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084 破灭的定海城
    在一个地动山摇,建筑崩塌,还时不时有空袭的地方,水馨的表现或者能证明,有一套能在狂风中舞蹈的身法,有多么重要。

    墨鸦的战斗经验也很丰富。

    饶是如此,他能在一片混乱之中保全自己,也已经是极限。若是他一个人,这会儿也早就晕了头,没法辨别东南西北了。

    水馨却不同。

    虽说她不能露出剑心级别的实力来,但是,她的道境斗境都摆在那里,又是剑修,拿着个身法宗门的身份,变化出一套外景级别的身法出来,也并不困难。

    她拎着墨鸦在一片混乱中纵横挪移。

    杂乱无章却又暴乱万分的气浪之间,水馨的身形却是灵活矫健。仿佛那些气浪,倒是她纵横挪移的工具。哪怕风雨飘摇,也给人稳定无比的感觉。

    说起来,那些“火星”,筑基修士抗不下,她还是扛得下的。

    但是,她怎么扛呢?

    想要无伤的扛下,就必须要展露剑心的修为。用引剑的修为来硬抗,分分钟就是一身伤。

    所以,她的选择也只能和其他修士无二。

    和其他修士有差别的地方只在于,水馨即使抓着墨鸦,也能牢牢跟住前面仓皇逃窜的身影。

    君妙容和带着她的那个年轻女剑修已经彻底和君家的其他人失散了。看起来也不像是能洞察周围环境的模样。

    饶是如此,水馨依然飘忽的躲着,飘忽的跟着。忽左忽右,忽慢忽快。

    哪怕有人能洞察全局,也只会认为,水馨是无意识的和人撞在了一起。

    毕竟整个城市——是的,从那些没有倒塌完全的建筑上,水馨判定,这还是定海城。或者“定海城幻影”——所有“没消失”的修士和武者,都在逃窜!

    令人瞩目的或者是小白。

    身为风属性的妖兽,在水馨的锻炼下,别的本事没有,灵敏却是有的。对它来说,这种风火大盛的环境,也并不怎么为难。它也同样跟得上水馨的脚步,倒是没有回到灵兽袋中!

    甚至,听它“嗷呜嗷呜”的叫声,似乎还觉得玩得挺愉快的。

    不过,这样的逃窜或者玩耍,倒也没有持续多久。

    流星变得越来越少,而且,除了迷雾和火流星,似乎看不到代表着“君幼诚”的攻击。也不知道是不是元婴的战场远离,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定海城变成了一片废墟,再看不到一座完好的建筑,可在同时,也恢复了平静。

    元婴真君的“火星”,是不会留下什么无法湮灭的灵火的。如果留下了,只能说他的掌控力不够。

    所以,当火流星不再落下,大地也就渐渐恢复了平稳,就连黑烟都看不到多少。

    水馨松开墨鸦,缓缓的落到了一栋没有被火流星砸中的废墟上。

    建筑是在地震中倒塌的,垒成了杂乱的一堆。

    不远处有一道细而深的地裂,也不知道通向何处。举目四顾,附近有不少颇高的废墟,甚至有好几个废墟,被气浪给“砸”到了一起。

    墨鸦晕头晕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有些迷茫的问,“这真是定海城?”

    “这还真不好说。”水馨也拿不准。

    尽管那座经历了五色试炼都没有倒下的城市,倘若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是挺可惜的。

    墨鸦沉默了片刻,让自己从那种晕乎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又问了一个问题,“如果当这里是定海城,那么,这里是定海城的哪里?”

    水馨是知道答案的。

    但她看了看周围一点特色都没有的样子,“我觉得我们应该问一问别人?”

    墨鸦已经挺了解水馨的德性了。

    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知道答案但是不愿意说!

    要是不知道,她肯定就直说了。

    ——好吧,让他看一看,在一片混乱之中,水馨的选择是哪位?

    答案或者并不难找。

    小白咬咬水馨的衣摆,“嗷呜!”

    它向一个方向示意,还当自己的主人,真的找不到北了呢。而他们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周围的人。

    毕竟,火流星刚刚结束,大地虽然已经大抵恢复平静,可余波也还是有的。比如说,有些坍塌的建筑,在之前的灾难里没有坍塌完毕的,比如说,余震经过了那么一场混乱,能迅速从混乱中回神的人,本来就少。

    是以,甚至不需要怎么去造,很快,就有一些人从四周围拢了过来。

    其中就包括了君妙容和她的女护卫。

    尽管女剑修的实力,看着就比君妙容强很多,但是,只看两人的位置,就知道必然是以君妙容为主了。

    “原来是你们!”君妙容看到水馨和墨鸦,脸上迅速就带上了几分真正的欢喜。

    “没想到你们居然和我们逃的方向一致!”

    墨鸦脸色惨白道,“还真是缘分!”他的语气中,却还带着几分一直都有的嘲讽。

    女剑修眼中,轻微的怀疑逝去。

    她警戒的目光,迅速向四周扫了一圈。

    定海城的凡人甚至是部分的修士消失,就代表定海城内人口大半都消失了。加上之前的损失,哪怕有宝船、战船的回归,剩下的修士想要填满定海城,也差得太远。

    这会儿听到动静本能聚拢过来的修士,其实也不过就是五个。

    其中两个还受了伤,需要人搀扶。

    有趣的是,在这几个人当中,墨鸦又看见了熟人!

    正是那个叫做颜仲安,因为之前的巧遇,而立下了功劳,得到金霞馈赠,从淬体期得到了后天兵魂凝练,修为也得以达到筑基期的幸运儿!

    这次,就连水馨看到颜仲安,都不如之前那样轻忽,而有些惊讶起来。

    之前的巧遇,她没有放在心上。可要是没有颜仲安对定海城的熟悉,哪怕他们能做成那些事,也是要多费些力气的。

    这次遇见呢?

    定海城都毁成这样了,这家伙对定海城就是再熟悉又有什么用?

    正这么想,水馨又觉得有些不对。

    颜仲安此人,心地不错。但战斗经验,实在是勉勉强强。可这会儿,他本人即使不是毫发无伤,却也没有多少伤痕,反而身侧扶着一个儒修!那个儒修,才是重伤的一个。

    “请问,你们手上有丹药吗?”在一群相互警惕的人当中,颜仲安是率先开口的,“我的同伴伤得很重,但我没有灵药。”

    一个剑修救了一个儒修。

    不知道颜仲安过往的,都觉得这再正常不过。剩下三个人,同样是这个配置。还有一个单独的,则是一个道修。论实力,全都在筑基级别。

    想想看,君家带着的那几个大贯通的少年,叫做清书的那几个,并没有在最开始消失。现在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墨鸦犹豫了片刻。

    水馨道,“拿丹药给他吧。看起来也都是外伤。现在连这里是不是定海城都没有办法真正确定,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陌生的道修疑惑的瞅来一眼——确实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难道不是正因如此,才要尽可能的多保留一些底牌吗?

    不过,虽然这么想,水馨这样的反应,反而让他安心。

    他的戒备,反而因此放下来一些。

    在看到墨鸦果然皱着眉毛,递了一颗丹药出去,就更是放松了。自己取了一颗丹药吞下,将状态恢复到了大体完好的程度。

    另一队剑修加儒修的组合,同样是儒修重伤。看到这一幕,那剑修露出了一个笑脸来,“还有丹药么?能不能给我一颗?我这同伴也快要不行了!”

    墨鸦顿时扭头瞪了水馨一眼。

    “嗷呜!”小白也不满的叫了起来。

    水馨嗤笑一声,“你不妨比较一下,你的同伴,他的同伴,你的衣着,他的衣着。这话你也好意思说?”

    尽管看起来是类似的状况。

    但是,这个剑修手中扶着的儒修,哪怕重伤到衣衫破烂也看得出,他身上的衣服,材质要比颜仲安扶着的那个好很多!

    这个剑修本身也是引剑中期,人在壮年。

    想也知道,论积蓄,肯定比颜仲安要强很多——颜仲安身上的衣服,不过是法器级别,这个家伙,身上的衣服可是件上品灵器!

    “穿得好不等于我们就有丹药啊!”壮年剑修嬉皮笑脸的道,“我们前头可也是吃了大苦头了!我们两个都是队伍里的普通一员,之前的收获也在头头的手上”

    水馨打断了他,简洁明了,“不给。”

    心中还有那么几分纳罕——难道她看起来有那么圣母么?

    壮年剑修却大概真是这么想的,立刻就变了脸色。

    水馨理都不理她了,问君妙容,“君小姐,你们可我们可不一样,该是见多识广的。是否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君妙容一脸茫然!

    就是作为她护卫的女剑修,被水馨认真的看过来,竟然也有几分无措。好一会儿才道,“小姐,我们还是要先找到少爷他们。”

    君妙容立刻点头。

    可看看周围的情况,却又再次愁眉苦脸起来。

    在火流星结束之后,迷雾也稀薄了一些。但哪怕是比较平坦的地势,以她的眼力,视野也不过是十米左右。

    而且,迷雾对感知还是有影响的。

    这样的环境下,想要在偌大一座城市中找到亲人,又谈何容易?

    想了想,君妙容拿出一张精致的符箓来,“这次下来的仓促,我也没准备多少东西,也就是这普通的通讯符了,且试试看吧。”

    说着,君妙容就将符箓激发了。

    符箓化作一只漂亮的小鹤,却绕着君妙容飞了起来,似乎完全不知道目的地的模样。

    君妙容的脸色越发苍白。

    她抿了抿唇,随便朝一个方向指了一下。

    小鹤这才得到了命令,顺着指的方向飞去。可惜,还没飞出水馨真正的视野呢,水馨就瞅见,轻盈的纸鹤如同石头一般的坠了下去。

    君妙容更是发出一声惊呼,几乎抱住了头!

    “小姐!”年轻的女剑修立刻扶住了君妙容。

    壮年剑修看着这一幕,目光微闪。他之前尴尬得很,却也没有发飙,没有离开。

    君妙容道,“飞近迷雾没多远,就断了联系!比我的感知还近!”

    水馨若有所思。

    一堆人当中,或者最轻松的就是颜仲安了。

    他的同伴确实只是外伤而已。

    没有什么难以拔除的力量盘踞。以修士而言,这样的伤势算是最好治的了。

    一颗灵丹下去,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起来。

    按颜仲安的自觉,既然连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剑修,都能躲开那些流星、爆炸,甚至还救了人。

    那么,他的姐姐、熟人之类的,就更没问题了!

    而且,这个单纯少年的脑袋瓜,想不了什么太复杂的事情。又自觉自己解决不了什么大事,不如随波逐流,自然是形态轻松。

    也因此,他甚至比水馨还更早发现异常,“那是什么!”

    空闲着的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水馨双眼微眯——按照定海城的布局,那可是知府衙门的方向!

    兜兜转转之后,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知府衙门,哪怕说是直线距离,也有两三千米。迷雾早就该把一切都遮挡了。

    但现在,她却仿佛看到了一栋近在眼前的建筑——

    楼高数十层,光芒闪烁,高耸入云!

    定海城内,当然没有这样的建筑。

    那么,这个建筑是

    “那是灯塔吗?”本地少年很是纯良,“是不是指引我们去那里?”

    君妙容也是若有所思。

    虽然她不觉得那是灯塔,可毕竟是那么显眼的建筑。也许走到那里,就能等到兄长?

    “别想得太好了。”水馨泼了一盆冷水,“如果这里是定海城,什么人才能凭空建造这么个东西出来?高度远远超标了吧!如果不是定海城,幻境之中,出现这么一个标志性建筑,也不会是什么好地方。除非是君道台,剩下那两位,会好心给予我们指引么?”

    “那个应该不是”君妙容顿时失望。

    如果那是君幼诚的法术,身为君幼诚的血脉后裔,她是肯定会有感应的!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墨鸦则是看了水馨一眼,低声嘀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