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753 毁尸灭迹
    水馨是个胆大的剑修。≧,

    这点谁也不能否认——虽然冲进那五感被压迫的黑暗中,有大半是受到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本能驱使,但一个修士,没因为这种本能而害怕,本身就是一种了不起的胆大了。

    但是,现在,当黑暗褪去,她的对手清楚的展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这姑娘却猛地的一下,抽回自己的本命灵剑,将自己的身法,给发挥到了极致。

    下一刻,她一个剑修,已经出现在了两个玲珑心玄修的身后,“一直和你们打的就是这种玩意?”

    不!当然不是!

    雷乐池和许昊比水馨更惊讶,以至于竟然都忘了在言语上反驳,也忘了斥责水馨这个近战剑修不负责任的行为,和水馨一样,呆呆的看着对面。

    他们两个,远比水馨更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

    雷乐池两人知道,阵法的缝隙并不会存在太久的时间。所以,师兄弟两个没在峡谷外耽搁太久。

    结果峡谷内的情况,比他们预想的要好很多,雷乐池的精神消耗,又确实没难么快恢复。于是这师兄弟两个也不去找人,干脆找了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

    避开了禁制,单凭毒雾,还不足以把他们怎么样。

    反而要是和人会和了,会成为别人的拖累也说不准。

    许昊休息得久,已经恢复许多,干脆就吹奏了一曲,帮助雷乐池恢复。

    用来恢复精神的舒缓乐曲,两个乐修都挺放松。

    谁知道,这一放松,竟然有了大发现。

    尽管雾气中声音传播的距离不远,可两个专业的乐修,依然通过回声的细微差异,发现了不对。三分运气,七分实力,他们通过对声音的掌控,找到了一处可疑的、偏僻的缝隙,钻进了地下墓群。

    那地方说是地下墓群可能都有点不对。

    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墓室了。

    师兄弟两人一开始都没注意到这是墓群,还当是什么别的地下洞府遗迹呢。而且,他们发现了新鲜的阵法禁制,人类修士的痕迹。

    落进峡谷的门派弟子,就算雷乐池不认识,许昊也是熟悉的。他立刻就判定,这不是“朋友的痕迹”。

    没见到朋友先见到敌人什么的,对两师兄弟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这时候他们在丹药的加持下已经恢复不少,干脆就潜伏下来,试图探明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间的过程难以赘述,但总之,现在雷乐池和许昊还是可以肯定,他们把人堵在了一个巨大建筑之中,他们占据了唯一的一个出口。

    里面足足有十三个筑基修士,可都因为之前他们自己做的事情而精神萎靡,后力难继,愣是冲不出去。

    如果那地方有其他出口,这些人应该早就跑了。

    可如果没有其他出口,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些什么东西!?

    能让见识过妖蛊的水馨都一下子惊出战场,当然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存在。

    和妖蛊相比,眼前的东西虽然没有那么恶心,但依然保存的人类形体却让他们看来十分惊悚。包括被水馨杀掉的两只,所有的怪物一言以蔽之就是——肢体原样,器官变形。

    水馨的本命灵剑虽然能照亮一部分区域,但她自身的五感,视觉、触觉、听觉、嗅觉全都受到了影响,还真不知道和自己战斗是这样的东西。只注意到对手的皮肤,灰黑,有些僵尸的质感。

    这没什么。

    中毒了都可能这样。

    但是,一般的中毒,能让人的嘴巴长到头顶上,心脏长到脸上,手长到腿上,腿长到背后,肠子绕在胸膛上,或者五官全部叠加到一个位置,让脑袋上的其他地方全变成光溜溜的鸡蛋?

    正因为五官手脚乃至于外现的五脏六腑都完全没有变异,保持着原本的模样,只是换了位置,所以才显得别样的惊悚!

    比如说那个五官叠加的,两只眼睛在两片耳朵里眨眼,两片耳朵又盖在了鼻子上,鼻子长在嘴巴里,两道眉毛则像是触角一样,长到了瞳仁里,迎风招展。嘴巴上下一磕巴,就能把这两条眉毛咬住,掐在牙缝里。

    这是水馨在恢复了视野之后见到的第一张脸,那种感触真是难以言喻!

    这和第一次见到妖蛊时是不一样的。

    毕竟那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至于虫子,再恶心再难看的虫子,也终归是虫子而已。

    稍稍过了一会儿,水馨没得到雷乐池和许昊的回答,却看见那些奇形怪状的家伙,已经以一种野兽的姿态围拢过来——尤其是那个脚长到背后去的,依然靠脚走路,可整个人却都横平了,当真是类似于爬行动物。

    “好吧不管那么多,先杀了这些家伙。”水馨又从雷乐池和许昊中间蹿了出去。

    最初的惊讶过去,水馨可不会真的躲在两个玲珑心的身后。

    雷乐池和许昊也反应过来。

    他们更不明白,是怎么变成这个模样的。但是,既然应该不是眼睛花,那也只能先解决了这些怪物再说。可是,目光刚刚从形态大变的对手身上转移开来,转移到了之前被黑暗笼罩的地方,师兄弟两个就又是一愣。

    隔了一会儿,视线从那片地方移开,又往“门口”看了一眼,继续发愣。

    雷乐池忽然明白过来,“林道友手下留……呃……”

    短短的时间里,剩下的十一个怪物,已经变成了十一具尸体。

    雷乐池的最后一个感慨声,就和那最后一个怪物的倒地声,混合到了一起。

    “我现在知道不是这些家伙和你们僵持了。”水馨闻声望来,眼神纯良的道,“不管是速度和力量还是防御,现在就比正常的道修玄修好一点,而且明显忘了怎么使用法术,这可是根本啊!这么一群东西居然对一个剑修冲锋,他们觉得还是之前在那种黑暗里啊……”

    雷乐池捂额。

    许昊眼神古怪的注视着某处,“但他们之前确实是我们的对手。”

    水馨顺着他的目光,也往之前黑暗笼罩的地方看了一眼。

    虽然那儿目前一样没有光源,但这边的照明法器,光芒却已经可以透进去了。以水馨的眼神,与白日无异。她看到的是一个空荡荡的地下大厅。

    从外门的情况来看,这儿的建筑材料应该十分坚硬。

    但是,地下大厅不但空荡到没有任何东西,大厅的内壁,刚才被那浓重的黑色笼罩过的地方,此时都已经变得坑坑洼洼,一副被彻底腐蚀过的模样。

    可再看看雷乐池两人站着的地方……说真的,水馨不觉得这两位有这能力。

    当然更重要的是,内壁都被腐蚀得薄了一层,却依然看不见任何其他出口,也看不见任何传送阵的痕迹。所以,答案当然只剩下了一个。

    “……我把活口都杀了?”水馨莫名心虚起来。

    但那种怪物,真的很渗人,忍不住啊!

    “你回头看看。”雷乐池保持着捂额的姿势说。

    水馨觉得她冲过来的方向确实是挺安静的,但她刚才专注于杀怪物,没有敌意杀气的方向也就没有留心。此时回身一看,顿时和雷乐池师兄弟之前一样惊呆,“雾气没有了!毒虫也没有了!”

    “你不是道修玄修,所以还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雷乐池道,“这里的灵气浓度在下降,虽然很慢。但至少我们站着的这个位置,我们能明显感觉到。”

    水馨这才想起来,雷乐池一开始发现她的时候就说过,他们怀疑,是他们堵住的人手,变动了灵脉。

    她不言不语的,却暗中发动了自己的小外挂。

    ——雷乐池说得没错!

    这是最好的证据,证明一群筑基期修士,竟然控制了天脊里的一条灵脉!

    当然,对于这一点,水馨其实是不大奇怪的。

    首先,灵脉的变动是之前的事,变动的时候,未必只有筑基修士出手,也未必只是在这里作法。这里的这一部分,或者只是控制。

    其次……水馨可没有忘记,促使她冲进那种奇特黑暗的冲动与本能。

    她对此已经有点习惯成自然了。

    熟悉的气息,一度微弱缥缈却忽然爆发,在爆发中透出毁灭之意,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痕迹的气息。

    联系前后,如果水馨还不能肯定那是什么,那她就不是不敏锐,而是脑袋有坑了。

    以那株神树的特异之处,哪怕真就只有这些个筑基修士,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了。

    “有人变动了灵脉。”

    见水馨不知道在想什么,许昊开口了,语气十足的无奈,“我们之前也略有怀疑,反而是到现在才能十足确认。可是……”

    水馨飞快的一指地下,“还有这些怪异的样本嘛!你觉得得是什么‘正常’原因,能让人类修士变成这个模样?我提醒一下啊,刚才这些家伙的特征是,已经没有语言和思考能力,只剩下最原始的、身体的战斗本能。全身的鲜血已经凝结变质,就算把心脏戳个大窟窿也没有血流。不过这些应该都不算什么,这种长相才是最重要的吧?我可是忍着恶心确认过了,长得简直浑然天成!而且这种转变简直就在一瞬间完成的吧!”

    从雷乐池喊“你们要干什么”一直到那种特异的黑暗消失,也没有超过半刻钟其实。

    也就是说,最多最多,这种变化,在半刻钟内,就没有任何痕迹的完成了。

    如果不是知道这些人原本是修士,只看他们现在的长相,真的只有“浑然天成”这个词可以形容,长得简直天经地义!

    许昊和雷乐池闻言也连忙去检查了一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尽管这种对比,这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以我知道的东西,实在是无法想象有什么毒,甚至是诅咒能做到这点。”雷乐池揉着胳膊说,“哪怕把时间延长个十天半月的也做不到。”

    “我也不知道。”许昊附和。

    他们没要求水馨发表意见,水馨的情况他们还是知道的。

    但水馨确实接口了,“我觉得,保不定是天谴。”

    一个词说得雷乐池和许昊都沉默了。

    好半晌,雷乐池才道,“天道有这么恶趣味吗?”

    “那么,之前什么样的情形,才会让你们觉得,他们在变动灵脉?”

    “其实我们什么都没看见。”雷乐池耸肩,“我们只是听见了那些修士的几句话,‘没想到控制灵脉这么容易’、‘不知道还要多久’,‘小心点做好禁制别被别人发现了’这一类的话。后来我们看到了那里面的禁制,复杂、精致,完全挡住了里面的模样。那么复杂的禁制我们从没有见过。可惜,我们对画面的记忆力不够,否则可以记下一部分来,让阵修辨识。”

    许昊也道,“一开始我和师兄也只是想着,至少这些人可以肯定不怀好意。而且大抵可以对付。虽然潜进来以后没办法再向外传递消息,也不想收手。其实是知道这地方的禁制全部失效,峡谷里的毒雾和毒虫妖兽都自动避开这个地方,我们才觉得他们无意中透露的话比较可信的。”

    “但现在嘛……”雷乐池有些生无可恋的眼神。

    现在只剩下了一群怪物的尸体。

    虽说这尸体之怪异,也十分有值得研究的地方。但光看这些尸体,又怎么能和“改动灵脉”这种事联系起来呢?

    雷乐池想着就忧伤。

    他这个问天宗真传的身份,说出来的话,当然会有人相信。可到底不是什么确凿的证据,也有很多人是不会信的。

    虽说这座峡谷里的灵气确实是一度浓厚又忽然回落,但这并非只有“灵脉迁移”一个词可以解释。只是因为天脊灵脉的特性,只要一个地方灵气骤增,大家就都会往这个方向去想而已。

    不过,雷乐池虽然有些郁闷,却也不会去怪罪水馨。

    水馨一来就毫不犹豫的帮忙,这点他还记得。

    更何况,那些修士显然是要毁尸灭迹,才造成了自身的异变。他们异变后的状态,与野兽无异,就算真留下活口,只怕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的。

    “不管别人信不信,至少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雷乐池最终,也只能做出这样的结论。

    如今既然用不着冒着危险往外冲了,稍稍休息之后,雷乐池也就和许昊两个分别装起了这些尸体,和水馨一起,一路向着他们的来路走去。(未完待续。)