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108 林安然,万乐坊
    君秒容被请到林府的时候,周氏兄弟果然跟来了。这两兄弟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形貌,故此,不但林淼认得,连林淼院子里那两个修士都认得。

    简直是一剂强心针!

    水馨觉得自己瞬间就被遗忘了……好吧,林淼倒是还不至于把她遗忘的。

    但是,林淼是个在“天城”中,自我感觉过了一年多的人,没有被恶念浸染,又对“天城”有相当的了解。

    最后,她和周氏兄弟之间,可没有和水馨的那种默契——

    对水馨,她提炼出最重要的信息来,而水馨也会表示认可。

    对周氏兄弟,就反过来,得由着他们详细提问了。而得到了这么个良好的消息源,周氏兄弟……也不对,周永墨的话,又哪里是一时半刻,能问完的?

    水馨将这个“听,分析”的任务,交给了墨鸦,自己就在林氏府邸的大院里逛起来了。

    没逛多久,黎允和关启明、黎尔易也就来了。

    水馨闲逛的时候听见消息,就又转了回去。

    不过,这次回到那个带着“林氏祖印”印章的院子里时,这有些偏僻的院子,却已经是完全不复之前的冷落寂寥了。

    那个书房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而且可能已经塞不下——

    颜仲安这会儿就在院子里。

    之前那两个修士下棋的树荫下,有些沮丧的垂头坐着。

    水馨也不知道,里面了多少事了。

    ——如果不进去的话,那么,她也不知道里面在什么的。

    想了想,水馨坐到了颜仲安的对面去。

    水馨故意发出了一些声响,颜仲安却毫无反应,只呆呆的看着那局残局。

    水馨无法,只得轻咳一声。

    颜仲安一个激灵,终于反应过来,看到水馨,连忙露出一个笑容,“云姑娘。”

    “怎么?”水馨摸摸下巴,“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没什么用,所以沮丧起来了?”

    颜仲安到底单纯,被戳破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有点吧。听起来这个天城的危险,远远不是那个梦境定海城能比的。这里的修士们也不用带那种限制的手环……”

    水馨支着下巴,随手将棋盘上的棋子动了一动,就着棋盘,自己和自己玩起来。

    虽然,她记忆中并没有玩这种棋的经验。但哪怕是在凤凰阁百凤争鸣之前,水馨就知道,自己是懂得下棋的。水平还不算差——和那些“准圣女”相比的话。

    “不是,你对那些被恶意竟然的修士有克制么?话,你和天城的血修试过了没?”

    “就算是有点克制,可是也只是弥补一点差距啊!”

    “照你这么……”水馨随口道,“墨……钟无照不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他似乎还在书房里旁听吧?”

    颜仲安微愣,“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颜仲安却也答不上来。

    毕竟,在这梦境世界中,墨鸦还没有在这些人面前,展现他分析、参谋的能力。

    “所谓君子常错人无过。会自我质疑和反省算得上是品质的体现。但我们是剑修又不是儒修,最重要的还是对自己的信心吧?”

    颜仲安默然,低声嘀咕了一声,“我本来没想过自己能凝聚兵魂的。”

    虽然有这样的想法,有冒险的冲动。

    可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打心底里,颜仲安是不觉得自己有凝聚兵魂的希望的。

    谁知道……

    “对了,我记得在去高塔的路上,你好像过想要找到自己的义姐来着?”

    “嗯。”起这个,颜仲安更沮丧了。

    在高塔之下,那座知府衙门大门的庇护下,他们休息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颜仲安也打探过杨珊瑚的情况。然而,并没有人看见。

    颜仲安也不知道,是杨珊瑚还没到那儿呢,还是怎样。

    他根本不敢多想!

    后来陷入梦境之中,事赶着事。被赋予重任的责任感,也让颜仲安不敢多提私事方面的要求。不过,去为那些困在城墙上的修士,以及进入了各个府邸做“修仆”的修士解开手环的时候,颜仲安也趁隙问过的。

    可惜,依然没有消息。

    “现在看来,是有一部分修士,直接被送到了这个‘天城’。”水馨摸着下巴,有点儿突如其来的冲动,“我看他们一时半刻的也讨论不完了,你可以去找人了啊!”

    对哦!

    正有些惶惑的颜仲安顿时精神一震,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多谢云姑娘!”

    仿佛被什么东西驱使着一样,颜仲安立刻就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跑。

    但是,如果只是让少年去找义姐,她又何必这样大费周章呢?

    水馨连忙喊住了他,“等下!你打算怎么去找人?”

    颜仲安一呆。

    凭冲动做事的少年当然完全没有计划。

    “别忘了,这可是座百万级以上的城市。茫茫人海,大海捞针啊……”

    “……嗯,修士和‘天城人’还是有区别。”

    “你能分辨啊?”

    “这很明显啊!”

    “哦对了……”水馨想起来,“你的剑意能让你分辨是吗?”

    “嗯。”颜仲安,“但是两位周前辈也那不难分辨。”

    “他们的办法应该比你笨得多。”

    水馨挺客观的到——比如,林淼就是通过观察“气质”来分辨的。那些“衍生体”,并不具备独立鲜明的气质。

    当然,修士也有气质不鲜明的。

    可林淼对水馨了一句话——

    “连自身气质都没有的人,能指望他做什么事?”

    水馨对此还真是无言以对!

    颜仲安通过剑意来认人的话,比“气质分辨法”可是直观多了。

    “问题是……”水馨继续自己和自己下棋,一边道,“你能保证,你的那个义姐,不会像君妙容和林安然一样,被恶念浸染吗?”

    “怎么会?”颜仲安脱口而出,“她那时候在禁制外面呢!”

    这次,水馨惊诧的扭头看他,“你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她人那么好怎么可能会被恶念浸染’吗?”

    颜仲安一怔,脸上闪过几分难堪。

    随即叹口气道,“我也不傻……风师兄平时也是个很好的人。但那一次,他被暗算了。心中有引子,才会……那什么,被恶念浸染的修士的话,并不仅仅是成为血修这一种可能吧?”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成为那梦境定海城之外,随着城主的意志消失或者出现的“妖怪”!

    水馨点了点头。

    颜仲安稍微有点儿语无伦次,但水馨还是能听懂他的意思的。

    看起来,他虽然纯良,虽然经验不足,但人并不算傻。

    “行了!”水馨一拍手,最后落下的棋子,将残局中的一方彻底围困,没留一丝生路。

    她站起来,“走吧,我告诉你怎么找人。”

    “咦?云姑娘有办法吗?”

    “这有什么难的。”忽地,一个声音传来,带着嘲讽之意,“想要找一个关系亲近的家伙,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想办法让自己出名!”

    颜仲安惊讶的抬头望去。

    是的,抬头。

    林安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棋盘上方那株大树的树冠上,几乎就坐在他之前位置的正上方!

    完这句话,林安然却也从树冠上跳了下来。

    她看看水馨,眯起眼,“她已经把那个技术,用在你身上了?”

    林安然没有看出水馨的真实身份。

    但水馨身上,现在正弥漫着的“死血”气息,她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感知到!

    “是啊,林姑娘我比较适合这个技术。”水馨平静的道,“会选择来这里,难道是来玩的吗?当然要做一点事。”

    “……呵呵。”林安然冷笑一声,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以她现在愤世嫉俗的心理状态,会阴谋论才是正常的。

    “要出名的话就跟上我。”林安然又一声冷笑,扭头就往外面走。

    在这个院子里,当然还有一些其他修士,错落的守在四方。不过,那大抵都是黎允和关启明带来的人,全都是“死血”,他们对颜仲安和水馨的交流全无反应。

    而此时,林安然对这些由自己的同伴带来的人,却也没有赐予一个眼神!

    想想黎允和关启明大抵都在书房里面和林淼他们谈论局势,林安然却一人在外……

    水馨觉得,林安然的态度,依然是正常的。

    这个心态不正常的家伙绝对不是出去闲逛的。

    这么一想,水馨对于林安然的提议也就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了。她本来只是想要带着颜仲安去报名参加那个“英才大会”,但看林安然的样子,或者会有更好的机会?

    p;p;

    这会儿,天城的天已经快要黑了。

    就感知而言,时间的流逝确实是感觉不到半点异常。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是有异常的。

    林安然也坐上了之前林淼坐的车。

    只是,车虽然是同一辆,拉车的妖兽却不是同一只。林淼用的那只牛类妖兽虽然没有长常规的牛角而是长了一对向后的,如剑一般的尖角,脾气感觉还是很温和的,拉车也很稳当。

    林安然使用的妖兽,却是一只长着鳞片的大型猫科动物。

    拉车的速度很快,但是很颠簸。

    而且,水馨和颜仲安都没有被允许进入车中,而是被要求挂在了车的两侧。

    因为没有离开血修聚居的核心城区,“猫车”没一刻钟的时间就只能慢了下来,汇入了一大批各色的妖兽车中。

    那些妖兽车的车辕上,往往也站着几个“死血”以及“邪修”。更有排场一些的,有其他血修骑士跟随。但那样的毕竟少见。

    这时候,就是单纯如颜仲安,心中也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了。

    水馨更是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果然,在又过了一刻钟之后,“猫车”在一条宽阔道路的尽头,一座灯火辉煌的建筑前停了下来。这座建筑足足有十层楼高,而且占地范围相当宽广。就连门楼,都至少足以容纳三辆妖兽车经过。

    在灯火辉煌中,一眼几乎望不到边,

    更高的空中有三个巨大的字悬空闪烁,正是“万乐坊”三字!

    林安然跳下马车,冲着水馨和颜仲安两人嗤笑一声,“这可是整个天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敢不敢来?”

    颜仲安没吭声。

    水馨却是无语——都到这个地方了,想要转身就走,也不大可能吧?

    林安然也并不需要他们的答案。

    完之后,扭头就往大门去了。

    看到林安然,门口迎宾的几个低阶血修,都冲她躬下了身。

    然而,那些同样在大门口下车,几乎和他们一路的其他人,却没有和林安然打招呼的!

    直到林安然带着两人走进了“万乐坊”,选择了一个方向走过去,才有一个略显尖锐的女声,忽然喊了林安然的名字!

    “林安然!”一个女人有些不可思议的喊道,“你又带人来了?”

    林安然看向那个方向,嘲讽的冷笑声,其他的一句话没有了。

    那女人容貌艳丽,身材火爆,穿着一身很是能体现她优点的低胸长裙——倒是和水馨从周荭葶手上拿到的那些“修仙界时装”风格有些类似却绝非北方风格——她走到了林安然身边,锐利的目光在颜仲安的身上扫了两遍,才再次冷笑开口,“这个月第三次了吧!林家大姐,居然能纵容你到现在?”

    “……呵呵!”

    听到“林家大姐”这几个字,本来还带着几分无所谓的林安然,眼神陡然凌厉!

    “和我赌么卫秋萍!?”

    卫秋萍的目光顿时有些闪烁,“我只是惊讶罢了!我可没你的本事,三天两头能找到邪修来这里!”

    水馨眼睛微眯,心中更为肯定起来。

    迄今为止,万乐坊展现在她眼前的,更像是记忆中忽然冒出来的“商场”的模式。两边都是卖酒水、食品、珠宝、礼服,甚至是一些奇怪道具的铺子。

    但随着林安然的脚步,却可以轻易看出——里面别有洞天!

    不别的,随着深入万乐坊,卖一些奇怪道具的铺子就越来越多了。

    每个铺子的门前,还必然都站着几个美女。

    就是美少年,美男子,也夹杂着是有几个的!

    至于这些美男美女是做什么的……还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