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824 牵云城的应对
    仗着“世界之心”不同的时间流速,水馨几个,哪怕是紧急的事态,也能聊得游刃有余。

    但不管是陷在了引阵里的诸多修士,还是牵云秘境的其他地方,甚至是牵云秘境的外面,都无法悠然。

    牵云秘境中,虽然地域广阔,一场雷劫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到的。

    但是,接二连三的雷劫,总会引起注意。

    更别说简初瓶造成的那场雷劫,因为引动了尸蛟,又造成了魔藤的失控暴乱,声势实在是太大了。

    哪怕进入牵云秘境的修士们察觉不到,牵云秘境剩下的那化形妖兽,或者濒临化形的妖兽也都察觉到了。

    这些化形妖兽察觉到了牵云秘境根本的晃动,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纷纷现出了更为强力的本体。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

    然后,这些本体无一例外异常庞大的化形妖兽就先把牵云秘境的人类修士给吓懵了。

    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忙在就近躲藏。

    虽然这似乎没有什么必要。

    如果是水馨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形,倒是并不会太惊讶。毕竟他们已经“看到”,牵云秘境的实际建立者是神兽。而神兽之所以被称为神兽,又是因为他们是妖兽之“神”。

    这地方如此重要,留下几个代代相传的守护者,并不稀奇。

    可至少在牵云城的记录里,都从来都没有说过,牵云秘境里,有如此多的化形妖兽!

    牵云秘境之外,始终观察着监控秘宝的严真君,就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他想了一想,倒也很快猜出了这些化形妖兽的来历。

    再思量一番,眉头就舒展开来。

    时间已经久远,血脉早已单薄。

    本来就不是特别明确的使命,早已经被后裔遗忘。哪怕可能是天生开智,顺利化形,但既然在之前的事情里都不知道援助那只化形蛟龙,现在再出场,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闹到这种地步的话……

    他回身对室外的一个修士道,“拆除防御阵法,请所有真君到此来一趟。”

    那金丹真人顿时一愣,“拆除这里的防御阵法?”

    “当然是这里的防御阵法!”严东流有些不满的说,“让你拆了我府里的防御阵法,或者拆了牵云城的防御阵法,你拆得了吗?”

    当然拆不了。

    但监控密宝所在的这间密室,却也是整座府邸,甚至整个城市的重中之重。毕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牵云秘境啊!

    本来,这儿的阵法,是严槿然真人负责的。

    但严槿然真人被选中进入了牵云秘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让其他门派的人都放心不少——现在这位金丹真人,才得到了掌控这座阵法的权力。

    还以为这是得到了认可、被重视的表现——或者也确实是这样——但才掌控了几天,就要把这个阵法拆掉?

    即使不说阵法的重要性,这真人也是万分不舍。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不拆掉这个阵法,想要那些真君们到这里来,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哪怕他们当中有一个当之无愧的阵法宗师,也是一样。

    于是,在差不多一刻钟之后,顾清城就领着剩下的真君,走进了这个临时被拆了不少,到处都能看到阵法拆除痕迹的房间里。

    看到那个曾经的密室,如今仅剩的一样东西,真君们的表情各异。

    顾真君的反应却奇妙的是最明显的,“这就是秘宝?居然是棵树。”

    是的,拆除了阵法之后,这个房间里剩下的唯一一个没被真君们带在身上的东西,就只剩下了那棵树。

    当然,树被放在桌子上,可那桌子明显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不过是气息十分杂乱的凡物而已。

    而那棵树,虽然外表栩栩如生,但谁都看得出这棵树并非凡物。

    不管如何,原本的外形应是一颗通体碧绿的树木,但现在,碧绿的树冠上,却有着不少几乎微不可见的黑点——当然,瞒不过真君的眼神——这还绝非最糟糕的。

    明显糟糕的地方在于,这棵树木的根系,现在竟明显露出了腐朽、枯萎之态。

    以一棵树木来说,这绝非好事。

    哪怕是树雕,一般谁又把树雕成这样?

    如果这树雕还某方面展现了牵云秘境的状况……

    “是的,就是这棵树。”严东流叹息道,“几位若是放心,大可用神识检查一番。”

    云渺立刻接口,“检查过了。你把我们叫来也不是浪费时间的吧——这是一个奇妙的法宝,有趣的传承法宝,从根子上掐灭了器灵产生可能的法宝。”

    云渺的判断,得到了大多数真君的认同。

    哪怕不是那么信任云渺的真君,显然也不可能得出更靠谱的结论——因为云渺说得一个字都没错。

    “好的,那么我就直说最糟糕的情况了。”严东流指着那棵有半人高的“树雕”根部,“绝地十六峰出问题了。此外……”

    严东流指了指光芒已经快要超过树冠的树干,“牵云秘境潜藏的化形级妖兽,数量比我牵云秘境以前知道的更多。”

    之前倒是没有哪位真君注意到,树干的明亮光芒也是问题。

    揽月真君支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你是想说,绝地十六峰出问题,和那些化形妖兽有关?我记得绝地十六峰里面,是住着一只化形蛟龙的吧?”

    散修出身的揽月真君,进过不止一次牵云秘境,虽然那都是结婴前的事情了。

    但也算得上是比较了解——

    妖兽的寿命,尤其是龙属妖兽的寿命,可比人类长太多了。当初揽月真君还是揽月真人的时候,那只蛟龙,就已经化形。算是赫赫有名的一只妖兽。

    不过,这一类的妖兽寿命很长,实力的增长未免就慢了。

    是以,揽月真人成了揽月真君,化形蛟龙却也没有在道境上迈上一小步。但到底在绝地十六峰住了那么多年,说起来,若是它联合其他化形妖兽将牵云秘境搅个天翻地覆,这也说得过去。

    不过,揽月真君说出这个猜测来的时候,语气却有些嘲讽。

    似乎并不真的那么认为。

    严东流心知,能被顾清城找来的这些真君,就没有一个傻瓜。

    他没有将揽月真君的“猜测”证实的意思,只是面带愁容的道,“我不能肯定。但是,如果照着这个情况下去,牵云秘境只怕会彻底失去控制。至少不下七只化形妖兽同时做乱的话……”

    他的目光转向了军神山的展真君,“展真君应该是明白的,七只化形妖兽,已经差不多达到,甚至超过了牵云秘境的极限。”

    “不,我可不明白。”展真君谨慎的说,“我可不知道牵云秘境的极限在哪里。不过,如果是没有和人类签订契约的化形妖兽,也许确实会图谋突破秘境的束缚。万军秘境里也时不时的会有妖兽想要这么做。”

    哪怕万军秘境那样广阔,对很多妖兽来说,也一样是个“牢笼”,就更别说其他秘境了。

    这种情况,各大门派的真君们当然也了解。

    谢真君就有些不耐烦,“严真君,你想要做些什么,直说就是了。”

    “事已至此,宁可冒险也不能让牵云秘境被毁。”严东流叹息着说,“还是想请各位相助。我将到城外,打开一个大型通道,足以容纳化形妖兽进出的通道。如此一来,化形妖兽必然相继冲出。到时候,这些化形妖兽,给我们牵云城留上一只即可,其他的任由诸位分配!”

    他十分干脆,还有些隐忍的、难以按捺的焦急。

    虽说要请诸位真君帮忙,但说到底,牵云秘境一直都被认为是牵云城的所有物。如果有七只化形妖兽,牵云城却只要一只……这其实挺亏的。

    若这是个谈判,那么只能说是一下子就把底线就给说出来了。

    当然,这种心情,所有真君也都能理解。

    谢真君问,“宗真君不能唤醒么?”

    ——散修联盟还是有一个真君的,名为宗熙衡,元婴初期。不过,不说本来就受牵云城一脉的帮助。散修成长艰难,导致当初在天罚时也是受创不轻,一直没有完全恢复。时不时的就要闭关。这一次闭关就是从十年之前开始的,还没出来。

    “我也希望,然而并不能。”严东流叹息一声,随即忍不住又道,“还请诸位道友尽快做出决定。”

    真君们当然都不会缺乏决断力。

    顾清城微微扬眉,笑道,“开启牵云秘境,对我们又没有什么坏处。至于有化形妖兽怎么分配的问题,还不如打死了再说。”

    众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

    化形妖兽而已。

    哪怕是已经化形,有了人类的智慧,但妖兽依然往往倚靠本能战斗,不会擅用法宝、阵法、符箓、丹药等物。除了那些神兽血脉浓厚,天赋法术强大的类型,真君们还真不怕同阶的妖兽。

    当然了,也不是没人怀疑严东流。

    牵云秘境出问题,当然可能是化形妖兽在作乱,大秘境多多少少都出过类似的问题——若非如此,以大型秘境现在的状况,为什么还要让元婴真君隔个千年左右进去看一次?就是为了找出有指望化形的妖兽,契约起来。

    然而,那到底是牵云秘境!

    牵云城监控了上万年也主导了上万年的牵云秘境!

    难道真的会不知道,牵云秘境潜藏了多少化形妖兽?

    不过,就没听说过秘境本身能攻击人的。那不可能。

    到城外去打开秘境,再糟糕的情况,也能逃跑。见机行事就足够了。

    ——除非顾清城和严东流勾结,弄个大家发现不了的大阵出来。但这个可能性基本为零。要顾忌这个,什么都不用做了。

    至于心里的怀疑什么的,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化形妖兽身上的材料,哪怕是对真君们来说,也是不错的收获。所以人人都憋在肚子里,连私下的交谈都没有,依然是,准备见机行事。

    不说牵云城这边的情况,牵云秘境的巨型螺旋通道——也就是现在的修士完全不可能弄懂以什么原理运转的“引阵”内,孙仲平再次从一阵传送的晕眩中恢复过来。

    这一次的传送,比之前的经验糟糕很多。

    尽管时间很短,却有剧烈的颠簸和晕眩感。但这一次,孙仲平却没有任由自己慢慢恢复。震动的感觉一停止,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就这么扑面而来。新鲜,却又带着诡异的臭味。

    冒险经验颇多的孙仲平几乎是立刻就寒毛倒竖。

    幸好,在水馨领悟剑招的时候,孙仲平也没有浪费时间。

    他抓紧时间,借用浓厚的灵气环境,将镇天石重新祭炼了一番。此时已经算是初步心意相通。他心念一动,镇天石就从身体里飞了出来,发出濛濛的光芒,将他,和他感应中的几人护住了。

    很及时。

    孙仲平几乎是在下一刻,就感到了镇天石的防御罩被“乒乒乓乓”的猛烈敲打。

    力道十足。

    而耳边又传来了一声惊叫,是飞妙。

    九妙灵猫的胆子虽然不算大,但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东西的了。孙仲平一听这声音,不顾脑袋还有些嗡嗡响的痛,连忙奋力睁开了眼。

    合作开辟了道路又弥补了裂痕的两个兵魂剑修,都有些委顿在地。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

    至于白寒章,他的实力封印显然十分牢靠,更靠不住了。

    飞妙留在外面,就是为了应对可能的敌人。只要对手是人,她的幻术还是很有用的。谁知道,这番苦心白费,他们离开“世界之心”之后,遇上的第一个敌人,却又不是人类。

    而是……

    “魔藤?”孙仲平眯起眼睛。

    传送质量不好,他的眼睛还有点花。但那些舞动的东西,再加上镇天石传来的感觉,让他迅速确认了这种老对手的身份。

    “怎么这里也有?引阵也是它们能钻破的?”

    不自觉的疑惑冲口而出。

    但就在孙仲平想要找到原因的时候,目光却凝固了。

    他发现,他之所以被魔藤攻击,是因为他的镇天石,无意中护住了一具尸体。一具法袍已经破碎,心口中剑,正古怪的向外淌着黑色血液的尸体。

    尸体的面目已经发黑,但是五官依然可以辨认——

    “荀永长真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