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017 吸魂蛊
    没想到有这一手。

    确实是魔修已经从浮月界消失太久了,以至于他这个亲手主导过雍国尸蛊的人都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一遭——

    但是,魔修的手段虽然很多,要能在修士的监控下悄无声息、大规模蔓延的,也就是有足够潜伏期的蛊虫了。虽然不少毒素也有类似的效果,能折腾得人生死不能。

    但是,再厉害的毒都好,得制作多少,才能控制几十万人?

    怎么也抵不上蛊虫拥有的自我繁衍的特性。

    而且,这可不是尸蛊啊!

    尸蛊虽然造成了一个国家的大乱,但哪怕是他那个人脑袋有坑的掌控者,也没有胆量伤及神魂。

    吸魂蛊可不一样!

    哪怕他对蛊虫的了解不多——就是当初那个脑袋有坑的家伙,也知道在研究资料方面,对他严防死守,避免他对蛊虫了解太多而挣脱傀儡蛊的控制——也知道,吸魂蛊这种东西,没有道理像现在这样,泛滥了几乎大半个定海城才被现。

    这是一种恐怖的蛊虫,甚至连低阶修士也很难摆脱。但照理来,比尸蛊要难以繁衍得多。

    所以,只怕和无定海附近特殊的空间隔绝有关。

    从那五色试炼的幻境中获得的能力,不能以修仙界的常识来进行衡量。

    amp;p;

    再在窗口站了一会儿。

    墨鸦能看见不远处的学堂里,一大堆的普通人聚在一起祈祷。他们很专心,好像除了祈祷这件事以外,已经没有了别的事情可做。

    然后,墨鸦还是走了开来。

    林枫言依然在屋中静坐。

    他的龙黑剑摆在膝上,端端正正。而他自己,也一如既往的端端正正,不动如山。

    墨鸦的嘴角微抽,“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会时间不到了。但是,难道到现在还依然不到时机吗?”

    吸魂蛊已经被现,而且都泛滥成灾了。

    这些奇怪的蛊虫就如同吸血虫一样黏在人神魂上,不,应该是嵌在上面。连儒修都没有什么好办法驱除。甚至连泛滥的方式,都没有彻底弄明白。

    他们之所以能够免疫——包括之前所在的客栈里的比较靠近的那几个人,尤其是两个孩子,都得多谢林枫言。

    不管是他凛冽的剑意,还是他身上蕴含的神兽血脉。总之,这让那些吸魂蛊不敢靠近。

    然而,吸魂蛊被现之后,林枫言的唯一举动,就是领着他们这些人,搬到了容府——北海仙坊长史容瑟秋的府邸。

    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行动。

    此时,听到墨鸦的询问,林枫言到底还是回答了,他简单的道,“我是个剑修。”

    “也没人指望你能解决吸魂蛊啊!”墨鸦往四周感应了一下,到底还是开了口,“现在,你不觉得局面几乎已经完全掌握在那个宗室的手里了吗?”

    哪怕是那些文胆儒修们,也对那些吸魂蛊束手无策。

    但事实又证明,只要人们集中精神,坚定信念,吸魂蛊的力量就会被遏制,被污染的度就会降低。

    所以,儒修们不得不让这些平民们不断祈祷。

    而且在这些吸魂蛊感染者已经对他们逐渐失去信心的情况下,甚至不得不遵从林惊吟的建议,让他们向天道和圣儒林云瑞祈祷!

    虽然这样的局面,貌似正是水馨之前筹谋的。

    在生死的危机下,汇聚出了众生愿力。

    但至少想要消无声息蔓延的吸魂蛊,以及始终都有些胸有成竹意味的林惊吟,墨鸦就本能的觉得不对,不想让对方得逞!

    可惜,林枫言却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饶是墨鸦觉得自己的性格算是阴郁了,从来不算什么多话之人,自从和林枫言被迫待在一个地方,都愣是被他逼得话多了几倍!

    墨鸦再次犹豫了一会儿,才是相信容瑟秋的人品。

    走到了林枫言的对面坐下,问了出来,“在吸魂蛊被现之前,你知道这件事吗?”

    嗯?

    林枫言有些惊诧的抬起头,看着墨鸦,难得的扯了扯嘴角。

    他就话少了点而已,也不是太积极。

    但至于让人怀疑人品到这种程度吗?

    什么也不至于坐视吸魂蛊泛滥而什么都不,连同伴也不提醒吧?

    而墨鸦看到林枫言的表情,也明白了。无语的挥了挥手,“抱歉,当我没。”

    这时候,不算礼貌的敲门声也响起了。

    墨鸦的目光转过去,脸上有些沉郁——他在心底嘲笑了自己的改变,却也坦然接受。

    当初他一手挑起雍国的混乱,为自己和弄月制造机会的时候,可对那些中了尸蛊的凡人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请进。”

    儒门的“阵法”——如果还能是阵法的话——相当奇妙。甚至可以分辨声音里的情绪。确切的命令加上不带恐惧和愤怒的“请进”让房门自动打开了。

    脸色比墨鸦还沉郁的林安然走了进来。

    红莲的伪金丹都住进了长史府。

    在之前,几乎让宁朔对林安然的这份任性叫好——

    林惊吟出现以后,可是邀请过林安然的。但被林安然拒绝了。

    但在林枫言也选择了长史府之后,这似乎就成了他们的麻烦。

    林安然一脸不高兴的进来,一点也不怂的看着林枫言,“好歹也是个剑心,你真的打算在这里一直坐下去吗?”

    林枫言当然不会理会这点儿指责。

    墨鸦已经领教了林枫言惹人误解的程度——不别的,那张脸也太招惹姑娘了。比水馨招惹桃花,还容易招惹姑娘。

    容易招惹姑娘的同时,因为过于不假辞色,也很有可能在招惹到的同时就让对方由爱生恨了。

    所以他赶紧接口,“没法子啊!不是听长史府、知府衙门,都有仆役出事吗?显然,官印官威,可是没有办法阻止那什么吸魂蛊的。我们还有两孩子呢,可就指望林前辈了。至于那些彻底被控制的也用不着出动林前辈这样的高手吧?”

    林安然本来就没有看墨鸦一眼。

    却被墨鸦的长篇大论给挡了回去。

    偏偏

    李安然还真不是那种口舌便给,或者彻底不讲理的类型!

    被墨鸦这么一堵,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合适,只能瞪眼睛。

    相比之下,林枫言都显得厚道了,“有修士出事了?”

    林安然脸上的尴尬总算是消去了一点,连连点头。

    “修士出事?”墨鸦也顿时明白了,目光又往窗外看了一眼。

    因为住的高,能清楚的察觉到最近的学院里依然不绝的祈祷。

    这个举动,简直是无言的蔑视。

    因为在那个学院里,尚且没有哪个凡人,被吸魂蛊彻底控制!

    林枫言稍微想了想,“去隔壁,带过来。”

    墨鸦一惊。

    林安然也愣了,顿时警惕道,“你想干什么?我是你不该在这里干坐着,但我没要你带凡人孩上战场啊!”

    林枫言理都不理会他。

    只对墨鸦点了点头。

    墨鸦嘴角微抽,不得不自己推翻自己之前的话,“好像最近一天都没听长史府再出问题了。我觉得新做的防范还是有用的吧!”

    然而,林枫言依然静静的看着他。

    墨鸦第n次的在林枫言的对比下,确认水馨是个相对更好的辅佐对象总归是没抗住林枫言的眼神压力,到隔壁房间去,将弄月和两个孩子都带过来了。

    林安然则早已经目瞪口呆。

    看到两个孩子,才终于反应过来,“这可和我没关系!”

    完,转身就又忙跑掉了。

    林枫言站起来,简洁明了,“走。”

    这场面之前已经生过一次了。就是来容长史府的时候。弄月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去哪儿?还是决定去知府衙门了么?”

    林枫言摇头,看两个孩子,“见世面。”

    墨鸦的嘴角狠狠一抽。

    管那种事要做见世面!林枫言这家伙,比起之前他那个脑袋有坑的掌控者,也没和蔼到哪里去啊!这两孩都这么早熟,一点不敢撒娇什么的,固然和经历有关,也肯定和不负责任的老师,以及更不负责的这个“师伯”有关!

    但话回来,比起水馨那莫测的思维,墨鸦反而更能明白林枫言的想法。

    否则之前也不会差点儿阴谋论了。

    虽然不是特别认可,但也称不上多么反对。

    所以墨鸦什么都没!

    也所以,当于昊然和秦凉这两个孩子,跟着墨鸦弄月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直接吓呆了。

    要知道,这两个家伙虽然自卖自身,后来又经历了被救、观星城这一系列的事情。但是,他们其实还是很被照顾的。得没看过什么血腥场面。

    观星城是托了水馨照顾、霍愿成等人帮忙的福。

    而定海城,因为有林枫言镇场,他们虽然知道生了很糟糕的事情,却也一样没有什么切身体会。

    直到现在

    站在墨鸦取出来的一艘飞舟内——这还是墨鸦特地在定海城买的。在水馨几人出海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秦凉紧紧的抓住了弄月的袖子,眼睛瞪得老大。

    于昊然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故作镇定,沉着脸,声音却忍不住的颤抖,“这个,就是之前听的,被吸魂蛊完全控制的‘人’么?”

    “看看起来不像人啊!”秦凉也糯糯的道。

    能出话来就不错了。

    墨鸦却是挺欣慰的想着,一边道,“不错,一旦吸魂蛊完全嵌入神魂,就是现在这个模样!”

    amp;p;

    这是定海城原本的“监牢”之一,现在,它史无前例的满员!

    而之所以能在外面就看到里面的情形,也是定海城监牢特殊的设定的缘故——定海城的监牢,从来都是露天的。

    甚至,连周围的墙壁,都称不上特别高大。

    整个监牢,就在英灵祠的附近。

    倚靠的是英灵祠汇聚的某种特殊力量,加上文胆儒修的封禁之法,虽然露天,却是完全禁空。一旦被关押进去,正气期、筑基期,基本上都没有冲出来的可能!

    而且,正因为一切都能从空中看见,想要暗地里做些什么动作,也是十分困难。

    是以,虽然关的几乎都是修士,监牢又露天,却反而是整个明国范围内,越狱率排名都垫底的监牢。

    但之前,这座监牢本来关押着的几个犯人反而被提走了。

    被送进来的,正是在吸魂蛊泛滥中,中了吸魂蛊的正气、筑基、引剑修士。

    数量不多,筑基也就六人,正气儒修一人,引剑二人。

    但是现在,已经有两个人变成了尸体,其中的一具尸体,身体扭成了不可思议的麻花状。

    而剩下的六个,则都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在狂乱的相互攻击!

    因为身上已经没有了灵器与文宝之类的东西,反而是引剑剑修的本命灵剑不可能剥夺。所以,确切来讲,是剩下的唯一一个引剑剑修,正拿着一柄漆黑的本命灵剑,在四处追杀剩下的五人!

    他的眼睛赤红,从嘴巴里伸出了一条长长的,仿佛是蛇的舌头。

    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炸裂,布满了鳞片和粘液。

    论形象,无疑恐怖狰狞,比其他几个严重得多!

    “林道友你来了。”见到了林枫言,容瑟秋却是神情凝重的先打了个招呼。

    “怎么这样?”林枫言皱眉。

    “先是一个筑基修士彻底被控制,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条蛇,钻进了和那个引剑死者之间的禁制空隙之中,偷袭将他杀死。现在那引剑和前面那个是好友,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是心情激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也瞬间失控,又反而将那人杀死,然后,去追杀剩下几人。那几人在被杀之前,也直接失控。现在,如你所见,他们几人之间的隔离禁制已经完全被破坏了。还好,监牢的禁制,终归不是那种临时弄出来的东西。”

    林枫言看了容瑟秋一眼,“你们已料到?”

    早已经料到了,会是修士这边先出事?明明是沾染了吸魂蛊的人里面,修为最高的一批。

    容瑟秋苦笑一声,“练气那边比这里更早出事。根据林惊吟的情报,大概是修为高了,想得也更多?”

    在定海城的几个掌权者之中,无疑,也就是容瑟秋和贺观海,两个经历了万色莲的人,对林惊吟最警惕,最没好感。可惜贺观海断臂,心境也不稳。根本无法再战。容瑟秋么,终究只是一个长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