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182 水馨的血脉祝福
    被认出来了?

    所谓的血脉感应到底是个什么鬼啊怎么可能这么灵!

    这一刻,水馨是震惊的。

    但由于她依然带着幕篱,震惊之色倒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注意。再来,她也还没到惊弓之鸟的程度,不至于一产生怀疑就要逃之夭夭。

    所以,在面上,她依然很镇定的坐在小白身上,听到了下一句话……

    “好像不对……不是宗亲……”年轻公子不好意思的看着水馨笑了笑,推翻了自己的说法,

    水馨略有些抓狂。

    血脉这种玄妙的东西,经过了无定海域那些曲折神奇的经历,她已经有些把握了。然而,终究是野路子,血脉感应都不完全,就更别说血脉秘术了。

    血脉审判这一类的……林淼能用出来,她却是完全没有这个能力的。

    她能用媚骨盖兵魂,兵魂冲媚骨,将媚骨保持在普通媚骨而不是变异天生媚骨的层级。能借这两种资质的不同掩盖自己的修为,让剑心沉睡。但对于自身的血脉,仅仅只能凭借粗浅的了解进行一番伪装——一些小手段还是林淼教给她的。

    她实在是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对于林氏宗室来说,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之前见过的林氏子弟,林惊吟其实已经自弃于宗族,林淼和林安然都不过是旁支。按照这些人来揣测当前的宗室,显然并不靠谱。

    “什么情况?”年轻公子的态度,让夏曦也颇感惊疑。

    不过,都是表兄弟,这么直接问出来,也是毫无压力。

    “很接近于血脉祝福。”年轻公子说,“你知道,但凡是获得血脉祝福,哪怕是极远的旁支,得到了血脉祝福,给我们的感觉也会接近宗室。”

    “这不可能。”水馨立刻道,“我可没去过宗祠。”

    “并不是一定要去宗祠才能得到血脉祝福的。”

    年轻公子似乎已经认定这个答案了,对水馨微笑起来,态度和蔼。

    “你怎么能肯定一定是血脉祝福?”原九娘不满的说——感应有这么玄乎吗?

    “血脉之间的感应,哪能作假?”年轻公子对着原九娘皱眉。

    随即问,“这位族人怎么称呼?”

    “林冬连。”

    年轻公子再次一皱眉。

    这次的原因很简单,林冬连这个名字,并没有遵循林氏宗族取名的方式。光听名字,是无法判定辈分的。

    不过,在一个修炼能够长生的世界,辈分虽然重要,却也不是特别重要。

    水馨报出来的名字至少已经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她这一系,已经远离主干很久很久了。久到完全不被族中关注,才会如此。

    年轻公子皱了皱眉就算了,笑着称呼道,“族妹还请进。表兄也请进。原小姐要是无事,不妨也进门坐坐。”

    亲疏有别的招呼,让原九娘再次黑了脸。

    “就你们林家……”原九娘抱怨出声。

    但话还没说完,从城门外就开始跟在原九娘身后的女子——按照清浣之前透露的消息,应该是“文侍”——开口打断了她,“九娘!时辰已晚,该回家了。”

    原九娘一脸的晦气。

    但头脑总算是清醒过来。

    说说林冬连没关系,要真不小心将整个林家带进去了,那乐子就大了——尤其是现在的环境,那可以算得上是大庭广众之下!

    原九娘草草的应付了一声,调转马头就走。

    “表兄。”年轻公子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夏曦。

    “我也没法子啊,我能怎么办?”夏曦一脸无辜。

    年轻公子叹了口气。

    夏曦和原九娘正在议亲,虽然还没正式走六礼,但以两家的关系和地位来说,这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夏曦自然不可能阻止原九娘亲近。

    但夏曦的性子……

    摇摇头,年轻公子不想多管,只是再次对水馨自我介绍起来,“林诚思,族妹,请。”

    水馨没在意。

    她不是真正的林冬连,早就注意到了。在说出“宗亲”这两个字来的时候,大门之内,就已经有人往内院走了。林府当然有自己的禁制。但是,既然大门敞开,什么禁制都会出问题。

    跟着林诚思进门,水馨跟着年轻公子进入了外书房。

    书房之中,并不意外的,已经有个中年人等着了。

    在外书房门口,看到门口的护卫和侍女,水馨就很自觉的摘下幕篱交给了侍女。这一次她刻意端着,在城门口那短暂的风情,却并未再现。

    动作十分优雅大方。

    从她跳下小白,再到一路走向外书房露出面容,林诚思也一直在观察。此时得出结论——果然,哪怕是分支,能得到三阶灵宠契约的,也不是落魄到底的。这姑娘明显接受过极为正统的教育,下过苦功。光是下马的那一下……

    要知道,很多“淑女”行走坐卧都特别优雅,真要“动起来”的时候,却往往会出问题。骑射尤甚。看起来不是粗鲁,就是扭捏。有些豪爽英气的,也往往和平日里的画风不符。能做得完美无瑕的,绝对是少数。

    这么个姑娘,居然说是私奔出来的……

    当然了,礼仪完美不得于就不会私奔了。

    这种事,隔一阵子总能听到一件。

    但如果结合她身上类似于血脉祝福的气息……

    林诚思觉得,这件事只怕有些蹊跷。

    水馨对书房内的英俊中年男子行了一个晚辈礼。

    这不过分。

    林氏这一代的主流就是诚字辈。以水馨的年纪来看,上一辈的齐字辈,是她宗族长辈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而在他行礼的时候,站在书桌前的男子表情明显有些变化。

    “多少年没出现过了,野生的血脉祝福!”

    “真的是血脉祝福啊?”夏曦问,语气有点儿失望。

    “晚辈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水馨也疑惑。

    难道她的血脉祝福会是天眷吗?

    “正常,就是宗祠里出来的血脉祝福,都有些是弄不清的。”

    “姨丈,真是血脉祝福啊?”

    中年男人横了夏曦一眼,但显然没什么气势。这位虽然人到中年,但修为也就是将将文胆。感觉上这颗文胆已经多年没有动弹过了。整个人透着一股潇洒率性的范儿,感觉上甚至不如他的儿子林诚思沉稳。

    “你还怀疑我的感应不成?”中年男人很不高兴。

    “不是不是,怎么会呢?”夏曦连忙笑嘻嘻的摆手,“只是奇怪啊。要什么情况,才会不经过宗祠就得到血脉祝福啊?”

    “大部分林氏子弟,都会在小时候就进入宗祠。”

    林诚思道,“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不能在第一次获得血脉祝福,以后就不可能在宗祠获得血脉祝福了。你可知上一次的野生血脉祝福是哪一位么?”

    夏曦摇摇头。

    “华国的右相殿下,晋级大儒的同时,得到了血脉祝福。”

    右相,被称为殿下。

    是什么人不用多说了。

    北方仅有的两位女大儒之一,林殊。作为仅有的两位女大儒,在北方就是传奇。很多人都记不清北方的大儒到底有哪些,但说起女大儒,却一定记得——物以稀为贵嘛!

    夏曦震惊得瞪大了眼。

    “一开始还好,这几百年下来,野生的血脉祝福越来越少见了。就是殊公那一次,也被晋级掩盖。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还有这个可能。”林诚思道。

    夏曦的嘴角抽搐着。

    举什么例子不好,举林殊大儒的例子。

    ——拜托,难道这个私奔的姑娘,做的事情能和林殊大儒相比吗?

    那可是个传奇!

    水馨的内心却很淡定。

    她想她有点儿明白,为什么会被感应成血脉祝福了。林枫言抽空和她说过,她的媚骨应该是天生的。是母系的隔代遗传。在她出生之后,就被生身父母封印了。

    这样隐秘的事情,很可能除了她的生身父母没有人知道。

    想想看,能封印天生媚骨的,保不定就是那用处多多秘法多多的林氏血脉。如果她的亲生父亲也有血脉祝福,那么,有一定可能,甚至和她父亲的血脉祝福有关。

    甚至,还有一种可能,她其实是在极为幼小的时候,就被抱去过宗祠了。

    媚骨的封印,就是她得到的血脉祝福所致!

    之前不显,是因为兵魂强大,而媚骨的封印其实一直没有完全解除。

    现在封印应该是完全解除了。而且,她主动让兵魂退让、剑心沉睡。以媚骨盖兵魂……这些就都显露出来了!

    也就是说,这多半根本就不是什么野生的血脉祝福好吧。

    自然没法和第一位女大儒的出现相比。

    然后,会费心向宗室隐瞒她的天生媚骨,那么,她被抛弃甚至是被父母认错的可能性都基本没有了。她的亲生父母,多半已经出事!

    二十到十七年前出事的宗室夫妇……这么一想倒是好查多了呢。

    水馨知道,哪怕失去了记忆,称不上有什么深刻的感情,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

    如果她的亲生父母不是正常死亡(正常死亡的可能性很低),那么需要报仇就一定要报!父母有什么遗愿的话,也要尽力完成!

    “不敢和大儒相提并论。”水馨很直白的将夏曦的腹诽给说了出来,“也许,祖先是认为,我大义灭亲是正确的?都说亲亲相隐,大义灭亲这种事,说出来只怕不少人反而要说我残忍无情。所以,给个血脉祝福,定个基调?”

    听见她这话,一个中年两个青年都是有些无语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林诚思最先反应过来,“大义灭亲?”

    不是说私奔逃家,被兄长追堵,情郎背叛么?

    水馨内心微囧,所以说,有些谎言不好反驳啊!不过,周永墨知道她在扮演林冬连,不至于一点配合都不做。再者说,林冬连一看就知道是不知世事的类型,明显没有在红尘中历练过。

    有点骄傲,但是性格不坏。

    就是把感情看得太重了。

    换句话说,非要将她的天真当做一种伪装,也不是说不过去。

    “我还以为消息已经传到你们这里了。难道你们忽略了重点吗?”水馨决定放飞自我——没有了宁朔的监督,不好说她这是不是作死之心发作了。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父母兄长,牵涉进了林氏血脉的研究吗?当然,我的父母也许并不知情,但我肯定我的兄长牵扯其中。”

    林氏父子对望一眼。

    他们都想起了定海城传来的一个消息——一个流落在外的八品兵魂的宗室女。血脉气息无疑是宗室,很有可能被偷龙转凤,掉了包。

    私奔什么的,被情郎背叛什么的,终究也是那个筑基修士说的。

    且不说他有没有说真话,就算是真话,也是他眼中所见,是他心中所想,可未必附和现实!

    中年宗室林齐宴走回了书桌的背后,指着两边的椅子,“坐下来说。”

    水馨坐下了。

    她也没有说得太多。毕竟,她没有得到林冬连的记忆。除了自己的观察,就是宁朔替她做的性格分析。

    林冬连的经历什么的,宁朔分析出来了一些,但到底准确到什么程度也不好说。

    她必须要略过日常。

    还好,她虽然对林冬连的日常不了解,林冬重身上的那点儿气息,对她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我兄长……林冬重,他是个玲珑心。在大部分地方,这个身份,是没有办法修炼的。”水馨如此道,“我很早就知道,我们留在狭山府,是为了让他有修炼的机缘。”

    “那可不是什么能找机缘的地方。”夏曦插口。

    水馨瞅他一眼,不大明白他为什么要找茬。

    “我只是说我知道的。”她说,“我们在狭山府,确实没有得到能让玲珑心修炼的机缘。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随着年纪渐长,渐渐失去希望,他也变得纨绔起来。还说过‘反正都是一事无成的一辈子’,这样的话。但是,前几年,我发现有些不对。他似乎有两种性格,其中一种,只在私下里,甚至可能只在我面前显现过。”

    说到这儿,水馨抿了抿唇。

    一开始,她还挺不适应“林冬连”这个身份的人际关系的。但不知为何,随着编造的话语自然而然的出口,她居然感觉到了一种奇妙的愉悦感。

    嗯,好像演戏骗过人的感觉也不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