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966 初入北海仙坊
    说起来,墨鸦并没有说这个问题。

    水馨也没问。

    他们是想要前往金莲殿的时候,直接落到了北海仙坊之外的。从得到的消息来看,容瑟秋等红莲、青莲殿的人也已经“回来”了。

    但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回来”的,又是怎么判断自身处境的?

    这个也是真说不清。

    即使是墨鸦,也不可能从寥寥无几的叙述中,揣摩到那么些人的心思。

    也许会有人将这一切继续看作是幻境。

    也许有人能和水馨他们英雄所见略同。

    也许还有人会将这里认作是单纯的现实。

    谁知道呢?

    水馨在金光附近停留了一阵,因为距离够高,海妖兽们没怎么在意她,她却感受到了远方传来的注意。

    这至少说明,不管是看做了真实还是幻境,人人都知道这片金光中必然隐藏着关键。

    等到水馨重新飞到了北海仙坊,明里不说,暗中的关注度比之前高多了。水馨算了算容瑟秋回到定海城的时间,心里也有了底。

    估摸着她第一次到北海仙坊的时候,北海仙坊的高手还并不多。至少青莲殿的人可能就没有到。

    而且,大部分可都是伪金丹啊!

    又不像她,是才到定海城没两天。这些伪金丹,保不定已经在北海仙坊生活了相当长的时间。忽然从万色莲秘境回到北海仙坊,肯定是懵圈的。那时候确认真伪固然是第一要素,该怎么回到北海仙坊,以什么身份回去……这些也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啊!

    哪里有那个精神来关注其他呢?

    水馨自问,在没有找到墨鸦、观察墨鸦之前,她也没什么心情,去和其他的金丹真人打交道。邱珂不也是这样吗?在他们告辞的时候,那挽留的力度几乎没有。

    若是幻境……

    越是熟悉,就越容易沉醉。

    可同样的,越是熟悉,就越容易找到破绽!

    北海仙坊不管投来了多少注视,面上都是平静无波。

    而且即使是面上,北海仙坊也并不像定海城那样防御严密。虽然也有城墙,城门也有城卫,不过,这些城卫看来并没有什么统一的气质,连统一的装束都没有。

    一眼就能看出是杂牌军。

    甚至,似乎也没有什么警惕心。

    水馨靠近的时候,一个露头的守护者朝她露出了一个近乎于讨好的笑容,却不是很敢接近的模样。对于水馨进城的行为,他明显犹豫了一会儿,才远远行了个礼,“这位前辈不知可否告知,来仙坊有何事?”

    水馨瞅了他一眼,确认这个修士是认识她的。

    至少在前一天见过她。

    而且他并没有任何要阻拦她的意思。

    水馨笑了笑,“你确定你不知道我是来找谁的?”

    那修士反应很快,脸上的表情毫无破绽。唯有水馨的兵魂本能,能察觉到这个修士隐藏在谄媚笑容下的一丝紧绷与警惕。

    “前辈们的事,我们哪里敢揣测呢?”这个修士如此回答。

    水馨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问道,“邱珂现在在哪儿?”

    那修士立刻答道,“晚辈不知。不过,若是要找那位真人,前辈可以去仙坊东南边的议事厅看一看。那是仙坊里最大的建筑了。若是前辈需要,晚辈可以领路。”

    水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北海仙坊的情况,墨鸦和她稍微普及了一下。

    这里没有定海城那样的,对凡人的周到照顾。甚至,也没有定海城那样完善的管理体系。如果说定海城是有序中被控制的混乱,那么,北海仙坊的状况,就是真正的混乱了。

    连水馨他们经过的其他仙坊或者城市都比不上。

    因为连作为主导的宗门或者家族都没有。

    这座仙坊常驻的几个金丹真人,有邱珂这样的散修,也有身后有家族和小宗门的真人。终归没有彻底整合到一起。加上北海仙坊本来就是金丹真人时常来往的地方,在本地不是一股绳的情形下,外来真人的意见,也就肯定会有影响了……

    议事厅就是综合下来妥协的产物。

    不过,现在的议事厅有多少个真人?这也是个有趣的问题。

    水馨没有再问,而是飞进了北海仙坊。

    不管是定海城还是北海仙坊,都理所当然的没有“真人不许飞行”的规定。不过,令水馨有些惊讶的是,北海仙坊居然比定海城更热闹些。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大抵是阴云和雷电都被无定海吸走了的缘故,已经是连续艳阳高照的天气了。这在无定海周边是非常少见的。

    这会儿已经是中午。

    北海仙坊的一些普通人和低阶修士热热闹闹的聚集在酒楼客栈之类的地方,虽然不至于高呼畅饮,高谈阔论,但依然算得上是热闹。就连街道上的行人甚至客人,可比定海城多得多。

    水馨对此略微诧异,却没有如在定海城一样落到地面。

    这大约是因为,那些在地面上很欢畅的人们,没有一个人,将头抬起来,将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

    集中到她身上的注意力,都来自别的地方。

    有从议事厅的方向过来的,也有从北海仙坊其他地方集中过来的。前者光明正大,后者若隐若现。

    倒是叫水馨在初入北海仙坊的时候,就大约明白了北海仙坊的一些局势。

    她很快就飞到了“议事厅”。

    说是“厅”,然而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建筑。

    亭台楼阁,院落重重。

    水馨虽然没开外挂,却也凭借自己锻炼出来的某些感知确认了,这儿的灵气,都比其他地方要浓厚一些。

    不过,北海仙坊设置聚灵阵什么的,也半点都不奇怪就是了。

    至少这聚灵阵,并不至于让其他修士没了活路。

    水馨在聚灵阵的正门前落下,这时候,已经有好几个金丹真人迎了出来。其中一人正是邱珂。

    邱珂打量着水馨,有些惊讶。

    水馨这时候已经换下了原本的法袍,而换上了一身顶级灵器级别的装束。不过,和之前朴素的法袍相比,这身顶级灵器级别的装束在外观上却要漂亮得多。

    这是一件整体天蓝色的法袍,束袖的半长上衣,腰间系着白色的丝绦,天蓝色半长的裙子和下方飘逸的白色裙裤,细看甚至有缠枝的花纹。

    如果说之前那件法宝级别的法袍,是硬生生被水馨的美貌给拉升了美感,那么,这么一身清爽飘逸的装扮,就反而能成为水馨美貌的衬托了。

    不过,这样的衣服,水馨若是全力战斗,只怕是经不起她身上的剑元割裂和法宝的攻击的。

    而且,只看那些暗纹就知道,会把剑修的法袍也制作得如此“华而不实”,肯定是北方三国那边的制品。

    邱珂有点惊疑不定。

    她当然知道,水馨原本那身衣服,自我修复的能力也应该不错。

    经过一天的时间,怎么都该修复得差不多了。

    换上这么一身,是什么意思?

    斟酌几息,邱珂还是打了声招呼,“林道友。”

    一边又向周围的真人解释道,“这位道友姓林,也是卷进了之前的万色莲秘境。之前就在仙坊外面告别了……说起来,林道友怎么又来了北海仙坊?莫非是定海城出了什么变故吗?”

    水馨道,“我只是将人送过去了而已。我本来也是从修仙界过来,和北边的人并不熟识。现在若找上风波门,大家都是剑修,保不定还有切磋之类……我现在可不想和人切磋。思来想去,倒不如来去北海仙坊暂且落脚。再来,要说制作剑修法衣,我听说高等的法袍,那边也是要从修仙界定制的。我现在需要些补给,也是来这边合适。”

    水馨这话说得自然又坦荡。

    却是避开了许多重点。

    邱珂听了,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明白。

    虽说水馨这番话里,也没有任何假话……

    水馨这依然是想要将现在的身份,和之前在血池中的“林水馨”割裂开来啊!

    毕竟声音有变化,容貌更算得上是天差地别……

    还有,在血池之中,她使用的剑意,和在深渊之中使用的剑意,在外景上也颇有差别。不得不说,水馨的打算,还是很有实现的可能的。

    水馨又坦荡的打量了一番邱珂身边的那几个金丹真人。

    目前迎出来的金丹真人,应该也就是北海仙坊议事厅里的全部了。

    除了邱珂之外,还有九人。

    她一个都不认识。

    甚至也没有眼熟的,也就是说,并没有在青莲殿中见到。

    这就有点意思了。

    水馨挑了挑眉,“邱道友不向我介绍一下吗?”

    邱珂转头看了一遍。

    不能不说,这些人的表情还真是……挺奇妙的。倒是大多数有些想看又不敢多看的意味。倒是和前一日北海仙坊的小修士,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尤其是其中两个……

    邱珂简单的开口,“我昨日已经将万色莲的事情,通知了北海仙坊常驻的所有真人。又已经发出通知,请北海仙坊的所有真人级别,今日在议事厅一叙。然而,你看见了,除了我们之外,只有三位,应约而来。”

    邱珂说着,先指了三个明显神色带着两分局促的年轻修士——这三位两男一女——说道,“这两位说他们来自金莲殿,这一位说来自白莲殿,昨日里比我们更早出现在北海仙坊。”

    邱珂还是没有一个个介绍过去。

    不过,这话也说得很明白了。

    北海仙坊常驻金丹真人是七人——墨鸦给的资料是九个,还有两个不知道去哪里了——而剩下的伪金丹,目前只有三人,愿意和本地势力合作!

    至于邱珂选择将事情通知北海仙坊的常驻真人,水馨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如果是她,她也会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