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779 后期的契机
    他们知道碰上金丹真人的几率很高,但是,按照本来的设想,足足能有两千修士,为他们分担这份压力。⊙,大家的修为差距不大,而那两千修士,会组成人数更多的大团队。

    他们这十来个人,就该钻空子,在他人分担的情况下,直取中枢。

    谁知道……

    现在那两千修士,就算是摆脱了巨藤,只怕也还在半人怪物的追杀下逃亡吧。真不能指望,能准确照过来。

    所以,想想这巨树的高度,和怪乌鸦口中的“很多”……

    也难怪雷乐池要那么问了。

    廖沉渊也迅速反应过来。

    可惜……

    “什么弱点?至少我们知道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哪怕抹去了妖兽灵植的神魂灵性,进行炼制之后,依然会受到被炼制进身体的妖兽灵植的本性影响。我们是慧骨,所以一旦炼制,影响尤其明显……看刚才那位妖御真人就知道了。”

    “呵呵,这还真是挺好的。”雷乐池扯扯嘴角,“想想看,那位妖御真人简直就记得组织的叛徒和过往的执念了啊。”

    “我提醒两句。”水馨道,“首先我绝没有宣誓效忠,所以谈不上叛变。其次,大树要变成这模样,也是要一点点往上长的。”

    “就是说越往下会越厉害,受到的影响越小吗?”

    “我猜是。”水馨说,“顺带,通道就在那里——”

    水馨指了指,只见被她碎尸以后,黯淡无光、堆积在一起的藤蔓,明显出现了一个凹点。

    其实这藤蔓凹得不快,但他们确实是又耽搁了一些时间。

    简初瓶叹了口气。

    但她也知道,这一番简单介绍,还是有必要的。至少看到什么怪模怪样的东西,都不会被惊吓到了不是。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搞不好算是免除了顾宗主和林水馨的嫌疑?如果有嫌疑的话。

    那个怪物可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表演。

    “下去吧,大家小心一点。”简初瓶道,“那些保命底牌,还是剩着一点用。”

    虽说那些玩意,对真君们没有用处。秘境相隔,天才如揽月真君也没法让自己的分身钻进来。碰见真君了,生存率也不能因为保全了这些东西而提升哪怕百分之一。

    但现在这情况,是连金丹都不知道有多少啊!

    “那么,还是我开路吧。”水馨当仁不让的道,“之前那种状态的金丹,我觉得连金丹体修都不如。”

    本能很重要,但光有本能万万不行。

    如果人类只要挖掘本能就可以了,智慧还有何用?

    就是妖兽,光凭本能,也顶天就是四阶巅峰罢了。

    所以,几乎是“顺风顺水”的,这十一人的队列连下三层。

    第二、三层的情况都比首层更糟。

    至少妖御真人还保持着一半的人形,第二、三层的那两位真人,却已经完全变成了怪物。

    其中一个,变成了一只身上长刺,毛长成了藤蔓模样的豹子。

    两只后腿也似乎被藤蔓层层裹缚,让这豹子的活动范围也受到限制。

    这豹子的身上,甚至都已经找不到任何人类的特征了。

    第三层的真热情况稍微好一点。

    ——如果一直妖犀长着人脸算是好一点的话。

    总之,都是完全无法交流的类型。

    廖沉渊的脸色,更是黑得不能更黑。

    因为这三位,都是逍遥宗过去分支,御灵派的残留!

    第四层的情况倒是又好一些。

    又是一个半人的怪物。看起来和御灵真人十分类似。

    且他光裸的上半身,看起来是十分正常,没有半点异样的感觉。但当水馨一行人突破上层来到这一层之后,却看见他闭上眼睛,发出了一声极为刺耳的尖啸!

    这啸声,不是人声,却也不像是兽吼。带着用指甲挠黑板的刺耳,伴音是重度的摩擦。只听这一声啸声,就让对声音最敏感的雷乐池和应轻鸿直接掉下去。

    水馨则可以肯定了,这位的声道,已经和人类完全不同。

    廖沉渊说过的,御灵派的“合体炼制”对象也包括灵植,只是灵植难寻,数量十分稀少,比例也很低。

    可比例很低,却也一样是有成功样本的。比如说这一个……

    “小心脚下!”水馨立刻大喊。

    几乎是随着她的提醒声落下,只见这一层剩下的那些断壁残垣纷纷倒塌。枯黄色、手臂粗的藤蔓,纷纷从地下扬起,铺头盖脸的,冲着刚向这一层落下的人袭来。

    速度比之前的两层真人要慢上片刻,但那一声尖啸带来的冲击,却足以拉平慢掉的这点时间了。而且这些枯黄色的藤蔓,不管是速度和力量,都要比在巨藤林中碰到的那些怪物要强得多。即使不能说每一击都是金丹水准,却也差不了太多。而且攻击范围太“广”了。

    毕竟天空中可以到处闪躲。

    这空间却相对封闭,对这些藤蔓的强大攻势,几乎只能硬抗!

    几轮攻击下来,十一人的队伍就被打得四散,甚至,连用来保命的底牌,因为要护住应轻鸿的缘故,简初瓶都耗掉了一样。

    一片混乱,更是连视线都被众多的藤蔓阻隔。满眼都是不详的色彩,只觉得整个天地都被遮蔽了。

    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一片混乱中除了水馨和谷易之外,还有一个人,竟然也能在乱藤攻击中,以身法闪躲,而不是靠防御灵器或者阵法在强撑。或者说,至少有着术剑级别的身法。

    这个人,是顾逍。

    可其他人要么自顾不暇,要么就被藤蔓中偶尔冒出的剑光吸引。

    这时候,真正有实力反击的,当然只有水馨一个。

    尽管这些藤蔓也并不怕她,却依然是攻击型植物的本能。攻击方式“鞭、缠、搅”,水馨的木系剑意中,每一样都包含。且早就超越了这些藤蔓的层次。卸力打力,让她在藤蔓之中,游刃有余。

    只是,这漫天的藤蔓层层包裹,将那半个人影遮得密不透风。

    那枯黄的色彩,还透出不详的光芒,更明显的告诉众人,这玩意有毒。

    水馨却一时间却也无法突破。

    何况,从首层的情况来看,杀掉那剩下的半个人身,也不见得能将乱舞的藤蔓平息下去。

    这样下去不行。

    水馨很清楚这点,但她一边与藤蔓缠斗,在群魔乱舞一般的藤蔓中游走,一边观察着那藤蔓的色彩,时不时听见那怪物的喊叫……却似乎并不紧张。

    还是简初瓶等人先撑不住了。

    “水馨,你让开!”简初瓶喊道。

    “不行。”水馨也大声回应,“如果大爆炸的话不知道结果!而且你自己说的!”

    简初瓶顿时没声了。

    确实,如果想要一击破局的话,只能使用那种大威力的东西。他们现在几乎已经都大致立足稳定了,如果能就这么干掉敌人的话,当然是用不上的。可是,能干掉吗?

    要是干不掉,这样也一样是消耗防御灵器和法力啊!

    简初瓶有些焦虑。

    这时候,萎靡不堪的应轻鸿,却在背后撑起了身体。似乎那怪物的尖啸声,对他和雷乐池的影响特别大。但也正因为影响大,这两人反而更能听明白那刺耳的尖叫里,蕴含着什么样的情绪。

    “别担心。”应轻鸿闭着眼睛道,“你应该注意到了,这些藤蔓虽然不害怕林道友,但林道友对这些玩意的伤害,却始终在我们之上,不只是因为剑修的关系。”

    “我当然早注意到了,但是……”

    “简师姐你就是太爱操心大局了。”应轻鸿平淡的道,“其次,林道友之所以一路前锋,也不只是因为剑修,不只是因为杀伤力比较大。别忘了,她是剑修,一个接近引剑后期的剑修。”

    被那些时断时续的刺耳尖叫声给几乎废了战斗力,光靠眼睛,应轻鸿这会儿反而看到了更多东西。

    这番话说得似乎有那么一点前言不搭后语,似乎有点逻辑不通,却瞬间让简初瓶明白了什么。

    这是说……

    “速度够快的,不是吗?”另一边,雷乐池也向秋霁苦笑道。

    雷乐池自己都有些意外,在他忽然萎靡的时候,救了他的人,居然是秋霁。当然了,谷易、凤幽之前受的伤都还没全好,而且这两人更擅长保护自己。廖沉渊能保住祝露晨就不错了。孙仲平也是,最好的防御宝物已经废掉……

    除了秋霁,还有谁能救他呢?

    “她晋级引剑中期,也就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吧?”雷乐池看出了同样的东西,“兵魂这种存在,只要提供足够的战斗,这个速度还真是……喂,我说,你都用‘赐钟’挡住了,至于完全不理我吗?”

    这东西秋霁以前都没用过。

    “赐钟”的名字古怪,却委实是超出极品防御灵器的奇特存在。秋霁不怎么能指挥,只是灵石消耗奇大。雷乐池虽然好奇,秋霁怎么肯在这种地方就祭出“赐钟”,反反正用出来了,就该有时间聊天啊!

    好歹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嘛!

    然而,秋霁却一动不动的站在他前面,就给他留了个背影,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反而还在他提声之后,毫不客气的斥责了一句,“吵什么吵!”

    修炼《帝君典》的气势,毫不客气的用到了同伴身上!

    雷乐池嘴角一抽。

    鉴于确实被人所救,到底忍了。

    秋霁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尽管以正常的目力,应该看不到什么——和那铺天盖地的藤蔓相比,水馨的身影,实在是太渺小了。总是被重重遮挡。

    但在秋霁的眼中,此时竟也反常的冒着绿光。

    “这个方法,可真是……愚蠢。”忽地,秋霁的口中,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虽说他的声音很轻,但又怎么可能瞒得过雷乐池。

    那么嘲讽的一句话,让雷乐池吓了一跳,差点真的蹦起来,“什么愚蠢,谁?”

    他没察觉到水馨之外的人在反击啊!剩下的人都在自保好不好!

    谷易这些人应该也看出来了,这是水馨在追求的契机。

    所以,都没有急着说要动用底牌。

    “当然是那个白痴修士。”秋霁明显已经有了答案,对雷乐池的态度不知道好了多少,一下子就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借用灵植的力量,让自己突破。又为了苟延残喘,将灵植的力量和这个见鬼的地方融合。所以他能指挥这些藤蔓。但这藤蔓中,本来就有了两分力量……”

    雷乐池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我能听懂你说什么,但这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吗?明明也没有什么神智了,却比之前几个都要厉害太多!”

    “不。”秋霁干脆利落的反驳,“至少对真正的木系意境,不是这样。”

    就在这时,将整个空间都给遮蔽了的藤蔓之中,再一次传出了水馨的声音。

    剑修的声音清朗明亮,“你真的蛮蠢的,既然枯荣真君也是你们的人,天隐观的人,难道没告诉你,御灵派使用灵植炼制,其实比妖兽炼制,还要不靠谱吗?”

    和之前回应简初瓶的时候相比,少女这次的话语流畅很多。语意清晰完整,显然,哪怕是众藤环绕,她也依然找到了游刃有余的应对方式!

    “奇怪。”雷乐池说,“气息没变啊?”

    没感觉突破嘛。

    但是,水馨这番话,居然卓有成效。

    雷乐池话音未落,就又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声,攻击“赐钟”的藤蔓,攻击其他所有人的藤蔓,都陡然后缩。

    如蛇一般,将那半人怪物,团团卷起,围成了蛇球!

    水馨的身影,也终于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个弈情谷的帮忙啊!”水馨忽然莫名的点了秋霁的名字。

    “枯即荣,死即生!”水馨简单的重复了枯荣真君的意境核心,身后的梧桐树再现,初初出现时,却是枯萎的模样,还带着几分焦黑之感,颜色和那些枯黄的藤蔓,大同小异,但是很快,这份枯萎焦黑,就有一半迅速转变,变得枝繁叶茂、翠绿可人!

    而在这样的剑意外景之下,水馨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剑刺出,精准的刺上了一根枯黄藤蔓的尖端。

    剑尖与藤蔓尖端的接触位置上,翠绿的色彩,瞬间蔓延。

    秋霁轻哼一声,却是迈步离开了赐钟的范围,赶山鞭冲着藤蔓狠狠抽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