一个愚蠢的选择。

    然而,夏曦无奈的声音很快就传给了他,“是的,就是竞价,原十一这个疯子,他要独自买下这份功法,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林诚思皱眉。

    “你们要和他争?”

    “他都决定将他爹遗留的手抄文集拿出来了啊!那是他爹自己的诗文集!”夏曦抱怨着。

    林诚思听懂了夏曦的意思。

    夏曦其实也不想花大价钱去买一份不知道到底怎么样的瞳术功法。但是,毕竟是他先开口要买的,就这么轻易退缩的话,显得很没有面子。再说了,夏曦不同于原十一。父母俱在。想要拿出父辈的亲笔文集出来,不说能不能胜过原十一,首先就得挨顿揍。

    除非姚三郎姚清源拿出自家外公的亲笔来,才能毫无疑问的胜过原十一,可姚三郎……那明显是不想掺和了。

    “这原十一太不厚道了!”夏曦纠结半晌后,终究还是放弃了争夺。

    毕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除非是涉及到家族关键的东西,否则也不值得翻脸挤兑。

    倒是原九娘和原十一争了起来,认为她败家。

    可惜,她一个女孩子,比原十一手上更珍贵的秘传文集却也是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西落到了原十一郎的手里,整个人气得不行。搞得夏曦还得安抚她。

    玲珑心修士见几人没有因为面子的问题抬价争夺,也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不过,他也到底没有闹大。还是和原十一完成了交易。

    原十一甚至是有备而来,他当场就拿出文集换回了功法!

    随即,原十一理都没理还在闹腾的原九娘,冲着后来的林诚思点了个头,就带着功法离开了。甄婉秋继续沉默的跟在他的身边。

    “这什么情况?”夏曦小声对姚三郎抱怨,“他事先就知道这份功法了?事先知道怎么不早点私下交易算了?”

    “得了吧!”原九娘气呼呼的,再次口不择言,“谁不知道,他把那点儿家当全都装身上了!好像放家里就会被人吞了一样!”

    夏曦就当做没听见这话。

    “大概是知道得晚了一点。”姚三郎依然云淡风轻。

    一边又让人叫了那个玲珑心的玄修回来,直接问他,“还有没有类似的功法?”

    玄修道,“那个幻境,就是白莲的幻境,终究是以天目为主的。大抵上就是天目之争,我不过是个玲珑心,能有那样的收获已经是侥幸了。不过,要还有练气期的儒修进入,应该是会有别的收获吧?”

    “哦?那么当时有练气期的儒修进入吗?”夏曦追问。

    “这个估计就少了。”玄修保守的说,“毕竟先天天目都会直接送来南海书院的,后天天目基本上是开天目即正气吧?”

    姚三郎皱眉。

    水馨见他的寥寥数次,他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脾气貌似很好。但此时一皱眉,却有一种和他的修为颇有些不相称的威势散发出来,那玄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就闭口了。

    水馨有点儿诧异。

    这种威势,可不是修为上的威压啊!

    “我只问你,还有没有类似的功法?”

    “呃,有的。”玄修似乎有些吓到,立刻就回答了。但是很快,他似乎觉得自己刚才太怂,又立刻打起了精神来,横眉怒目,冷笑一声,“都在儒修的手上,如今还能在他们本人的手上吗?”

    姚三郎这下倒是不生气了。

    “既如此,你可以走了。”

    被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配上那轻描淡写,高高在上的态度,那玄修的眉毛一下子就再次立起来。不过,却也仅此而已。他非常明显的挣扎了一下,忍耐了下来,转身走了。

    水馨在背后摇头。

    讲道理,五种修仙资质,最自我的就应该是玲珑心,连兵魂都比不上。可这玲珑心明明十分不满却依然认怂。北方道修玄修的地位,还真是一眼可知。

    但她也没有说什么,目光再次在条幅上扫过。

    在这核心区域,基本上都是要求以物换物的。出手的和想要交换的,都不是什么常见的东西。拿着灵石也未必能找到地方买的那种——当然,这是对普通修士来说。

    此时的条幅和之前的条幅相比,虽然只是过了小半个时辰,却已经换了许多。

    有些东西已经被交易出去了。

    不过,依然没有让她动心的东西。水馨很快就无聊的撇开了头,问林诚思,“不是说下午有个文会吗?还有修仙界万花门的人。我能不能去?”

    林诚思有些意外。

    毕竟从之前的情况看,“林冬连”并不是一个喜欢参加文会的人。

    不过,想想看,毕竟有万花门的人,好奇也很正常?

    “行啊,我也知道这件事,原十一是在他母亲的陪嫁庄园里开文会。不过,只怕你只能带一个人进去。所以你还是带着寻秋比较好。”

    水馨对此没有意见。

    原十一换走了那本功法,夏曦和姚三郎虽然觉得被扫了面子,但明显没有深究的打算,就算有点儿疑惑,也被原九娘搅和没了。水馨看到甄婉秋,却很难当做真是巧合。

    天目神通,有时候真的是很有用的。

    水馨想想之前安元辰在火鸦城露的那一手——那还是没正经修炼过瞳术秘法的呢!

    那功法之中,保不定就有什么很特殊的瞳术,原十一想要到手且不想被人知道,抑或——有人想要让他到手!

    昆仑山那位真君在无定海陨落。

    水馨自然想过,在她深入了北方大陆之后,组织还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她。再派元婴真君来追杀,已经不现实了。想要确保能杀死她,唯有一个法子,让大儒动手。

    可现在,她身为林氏宗室的身份都已经暴露出来了。若是那大儒杀了她,还能在北方继续待下去吗?

    北方的天目大儒,和那些已经走投无路,在天罚下没有回头路可走的真君们不一样。他们的路没有堵死,他们的修为还是可以增长,以光明正大的方式升上界的!为什么要堂皇大道不走,偏偏去走阴僻小道?

    就是因为利益和南方有些纠葛,会帮忙办些事情,但要说生死相关,卖命到底,显然是开玩笑。

    就连修仙界那些真君都没几个乐意搭上性命的。

    林枫言选择光明正大北上,就更是让水馨肯定了这一点。林枫言比她聪明,水馨素来很有自知之明。

    考虑一下立场,换位思考,其实他们还真没有必要太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在北方,最困难的应该不是保命,而是找到、并且说服真正可靠的,能作为同盟的大儒。

    也所以说,组织最有可能做的是,逼人动手。

    若是这位大儒,或者几个大儒,本来就做了“一暴露就会被群起而攻之”的事情,那他也就没什么选择了。而要说不能暴露的事情……似乎,仙海城覆灭……若这真是一个大儒或者几个大儒所为……

    水馨不敢保证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但她觉得原十一这边还是要多加注意。何况,她自己的身世,都可能和仙海城有关。

    她已经总结了华国近几十年的大事表,除开仙海城那一次,别的时候,不能说一定没有被偷龙换凤,狸猫换太子的可能--但其他的时间里,被换掉的那个太子,却不大可能在身份不明的前提下落到组织手上。

    组织怎么可能将一个林氏宗室女送到混沌灵木之下受到改造?又不是脑残话本。

    送去了混沌灵木之下改造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查过身世?

    会漏掉她和林枫言,即是因为运道问题,也肯定是因为他们的身世不好查。

    那么,也就是说,原十一的杀父母的仇人,保不定也是她的杀父母仇人!

    水馨在交易会上留连了一个上午。大概是曲城的安保够给力,没有出现搅局的事,就算是有些纷争,也很快就解决了。

    倒是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

    中午用过了午膳,水馨就跟着林诚思到了原十一郎承办文会的地方。那是一做叫“承思园”的地方,相当靠近城郊。本是富商云集之处,却非世家汇聚的场所。

    原十一的母亲,也确实是商家出身。

    只不过,出了一个天生天目的女儿,而且嫁入了原家,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水馨这几天由着清浣打听八卦,也听过仙海城事件之后,这家人的后续--原十一回到家中之时,他的母族,已经得到了原家的补偿,一位后天天目的年轻人,通过科考,已经外放为官。

    所以,原十一和母族的关系,也就淡了下来。

    但他依然长期居住在母亲的陪嫁园林之中,也就是这个“承思园”。

    这座园林本来就是用来饮宴的。整个园林都建立在一座巨大的人工湖上。湖心有一座小岛,岛上一座五层的楼宇。小岛之外,一座座水上凉亭以曲折回廊相连。

    湖面上一朵朵的莲花绽放,五彩缤纷。

    有各种观赏水鸟在湖面穿行。

    垂柳绕岸,却是树干高大,将一大片湖面遮掩。

    限于凉亭的数量,这样的文会,当然不可能容纳太多人。

    但是,看到这座凉亭,水馨的脸色,却是有些变化。

    “怎么,这承思园的景致不如族妹你的意么?”

    “并不是……我问一下,这种整座园林都建在湖上的园子,是一种流行么?”

    “当然不是啦,为什么这么问?”林诚思顿了顿,接着道,“挖个人工湖当然不难。难得是保持湖水的活性。若不是位置刚好,想要保养人工湖,可比保养一般园林难多了。整个曲城,向承思园这样的园子,也就是三家吧。”

    水馨不知道是不是该松口气,直白的对林诚思道,“你知道,我在来的路上,曾经碰到了一个走灵修路线的儒修,进入了幻境……或者他的文宝。那个幻境里,有一个和这里很类似的园子。当然,那只是一个大院落,面积比这里小很多……布局也有些不一样,不如这里精致。”

    那个幻境里,虽然湖心楼的周边也是回廊曲折,却并没有这个园林里面,那错落有致,各有不同的湖中亭。

    只能说是一个简化版。

    “这样啊……”林诚思这才明白,水馨为什么看到园林会变色。

    不过,只是这个线索,还真不能说明什么。

    毕竟这种水上园林不多见也不少见。在曲城固然是少。但是……

    “在千泉城,水上园林才是常态。”林诚思说。

    水馨想想,就点头。

    千泉城,是云中道的首府。也是整个北大陆水系最多的地方。她看过几本游记,都提到过千泉城。

    解决了这个问题,林诚思才对面前静静等待的侍女道,“我们就是来看看,给我们安排个观众的位置就好了。”

    水馨疑惑的瞅了他一眼。

    林诚思苦笑,“认识好几天了,你看我像是擅长诗文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